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肿胀之女 > 源之水,源之酒

源之水,源之酒

小说: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作者:

肿胀之女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01

09 源之水,源之酒

有些事情一旦开始做出来,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许多。所谓的底线就是这样被一步一步,无限降低的。

我坐在两面宿傩的怀里,看着他的脸。

然后在他平静的目光里,伸出手去缓慢地抚摸他的脸。从额角开始,顺着鼻梁一直到嘴唇和下巴。

“不错,继续。”

两面宿傩的声音听起来很愉快,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我,似乎准备看我能做到什么程度。他的手臂松松地环着我的腰,另一只手的手指在轻轻地敲打榻榻米。

发出了哒、哒、哒的轻微声响。

我抿紧了嘴唇,伸出手去解开他原本就很宽松的衣服。之前不管是哪一次,都是我处于被动的状态,而现在我心里有一把隐晦的烈火在燃烧着。

那把火不是什么温暖的东西,是会安静燃烧然后在一个瞬间直接炸开的危险品。

而我就是在这股火焰的驱动之下,开始完成接下来的事情。

“……唔。”

我仰起头,汗水顺着鬓角流淌下来。天花板上描绘的图案在旋转着,逐渐变成了某种看不懂的抽象画。身体的温度高的不可思议,就像是火焰已经从心里顺着血管在全身沸腾。

耳畔似乎有人在笑,但是已经听不清楚到底在笑什么了。因为过度的愉快,已经让我无暇顾及其他任何东西,只能从各种角度感受到极致的愉快。

融化身体,溶解大脑。

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思考。只需要顺应本能,让大脑完全被快乐支配,逐渐变为像水一样的东西。

被愉悦感完全支配的感觉异样的美好,从神经末梢开始被逐步攻略殆尽。

“你现在的表情,很棒啊。”两面宿傩的声音终于穿透了我被潮湿水声充斥的耳膜,“虽然之前愤怒的样子也很不错,但还是这样更可爱一点吧。”

身体已经软的像是会流淌出去一样,到处都是水的声音。滴滴答答、叮咚叮咚的,让我回想起了还在源之乡和源之宫时候的事情。

整个山顶都是巨大的水域,喷涌而出的源之水形成瀑布从山顶流淌下去。水是一切的源头,也是一切的归属。生命从这里诞生,也将在这里消亡。

不管是任何情绪,任何事物,都会融化在水中。就像是一个温暖的怀抱一样,无处不在地将我包裹着。

“乖孩子。”

谁的手在抚摸我的头,一下一下地将几乎湿透的长发捋顺。然后有什么东西贴上了我的额头,轻柔的就像是什么花瓣落在上面一样。

“看在你这么努力的份上,就给你奖励好了。”

“说说看吧,你想要什么?什么都可以,不管是祭品也好巫女也好,作为给予神明的供奉,你大可以贪婪一些。”

我的手臂向上攀升,搂住了两面宿傩的脖颈,将脸贴在他的胸口平复自己的喘息。

然后我听到了我自己的声音:“我什么……都不需要。”

接着眼前的一切都开始旋转起来,在这股眩晕之中我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无比安全的睡眠中。睡梦之中,依然有潺潺不绝的流水声包裹着我,像是要将我激昂的情绪慢慢地冲淡消磨殆尽。

那股火焰,慢慢地恢复了平静。

……

“弥生大人。”又过了几天,春奈跪坐在我的面前将一个精巧的瓮摆放在的木盘上。“这是我等献给您的供奉。”

我拿着扇子指了指那个瓮:“这是什么?”

春奈有些害羞地说:“因为之前弥生大人赏赐了珍贵的米,想来想去我们的功绩不足以接受如此珍贵的东西。于是便去请教了里梅大人,里梅大人说您很喜欢酒。”

“于是这便是我等献上的神酒。”

酒……我克制住了表情的扭曲,说到这个东西,就不得不提起在这里第一次喝下酒是什么状况了。里梅那个家伙给春奈她们的建议,还真是让我找不到发脾气的借口。

看来上次两面宿傩带着龙泉酒来找我,应该也是他去打点的吧。还真是个令人不快的忠心下属,过于为主人贴心了。

春奈见我半天没有说话,于是紧张地看着我:“弥,弥生大人?”

“倒酒吧。”我手里的扇子翘着手心,“就让我尝尝自己的米酿造的酒,到底是什么滋味好了。”

于是澄澈的酒液被倒入了红色的酒盏里,春奈膝行上前为我奉酒。我拿起来闻到了一股清冽的酒香和淡淡的樱花香气,这味道比起龙泉酒来说,要更加令我怀念。

于是我张口饮下,在咽下去之后莫名的愉悦感充斥着大脑。

“很好喝。”我露出了笑容,“这个很好喝啊!”

看到我的笑容,春奈很高兴,于是接着为我倒酒:“您满意就好。”

喝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不耐烦春奈给我这么慢吞吞地倒酒了。让她退下之后,我直接拿着舀酒的木勺,直接开始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酒并没有真的那么好喝,只不过在喝酒的时候大脑可以什么都不去想。那股潺潺的流水声会变得响亮起来,胸口涌动的火焰会安安静静地待着,不再剧烈燃烧,试图将我整个人烧成灰烬。

“你很喜欢酒啊。”

两面宿傩看着我一个劲的喝,露出了玩味的表情:“这么好喝吗?”

“……走开。”我的脸色已经酡红了,“这是献给我的东西,才不会分给你。”

两面宿傩坐下来伸手拿过了我的木勺,尝了一口:“像水一样……这东西你都可以喝醉吗?不过,你这么喜欢酒的话,需要更好的酒来满足你吗?”

“你什么意思?”我支撑起软绵绵的身体,迷迷瞪瞪地看着他。“你要给我酒吗?”

两面宿傩的手指敲打着酒瓮,发出清脆的声响:“我认识一个很爱喝酒的家伙,他有一种很不错的酒。叫做神便鬼毒酒,是曾经杀死过那家伙的东西。”

“不过虽说是毒酒也是珍贵的美酒,你想要喝吗?”

我的脑子迷迷糊糊的,但总算是从这个异常耳熟的酒名里听出了一点儿什么东西。神便鬼毒酒……这个,好像是源赖光杀死酒吞童子的酒吧。

两面宿傩看我表情有了变化,伸出手将我脸侧的长发别在耳后:“不过想要喝到那个酒,你还得付出一点儿努力才行。首先要解开他的封印,就当做购买这种酒的钱币了。”

“对于死不掉的你来说,如果那个酒真的是毒酒的话,那种濒死的体验说不定你会很喜欢。”

“要喝吗?”

我思考了一秒,迷迷瞪瞪地点头:“要。”

两面宿傩伸出手,他的手里有一颗浑圆的散发着光华的宝珠。莹润洁白,就好像是天空中空明的月亮一样。

“那么,就拿这个四魂之玉作为酒的根基,以你祝福的源之水酿造的神酒,去唤醒大江山的鬼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