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糖丸丸 > 绿茶七十九步

绿茶七十九步

小说:

绿茶女配真的不想红

作者:

糖丸丸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7

079:

十多分钟后, 电源系统恢复,昏暗的走廊顿时变得明亮,苏沉鱼搬了张椅子坐在门口, 脚边放着一串钥匙和一个对讲机。

那串钥匙是她在一个抽屉里找到的, 看到钥匙上面贴着房号的字条, 猜是房间钥匙, 她就试了下,没想到真是。

不得不说,今晚她的运气是真的不错。

停电不是她干的,她没想过用停电的方式来玩群人, 她懒得动, 就想轻松地度过这一个小时。那个刘恺新比较倒霉, 落了单, 苏沉鱼一时有了想法,简单收拾完他把对讲机拿到手里。

她打算找个机会, 把这群人赶猪一样赶到一个房间反锁起来, 结果这个时候, 停电了。

黑暗容易滋生恐惧。

不利用这个机会玩一场, 似乎对不起今晚的好运。

再者这群人不是喜欢刺激吗。

瞅瞅,她多善解人意。

大门被里面的人踹得震动, 传出各种类型的鬼哭狼嚎,苏沉鱼翘起二郎腿,就着这个背景音玩游戏, 脚边那个对讲机时不时传出声音:

“苏沉鱼!快来救我们!”惊恐的。

“拜托,谁来救救我。”绝望的。

“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救命!”崩溃的。

——为了避免他们用手机联系外面,苏沉鱼顺势将网络信号一并屏蔽, 这种短时间的诅咒,是可以成功的。

而公馆的那些侍者并不在这栋屋子里,就算听到什么尖叫,他们也不会理会,只会认为这群纨绔玩得开兴——习惯了。

何况这间娱乐房隔音效果相当好,只有坐在门口才能婚约听到里面的声音。

而停电后,这群人把在大厅内看监控的那个女生一并叫上来找苏沉鱼,又弄醒晕过去的刘恺新……总之就是,二十六个五百万都在房间里。

现在沉浸在幻觉中,被好几位经典女鬼姐姐包围,陪他们玩刺激的你追我跑的快落游戏。

从他们的声音中,就可以听出他们有多快乐啦~~

……

所以,房间里水深火热的众人,已经没办法去想他们经常在这栋公馆里玩,从来没有遇到过灵异事件,怎么偏偏今天遇到!电话打不出去,高声呼救没有作用,胆子稍大一些精神还算好,终于想起,苏沉鱼手里抢了他们一个对讲机,他们可以用对讲机向苏沉鱼求救。

这个时候还玩什么游戏,当然是小命更重要。

里面的人已经晕了一大半!

加诸在他们身上的幻觉诅咒,会让他们非常直观敏感地感觉她们的存在,一个贞子姐姐够刺激的了,胆子大一点的,还能坚持。可他妈那电视屏幕、还有旁边的镜头仿佛连接着什么异次元空间,不断有东西从里面爬出来。

每个人大概幼时都看过鬼片,某些鬼片的经典片段,绝对是儿时阴影。

每来一个,都会让他们切身感觉到什么叫透心凉,魂飞扬。

就问你爽不爽,够不够刺激!

作为一个游戏菜鸟,苏沉鱼一旦沉浸在游戏中,是非常专心的,不然容易把队友坑死,她双手对着屏幕一顿操作,认真得很。

对讲机里传出来的求救声就那样打着卷儿冒着青烟跑消散。

想到不久之后,自己将进账一笔巨款,一不小心又把己方队友坑死的皇后娘娘,豪气的每人又送一套装备。

——她的队友们一点也不介意多被她坑几次哒。

不知不觉,时间悄悄过去,房门被踹的次数少了,里面渐渐安静,而此时,躺在四楼近一个小时的闵疯狗,终于醒了。

他是冻醒的。

原来那个杂物间里面有扇窗户,当时停电后,有人把窗户打开——窗户朝南,面向公馆正门方向——停电后,众人下楼抓苏沉鱼,忘了关窗户。

屋内暖和,屋外可是零下温度,周围绿植众多,风一吹,寒意沁骨,坦荡荡的闵少坚持到现在才冻醒,足可说明苏沉鱼揍他的程度,比一般重得多了。

闵锡舟意识清醒时,脑子还处在不灵光的状态——一来他被打得不轻,二来冻得也不轻。

先是连续重重打了好几个喷嚏,感觉差点把脑子一起顺着鼻子打了出去,浑身不受控制地冷颤,好一会儿他终于弄清楚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苏!沉!鱼!”咬牙切齿地从齿缝中挤出这三个字,闵锡舟一边揉着泛痒的鼻子,一边看手上的表。

光是这个动作,就让他一顿龇牙咧嘴,身上没什么伤痕,可哪里都在痛。

九点?

一个小时快到了?

其他人呢?这么安静?没逮到苏沉鱼?

闵锡舟哆嗦着站起来,先把窗关上,这才捡起底裤套上,套的时候脑子里猛地蹦出苏沉鱼先前那一句——“闵少,我知道你本钱雄厚,所以听话一点,不然别怪我废了你的本钱哦。”

“……”

别把本钱冻坏了。

他麻利地套好。

等等……

那女人赞他本钱雄厚?

套好的闵锡舟脸色痛苦地揉着泛疼的腰,忍不住为自己的雄厚本钱自得。

看来苏沉鱼挺满意的——他想。

四周找了找,找到自己被扒下来的衣服换上,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的手脚是自由,他不是被苏沉鱼绑起来了吗?

所以他被胖子他们找到了?

闵锡舟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找到他却不给他把衣服穿好,还他妈打开窗放任他躺在地上。

一个个活腻歪了。

思绪翻转,回想先前苏沉鱼的那一顿揍。

闵锡舟对自己的毫无反抗之力产生了怀疑,他有这么弱鸡?被一个女人按在地上打?

仔细想想,他……确实打不过苏沉鱼。

这一点,他认。

疯狗别的优点没什么,但在这方面向来很坦诚。

但是吧,这个女人打他也就罢了,偏偏打完后,还把他扒光捆住,并赞他本钱雄厚……

她什么意思?

闵锡舟忽然笑了起来,完全不顾全身的痛,把后脑勺躺趴的头发随手薅了下,走出杂物间,四楼安静得掉颗针都能听得见。

“苏沉鱼!”他想也不想地喊了声,走廊荡起他的回音。

“胖子!”

“邓子!”

……

一连喊了好几个名字都没声,闵锡舟得出结论:胖子他们去抓苏沉鱼了。

他又看了眼时间,难得他在全身痛的情况下,还记得开始的时间是八点十分,现在九点,还剩十分钟游戏结束——现在这么安静,说明苏沉鱼还没抓到。

闵锡舟来到楼梯处,竖起耳朵,没听到楼上有动静,遂往下走,到四楼就听到走廊深处传来……似乎是手游的声音?

走廊并不是一条直道,第一间房往右拐,闵锡舟走过去,一眼就看到坐在椅子,悠闲靠着椅背,手里捧着手机的苏沉鱼,游戏声音就是从她手机上传来的。

“?”

“你怎么在这?”他有点懵,还这么悠闲地玩游戏?

“呀,闵少,您醒了呀。”阴影笼罩,苏沉鱼抬头,冲闵锡舟弯了弯眼睛,手机屏幕里的游戏画面显示她的角色死掉。

她看到他醒了并出现在面前,丝毫没有惊讶,那语气简单的仿佛在说“今天天气不错”。

闵锡舟磨了磨牙。

“苏沉鱼,你是第一个敢动手打我的女人,你以为这件事就能算了?”他冷笑,“你不给本少一个交待,薄凉禾也保不你!”

“哦。”

“……”闵锡舟大怒,然而他虽然看起来怒发冲冠,却愣是没有对苏沉鱼做出任何欲攻击的动作,“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听到了,”苏沉鱼想了想,认真地说,“那么请问闵少,想要我给您一个什么交待呢?”

闵锡舟话到嘴边,又被苏沉鱼打断:“不过您要是真让我给您交待,我会保证给交待之前,先给您一个痛快。”

“……”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他又不蠢,自己听出来了。

苏沉鱼打了他一顿,对他的态度也发生变化,先前至少还会在他面前装装乖巧温顺,现在干脆直接不装了。

闵锡舟阴森森地盯着她——然而他看似生气,实则心里却高兴得紧。

苏沉鱼这是把他当成自己人,所以不再对他装了。早知道让她打一顿,她态度会发生变化,早让她打了。

苏沉鱼以为这条疯狗要继续放话,看他这么生龙活虎的,先前那一顿打看来还是轻了,考虑要不要再打一次,结果疯狗浑然不在意她的威胁,自己主动揭过这一茬。

他话锋一转,问:“他们人呢?时间还没到,他们放弃了?”

疯狗的识趣让苏沉鱼意外:“在里面呢。”

她想起来了,闵疯狗疯是疯,惜命得很,最初高空挑战高难度动作可是吓得不轻。

估计她打他那顿,打得他有点阴影,只要闵疯狗不想再被打,就不会跟她对着来。

闵锡舟又聪明了一次:“你关进去的?”

苏沉鱼歪着小脑袋,甜甜一笑。

闵锡舟来了兴趣,凑到门边正要听听里面什么声音,砰的一巨响,里面再次有人踹门,震得闵疯狗耳朵嗡嗡嗡的。

隐隐的,他听到了弱弱的求救声。

“?”闵锡舟回头问苏沉鱼,“里面是不是在喊救命?”

苏沉鱼:“没有吧?”

对讲机发出滋滋声,接着传出一个嘶哑的声音:“苏小姐,你能听到吗,快去叫人过来砸门……”

闵锡舟:“???”

他听出来了,这是邓玉泽的声音。

这声音虚弱得像是随时会消失似的。

不就是被关在房间里吗?

“时间到了。”苏沉鱼无视对讲机的声音,拿起钥匙,“可以放他们出来了。”

闵锡舟狐疑地看她。

苏沉鱼无辜地回视。

闵锡舟只好接过钥匙,打开门。

——他们关在屋里,居然不开灯?

顺手摁开旁边的开关,光线大亮。

映入闵锡舟眼中的是横尸一片,那画面相当壮观。

邓玉泽蹲在地上,头顶顶了个台灯罩,张姓纨绔坐在地上,一脸呆滞,眯成一条线的眼睛居然瞪出了豌豆那么大。

剩下其他人,晕得横七竖八,有的还钻到茶几下面,身体抖得连茶几一并抖了起来。

除了这些,地面狼藉一片,角落的镜子,以及墙上的电视屏幕被砸得粉碎,醒着的那些,一个个脸色惨白得像是遭受过一场无形的酷刑。

“有、有鬼。”张姓纨绔从喉咙里挤出一道声音,他呆滞的目光转向闵晚舟,“闵少,这里……有脏、脏东西。”

闵锡舟用看傻*的眼神看他。

哐当一声,是邓玉泽掀开灯罩,他手里紧紧捏着对讲机,恍惚地说:“都跑了吗?”

大概是门被打开,见到灯光与活人闵锡舟——加上幻觉效果结束,这群人眼中各种如影随行甩都甩不掉的鬼影消失,一起消失的还有身上那附骨的寒意——整个人有种从地狱阴间到阳间的感觉。

醒着还能动的,连滚带爬地跑出房间,纷纷软倒在走廊,看起来如获重生。

那个房间,他们是一秒都不想待下去了!

苏沉鱼退出游戏,放好手机,揣着手站到门口,往里看了一眼。

一脸唏嘘:

吓成这样?

这点刺激都承受不住。

太没用了。

喇叭:……

皇后娘娘怕是不是知道那些鬼片的厉害。

“你做了什么?”闵锡舟低声问苏沉鱼,他跟这些狐朋狗友要说关系有多铁,那不见得,里面玩得好的也只有几个,剩下的都是“志同道合”的。

他们玩过不少有趣的游戏,有些过了头的话,有人晕倒是正常情况,但二十多个人晕了一半多,剩下的那些萎靡不振,连邓玉泽和胖子这两个向来胆大爱玩的都变成这样,到底他们在这个房间里经历了什么?

鬼?

神经病啊。

他这公馆要是有鬼的话,特么他早被鬼缠上死无数遍了。

——他的优点之一:很有自知之明。

苏沉鱼慌忙摇头:“我只是把他们关在里面而已,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闵锡舟心想,他是蠢货才会相信她这句话。

然而转头再看这群人的怂样,一股喜悦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闵疯狗和这些狐朋狗友玩游戏时,互相有输有赢,但是,从来没有哪个游戏,能让这群人一锅端的如此狼狈,他懒得去想苏沉鱼怎么做到的,只要心里爽就完事了。

他就知道,让苏沉鱼过来,不管是过程还是结局,都会很刺激。

闵锡舟插腰,冲着邓玉泽等人道:“都他妈给我精神起来!鬼个屁,本少才不信!少用这些莫名其妙的理由来掩盖你们的失败。一个小时的游戏时间已经结束,我和苏沉鱼赢了,赶紧给钱,谁要是敢赖账,哼!”

张姓纨绔恢复了些,他直勾勾地盯着苏沉鱼和闵锡舟:“你们什么都没看到?”

苏沉鱼默默摇头。

“对讲机你没接到消息?”

“也没有啊。”苏沉鱼还挺委屈,“我一直躲在一个柜子里,等你们来找我呢,结果你们没来,然后我听到闵少的声音,就出来了。”

她就当着闵锡舟的面,笑容浅浅地瞎说,如果不是闵锡舟亲眼所见,听了她这番话,说不定会相信。

而他,自然不会揭穿她。

门是闵锡舟找来钥匙打开的,看起来似乎是闵锡舟在四楼苏醒,下来发现在他们被关着出不来,于是找来钥匙救了他们一样。

张姓纨绔陷入怀疑人生的沉默中。

“不……不算!”

陈蓉倒是少数几个没被吓晕的女生,她脸色白如金纸,身体还在不自然地发颤,好像那些恐怖的东西似乎就在周围,只是看不到而已,但恐惧归恐惧,当五百万要没了时,比被鬼吓到的恐惧更深。

“我们遇到那个……”她连那个字都没办法正确地说出,“……那些东西,连门都出不来,这场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不算!”

闵锡舟向她扫了一眼,眼神倏地阴沉:“游戏是我定的,算不算,本少说了算。你什么东西?一句不算,就把本少受的罪抹掉了?”

有人下意识就想问他受了什么罪。

突然想起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可你受的罪,不应该找苏沉鱼还吗。

是她把你扒光并绑了!

但看闵疯狗有要发疯的痕迹,他们被吓得快要破裂的小心脏理智地没有吭声。

过了会儿,有人开口:

“我要回家。”

“我也要回去。”

……

闵锡舟没拦,拦也拦不住,他就盯着那个陈蓉,盯得后者跟在一个脸色青白的男人身后,瑟瑟发抖地走了。

很快,除了晕倒的,能走的都走了。

“闵少,”苏沉鱼脸上的笑容没了,“你做的东,你提的游戏,现在我们赢了,他们跑了……”

“放你的心,人跑得了,钱跑不了。”闵锡舟懂她的意思,“该你的,一分钱都不会少,不给的,本少头给他拧下来!”

这群人玩游戏的规定——不管玩的什么,既然玩了,那就必须遵守游戏规则。

——如同那条规则:做东的人输了,他的女人就要去陪赢的人玩。

“那我就放心啦,我等着闵少的好消息哦,没什么人,我也先走了。”这一点苏沉鱼还是比较相信疯狗,她伸了个懒腰,心情愉悦地笑了。

闵锡舟突然对那个房间很感兴趣,他想不明白苏沉鱼是怎么做到会让这群人认为房间里有鬼,一个个还被吓成怂蛋?

他兴趣一来,知道苏沉鱼不会回答他,立刻想去屋子里仔细看看,因此听到苏沉鱼说要走,也不阻止,让保镖安排。

苏沉鱼怎么来的,就怎么被送回去的。

回去的时候,车上多了条狗——本来打算不要了,但禀着不要白不要的心思,还是决定把狗带回去。

回到家的苏沉鱼把老佛爷往阳台一塞:“大红,本宫给你找了个伴,你俩好好玩啊。”

大公鸡尖叫着飞到护栏,瞪着张嘴龇牙的庞然大物老佛爷,一鸡一够对视,良久无言。

见它们相处融洽,苏沉鱼去浴室泡了个舒舒服服的澡,一夜好梦。

悲剧的是,第二天出现的随机惊喜居然是——三小时内极度恐惧鬼。

这个“极度恐惧”到什么地步呢——苏沉鱼听到一个“鬼”字,或者与之相关的事,都能从生理到心理受到严重冲击,很大概率会步邓玉泽那群人的后尘。

苏沉鱼:???

特么认真的?

为了百分百杜绝这种情况发生,在时效期内,她把自己砍晕了qaq。

醒来后十分庆幸,因为阳市她投资的那个鬼屋老板给她发了好多条消息,每条消息都与“鬼”有关,看得她后背发凉。

杨硕说鬼屋三天之后隆重开业!

到时候鬼屋收到的尖叫值,就全都是她的了。

她开始计划,假如时间充裕的话就去一趟阳市。

两天后,苏沉鱼的银行卡入账一笔巨款,随后接到闵锡舟的电话。

那群人回去几乎都大病一场,这是在闵锡舟的地方撞的邪,而他们一大半家里有权有势,闵锡舟的亲爹多熟悉自家疯狗,直接把锅扣在闵锡舟头上。

毫无疑问,疯狗被他爹软禁了,暂时没办法出门撒欢,但他依旧让那群人把钱给了。

所以这通电话,有邀功之意。

“本少不但替你背了锅,还把……”闵锡舟在那边滔滔不绝,正兴奋时,通话戛然而止——苏沉鱼挂了他电话!

再打,不接。

“……”

艹!拿了钱就翻脸无情的女人!

……

而有了这笔钱的苏沉鱼,当耿田说给她接了个偶像爱情剧本,她是女一,全程只需要吃吃美食扮扮漂亮就可以拿到一笔七开头共七位数的片酬时,觉得这钱太少,就要推掉。

这个时候,她耳朵自动截取耿田其中一句话:“……只有少量吻戏……”

苏沉鱼:???

耿田说得口干舌燥,这个剧本可是他精心替苏沉鱼挑选的,不会去深山老林里吃苦,片酬还高,女一在剧里是花瓶人设,简直为苏沉鱼量身定做!

就看苏沉鱼接不接了。

他心里忐忑:“姑奶奶,这个剧本真的再好不过,符合你的所有要求,你在拍摄期间可以吃到美食,还有很多漂亮衣服换……”

“我接!”

“……每天穿都不重复……什么?你同意了?”耿田瞪大眼睛,一时没反应过来——主要苏沉鱼之前说过,拍戏又苦又累片酬还不多。虽然这部现代偶像剧各方面都不错,但耿田依旧担心苏沉鱼倔脾气上来,不接。

苏沉鱼亲自给耿田倒了杯水,柔声道:“田哥辛苦帮我找到这么的剧本,我不去的话,你的辛苦就浪费了呀,我哪里忍心……你看你最近替我累的,肚子都小了圈。”

“?”耿田被她突如其来的温柔体贴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下一秒,就听到姑奶奶难掩兴奋地问:“谈恋爱的戏,除了男主,应该还会有很多男配吧,那我跟其他男配,是不是也有吻戏?”

耿田:“……”

耿田:“…………”

你真的够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完了,请食用,啾~.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