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肿胀之女 > 攻守置换

攻守置换

小说: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作者:

肿胀之女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01

08 攻守置换

两面宿傩并不是时刻都在城内,因此他不在的时候里梅就会出现在奥之院里。他是两面宿傩的心腹,也是个实力强悍的咒术师。

作为据点的守护者来说,他再合适不过了。

从那天两面宿傩拂袖而去之后,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里梅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奥之院,每天他都安静地待在门外,就好像是一个会呼吸的摆设一样。

我对里梅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毕竟他从来没有对我做过什么。因此在他到来的第三天,我就对他提出了一个要求。

——我想看书,什么书都可以。

这个要求很容易满足,于是里梅便带着我去了城主书库里,我挑选了一些御伽草子(故事书)然后返回了奥之院。

但有一些御伽草子上的故事晦涩难懂,于是里梅便有了一个新的工作。给我念上面的故事,顺带陪我聊天。

我必须得承认里梅是个很有趣的人,他讲故事的能力非常好。比以前源之宫照顾我的巫女们讲的更好,语调轻柔和缓,每一个故事都讲的深入浅出,让我完全可以轻松理解。

作为无聊时间里的唯一消遣,里梅将这个工作做得尽善尽美。

刚被带来这里的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想着怎么快点杀了两面宿傩,但是在发现这个目标短时间无法实现的时候,我便认清了现实。以卵击石不可取,我得徐徐图之才行。

在连续讲了几天故事之后,里梅突然问我:“一直呆在奥之院的话,您会觉得无趣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我看向里梅,“这是试探吗?”

里梅微笑:“宿傩大人并没有禁止您离开奥之院,您可以自由在城内活动。您想要在这里逛一逛吗?”

只是在城内逛一逛的话,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我这么想着,迟疑了一下点点头。

“那么请您随我来。”里梅对着我伸出手,示意我将手搭在他的手腕上。“让我带您熟悉一下城内的环境吧。”

城内其实被两面宿傩“清理”过一次之后,除了空荡荡的建筑之外什么都没有。寂寥的长廊和空旷的大殿里连细碎的衣料摩擦声都被放大了,越是行走就越发感觉孤寂。

里梅注意到我的情绪似乎并不高,便带我去了城内的花园。因为无人打理的关系,花园里的石头路面上铺满了落叶。现在正好是初夏,所以花园里的花朵都在正盛开着。

姹紫嫣红的花朵们安静地绽放着。

“我这里有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不知道御子殿下有没有兴趣听一听。”里梅拢着手说,“是关于一件稀世珍宝的事。”

我用蝙蝠扇抵着嘴唇,不是很感兴趣:“什么宝物。”

里梅说出了一个我觉得很耳熟,但却死活想不出来在哪里听过的东西:“是四魂之玉。”

“您应该知道吧,人有四魂。幸、和、荒、奇。”他声音轻柔地说,“四魂之玉便是古代一位咒力强大的巫女翠子和妖怪、诅咒争斗所诞生的宝物。传闻中说拥有四魂之玉便能够获得强大的力量,甚至可以实现长生不死。”

我嗤笑一声:“有这种好东西,宿傩会不想要吗?再说了,如果四魂之玉真的可以令人长生不死,那他抓我来又是为了什么。”

当然对于这个尖锐的问题,里梅自然是不会回答。

“不过就算四魂之玉没有令人长生不死的能力,但作为增强力量的宝物来说也是值得去夺取的。”里梅看向我,“并且我认为这样的东西,还是应该献给最值得拥有它的人。”

我琢磨了一下里梅的话,心里十分惊讶:“你是觉得,这个四魂之玉应该属于我?”

“是的。”他点了点头,“没有人比御子殿下更适合得到四魂之玉了。”

我觉得里梅在给我下套,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已经被两面宿傩这个老千层饼坑过一次了,要是再被里梅坑的话,那我长个脑袋就真的只是为了显得自己高一点。

“这样的好东西还是留给你家宿傩大人吧。”我啪的一下合拢扇子,“无聊,我要回去了。”

里梅看着我提起衣摆往回走,还好心地问了一句:“您知道回去的路线吗?”

我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你在教我做事?”

当我怒气冲冲地提着衣摆朝着奥之院的方向走,却怎么都走都是在原地打转的时候,我不得不承认我确实迷路了。明明里梅带着我走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把路线记得很清楚了啊。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迷路。”我不死心地继续往前走,“我的方向感绝对没问题,肯定是刚才不小心走了岔路。”

但事实证明我确实没能从这个迷宫一样的长廊里走出去,因为不管我怎么打开纸门都会绕一圈回到原来的地方。哪怕是我调换了方向走,最终还是会回到起点。

“这绝对不是我路痴,是这个地方有问题。”走累了的我站在原地停止了这种徒劳的前进,“混账里梅在这里设置了术式吧,怪不得他会那么问我。”

里梅真不愧是两面宿傩的手下,和他一样不安好心。我捏着扇子原地生气,然后直接撩起衣摆对准房间里的摆设就上脚踹了起来。

但厚重的十二单实在是太阻碍我这种无能狂怒,于是我在踹一下之后就开始解开衣服。将多余的衣服全部丢在地上后,我发现正好房间里还有个置刀架,于是我直接拔出那把打刀开始疯狂地砍了起来。

“去死,去死,去死——!”

我双手紧握着打刀,把房间里的东西全都砍了个稀巴烂。我一边砍一边嘴里还在谩骂不休,一开始只是小声地骂,最后干脆破罐子破摔超大声地骂了起来。

这种将看不顺眼的东西全部毁掉的感觉令人极端愉快,渐渐地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发泄一直压抑的怒气,还是说只要满足我的破坏欲所以才会如此快乐。

这个房间里的东西全都被破坏了之后,我直接伸手撕烂纸门大踏步走向下一个房间。这个房间里陈列了一些衣物,还有一些丝织品,看起来华贵非常。

如果是通常状态的我,绝对会很想要试穿一下这些漂亮的衣服。但现在我脑充血,看什么都不顺眼,于是这些精美的造物便成了我下一个破坏的目标。

我丢开那把已经有些碍事的打刀,直接伸手将那些丝绸全部推到地上,然后抓起一把就开始用蛮力撕扯起来。脆弱的丝织物被毫不留情地扯开了,发出了响亮的裂帛声。

刺啦——

刺啦——

刺啦——

光滑的织物就像是人的皮肤一样,柔软又柔韧。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更加大力地将其撕开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指甲已经翻起来,开始有血逐渐地朝伤口外涌出。

可是意识到这一点又有什么要紧,这种程度的疼痛不恰好证明我还是个活物吗?

我巴不得自己更痛一些,再痛一点。

“原来你喜欢这种游戏啊。”就在我尽情撕扯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真是不错的奢侈爱好。”

两面宿傩回来了。

我并没有理会他,那些脆弱的丝绸已经全部被撕烂了,只剩下那些比较坚固的织锦。仅仅靠手是撕扯不断的,不过我不是还有牙齿吗,这种时候用牙咬就好了。

两面宿傩看着我将织锦扯过来,用牙齿野蛮地啃咬着。但由于这织锦实在是厚重,我左右拉扯也根本咬不开一个缺口。

“真是愚蠢。”他像是看不过去一样,似乎要伸出手打算帮我一把。但我看到他的动作,反射性地直接一口咬住了他的手。

两面宿傩垂眼看着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而咬住他手的我也懒得管他到底会怎么做,反正激怒了他大不了就是一死。只要我不是用不死斩自我了断,就算他杀了我,我还是可以满血复活。

于是我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两面宿傩按倒在地上,对准他的脖子就咬了上去。

“看起来是在闹脾气啊。”两面宿傩如果不是自己愿意,我那种力道怎么可能将他按住。“这段时间没见到你,胆子也变大了不少呢。”

我对着他脖子是用了全力去咬的,不过对两面宿傩来说这动作反而更像是在撒娇。我对他的身体造成不了任何伤害,就像我用牙齿无法咬开坚固的织锦。

“怎么,不继续吗?”

两面宿傩看着我松开了手,从他身上坐了起来。怒气发泄的差不多之后,我就像陷入了贤者时间一样对一切都感觉到索然无味。

我自上而下地看着两面宿傩的脸,还没等我说什么,他就抬起了我的手,看着我已经受伤的手指,然后做了个令我大感意外的举动。

——两面宿傩他将我指尖含在了口中。

我说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并没有那么疼痛,但却也令人不适。并非是治疗,也不是戏弄,就只是单纯地在进行这个奇怪的行为。

两面宿傩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室内十分安静,连呼吸声都几乎听不到。

“我想回奥之院了。”我将手指从他口中抽出来,闭着眼睛趴在两面宿傩的胸口。“你带我回去吧。”

两面宿傩倒是没有拒绝我的这个请求,将我抱了起来。

在被两面宿傩抱着回到奥之院的路上,我抓住他的一缕头发,和自己的一缕头发缠绕在了一起。比起上一次那种乱七八糟的纠缠来说,我这次是很用心地将两缕头发挽成了一个漂亮的结。

两面宿傩看着我的举动,露出了嗤笑:“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在讨好你。”我伸出手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凑上去亲吻他的脸。“不可以吗?”

两面宿傩慢条斯理地把玩着我的手指,露出了更加傲慢的嗤笑:“是吗,那我可真是期待。你能做到什么样的讨好呢,姑且让我看看吧。”

“让我满意的话,说不定会给你奖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