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肿胀之女 > 4. 飞渡旋涡云

4. 飞渡旋涡云

小说: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作者:

肿胀之女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01

04 飞渡旋涡云

为什么外面突然出现了巫女,是两面宿傩找来的吗?

我瞬间紧张了起来,因为我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难道她们是两面宿傩派来威胁我的人质?

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我否决了,他不太像是做那种无聊事的人。左右我都已经逃不了,这些巫女大概只是昨晚我的那个条件里的一部分吧。

只是,我现在要把不死斩收在哪里呢?

就在我烦恼的时候,系统的声音响了起来:“你自己就是刀鞘,当然是收在你的胸口。”

我将信将疑:“这个双巴纹印记两面宿傩也能看到吧,万一他想要拔.出来怎么办?不死斩不是唯一可以杀死我的东西吗。”

系统说:“你忘了吗,不死斩是只有不死之身的人才能用的东西。哪怕是两面宿傩这样的存在,他也不具备不死的属性。”

我尝试着将刀尖对准了双巴纹,然后慢慢地往前推了一下。果然听到了一声刀剑归鞘的声响,不死斩被成功回收到了身体里。

“你们进来吧。”我镇定了下来,事到如今害羞什么的已经完全不重要了。被看到了这幅样子有什么关系,我是个务实的人,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去洗澡换衣服。

于是纸门被轻轻地推开了,披着千早,身穿红白色装束的四个巫女跪坐在门外低着头。

为首的巫女头上戴着漂亮樱花的发梳,看来她是这四个巫女的首领。她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掩藏不住的惊讶,紧接着她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连忙低下头。

刚才坐起来已经把我所剩无几的力气全部消耗完了,我看向樱花发梳的巫女:“能帮我站起来吗,我想洗个澡。”

“是。”她站起来走向我,然后和另一个巫女帮我穿上了襦袢。“请小心脚下。”

我感觉自己现在像是安徒生童话里的人鱼公主,每走一步腿上就传来刺痛难忍的感觉。但如果只是疼痛,我倒不是不能忍耐。最关键也最难以启齿的是,每走一步我都感觉有什么东西顺着大腿根缓缓滑下。

“混账东西……”我咬着牙,心里疯狂地辱骂起两面宿傩来。但越是这种时候,我越是要崩住,已经足够丢脸了,绝对不能让人看到更加不堪的一面。

因为之前我的巴之雷将两面宿傩的那个据点摧毁了,所以这里应该是他新的住所。在走过一段长长的走廊之后,我终于在巫女们的搀扶下抵达了温泉。

有些烫的温泉浇在身上,让我瞬间有种活过来的感觉。四个巫女动作轻柔地帮我洗了个澡,在洗完的同时我发现我身上的所有痕迹和疼痛全都彻底消失了。

龙胤御子不受伤害的体质,已经生效了。

洗完澡之后我立刻原地复活,巫女们拿来了华贵的十二单给我换上。这个我能忍,毕竟不穿也就没衣服可穿了,但她们拿来铜镜和铅粉螺黛之类的东西打算给我化妆,这我就没办法忍了。

“做什么?”厚重的衣服让我都没办法后退,因为会将我就地绊倒。“为什么要化妆,又不是祭礼,有什么必要化妆。”

巫女们脸上露出一丝为难:“可是……”

“没有可是。”我断然拒绝,“我为什么要打扮的这么隆重,就为了给两面宿傩看吗?我才不要。”

她们的神色有些异样,像是看到我后面出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我下意识回过头去,就看到两面宿傩站在我的身后,他抱着手臂打量着我,身上的气息收敛起来之后我压根没察觉到他已经来了。

巫女们立刻低下头,悄无声息地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很想要冷静面对,但一看到两面宿傩的脸我脑子里就开始回想起昨晚,脸顿时红了个彻底。毕竟距离那件事发生才过去了几个小时,想要克制不去联想是根本不可能的。

两面宿傩伸手抬起我的脸让我直视他:“你很热吗?”

我实在是不想回答他,可不回答会激怒他。于是只能惜字如金地说,“温泉水太烫了。”

两面宿傩嗤笑一声,松开了手:“是吗?”

他转身往前走,我瞪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认命地抓起裙摆跟着他往前走。一边走我一边观察这座新的据点,这里或许是某位领主的居所。我不想去问之前这里的人都怎么样了,多半没有什么好下场。

两面宿傩的脚步不快不慢,但总是领先我一大步。我跟在后面完全不知道他要把我带到哪里去,只能放空大脑跟着他一直走。

最后两面宿傩来到了天守阁上,因为他突然停下,结果我脚步没刹住又撞到了他的后背。

“呜……”我的鼻子再度撞疼了,再这样下去我怀疑在我杀了他之前我的鼻梁会先撞断。“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两面宿傩示意我看向外面,我朝着天守阁下面看去,然后被冲天的怨气惊了一跳。在这座孤城的外面盘踞着无数的诅咒,无数怨恨和鲜血的味道让我浑身难受。

他看着我有些扭曲的表情,露出了愉快的神色:“那些都是死在战场上的人,他们身上的怨恨汇聚成了诅咒。”

“所以呢?”我抬起手掩住口鼻,诅咒们散发的怨恨让我十分难受。“这不是你造的孽吗?”

两面宿傩却说:“我?不是哦,这些人会是都是因为你。”

“你少胡说!”我放下了手怒视着他,“那些人都是被你杀掉的吧,为什么要赖在我的头上。”

颠倒黑白也要有个限度吧!

“如果你没有摧毁之前的城,那么他们也不会死的这么凄惨。”两面宿傩勾起一丝令我毛骨悚然的笑,“他们,都是因为你的愤怒而死啊。”

我气得浑身发抖,这个人……这个人简直不可饶恕!伴随着我的愤怒,晴朗的天空上立刻开始汇聚旋涡一样的乌云,雷电再度在云层中窜动起来。巴之雷感应到我的愤怒,正在跃跃欲试地打算朝着两面宿傩的脑袋上狠狠地劈下来。

而他的表情很明显是在享受我的怒火,他在等着我克制不住愤怒爆发,再度上演之前的那一幕。

就在我的愤怒即将抵达顶点的时候,我突然打了个寒颤清醒了过来。

——两面宿傩他,这是在熬鹰吗?

熬鹰是一种极为残忍的动物驯化过程,尤其是对翱翔天际的苍鹰来说更是如此。因为鹰这种生物的领地是广袤无垠的天空,要征服这种强悍的生物除了给予肉.体的疼痛之外,更重要的是击垮它的意志。

只有当苍鹰的意志被击溃,它才会顺从,变成被驯服的宠物,虽然它活了下来但也从此失去了翱翔天际的资格和桀骜自由的灵魂。

两面宿傩现在就是在做和熬鹰一样的事,他打算用我的愤怒来反向击溃我。因为上一次是他占据了那座城,所以即便是我摧毁了一切也不会有太大的感觉。

可这一次不同,如果我再被他的陷阱套住,那么还会有下一个,下下个城成为这样的牺牲品。直到我被愤怒彻底吞噬,变成了没有理智的复仇机器。

亦或者是屈服在两面宿傩的力量之下,再也提不起杀死他的念头。

他说的没错,虽然主观上不是我杀死了那些人,但我也是有责任的。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感觉到了我的表情变化,两面宿傩略微睁大了眼睛:“喔,不错啊。你在很努力地压制愤怒呢,真努力啊。”

“既然是神明,那就做一点和神明相符的事让我看看吧。”

我深吸一口气,胸腔里涌动的愤怒已经开始逐渐消散,天空中旋涡状的乌云也在慢慢地褪去。天守阁吹起了一阵大风,将我的白色长发吹的纷纷扬扬。

——对不起,这是我唯一能为你们做的事。

我从天守阁下来,提着裙子走向城外。我的脚步非常稳,一步也没有颤抖,巫女们侍立在大门的两侧,用力帮我推开了带着封印的沉重大门。

当大门打开之后咒灵们察觉到了我的气息,疯狂地朝着我涌来,就像是饿鬼们看到了新鲜的血肉。明明我之前对这种场景又怕又恶心,可是现在我心如止水,什么都感觉不到。

我抬手伸向胸口,隔着衣服将红色不死斩拔.了出来。伴随着红色不死斩的出鞘,我的手中多出来了一颗宛如眼泪般的樱粉色结晶体。

『龙胤露滴—偶尔会从龙胤御子身上掉落之物,使用后可归还部分被夺走的生命力。』

在咒灵像我扑来的那一瞬间,巴之雷从天而降,笼罩在我的周围,将靠近的咒灵尽数击杀。而我在这巴之雷的包裹下,握住红色不死斩开始跳舞。

那是还在源之宫的时候,鸣蝉她们教会我的,名为『飞渡旋涡云』。这宛如翩翩起舞般使出的剑术,是源之宫的巫女们向龙神献上的祈福之舞。

周围的一切都已经与我无关了,我沉浸在神明的舞蹈之中忘乎所以。最后我将龙胤露滴置于胸口,倒转不死斩朝着心口收刀。

巫女们惊呼起来:“御子殿下——!”

而我只看到伴随着收刀的一瞬间,空气中的血腥味变了味道,变成了甜甜的花香。夹带着怨恨的风中不知道从哪里卷起了樱吹雪,洋洋洒洒四处飘散。

——虽然无法复活你们,但我将被夺走的生命还给你们。

不死斩收刀的时候我没听到归鞘的声音,在丧失知觉的那一刻我意识到我这是又要死了。不过没关系,这一次和两面宿傩无关,这是我自己的选择的。

在彻底合上眼睛之前,我好像被谁抱了起来,紧接着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前进度:死亡次数3,获得好感度1点。已开启特殊技能,请宿主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