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风雨秘事 都摩 > 第四十章 绝情、回忆、老师

第四十章 绝情、回忆、老师

小说:

风雨秘事

作者:

都摩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6-06

我心中的疑问有许多,但林若秋没给我机会说出来,他在讲话时很像是在上课,除非主动停下,不然我一个字都插不进去。

大约在三年前,林若秋和李风逸因为一个女孩产生了矛盾,那女孩叫:陈冰,是林教授的学生。

陈冰和一般的学生没有太大区别,可能唯一不同的是,她是个多愁善感的女生。

一次邂逅,陈冰记住了风逸,她的追求越发主动,渐渐的从关心喜爱演变成极端的行为。

当时林若秋希望李风逸谨慎处理他和陈冰的关系,但被风逸言辞决绝。

他说:“不爱就是不爱,也不可能变成喜欢,如果那个女人再来骚扰我,我不会放过她。”

这些话是林若秋转述给我的,我不太相信风逸能说出来,他是那么的温暖阳光。

但我相信陈冰的存在,因为这世上本就不缺少疯女人。

“后来呢?”我终于插上一嘴问道。

“后来陈冰退学了,她患上很严重的抑郁症,一直需要人照顾。”

“我觉得这件事不该让你和风逸产生矛盾,错的不是你们。”

林若秋沉了沉气,说道:“其实我很自责,如果没介绍他们认识,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一个人如果做错了,或许自己并没受到伤害,但却连累别人,你说这个人该受惩罚吗?”

“不该啊~~你也想不到未来发生的事情,这不能怨你。”

“是啊,我们都无法预知未来,就像今天我也没想到能遇到岳小姐。”

“林教授,你在学校教的哪方面的课程?”我觉得林若秋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不近人情,了解的多了,越来越喜欢听他说话。

“哦,我主讲心理学,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来听我的课。”

“好啊,那个··我还想问问风逸以前的事,他和你们说的古老师是怎么认识的。”

“古老师是一位学者,他至今门下有三十三个学生,我记得风逸十二岁那年来到古老师的学堂,当时他家刚刚遭遇变故,父母都不在了,他一个人坐在窗边不理会任何人。”

我安静的听着林若秋说给我的回忆,心里感到难过。

“古老师让我给他送去一幅油彩画,我记得画上是一处海滩,海浪拍打着礁石,天空有海鸥在翱翔。他看了画,心情好了起来,慢慢的开始和学堂里的孩子说起话。风逸从十二岁到十八岁的六年间,每隔几周就要到古老师身边上课,古老师很喜欢他,总是把最好的留给他,这件事还在学堂引起不小的骚动,毕竟大家都是求学的孩子,心有不满也很正常。”

“他到十八岁就不去上课了吗?”

“是的,这是学堂里的规定,但超过十八岁也可以回去,就像我平时有时间还会去帮帮忙。”

“古老师收学生有没有特殊要求,我工作时坐对面的张姐家里也有孩子,可以介绍给她。”

林若秋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摇摇头说:“岳小姐可能误会了,古老师的学堂不是面对社会敞开的教育机构,老师选学生的条件相当苛刻,到现在为止我也不是很清楚具体的规则。”

“哇哦~~好神秘的样子。”

“也没有很神秘,只是古老师认为人心是很难把控和猜测的,他不希望自己教育出来的学生,到最后走入歧途。”

林若秋站起身似乎想要结束谈话,我还没问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急忙开口:“林教授,风逸···他有没什么秘密?”

“秘密?”

“嗯,就是异于常人的那种。”

林若秋看向远处人群里的李风逸,又转回头看我,说道:“明天上午来听听我的课吧。”

听课···

他为什么会邀请我听课?他会在课上讲关于风逸的事情吗?

林若秋是心理学教授,风逸的秘密或许真的是和他的学科有关。

我们回到人群中间,风逸拉住我的手仔细打量我。

“他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说了关于陈冰的事,你师哥希望你们可以冰释前嫌。”

“我不是责怪他,仅仅是不想和他走得太近。”风逸平淡的说道。

“那你真的有和陈冰说了很过分的话吗?我不相信。”

“小雨,你不知道那个女生对我造成的困扰,我不想她继续有任何幻想,所以表达上激进了一些。”

“如果有一天你不再爱我,也会那样做吗?”

“小傻瓜,你和她是不同的,你被我永远锁在心里。”

我仰着头看着风逸俊俏的脸庞,透过乌黑的瞳孔仿佛看见内心深处的牢笼,他关着我,就算门已打开,我也不会逃离。

“嘿!别看了,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付景轩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回过神怒视着他。

他到底知不知道打断别人恩爱是多么可恨的一件事。

“什么东西?”我狠狠的问道。

付景轩没有回答直接伸手塞进我的挎包中,摸索两下掏出一部手机。

“这不是我的电话,怎么跑我这来了?”

我惊恐的继续翻找,看看包里少了别的没有。

“刚才去洗手间,嫌它碍事所以放在你包里了,别大惊小怪的。”

风逸皱起眉心拉着我远离付景轩。

我还在为突然出现的手机感到费解,他悄悄解释道:“不用想了,付景轩就是想听听你和我师哥的对话。”

“他??他太过分了。”

“小雨今后离他远点就好,付景轩不算坏人,只是好奇心太重。”

我暗想自己也很好奇,没想到竟跟姓付的站在了同一阵线上。

午后,宴会结束我被父亲召唤回家,我们父女许久没见,他忙着出差,我忙着打工赚钱。

一进家门便听到劈头盖脸的责备,什么女大不中留、女儿是泼出去的水···

我为了躲他只好钻进厨房,做了两道菜,希望爸爸消消气。

吃饭时,他又拿出一瓶白酒,我劝他少喝其实也知道没什么用。

“你和李风逸怎么样了?差不多该断就断了吧,别把自己的大好时间耽误在他身上。”爸爸拧开酒瓶忧郁的说道。

“爸,风逸买了房子,在东郊82平米的两室。”

他听见愣了一下,说:“买房子不代表什么,他也可以跟别人住。”

“我们昨天还买了婚戒,我拿给你看。”

“不用了,反正我就是不想让你跟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