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偏偏折腾在网剧 苏减减 > 第88章 进入大锦宫

第88章 进入大锦宫

小说:

偏偏折腾在网剧

作者:

苏减减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8-13

向南答道:“是。请问你是何人?”

门外之人拘谨的回答:“向先生,并非是我,是我家主上请您到楼下雅间一叙。”

“你家主上是何人?”

门外的家臣压低了声音:“郑王殿下。”

向南拉开门,问门口之人:“真是郑王?”

“是。唐木匠向我家主上推荐了先生精妙的手工精品,我家主上想与你一见。”

向南道:“那我带上一些小玩意儿,就下楼。”

来人退下了。

向南问叶之:“我们见不见他?”

忽然,一直站在不远处的刘桦“砰”的跪了下来,哀声道:“先生请帮忙!”

白月兰连忙去搀扶刘桦:“刘公子,你需要我们帮什么忙就直说,何必大礼?”

“刚才小姐问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回答。十一年前开始,我就未曾再见过她。我听闻郑王正在寻找机巧之物献给皇上,所以还请各位能借由郑王这条路,带我进宫,也许有机会能见到我苦命的未婚妻。”刘桦说着,泪水流了下来。

白月兰眼圈也红了,道:“刘公子,这么多年过去了,按照你的话本子讲的,她已经嫁做他人妇了,你还惦记着她?”

“即使她已经不是完璧了,但是我们的感情也不是能磨灭的。我要见她!”刘桦很坚定。

叶之想了想,看着白月兰哀求的眼神,说道:“那这次,向南作为东柯国来的大木匠,我们作为向南的随从或者学徒,尽量把刘公子带进去。向南,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向南点点头,他做的物件有不少可以显摆显摆。

事情异常顺利,郑王特别喜欢一个可以自动丢色子的棋盘,说这个东西正好可以给皇上打发时间。既然向先生还有那么多好玩的物件,还不如直接拿给皇上看去。

他走后不久,就有家臣来传消息,约定一天后皇上早朝结束后,郑王带向大师去觐见皇上。

---

一天后,向南为主,带着四个木匠学徒,一齐入宫了。

穿着崭新的衣衫,向南和白月兰十分好奇的到处看雄伟的宫殿和中规中矩的宫人。相对而言,跟在向南身后的叶之、丁绒早已见怪不怪了,毕竟平素打开电视都是古代宫廷片。而刘桦显得更谨慎些,规规矩矩的。这一次,让佟羽阳和瞿凌寒在宫外,随时接应。

看到朝臣退朝了,郑王才带着向南等人从侧门往后宫走。

郑王那悠哉的步子让向南着急:“郑王殿下,我们走得如此慢可以吗?皇上陛下已经退朝了。若是让他久等,可就不好了。”

“不急不急。”郑王道,“陛下还得先去看看太后,才会召见我们。他平常都是如此的。”

郑王倒是了解皇上的。愣是在偏殿里等了个把时辰,才有一个眼神十分灵巧的小太监来宣召他们。

跟随着郑王,向南带着四人走到了御花园。

一见郑王,正坐在水榭小亭子里的皇上立刻挥手喊道:“这里!这里!”

郑王上前,跪拜。向南等人虽然不愿,但是也没办法,只能一起拜倒。

“快起来!都说了,没有外臣在的时候,堂兄可以不必叩拜。”皇上不在乎的摆摆手,招呼郑王:“来坐吧。”

郑王站起来,向南他们跟着站到了一边。叶之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这……怎么似曾相似?

坐下后,郑王问:“又去看望太后娘娘了吧?”

皇上一边喝茶一边答道:“是啊。”

“太后娘娘身体可还健康?”郑王例行公事的问道,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太后年纪不到五十,这二十多年来一直养尊处优,能有什么不好?

没想到,皇上皱了皱眉毛,道:“这段日子有些大不如前了,不知何故出现了咯血之症,御医也看了,还私下延请了多位名医治疗,收效甚微。所以她一直促我成婚,催我开枝散叶,想享受孙儿绕膝的感觉。”

郑王呵呵一笑,并不发表意见。皇上本就不想立个皇后来管束他自己,有何必多嘴去劝、讨人嫌?

“赵王推荐的温泉山庄,朕本想邀请太后一起去,但是她却执意不去。”皇上抱怨。

“太后娘娘她是西北人,那边倒也没有泡温泉的习俗。”郑王解释。

皇上耸耸肩,看到了郑王身后几个生面孔,问道:“哪位是向大师?”

向南上前一步,不卑不亢的拱手道:“在下向南。谈不上大师,是唐木匠谬赞了。”

“被唐木匠所盛赞,不是大师也胜似大师了!”皇上笑笑:“你们是哪的人?不是我大锦的国人吧?”

“我们来自东柯国。我们这种东部小国没有大锦国这么繁荣富庶,所以一来贵国,我们都惊讶于这里的富裕美丽。”

“听说东柯国出巧匠,确实不假。昨天,郑王把你做的八巧阁和战棋带给朕来看,结果朕玩了一晚上,今天早朝都打瞌睡了。”

“只是一些机巧之物,能得到皇上赞赏,是我的荣幸。”

“还有什么好玩的吗?”皇上兴致勃勃的问。

“在下会制作一个大型兵盘,可以玩排兵布阵的游戏,只是那东西比较大,所以……”向南说了半段,一副为难的样子。

“那你们留在宫里,做给朕来看看!”

郑王阻止:“皇上,这不妥吧,除了御林军,依律其他男子等不能宿于宫中。”

“你就是脑子转不得弯!宫中本来就有男子,御林军不是还有教习所吗?那些教头也不属于御林军,还有御医、司工处,有时候我也留臣子们住一晚。没关系的,反正朕的后宫也没几个女人,不会出现秽乱血统的事情的。”皇上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后,对身边太监吩咐:“教习所或者司工处还有独立院子吗?让他们去住便是。”

小景子立刻回答:“教习所还有独立院落。”

皇上转头问向南:“大师,你还需要人手帮忙吗?”

“毋须,我的学徒即够了。”向南指了指身后四人。

皇上好奇的看着白月兰和丁绒,道:“你的学徒还有女子?”

“男子和女子在做手工时各有千秋,我国并不禁止女子学徒。”向南答道。

“那你们要做多久?朕想早日玩玩那个兵盘。”

“五至七天。”

“那朕泡完温泉回来,应该就能看到了!太好了!”皇上笑着催促:“你们快点动工。做好了,有重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