首页 > 古典言情 > 穿越直播喜落田园 忘记回忆过去 > 第三百五十八章 贼?

第三百五十八章 贼?

小说:

穿越直播喜落田园

作者:

忘记回忆过去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1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穿越直播喜落田园最新章节!

对于送上门来找打的人,喜儿自是不会客气,对着河西村的几个人就是一通的踹!几人被喜儿踹的嗷嗷直叫,可北乡村的小子们却是一个个喊着解气!

知道自己不敌,河西村的几个人也不敢在这里继续逗留,转身大步地就朝着自己村子跑去,看着他们的背影,喜儿眼睛微眯,心里有了盘算。

在回家的路上,正巧碰到了打算离开的张田等人。喜儿知道这是魏屯那边也收了粮食,自是要看管好的,而他们这边一直没有异动,就让他们这一小队人马回去帮忙,也无可厚非!

喜儿思忖片刻,才压低声音,对张田私下说道:“张大哥一路小心,若是回去见了我外祖父和舅舅,一定要带我向他们问好!外祖母和娘亲身体都好,他们勿要挂念,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等得了闲我们去那边看他!”说完还从怀里掏出了个小荷包递给了张田,让他带去交给外祖父。

回去后喜儿并没有提及此事,只是心里暗暗决定将小白放出,这些日子要做好警戒,免得被那些歹人钻了空子!她心里总有个预感,自己的第三个任务很快就要来到,而这第三个任务,绝对不会让她那么容易就完成的!她要提前做好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淹!

要不说喜儿的预感好的不灵坏的灵,果然在第二日晚上,家里就发生了异动。

只是这异动却不如喜儿想的那样,是某些对立面派来的杀手,或是蛮子派来的细作。

看着自家院墙边上趴着的两个男人,喜儿皱着眉头,看大黑在那里龇牙咧嘴冲着那两人叫唤不停,而小白则坐在旁边舔舐着自己的爪子。

苏老三赶来时,就已看到这幅不伦不类的情况。用眼神询问自家闺女,见她也是一脸迷茫,不得不拿出当家主人的派头。而穆家四兄弟早就跃跃欲试,过去自家遇见这种事儿,也轮不到他们来处里,如今倒好,没有护卫的情况下,自然由他们这些侄子来保护姑母家的安全!

那两人早就被大黑的凶悍吓得迷了神志。这会儿又看到五大三粗的几个小子围着他们摩拳擦掌的其中一小个子男人竟然吓尿了,传来了阵阵难闻的尿骚味,这下苏老三的脸色立马难看起来,摆手让自家闺女赶紧离开。

喜儿也没想到来人竟然是这么个怂货,脸色也难看的扭头离开。小白跟在她身后屁颠儿屁颠儿的。

“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什么狠角色!竟然想着翻墙!”

小白用精神力和喜儿交流着,虽然说他是高智能体,但是刚刚的那股子味道也把他熏得够呛,谁叫他现在的这个身体是狗呢!

谁知她还没有走到房门口,就听到上房东屋哩哐啷一声响。她心里暗道不好,难不成今晚上还能来两拨人马?

脚上用力朝那边快速跑去,就见一个黑衣人同另一个黑衣人打了起来。看那架势竟是在伯仲之间!

分不清哪个是自己人,她只能先进屋子看爷爷的情况。一进屋子就见这满屋子的狼藉,而自己爷爷竟然一脸自若地靠在靠枕上,悠闲地剥着花生。

看到喜儿进来,苏浩昌忙招招手说道:“来来来,陪我一起在这看景!”

喜儿下意识抬头,就看到屋顶竟然真的破了!那两个黑衣人的打斗情形在这里竟是一览无余,无奈的看向自己爷爷,这人心可真大!

既来之则安之,喜儿坐在炕边,仰着头看那两个黑衣人打的欢实。

“哪个是咱自己人呢?”喜儿仰的脖子疼,就转脸问自己爷爷,如果知道哪个是自己人,她也好去帮忙呀!

可谁知苏浩昌却露出个奸诈的笑容,喜儿心里就暗道不好,不会上面的两个人都不是自己人吧?

果然就见自家爷爷点了点头,那眼角微眯,嘴角微扬,整个看起来就如同一只狡诈的狐狸!

喜儿无语地看着上面打得难分难舍的两位仁兄,不知他们若是知道两人的目的相同,会不会一起朝着屋子攻击过来?

也不过是想想的功夫,上面的两人竟然真的就停下了,动作疑惑的看着彼此!喜儿暗道不好,自己这张乌鸦嘴果然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只不过是脑子想想,怎么就要实现了呢?

苏浩昌的神情也是一凌,若是那两个人全冲着下面来,还真是挺麻缠的。

院子里的打斗声也惊动了其他的人,只不过这个时大家也只能在外围看着,却进不去上房里,因为俩人的打斗波及范围太广,家里这屋顶可真的是遭了大难!

喜儿越看越不淡定了,眼中带着担忧说道:“再这么让他们打下去,咱们家的房子又得翻新了!”

谁知爷爷竟然是压根不在意,竟然向空中抛出一颗花生米,然后再咬进嘴里,那股子潇洒劲儿,就是她个小丫头也学不来!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人家没完成任务都还不急呢,你急个什么劲?”

喜儿正着杏眼怒目瞪着自己不靠谱的爷爷,“这可是咱家!要是这房子真被他们两个拆了,我看你住哪去?”

话说的档口,那两人竟然哐的一声齐齐掉落到屋里。喜儿一个抬腿缩到了炕上,探着头向炕下看去。这两人是面朝下趴在地上,成大字,一动不动的像是晕过去了!

眼神示意自己爷爷,让他往那瞅,这两个人可是全晕过去了!苏浩昌还啧啧称奇道:“我就说这两个人水平太低,眼力劲太差嘛,怎么就这么不经打的?竟然中别人的招了!”

喜儿听他这样说,才意识到什么,可不是嘛!这两人刚刚的打斗情形,那气场就是要拆房子的,可谁知就那么一会功夫,竟然从半空中掉下来,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醒来,还真是不正常呢!

正想着呢,外面的人就已跑进屋里,看到只有一屋子的狼藉,以及那地上的两个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