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风雨秘事 都摩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浪漫的仪式感

第一百一十二章 浪漫的仪式感

小说:

风雨秘事

作者:

都摩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6-06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风雨秘事最新章节!

我们好像坐上一辆车,没听见司机的声音,难道是风逸在开车?

“老公,我们去哪?”

“去一个好地方。”

我听着声音摸索抓到一只手,他温柔的捏了捏,说道:“我在开车,别着急很快就到。”

“开车?哪来的车?”

“租的,为了给小雨惊喜,昨天开过来一直停在附近。”

没想到他竟然偷偷做了这么多,我的期待感加深了几分。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车子慢慢停稳,我听见他推开车门的声音,不一会儿绕到副驾驶这边搀扶着我的手将我带到外面。

周围的人声有些嘈杂,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使我不安,我紧紧抓着他的手臂,询问道:“还没到吗?”

“很快。”

我们走进一部电梯,头顶传来甜美女声的提示:二十七层到了!

这么高的楼,会是什么地方呢?我暗自猜测,忽然感觉到身后被人轻轻撞了一下,并且传来一句道歉:“不好意思。”

风逸扶着我的肩膀关心的询问:“没事吧?”

“没事。”

撞我的人似乎走远,可他的说话声我还能听得见:“现在年轻人真会玩,我们几号房?”

他在和同伴说话吗?我想我大概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一家环境不错的高档酒店。

“我要摘下来喽。”风逸站在我身后说道。

“嗯。”

眼睛上的丝巾被打开,我缓缓睁开双眼,就算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可当我真的看见眼前的一切,还是惊讶不已。

豪华的酒店套房被精心布置,色彩斑斓的缎带铺满整个房间的天花板,气球拼成了爱心的形状,鲜花插在每个角落,有我十分中意的紫色‘勿忘我’。

“这些···都是你一个人准备的?”

风逸笑着点了点头。

“老公,你对我太好了,怎么办我又要哭了···”

我气自己的眼泪不值钱,总是喜欢哭鼻子,或许和我的名字也有关系,叫什么不好,偏偏有个雨字。

风逸展开双臂紧紧抱着我,轻声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你开心,不要哭。”

“嗯,我尽量。”我抽泣着答应他。

我们在房间里听着音乐,聊着未来,窗外的天色越来越暗,到了傍晚酒店的服务生送来西式晚餐,还有红酒和蜡烛。

风逸说:仪式感很重要,他希望我永远记得这个纪念日,然后每一年我们在世界各地找一家高档酒店,庆祝这一天的到来。

懂浪漫的男人真是可遇不可求,偏偏让我遇到,一定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既然他已经为我做了99%,那剩下的1%我必须完成,豪饮半瓶红酒,借着醉意将风逸扑倒。

想起放在背包里的两个崭新的红色小本,它不仅仅是一种证明,更像是允许走进成人世界的通行证。

让付景轩那些嘲笑的话都去见鬼吧!

午夜来临,我无法安睡,看着最爱的男人躺在身旁,内心的甜蜜满满溢出,一刻都不愿闭上双眼。

为了安耐想要触碰他的冲动,我只好穿上他的白衬衫躲得远一些,赤着脚走到落地窗前,望着都市霓虹闪烁,心情渐渐平复。

这座城市,真的好美,我很少有机会站在如此高的位置欣赏它的另一面。

以前总觉得黑色是不祥的象征,唯有白色代表了温暖和阳光,可眼前那些五彩斑斓的灯光以及天空中的繁星只有被黑夜衬托才变得耀眼夺目。

我被这夜色吸引竟有些出神,直到身后被温暖的手臂环抱才从臆想中清醒。

透过明亮的玻璃窗反射我看见比景色更美的一张容颜,他枕着我的肩膀从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音问道:“为什么还不睡?”

“因为睡不着,所以不想睡。”我用一个毫无理由的借口回答,慢慢转过身和他四目相对。

我偷穿了他的衬衫,他便无衣可穿。

深情的凝望吸引我向他靠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又被迷惑,无所谓了···

靠着落地窗,我们相拥相吻,正当我们陷入佳境的时候,忽听客房外面传来急促的奔跑声。

我的手推在风逸的胸前,冷静的仔细听了听,还有人在跑动,似乎很慌乱,同时又传出交谈的声音。

“外面怎么了?”

“我去看看。”他找了一件睡袍穿上,走到客房外面询问。

我趁着这个时候把自己的衣服换了回来。

不一会儿风逸推门进来,坐在床边长叹一声,我好奇的坐在他身旁询问:“怎么了?”

“没事,听说是有个女人想不开准备跳楼。”

我诧异的指了指上面,他点了点头。

“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跑酒店跳楼也真是够呛,刚才外面的都是什么人?”

“有客人也有员工,大概都是想看热闹的。”

其实说实话我也想去看,好奇心嘛~~~

风逸转过头看看我,略带笑意的问:“小雨该不会也想去吧?”

“咦?难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虫,什么都知道。”

“我发现小雨长大了,说得话越来越有深意。”

听他这样说,我才意识到他的歪思想,羞愧的跑进洗手间。

等我们收拾着装能出门时已经过了十几分钟,其他客房想要去看热闹的客人都到了楼上。

我们乘坐电梯到达酒店32层,在总统套房门外站满了人,大家七嘴八舌的谈论,似乎准备跳楼的女人还在里面。

我和风逸根本走不进去,只能远远的听他们说。

“还没跳呢,快一个小时了。”

另一个客人开口说:“不能跳了,要跳早跳了。”

“肯定能跳,那么厚的玻璃都给打碎了,不跳得赔很多钱。”

“这女的能差钱吗?她住的可是总统套,估计就是一时想不开。”

前排的一个客人转过身也加入到他们的谈话中,说:“听说喝了很多酒,容易冲动。”

我好奇的提出疑问:“警察来了吗?”

前面的那些客人都将目光投向我,有人回答说:“早来了,正在里面劝呢,也不知道现在女人都怎么想的,年纪轻轻漂漂亮亮的还想死,我们这帮老爷们一天累死累活的拼命赚钱不都还活着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