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肿胀之女 > 3. 契约与献祭

3. 契约与献祭

小说: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作者:

肿胀之女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01

03 契约与献祭

我的内心充满了绝望,刚才虽然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总之我肯定是又死了一次,不然没办法解释两面宿傩怎么能强行停下我的巴之雷。

而当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感觉到一股极其强大的压迫力将我束缚了起来。虽然他握住我胳膊的手力气并不大,可无论我如何想要挣扎都没有用。

两面宿傩似乎观察觉得我这种徒劳的挣扎已经没有意思了,于是他并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而是直接下手将我敲晕。

……

等到我意识回笼的时候,我躺在一个比之前更加豪华的房间里。我的后颈隐隐作痛,也不知道有没有肿起来。

就在我刚伸手摸了一下后颈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就逼近了这里。我浑身战栗,动也不能动。眼睁睁看着来者将合拢的纸门啪的一下推开。

“你醒了。”来的人果然是两面宿傩,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龙胤的御子。”

我不敢张口说话,害怕自己一张口就发出牙关打架的咯咯作响声。而两面宿傩径直走过来,就坐在我的旁边,伸出手把我的脸掰过去盯着看。

他的眼神里并没有杀意,充斥眼底的是探究和思考。

“你很疑惑对吗?”他看了一会儿就松开手,“怎么,现在还害怕的连呼吸都忘记了吗?之前那股气魄哪里去了?”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从他进来的时候我就一直潜意识屏住了呼吸。结果现在憋得自己满脸通红,几乎要把自己给憋死了。

趁着他松手的时间,我转过去拼命深呼吸,勉强压制住狂跳的心脏低声开口:“你要对我做什么,如果你想杀我的话大可以干脆一些。用不着这样反复折磨我取乐!”

听了我的话,两面宿傩反而笑了起来:“杀你?你确实是不死之身,所以杀掉你这件事,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我可没忘记他抓住我的时候,说的那句话。

——神明,在我的掌心之中。

人类最古老而又最强烈的情感是恐惧,而最古老又最强烈的恐惧是未知。①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抓紧自己身上残破的衣服克制颤抖,低着头不去看他。“我对你来说,有什么利用价值吗?”

两面宿傩抬起手,竟然轻柔地撩起我的一缕白色长发:“从之前你使用雷电的力量来看,你应该已经完整地继承了龙神的力量。我养过很多的宠物,但是饲养神明还是第一次。”

他语调柔和,近乎温柔地凑在我的耳边说:“龙胤的御子,我们来打个赌吧。赌赢了,我就放你自由。”

我的心剧烈地震颤了起来,还从来没有人靠的这么近在我耳边说话,耳朵滚烫滚烫的在发红。两面宿傩的话充满了诱惑,像是甜蜜的毒药,明知道应该是一个血本无归的陷阱,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像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看到了一丝虚幻的光明。

“赌……什么?”

我声音干涩地询问,然后转过头去看他。结果正好对上他的双眼,因为距离太近了,我的嘴唇都直接擦过了他的脸颊。

“你很想要自由吧?”两面宿傩露出一丝恶意的微笑,“那我们就来赌一赌,你到最后能不能亲手杀了我。”

我被他的话震惊了,这人为什么能傲慢成这样?我知道他很强,强的离谱,强的令人打从心底里恐惧。可是他为什么就能够这么笃定,我杀不了他,也无法获得自由?

两面宿傩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他一定不会死在我的手里。还是说他觉得只要将我豢养足够的时间,我就会像个斯德哥尔摩患者一样爱上他,对他唯命是从,当一个没脑子的爱宠?

——开什么玩笑啊!

在这一瞬间我的怒气被全部点燃,爆.炸式地迸发了。

两面宿傩满意地看着我神色的变化,露出了更大的笑容:“对,没错。就是这种表情,这种愤怒的表情才于你神明的身份相配。”

“再努力一些吧,我很期待看到你有足够能力杀死我的那个时候。”

看起来短时间之内两面宿傩是不会想要再次杀死我了,而就算我现在拒绝了这个所谓的赌约,他也会用其他办法让我同意。我以前听源之宫的巫女小姐姐们说过,契约这种东西越是和强大的人签订,效果也就越强。

无论是谁,一旦缔结了契约之后想要违背就会付出莫大的代价。

不管是两面宿傩提出的这个契约,亦或者是我自身拥有的“可赋予他人死而复生”的不死契约。

我咬紧牙关瞪着他,缓缓地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那么,契约就生效了。”两面宿傩伸出手抬起我的下巴,“仔细看看的话,你长得并不丑。虽然是一只脾气暴躁的小鸟,但漂亮的羽毛也还是有点可取之处。”

他这话说得太失礼了,我哪里丑了!

不过两面宿傩盯着我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我紧张地看着他,下意识想要往后退去。就在我刚挪出一步的时候,就被他伸手给拽了回去,直接撞到了他的怀里。

“呜……”我的鼻子撞得好痛,虽然死亡时候不会感觉到疼痛,但一般的损伤我还是会有痛觉的啊!“你干什么……?”

两面宿傩将我有些凌乱的头发拂开,然后拇指按压住了我的嘴唇。他这个举动让我瞬间炸毛,惊愕万分地盯着他。

“你,你想……”我舌头都打结了,只能抖个不停。他之前不是才说了对我这种小丫头没兴趣的吗,现在这是打算霸王硬上弓?

我慌了我急了我想要瞬间原地蒸发。

做那种事情难道不是要两情相悦到一定程度之后,再顺理成章发生的吗?况且我和两面宿傩现在是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关系,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只要他不死我就跑不掉,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做这个?!

两面宿傩看到我的反应微微偏了偏头:“喔,看来你虽然是被养在远离俗世的源之宫,但也不是完全对这种事情一无所知啊。”

“那些侍奉神明的巫女们不是都号称纯洁无瑕吗,你又是从哪里知道……欲.望这回事的?”

两面宿傩气息危险地凑近我,将我牢牢地禁锢在他的手臂之间:“还是说,你们源之宫的巫女们要做某种特殊的仪式去取悦神,所以你这个龙胤御子才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我气得只想要甩他两巴掌:“你别胡说八道!”

虽然我两辈子加起来母胎solo这么多年,但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吧!涩图本子什么我哪个没看过,男性向女性向的凰油我也没少玩啊!我又不是个苗根正红的古代人,知道这些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

“算了。”两面宿傩也没打算深究这件事,他只是平静地看着我。“虽然我一般不会询问意见,但你是特殊的。因此我给你选择的权利,你是要接受,还是要拒绝?”

……这和没的选有区别吗?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好挣扎的了,我缓缓地放松了身体,尽量直视着两面宿傩说:“我……接受。”

“可我有个条件,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

两面宿傩饶有兴趣地点点头:“可以,你说吧。”

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平静地说:“我要换一身衣服,既然你是想要用神明来取悦自己,那么总应该给一个相配的仪式才符合你的审美。不是吗?”

两面宿傩大笑了起来,他捏着我的下巴缓缓地摩挲:“不错,真是不错的条件。你想要什么样的仪式,尽管提出来吧,我都可以满足你。”

……

我披散着有些水气的白色长发,端坐在富丽堂皇的室内。身上是两面宿傩派里梅给我送来的新衣服,不晓得是不是他的恶趣味,这套新的衣服和之前神婚的白无垢一模一样。

没过多久两面宿傩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手里拿着一个酒壶丢给我:“你认识这个东西吗?”

我接住了酒壶,疑惑地打开了塞子。一股清冽的酒香就飘逸了出来,这味道我很熟悉,是用纯洁的源之水和上好的大米酿造的龙泉酒。我本以为被带离了源之宫所在地之后,应该见不到这种数量稀少的美酒了,没想到两面宿傩竟然拿来给我了一壶。

反正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是逃不掉的,于是我一鼓作气将酒瓶凑到了嘴边大灌了一口,然后就被呛到了。

我缓过劲来之后接着喝,但因为酒壶有些沉重我拿不稳,有一些酒液就顺着我的嘴角往下来流淌,浸透了领口。两面宿傩就坐在旁边,一言不发地看着我将美酒大口饮下。

“……哈。”喝了大半之后,我脸色通红地停了下来,手里的酒壶咚地一声撞在了地面上。“嗝……”

“酒量不错。”两面宿傩不咸不淡地说,然后伸手将酒壶拿走晃了晃。“不过作为宠物来说,你对主人实在是不够恭顺。”

或许还真是酒壮怂人胆,我竟然大起胆子站起来直接从他手里打算把酒抢回去:“这是,嗝……献给我的……嗝,龙泉酒!你这个,坏东西有什么资格,嗝,来喝这个?”

结果我低估了醉酒的程度,脚下一滑直接摔倒在地上,连带着把仅剩的龙泉酒都彻底打翻。而那些打翻的龙泉酒都倒在了我的身上,彻底将衣服打湿了。

此刻被酒精侵蚀了脑子的我完全忘却了两面宿傩的危险,只是把自己撑起来傻笑着看向他。我从脑子里扒拉出很久以前听过的一首歌里有这么一句歌词,很适合现在的场景。

——醉眼看人间,个个都温柔。①

昏黄的烛光映照之下,就连两面宿傩看起来都没那么可怕了。喝醉的我膝行爬过去,竟敢用手捧着他的脸,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嘿嘿嘿地傻笑了起来。

“仔细看看的话……你长得确实很好看……”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胡话,“这么想的话,我好像确实不亏呢……”

下一秒我们的位置就换了过来,两面宿傩从上面看着我,然后他其中的一只手蒙住了我的眼睛。我的睫毛在他的手掌心眨动,奇妙的是这一次他触碰我的手上没有血腥味。

那天晚上的事情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唯一记得的是我几乎整夜都在哭叫,嗓子都哑的发痛。直到早上的第一缕晨光透过纸门映照进房间的时候,我才能转动眼珠看向不远处的地板。

两面宿傩刚才已经离开了,我勉强支撑着自己坐起来,顾不上自己身体的异样和疼痛看向胸口。除开那些两面宿傩留下的痕迹,我的胸口还浮现出一个奇怪的印记,似乎是红色的双巴纹。

“这是什么……”我抬起酸痛的手臂摸了上去,“以前没有这东西……”

然后当我抚摸这个朱雀巴纹的时候,我的手像是穿过水面一样伸入了心口,从里面拔.出了一个东西,正是我之前突然不见的红色不死斩。

就在我诧异的时候,屋外出现了一个女性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御子殿下,我等是前来侍奉您的巫女,还请允许殿下准许我等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