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肿胀之女 > 6. 崩坏与新生

6. 崩坏与新生

小说: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作者:

肿胀之女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01

06 崩坏与新生

两面宿傩到底还是没有和我计较,虽然我的行为非常令他扫兴。但这也不能怪我,这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我克制着吐到了外面而没有给他吐一身,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他大概也没有了和我进行一下温存的打算,转身就走掉了。

我松了一口气,慢慢地再重新爬回到了刚才的坐榻上。这站起来只有几步路的距离,我爬的满头都是汗。

可见人与人之间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我就在生死攸关的时刻从两面宿傩的怀里挣脱出去,成功避免了刚复活就再死一次的局面。

在他走掉之后,那四个巫女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还是小姐姐们好,会温柔地照顾我,虽然她们也不敢问我到底怎么了。

戴着樱花发梳的巫女□□奈,而其他三个巫女都因为只是见习巫女,所以暂时不用记她们的名字。

我整个人趴靠在脇息上,等待力气的恢复。春奈拿下她的发梳,开始给我梳头发。①

“御子殿下,您的头发可真长啊。”春奈一边梳着一边对我说,“像雪一样洁白,感觉比最好的绢丝还要柔软呢。”

我唔了一声,其他三个巫女小姐姐在给我按摩胳膊和腿,极大地缓解了身体的疼痛与无力感。

“不要叫我御子,叫我弥生。”

“是,弥生大人。”

春奈一遍一遍地给我梳着头发,由于我实在是太过疲倦,一放松下来就又陷入了睡眠之中。

这一次睡着之后,我没有再做任何关于过去的梦了。

但奇怪的是,我这一次复活之后一直感觉到身体疲惫。按理来说复活之后一切负面状态都会解除,我是不可能存在这种萎靡不振的情况。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这是因为你之前使用龙胤滴露将生命力分散出去了。”系统对我的疑问做了解答。“所以你现在的虚弱是很正常的事。”

我有气无力地靠在脇息上,手里的蝙蝠扇打开又合拢:“那你说,我要怎么办?”

“办法有两个,就看你要用哪个了。”系统说的倒也爽快,“你可以和这四个巫女缔结契约,让她们将生命力贡献给你。”

我想也不想直接否决了这个办法:“另一个呢?”

“或者让两面宿傩将他的咒力分给你一些,这样你就能恢复正常了。”

这个办法倒是可以,唯一的问题是两面宿傩他会给我咒力吗?他那种性格的人就算不向他索取什么东西,都能让人付出完全无法承担的代价。

我要是真的开口向他索求咒力,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更可怕的事。

但摆在我眼前的也只有这两个办法了,总不能我就这么一直瘫着。说到底,樱龙作为神明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诅咒。

因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任何无条件的永生不死,想要长久地活下去当然需要支付代价。夺取他者的生命,来延续自己的存在,这就是源之宫仙乡的神明的本来面目。

——这份神力于我来说不过是永生不死的,诅咒罢了。

“我去求他。”我下定了决心,“镇魂仪式是我自己完成的,人是他杀的。没道理我和他之间的事牵扯上无辜之人的生命,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任务失败。”

抱着这样的打算,我让春奈扶着我去找两面宿傩。就在我正准备动身的时候,里梅出现在了房间外面。

面容俊秀的诅咒师行了个礼,抬头微笑了起来:“御子殿下这是要离开奥之院吗?”

“我要见…宿傩。”我被春奈扶着站好,居高临下地对里梅说,“他在哪里?”

里梅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然后轻声说:“宿傩大人现在并不在城内,御子殿下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我现在的状态越发地脆弱了,只是站着说两句话就喘不上气。春奈有些慌张地将我扶着重新坐下来,里梅疑惑地看向我,似乎不明白之前还生龙活虎的我怎么现在这么虚弱。

“你什么时候来的这里?”我看里梅好像并不知道我的状况,于是试探性地问了他。“今天才到吗?”

里梅回答我:“是的。”

我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念头,既然都是要续命。那么里梅不也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吗,身为诅咒师的他肯定比巫女们更加适合缔结不死契约。况且利用两面宿傩的人来给我续命,我一点也不会觉得下不去手。

于是我示意春奈让里梅靠近一些,但里梅坚持跪坐在门外,绝不越雷池半步。

就在我思考要不干脆拼尽全力走到里梅面前,强行缔结契约的时候,两面宿傩回来了。

“宿傩大人。”里梅行了个礼,然后张口就把我卖了。“如您所料,御子殿下似乎想要和我缔结不死契约。”

两面宿傩漫不经心地点了点头,然后让里梅退下了。他看向我,眼神流露出一丝玩味来。

我别开头不去看他,好家伙,这波还真是我在地下三层,他在大气层。他倒是对我的行为了解的透彻,知道我不忍心用巫女们,要么选他要么选里梅。

“你这样子,看起来很像是命不久矣了。”两面宿傩坐了下来,将我的脸掰过去打量。“很难受吗?”

我点了点头,藏在袖子下的拳头悄悄地握紧了。

他的手从我的长发之间穿过,脸上露出虚假的温柔微笑:“我不是给你了方便使用的工具吗?怎么,慈悲的龙胤御子不舍得使用吗?”

“这应该不需要我教你怎么用吧?”

我垂下睫毛不去看他:“还有别的办法。”

“是啊,还有别的办法。”两面宿傩的手按住我的手,缓慢地和我五指相扣。“你这么聪明,应该能想得到吧。”

我浑身紧绷,咬紧嘴唇克制身体的颤抖。

而这一切都被两面宿傩看在眼里,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我,等着我向他低头,向他哀求。

就在我和他僵持的这段时间里,里梅又回来了。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身后跟着其他三位巫女。于是除了我和两面宿傩面对面坐着,剩下的人都跪在地上低着头。

我深吸一口气,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然后跪拜在两面宿傩的面前,将额头紧贴着手背:“龙胤御子恳请两面宿傩大人将咒力赏赐于我,您的恩赐将会成为我无上的喜悦。”

“我恳求您。”

“求您垂怜于我。”

整个室内安静的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除了我虚弱的呼吸声之外,再无任何声响。

“上次要给你的奖励,这次就兑现吧。”

明明只是短暂的数十秒,我却感觉像是过了大半生。当春奈膝行过来打算扶起我的时候,两面宿傩将我拽了起来。

他没有说话,里梅就读懂了他的意思,将巫女们全部带出了房间。

“张嘴。”

我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如果不是靠在他的身上,我会像一团软泥般直接倒在地上。接着两面宿傩撬开了我的嘴,再度和我唇齿相贴。

伴随着他的亲吻,我逐渐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从他那边向我传递了过来。于是被求生本能驱动着,我开始贪婪地向他索求更多更多。渐渐地我伏趴在他的身上,双手按着他的手拼命地从吸.吮起来。

——像个贪得无厌的雌.兽。

我似乎听到他在笑,是很愉快的笑。

但我已经顾不上他为何而笑,只是本能地不让他停止这种传递。伴随着辗转反侧的亲吻不断深入,我感觉焦灼而干渴的身体像是被大雨润泽的土地,这就是夺取生命的快乐。

令人头晕目眩,令人上.瘾的极乐。

『年寄る』-夺取他人的生命填补自己,使被夺取者老化。

两面宿傩抚摸着我的脸,笑的很开心:“你现在的表情,倒是一点也不像个神明。看起来……更像是个诅咒呢。”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眉间眼角一定弥漫着异样餍足的神采吧,但是那又如何,明明是他把我变成这样的。

于是我缓缓地解开腰带,褪下层层叠叠如同花瓣一样的衣服,将自己完整地展露在两面宿傩面前。一点羞耻心都没有,甚至还拉着他的手放在我的胸前。

我感觉到身体里什么东西开始逐渐地坏掉了,然后某种新的东西在悄然生长起来。

两面宿傩打量着我的脸,问出了一个新的问题:“龙胤的御子,你原本的名字叫什么?”

“……弥生。”

他点了点头:“是个好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