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风雨秘事 都摩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反窥

第一百七十三章 反窥

小说:

风雨秘事

作者:

都摩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04

恋上你看书网 WWW..LA ,最快更新风雨秘事最新章节!

走进那扇门,里面是一个陌生房间,老旧地板上处处是坑和划痕,一侧墙壁旁凌乱摆放着各种杂物。房间十分狭小,一张小木床贴着窗边,开着的半扇窗户很容易磕在头上。

这是谁的房间?

我转了一圈茫然的问着自己。

这时我刚进来的门外传来说话声,是一个男人低沉的嗓音。

起初声音小听不太清,当我正准备走向门口时,突然的咆哮吓了我一跳。

“臭三八!我拿钱让你买酒,你竟然给这杂种买面包!我他妈今天打死你!!”

“啊!————不要————住手。”女人凄惨的哀嚎让我惊恐。

“妈妈···妈妈···不要打妈妈···”孩子的呼喊让我无法冷静,伸手拉开房门,一张杀气腾腾的脸扑向我面前。

我以为自己会被吃掉,可那张脸穿透了我的身体。

这张恐怖的脸,面带横肉,嘴边布满胡茬,充血的双眼愤怒的扫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男人手里拎着女人的长发,拖拽着将尖叫女人狠狠摔在地上。

我知道要发生可怕的事情了,可我什么都做不了。

随后跑进房间的小男孩看起来只有七八岁模样,他哭喊着搂着妈妈的身体,不想她遭遇不幸。

这是蕲爱的记忆,我怎么会走进他的回忆中呢?

强壮男人的拳头落在女人和孩子身上没有丝毫怜惜,人类的恶被展现得淋漓尽致,我已经无法在直视眼前的场景,好想帮帮那孩子,好想告诉他:不要害怕。

可作为成年人的我来说,恐惧已经支配大脑,何况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蕲爱的妈妈拼劲全力保护弱小的儿子逃离房间,我也跟着走了出去。

迈出门的那一瞬间,我又回到刚刚的屋子里,只是四周摆放的东西发生了改变。

“爸···爸···不要···爸···”少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白漆木门被人一脚踹开。

刚才的恶魔又出现了,这次的他苍老了些,但嗜血的眼神依然在。

“你妈已经死了,你就该代替她伺候我,懂了吗?”

“放开我!!我不是你的奴隶!!”

恶魔笑得很大声,抓着少年的短发狠狠磕在墙上,杂物倾斜着倒下,蕲爱也被埋在里面。

那恶魔没有放过他·····

我从小到大都不知地狱是什么样子,只在大人们的谈话中听见过关于它的传说。

活在温室中的花,每天只渴望爱的降临,却看不见这人间炼狱。

我真的是···

恐惧?不存在了,现在只有无限愤怒。

杀掉恶魔,这便是我心中唯一的想法。

掌心的火焰将我包围,蔓延,焚毁所有一切,当周遭的事物都化成灰烬,唯独那扇门还在。

我渐渐冷静下来,明白一件事。

这是小爱的记忆,是我无法改变的过去。

再次打开门,依旧是那个房间,从我身体里穿过一个人,过肩的黑发飘动着,回眸看了我一眼,露出甜美的笑容。

是十七八岁的小爱,他拉着一个人的手来到房间里。

此时的他已经有些女性化,目光是温柔的,他喜欢上一个人···

恶魔再次出现吓跑了另一个孩子,小爱受到暴力对待,痛苦的惨叫直击我的心灵。恶魔拽着他的头发扔向木床,头部磕碎窗户,鲜血洒满床单。

我恐惧过、愤怒过、伤心过、现在只剩无助的落泪。

让我离开···让我醒过来···我不想继续停留在蕲爱的回忆中···

我曾是那么的讨厌他这个人,无法理解他疯子一般的作为,当我真正了解他的经历,才明白他之所以成为现在的样子,是因为身上满是悲惨的烙印。

*****

“小雨··小雨···醒一醒···”

是风逸的声音,寻着脑海中熟悉的呼唤我终于睁开双眼,模糊的视线中是他担忧的目光。

“呜呜呜···”我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大哭起来,所有的情绪都得到了释放。

“发生什么事了?我和杨杨醒了,但你们还没醒过来。”

我靠在他肩膀上抽泣着说道:“我··我··我进入了小爱的回忆··太可怕了··”

“不怕,我在呢。”

身旁的蕲爱也醒了过来,他很累虚弱的躺在草地上。

“不可能···你怎么看得见我的记忆···”

我离开风逸的怀抱回过头看向他,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个你记忆中的恶魔死了吗?”

蕲爱侧躺着,修长的手臂抚摸地上的轻轻绿草,眼神忧伤嘴上却挂着无奈的苦笑,说道:“没,他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

“为什么?为什么他还能活着?他根本不是人!!”

蕲爱摇了摇头,说:“我问过神,可它没给我答案。”

我还没从蕲爱的回忆里解脱,杨鑫抓住我衣角,小声说:“快点离开这里。”

“嗯?”

没等我反应明白,从庭院的几个入口走进来一帮孩子,都是古玉春的学生,并且是最野的那几个。

我扶着小爱从地上起来,皱着眉看向周围,我问‘二十七’这是什么意思?

他告诉我,古老师希望天芒的使者留在浊清堂。

杨鑫解释说:一切都是爷爷的安排,他就是在等待这天到来。

我整个人完全就懵住了。

古玉春算计我,他不是那个和蔼可亲的白发老爷爷吗?难道这世界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

上次来学堂,我们聊着那么久,我以为我能够理解他的很多做法,但现在看来,并没有。

我在人家眼里就是个小屁孩,最多算半个非人类的小白痴,真的太让我心寒了。

蕲爱推开我来到孩子们面前,他手中的匕首已经亮了出来。

黑色的长发在风中摇曳,冷酷的脸颊杀人的眼神,他是一个比吴病更加凶狠的男人。

我不能让悲剧发生,他们双方谁受到伤害都不是我想看见的,今天蕲爱是我带进来,就该我带出去。

我迈步站在他们中间,说道:“不管古玉春是什么目的,我们都要离开。”

‘二十七’小大人般的沉着脸说:“老师不让走,谁都走不了。”

“那就试试看。”我说着将体内的力量引到掌心,顿时火焰燃烧起来。

孩子们都被这气势震慑,后退了几步。

吓唬吓唬就好,我没想伤害他们。

长廊的尽头走来两个人,渐渐接近时我才看清他们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