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肿胀之女 > 7. 结发为夫妻

7. 结发为夫妻

小说:

[咒术回战]每天都在祈祷前夫暴毙

作者:

肿胀之女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3-01

07 结发为夫妻

据说,一个人的习惯养成是需要时间的。

“我以前听说过一个习惯的养成,至少需要二十一天。”我坐在走廊上,看着天空中的流云对身边的春奈说,“但实际上,一个新的习惯的养成需要的时间比这个更久。”

春奈微微地笑了起来,将手边的茶壶提起来给我注满茶水:“这个说法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呢,弥生大人是怎么知道的呢?”

“忘记了。”我手里的蝙蝠扇打开又合拢,“都是一些无聊的事。”

春奈轻柔地说:“不过您说的也有道理,我记得我刚被送到神社去成为见习巫女的时候,也是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完全掌握了那些知识。”

“在神社的日子很辛苦吗?”春奈并不是那种强大的上级巫女,但也不算是没有咒力。不然也不会被两面宿傩抓到这里来侍奉我,“给我讲讲你们过去的事吧。”

其他三位巫女也凑了过来,一人一句像是讲故事一样给我说起了她们过去的生活。

贫瘠的乡下神社,全靠着神社里具有咒力的巫女们取悦神明获得恩泽。虽然清苦,但至少还是自由的。

大概是说的很高兴了,其中一位脸圆圆的巫女脱口而出:“……比起在乡下的日子来说,侍奉御子殿下更让人开心一些。至少在这里我们能吃饱饭,还能穿着这么好看的衣服呢。”

“阿菊。”春奈呵斥了她一声,“注意你的身份!”

名为阿菊的巫女惊恐地跪着垂下头,瑟瑟发抖:“是阿菊失言,请御子殿下恕罪!”

我叹了一口气:“她也是说实话,没有什么好责怪的。在这种乱世里能活下来,还能吃饱饭,哪管得了侍奉的是诅咒还是邪神呢?”

春奈脸上露出悲哀的神色来:“弥生大人才不是邪神。”

“这种时候就没必要自欺欺人了。”我垂下睫毛,看着手上合拢的扇子。“你们被抓过来的时候,不是也知道自己是献给我的祭品吗?”

“你们不会恨我吗?”

巫女们互相对视一眼,然后集体摇了摇头。

我觉得很惊讶:“为什么?”

“为什么……”还是那位阿菊巫女眨巴着眼睛说,她脸上是一种近乎天真的迷惑。“因为御子殿下是神明大人啊,作为巫女向神明献出生命,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吗?”

春奈等人脸上也是同样的表情,很显然她们也是这样的想法。

“不对。”我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神明,就不应该有这种残忍的人祭。不管是什么样的神,一旦要求信徒献出生命,那就只是邪神而已。”

“我可以长久地活下去,但你们的生命只有一次,如果失去的话就不会再活过来。以后不要再说什么心甘情愿将命献给我这样的话了,你们应该为了自己活下去。”

我合拢双手,慢慢地从心口捧出一捧洁白的大米。这是系统给我新增的技能,虽然我不知道这个技能是怎么来的,但至少还算是有用。

——将米吃下去之后可以让重伤之人恢复健康,因为这是凝结了我一小部分生命力的东西。

春奈她们瞪大了双眼,大概是没见过这样的能力。因为对于这个时代来说,米是极为珍贵的东西,有些人一辈子或许都见不到一次成熟的稻米。

诚惶诚恐的巫女们拿着米退下之后,我独自坐在走廊上继续看着流云发呆。两面宿傩虽然没有给我设下任何明面上的限制,但我却没有想要踏出奥之院的打算。

因为从接收了他身上咒力的那天开始,我和他之间的束缚就再一次加深了。

虽然我并没有将我的血给他,但他在把相当于生命力的咒力给我的时候,已经是形成了实际上的不死契约。我也是在完全恢复了生命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

怪不得他那个时候那么大方地将咒力无条件地贡献给我,任由我用『年寄る』去吸取他的生命力。原来他早就知道就算不用我的血和他缔结契约,他还是能够通过其他手段完成这个目标。

他的真实目的只是觊觎龙胤御子的不死之力。

“你很无聊吗?”两面宿傩在我发呆的时候站在了我的旁边,“不是给了你打发时间的东西吗?”

我将视线从天空转移向他的脸,和他四目相对:“我有个问题想要问问你。”

“真是难得,你问吧。”从我主动宽衣解带的那天开始,两面宿傩对我态度就好了一点,虽然只是一点。

不过我觉得他态度转变并不是那种肤浅的原因,而是他见证了某种成果的出现。

我平静地直视着他的双眼:“你计划这件事有多久了?”

“很久很久了。”两面宿傩今天的心情看起来是真的很好,“大概在我还是个活人的时候。不过那时候的龙胤御子比你笨,她在我带走她之前就自杀了。”

“你比她聪明一些,所以才会看到这样的地狱啊。”

“原来是这样。”我看向虚空的某处,“我倒是很佩服她,竟然能在那种情况下拒绝和你缔结契约。”

两面宿傩的手将我的长发撩起来,在手指间拉扯把玩。虽然他几乎没有用力,但还是扯疼了我的头皮。我默默地抓住他的手,想要将他手指上的头发解下来。

但不知道是不是意外,他的头发和我的头发缠绕在了一起。黑色和白色的发丝彼此缠绕,难分也难舍。

我一瞬间想到了很多事,唯独想不到他和我这样的扭曲的关系,怎么能配得上那样的一句诗。

“你在想什么?”两面宿傩看我突然走神,漫不经心地问我。

“没什么,解不开就算了吧。”我忍痛将这一缕发丝扯了下来,“你若是喜欢的话,就拿去好了。”

“不过是一缕头发罢了。”

我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总之那一缕白色长发坠落在唐衣上的时候,两面宿傩的脸色明显不愉快了起来。他的手指并没有任何动作,但纠缠在一起的那一缕黑白相缠的头发被割断了。

“无聊。”他丢下这句话,站起来离开了奥之院。

我伸手将那一缕难舍难分的头发捻起来眯起眼睛仔细打量,缠绕的太过紧密,就好像在暗喻我和两面宿傩的新关系。

……事情的发展,好像也不像我想象中那么糟糕?

我站起来走向室内,打开了放置在坐榻旁边的香炉。然后将这一缕头发丢进火中,看着它们被火焰灼烧卷曲,散发出轻微刺鼻的味道来。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的前仰后合,用袖子半掩住近乎扭曲的表情。“结发……哈哈哈哈哈……真好笑……”

我这会儿心情突然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