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乌国行之捡了个正牌夫君 杯心六月 > 第77章:鲜于枫知晓了身份

第77章:鲜于枫知晓了身份

小说:

乌国行之捡了个正牌夫君

作者:

杯心六月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13

顿时,池水上面荡起了涟漪,泛起淡淡的青光。

那光有些亮眼,这般景象令鲜于枫与童湘琦十分震惊。

忽地,一道白光嘘的一声闪过,乌粟灵儿的身影,在这一瞬间从他们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灵儿……。”

鲜于枫又一番惊愣,从未如此有这般紧张过的心,四处张望的亲切的呼喊着。

即便是金国轻功一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华衣娘子,面对这般离奇的画面,怔怔的立在院子好一会儿。

殊不知,乌粟灵儿如那一缕白烟植入那龟壳之中。

曾在她收留那乌龟子之时,便对它施展过玄法。

将那一丝薄弱的灵气存于乌龟子灵海之中。

一来,可以在自己需要之时,可以得到幻气来补充玄气。

二来,乌龟子可以借助她的灵气诚心潜修,若能有朝一日,也能修得正道。

之所以总是陷入沉睡,便是乌龟子神识聚于灵海习修的缘故。

每当遇到元尊的玄气之时,自是有了相互之间的感应,有了涌动的倾向。

乌粟灵儿方才不过是特意打开了乌龟子的天灵,自身薄弱的灵气皆被吸取了进去。

灵海之处,那一丝灵气却牵动着乌龟子意识。

乌粟灵儿那虚弱无力之象,渐渐地得到了缓解。

深知,这般恢复的迹象也只是暂时性,方才那一箭的穿射,此箭正是紫冥青。

它的力量专为禁锢玄力,是三界之外通天楼紫明君所筑。

一旦被它所伤,百天之内若无解,玄力便一点一点的被吞噬,消磨殆尽,直到满头银丝,容颜易老,到那生命的尽头……

寄存的那一丝灵气,受到元尊之气的召唤下,与其所相合。

纵使紫冥青未解,但是有那么一丝灵气存在,暂时可以抑制住毒性的蔓延。

乌粟灵儿意识中,听得鲜于枫一直在呼喊着自己,这般莫名其妙的消失,即便想要再把身份掩饰下去,也已不再可能。

忽地,咻的一声,乌粟灵儿在乌龟子的意海中,施展了玄法,悄然无息的化成一缕云烟。

乌粟灵儿随着云烟的散开,再次凝聚而成,恢复了模样,神奇般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瞧见鲜于枫,与那童湘琦一脸吃惊的神态,不得已之下,只好将自己的身份向他们托盘而出。

玄乌国在世人的心中,不过是一个长久传说的国都。

而今,摆在眼前的,确确实实的存在,令他们一时半儿吃愣了许久。

半响,乌粟灵儿已知鲜于枫并不知墨羽人实情,随即便把乌修的身份同他说起。

并且,以乌修的资历,算得上是墨羽族长老,对于如今族里的首领者到底是谁,并无所知。

墨羽族不仅毁了凰羽族之恩,竟然又引起了世间人类的纷争,多少人因此罔顾了性命。

此事被谈及,鲜于枫又如何能置之不理呢!

身份虽是挑明开来,但是他们之间却显得格外规规矩矩的样子。

对于普通人来说,玄乌国乃是圣神之地。

如今,一位真真切切的神凰立于眼前,仿佛一切如梦如幻似的。

沉静了许久!

鲜于枫已是知晓乌粟灵儿的苦楚,对此,心里深深地愧疚,却没有显露出任何神色。

随后,大家的目标一致,私下便已达成了共识,调查墨羽族到底想要做什么?

于此同时,鲜于枫已得消息,圣阴宫在短短一日的时间,占据了西北两地的各处终极门分堂。

如今已拥有了金国一半的天下,恶势力的侵占,弄得是百姓名不聊生。

然而,莫心兰又在潇山无故失踪,如此玄乎,与那暗河渡口一事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鲜于枫对于潇山天池之事,当年也是乌修尊者同他说起,此地聚天地灵气,天观台立于潇山比在终极山更为适合。

如今仔细想来,发生的这一切,似乎早已预谋。

即已是达成结盟,鲜于枫,童湘琦随同乌粟灵儿一起回到了潇山。

鲜于枫瞧着整个府里已是狼狈不堪的样子,想起往日各院虽然斗来斗去,却是依然显得亲和。

不曾想,在这一夕间竟是变换了残酷的样貌,心中难免会有些感到情绪失落。

由于鲜于枫刺乌粟灵儿一剑之事,玄见与那桃果对他并不是测底的放心,俩人儿都保持着十分的警惕。

……

呼呼呼~~~

天池顶上的寒风,吹得甚是厉害,整座潇山像是鬼哭狼嚎一样,听了都有种让人害怕。

许是在悲唤!

乌粟灵儿受到紫冥青的侵蚀,在身体里面已经开始有了反应,为了不让他人察觉身体略有不适,便独自去天池顶峰。

谢小欢的意识,仿佛出现得甚是强烈,倚靠在那石柱边上,凝望着无垠的夜空,脑子里满满的回忆,在那新时代世界的画面一遍又一遍的出现。

新年的气象,挂灯笼,贴对联,热热闹闹的年夜饭,一家人看完了春晚,围在院子里放起了烟花爆竹。

欢声笑语!

略有刺耳的烟花声,飘落在空中,不过是一场短暂的美丽,却能铭记于心。

和平的世界,只为了生活而奋斗努力,没有血腥残酷的渲染,那是一个多么想要向往的世界……

“箭伤,真没事儿?”

耳边传来了鲜于枫的说话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略微的侧身看了看他,嘴角上扬,落下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些什么话。

回过头来,又继续想念着自己牵挂的那一份遥远的思念。

许是紫冥青在这三更之时,体内的反应比较强烈罢了。

即便她想去掩饰,观察入微的鲜于枫又如何没有看出她那神情一丝的不对。

风,似乎越发的狂躁…

鲜于枫见她迟迟未回应,轻盈的上前了几步,立在她右侧,接着又说道。

“暗河渡口一事,对不起,我…。”

“无碍,欠下的始终是要还!”

乌粟灵儿的话显得有些沉重,似乎心里压着诸多心事儿。

昏暗的视线里,他俩的身影儿立在天池顶峰,寒风吹拂那衣袂飘飘,像极了一同忧思的情侣。

都在揣摩着彼此的心思。

而这万临城,从未有过这般的宁静,城民百姓早已躲在了屋里,深怕被无端认定为乃是终极门之人以及门中亲属。

莫不是当今硕王子下令抓捕,百姓又如何成了惊弓之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