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肿胀之女 > 返还谢礼

返还谢礼

小说: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作者:

肿胀之女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01

11 返还谢礼

我看着眼前的酒吞童子,有点想后退。但脚就像是生了根一样,一步都无法挪动。

这种感觉和两面宿傩给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虽然都是极具威胁存在,但就是……完全不一样。

酒吞童子在对我说完话之后看向两面宿傩,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

“原来是你啊,两面宿傩。”酒吞童子说,“特意来唤醒我,是想做什么?”

两面宿傩抬了抬手,令我毛骨悚然的气息再度充斥着四周。他笑了一声,显得很愉快的样子:“我做什么需要,不需要告诉谁理由吧。不过……看到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样子,真是令人欣慰。”

话音未落,下一秒两个人就直接厮杀了起来。

我只感觉一阵狂风吹过,瞬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令人完全看不清楚周围的一切。整座山我都感觉是在剧烈的晃动,完全脚下站不稳。

就在我被这巨大的地动山摇弄得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一只手扶住了我的手臂,将我稳稳地拖住。

“……谢谢?”我下意识道谢,然后抬头看去。差点倒吸一口凉气,因为有一双黑色眼白的金色眼睛正紧紧地盯着看,扶住我的那只手也不是什么普通的手,而是一只尖锐的鬼爪。

随后苏醒的茨木童子抓着我的手臂,露出一个看起来很亲切的微笑:“是你唤醒的我们吧……虽然看起来像是普通的巫女,但其实应该不只是这样……嗯,你身上有很好闻的味道。”

“有酒和血的味道,真不错……”他一边说一边看向天空中正在和两面宿傩战斗的酒吞童子,“虽然很想要参一脚,但吾友苏醒后的第一场战斗,还是让他自己来吧。”

虽然我知道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的故事,但这俩真的……没什么问题吗?感觉有点怪怪的。

天空中的战斗持续了好一会儿,然后两面宿傩和酒吞童子才互相停手落在了地面上。看到酒吞童子落下来,茨木童子松开了限制住我的手,走向了他那边。

两面宿傩看了我一眼,懒洋洋地伸出手:“弥生,过来。”

我往前走了一步,然后突然顿住:“你刚才叫我什么?”

“叫了你的名字。”两面宿傩语气很平静,“难道你自己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

我心情有点复杂:“不,我当然记得我叫什么……只是这个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感觉还是有点奇怪……”

因为他之前都一直是龙胤御子这样叫我,问过我的名字之后直接叫出来这还是第一次。我迟疑着走向两面宿傩,然后把手放在他的手上握住。

“那么你就先体会一下复苏之后的感受吧。”两面宿傩对着酒吞童子说,“下次见面,应该会更强力一些了吧。”

酒吞童子没理会他,只是看着我:“喂,你到底是什么人?解开封印并不是很困难的事,但想要复活我和茨木,这可不是什么普通巫女能办到的事情。”

“你到底是谁?”

两面宿傩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弥生,告诉他们吧。”

“……龙胤御子。”我看向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我是源之宫的龙胤御子弥生。”

听到这个称呼,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两鬼对视一眼之后,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很明确的敌意,是针对我和两面宿傩的。

“……还真被你找到了啊。”酒吞童子的表情有点扭曲,“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来解开封印的,早知道当时就应该拼尽全力杀了你。”

茨木童子的表情也很不愉快:“我等大江山之鬼,怎么可能受到你的束缚。这可真是对我等最大的羞辱。”

两面宿傩好整以暇地把玩着我的头发:“难得复活了过来,就好好享受一下这个乱世好了。如果想要厮杀的话,就等你们从这幅弱者的状态里复苏再说吧。”

说完之后两面宿傩就带着我离开了暴怒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的攻击范围,我从上而下看着因为鬼王复活而重新变得像火山一样的大江山,心里越发感觉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坏东西。

“你让我复活他们,是想做什么?”我还是没忍住问了两面宿傩,“如果说只是追求不死,那么你身为诅咒之王应该已经算是达成了这个目的。”

“你对我的事很感兴趣吗?”两面宿傩看了我一眼,表情不像是生气,我看不懂他的情绪。“话变得比之前多了很多啊。”

我现在都已经是破罐子破摔的状态了,也无所谓他会不会生气。

“反正我最后肯定是不会放弃杀你的。”我认认真真地说,“所以你告诉我你想做什么,说不定会增加我成功的几率。”

两面宿傩大概也没想到我会直接这么说出来,他罕见地顿住了好几秒,然后威胁性地用手指扣住我的脖子:“最近你胆子,倒是大了很多啊。”

“就算你现在扭断我的脖子,过一会儿我还是会问的。”我一点儿也没有害怕的意思,甚至主动伸了伸脖子,“要扭断吗,凭借你的力量大概我还没有感觉痛就会结束吧。”

“反正你也杀了我好几次,不差这一次了。”

两面宿傩沉默了一会儿,松开了扣住我脖子的手指:“自己去想吧,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说不定能想到正确的答案。”

“如果你想出来的话。”他说着露出一个很明显的恶劣笑容,“我会给你另外一份奖励,如何?”

反正他不说我是真的拿他没有办法,于是我有些悻悻地点头:“好,虽然我一点也不期待你所谓的奖励。”

“不,你会很期待的。”两面宿傩伸手摸了摸我的头顶,像rua什么小猫小狗一样,“不过不是现在。”

在返回了奥之院之后,我将这一次难得的出行见闻告诉给了春奈她们。巫女们都很惊讶两面宿傩居然和酒吞童子他们认识。然后听到我说解开了封印还复活了两个鬼的时候,巫女们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是露出了与有荣焉的表情。

虽然我想要告诉她们,这两个鬼复活之后对人类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一想到这几个巫女是在侍奉我这个“邪神”,我只能郁闷地闭了嘴。

在解开封印之后两面宿傩又不见了踪迹,里梅上次让我迷路之后我就把他从奥之院里赶了出去,而巫女们都在做自己的事。百无聊赖的我只能坐在奥之院的回廊上看着水池里的四魂之玉发呆,想要消磨时间却没有什么更好的方式。

“你看起来很无聊的样子啊。”

一个声音在我的头顶上响了起来,我抬头看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人类浪人打扮的人形浮在空中,他坐在一只巨大的葫芦上。他身上和头发上的颜色浓墨重彩,和我这古朴又孤寂的奥之院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我盯着他的脸仔细看了看:“……酒吞童子?”

“怎么,看起来和之前差别那么大吗?”酒吞童子落在了奥之院的地面上朝我走来,“虽然很火大,但听说你也喜欢酒,那就勉强能原谅。”

我看着这个脸真的很好看的鬼王坐在我的旁边,他拿出了一壶酒递给我:“听说你想要喝这个酒,真是个怪人。”

“……神便鬼毒酒吗?”我打开了酒塞,一股浓郁的香气飘散了出来。“好香……”

酒吞童子脸上露出很明确的不爽:“是啊,是我喝过的最好的美酒,但同时……哼,也是最难喝的酒吧。”

我没有理会他说的话,直接仰头将酒倒入口中咽下。神便鬼毒酒对鬼来说是致命的东西,但对普通人来说就是单纯的美酒,只是不晓得对于我这种非人也非鬼的存在,这种酒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呢?

咕咚,咕咚,咕咚——

酒液滑入胃里之后,我瞬间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