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肿胀之女 > 2. 掌心神明

2. 掌心神明

小说: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作者:

肿胀之女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01

02 掌心神明

我,龙胤御子弥生。一个带着没有任何用处的系统做任务的可怜攻略人,在源之宫生活了十年之后终于离开了这个地方。

但我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我离开这里的方式竟然是在神婚现场被抢婚。

这合理吗?这一点也不合理。

活了这么大我第一次被人抓着衣服提起来飞在空中,只要抓着我的那个人一松手我就会瞬间掉落在地面上。由一个立体的3D建模变成2D纸片人,完成一个逆向降维的创举。

“不要担心呢亲亲,你是不老不死的龙胤御子。”系统听到了我内心发出的高亢尖叫,于是出声安慰我。“这种高度掉下去你眼睛一睁一闭,也就会重生了呢。”

我捂着嘴在心里疯狂辱骂系统:“这是眼睛一睁一闭就可以逃避的事吗?!我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种待遇,这个任务我不做了你快把我放回去!”

苟日的系统又开始装死了。

而提溜着我的那个人低头看了我一眼:“不错,虽然这么弱小,但胆子还算大。你就不怕我把你从这里丢下去吗?”

我不想说话,但求生本能让我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服。只要不把我从这里丢下去,我做什么都可以啊啊啊啊——

似乎我这种害怕的样子取悦了他,这个叫做两面宿傩的家伙倒是没有那么恶趣味把我丢下去,还是好好地将我带回了他的地盘。而当我双脚接触到地面的一瞬间,我整个人就像是煮过头的面条一样瘫软在了地上。

“宿傩大人,您回来了。”

我倒在地上完全爬不起来,倒不是我不想站起来,而是全身都在发软根本没办法做到这件事。心跳太过剧烈,我甚至有种想吐的感觉。

接着一只手伸到了我的面前,将我扶了起来。我惊魂未定地看过去,扶起我的那个人长了一张俊秀的脸,看起来似乎比较温和。但他称呼两面宿傩为大人,那说明他们是一伙的。

“谢谢……”虽然我知道他肯定也不是什么带善人,但毕竟人家帮我站起来了。道一声谢又不会少块肉,我没必要现在去作死。

似乎没料到我会道谢,这个年轻人露出了一丝浮于表面的礼貌微笑:“能自己走吗,我想宿傩大人应该不会想要久等。”

说着他就松开了我的手,我勉强点了点头,被迫脚步虚浮地跟着他一起走入了这座充盈着死亡气息的大殿之中。一边走我闻到了一股不轻不重的血腥味,甜腥甜腥的味道直冲鼻子,我忍不住抬起袖子掩住了口鼻。

就在我抬手掩鼻的时候,我发现腰间原本别着的红色不死斩不见了。难道是系统意识到随身携带会把我弄死的东西,善心发作给我藏起来了吗?

看到我的动作,里梅语调轻柔地说:“还请御子殿下不要介意,这种味道您以后会习惯的。”

……不,这个我真的不想习惯。

里梅带着我走了一会儿来到了正殿里,将我带到这里来的两面宿傩就坐在那里。我这会儿才看清楚他穿着的是类似于女式和服的衣服,因为他有四条胳膊。

“宿傩大人,龙胤的御子已经带到了。”他朝着两面宿傩行礼,然后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只留下我和两面宿傩单独在这里。

两面宿傩看着我,微微扬了一下下巴:“过来。”

我十二万分地不想过去,但我完全无法反抗。于是我小心翼翼地朝前移动着脚步,克制住自己的颤抖往前走。这种感觉不是在走钢丝,而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像一块洗刷好的肉在往绞肉机里走。

“你很害怕吗?”两面宿傩看着我走到他的面前,“但是勇气可嘉,你竟然没有想要转身逃跑。不过……作为不死之身的你,竟然这么怕死吗?”

我强撑着回答:“这也很正常吧,我又没死过,当然会怕死了。”

两面宿傩手撑着下巴点点头:“也对,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也只有这次是找到了龙胤御子的所在。不试验一下,怎么知道那个传说是真的还是假的?”

于是下一秒我就感觉到自己胸口一凉,我惊愕低头看去,两面宿傩的手已经贯穿了我的胸口。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所以我一点儿疼痛的感觉都没有。而被他手贯穿的位置正在缓缓地往外溢出鲜血,很快就要把纯白的婚服弄脏了。

“原来不死之身还是会受伤啊……嗯?”两面宿傩拔.出了自己的手,但似乎又像是看到了什么令人惊奇的东西。“你的伤口,在愈合呢。”

似乎是层层叠叠的衣服妨碍了他观察这个奇怪的现象,两面宿傩直接撕裂了我身上的衣服。我只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尖叫,就被他其中一只手捂住了嘴。

“不要吵。”他的眼睛盯着我袒露的胸口,“虽然出现了伤口,但血在倒流。你身上一点儿咒力都没有,似乎也不是反转术式。”

我两辈子加起来活着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受这种奇耻大辱,不行,就算系统说他是我的恋爱攻略对象,我也不愿意和这种人谈恋爱!我一定要把他的头扭下来!

我要是身上没有龙胤的不死之力我刚才就死了!和这种人谈恋爱,我怕不是得了失心疯,我又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

两面宿傩松开了手,我一把抱住自己的胸口的破损衣服就开始眼泪狂飙:“你,你……!”

还没等我从刚才的冲击里回过神来,两面宿傩就开始嘲笑我:“我对你这样的小丫头没有任何兴趣,你以为自己被带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不要搞错立场,你只不过是我的收藏品里比较稀有的那种。”

于是我这个珍贵的收藏品就被他随便丢到了一个房间里,然后门上还有术式,我一步都没办法离开这个新的囚笼。而当我终于发现这里就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才能抱着自己大哭出声。

“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他……”我一边大哭一边用指甲使劲掐入胳膊,“他竟然敢……他竟敢这么对我!”

沉浸在自尊被踩在地上的我并没有发现,伴随着我的大哭,外面突然就开始打雷了。雷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直到我回过神来,整个房间都开始地动山摇。

我愣愣的抬起满是眼泪的脸,抽噎了一下:“是……巧合吗?”

装死已久的系统突然上线说:“不,这是你的攻防合一固定技能——巴之雷。从你进入神轿的那一刻开始,你和龙神之间的神婚仪式就已经完成。虽然形态上依然是龙胤御子,不过你现在可以使用樱龙的权柄。”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瞬间活了过来:“原来我可以攻击是吗!那我现在就能杀了宿傩,离开这里吗?”

没等系统回答我,我立刻涌起了无限的勇气和杀意。两面宿傩对我的造成的心理阴影和恐惧实在是太大了,而我这个人就是吃软不吃硬。如果说一开始看到他,还是稍微被脸蛊惑了一下,现在我心里已经充满了对他的无限恨意。

我对强制爱这种展开倒也不是完全不能接受,可他开局就直接掏心的行为以及那个物化发言,让我对他仅有的一丝好感瞬间灰飞烟灭。

“既然可以攻击,那就来试试看好了。”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用尽全力控制巴之雷,朝着整座房子劈了下来!

巨大的爆裂声瞬间掀翻了屋顶,砖瓦碎石噼里啪啦地掉下来,但我完全没有任何惧怕。因为还有一层无形的屏障保护着我,伴随着我怒火的提升,天空中云层里的金色雷电就越来越亮。

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后,云层中的金色雷电就如同暴雨一样倾泻而下。巨大的咆哮声响彻天际,像极了传说中的龙的吼声。

愤怒的巴之雷将以我为圆心的所有东西彻底摧毁,看到这样狂暴的景象,我内心反而越发喜悦。这力量实在是强大,说不定我真的可以杀死两面宿傩,从这里逃出去。

——自由,近在咫尺!

我的双手合拢在胸前,破碎的白无垢和我的白发在狂风中肆意摇曳。站在暴风和雷电最中心的我,此刻就是源之宫神域中樱龙的化身,我要把眼前的一切都摧毁,我要让两面宿傩为他的渎神之举付出应有的代价!

当两面宿傩和里梅出现在我视野里的时候,我的颤抖已经无法克制了。只要看到两面宿傩的脸,我的脑子里就会再度浮现他轻蔑的表情,以及手臂穿刺我胸口的记忆。

“不错不错,竟然还有这样的力量。”两面宿傩的声音遥遥地传来,“不过这还不够,再多一点,再展示一点你的反抗吧。”

我气得牙关紧咬,都发出了咯咯的声音。他就算再强,能比神明的力量还强吗?就算是诅咒之王,在这神怒面前还不是一样卑微吗?我要撕裂他那张脸,让他再也笑不出来!

被完全激怒的我周身的巴之雷将周围的土地全部掀翻了起来,暴雷夹裹着狂风朝着两面宿傩兜头劈下。而且这不是一次性.攻击,是接连不断的落雷。

里梅焦急的声音响了起来:“宿傩大人!”

就在我以为这足够份量的巴之雷应该把两面宿傩给劈成焦炭了之后,在雷暴之中有四只手硬生生地将巴之雷给撕开了。而受了伤的两面宿傩一步一步踏着龟裂的土地,在巴之雷的冲击之下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惊恐万分地盯着他,这人怎么回事,巴之雷都无法杀死他吗?在雷暴之中他的伤口在不断地迸裂然后愈合,即便是肢体被雷电烧焦,也在重新生长出来。

——难道他是不会死的吗?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你,你别过来……”我的愤怒重新变为了恐惧,要被杀了,要再一次被杀死了!虽然我不会因为死亡而感觉到疼痛,可是……

“你别过来——!”

伴随着我的大叫,巴之雷集中在了我的面前形成了一道雷电组成的光幕将他和我阻断开来。而因为恐惧转化的愤怒让雷暴更加强力,如同连接天地之间的一道桥梁。

“我收回之前的话。”两面宿傩的声音从雷电光墙的后面传了过来,“你不是一件珍贵的收藏品……”

下一瞬间我好像被拖入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还没等我看清楚发生了什么,我四肢就开始缓缓地流出血来。但龙胤御子的体质让这些血立刻返回身体,只有衣服上整齐的切口证明了刚才不是幻觉。

紧接着两面宿傩他伸出手抓住了我,让我一动也不能动。那张带有纹身的脸俯视着我,我能清晰地从他的双眼中看到惊恐万分的自己。

“神明,在我的掌心之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