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成炮灰O后他们献上了膝盖 弦三千 > 第82章 奶狐这个画面我好像在网上养猫家庭里……

第82章 奶狐这个画面我好像在网上养猫家庭里……

小说:

穿成炮灰O后他们献上了膝盖

作者:

弦三千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6

六、六条尾巴?!

恍然之间贺云舟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多出来的几条尾巴是什么时候长的?

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尾巴挣脱出来以后,楼停就没再喊热。

贺云舟感觉应该是尾巴拘着才会热。

尾巴出现了六条,那么楼停的精神力增长到什么地步了呢?

飞船上的那个梦,是梦还是楼停记忆复苏,被他误以为是梦?

贺云舟看着『迷』『迷』糊糊正抱着自己一条尾巴的楼停,如果真的是九尾的话。

还差最后三条。

贺云舟很想问问楼停这六条尾巴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转念又一想,楼停对于自己兽形的改变反应极小,有几次都是他发现的,想必现在就是问了,楼停也答不出来什么。

再加上喝醉了酒,楼停更不可能回答他。

思来想去,贺云舟干脆放弃,等楼停清醒了再问这些也不迟。

贺云舟张开双臂说:“来,我抱你上楼睡觉。”

楼停坐在椅子上,怀里还抱着那条『毛』茸茸的大尾巴,见贺云舟有动作,他缓缓抬头,看看左手再看看右手,然后低头,看着自己抱着的那条尾巴。

——‘嗷呜!’

“楼停!”

“呜……”楼停咬着尾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你这……”贺云舟都看傻了,自己咬自己尾巴把自己咬哭了还不松口是干嘛呢?

“快松开。”贺云舟赶忙伸手,尝试着要从楼停嘴里把他的尾巴拯救出来。

在咬尾巴这件事上,楼停的反应依旧很慢,在贺云舟细心哄了半天,楼停才松口。

贺云舟赶忙把那条尾巴送到了楼停背后。

那么厚的『毛』一口下去都能咬哭,可见楼停是真没收敛力道。

刚才大概扫一眼,还能看见尾巴上的牙齿印。

贺云舟无奈的『摸』『摸』他的头,重新又张开双臂道:“走吧,上去休息。”

从吃完饭开始折腾,已经在这磨蹭快两个小时了。

再不把人带上去休息,贺云舟怕楼停折腾完他的尾巴又要开始折腾他的耳朵了。

楼停嘴角微抿,嘴边还带着刚才尾巴上咬下来的『毛』『毛』,他定睛看着贺云舟,半晌,也学着他的样子张开双臂,“抱。”

嘴角的『毛』『毛』因为他开口说话的动作而掉落,颤颤巍巍的在空中哆嗦两下,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贺云舟看着仰头一脸乖巧要抱的楼停,心里酥麻的感觉挥之不去,扬起的嘴角更是压不下,他轻笑着摇头,模样无奈又宠溺,这种时候看着他总想做些什么。

但是贺云舟又有一种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最后只是指尖蹭了蹭他脸颊。

楼停动作缓慢的歪了歪头,伸手以掌心的位置按在了贺云舟刚才伸手的位置。

然后他笑了。

这个笑容,这个动作,贺云舟恨不得用手机拍下来设定为屏保重播一整天!

再看下去贺云舟感觉自己可能把持不住,不过还好,没流鼻血。

贺云舟把楼停抱起来,面对面托着他的尾巴根,指挥他说:“手抱住我。”

楼停的手还抵在脸上,没有半点要听贺云舟话的意思。

贺云舟重复道:“抱着,我。”

楼停照旧不理。

贺云舟不厌其烦的说:“抱我,不抱我的话,我松手了哦。”

虽然喝醉酒想事情会变得慢,但是楼停也不是完全没有思考的。

证据就是……在贺云舟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缓缓低头看了一眼地面。

像是在目测自己和地面的距离。

半晌,楼停抬手掐住了贺云舟的脖子。

看着他抬胳膊的动作刚准备夸乖宝的贺云舟:“???”

好在他也只是搭着,没使劲。

要不然这么突然一下,就是贺云舟是铁打的他也撑不住。

贺云舟把人往上颠了颠,说:“宝宝,是抱住,不是掐住。”

听了这话,楼停嘴角微抿,却依旧能看出上扬的嘴角。

——他是故意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贺云舟挑了挑眉,惩罚似的用手拍了一下他尾巴根。

楼停顿时抬眸:“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酒的缘故,楼停眼中始终有一种蒙着水气的感觉,哪怕是这个时候看他,应该是富有震慑力的眼神在瞪他,但在贺云舟看来,就是很委屈的小『奶』狐狸气的拿你手指磨牙。

物理伤害零,法术伤害爆棚。

而且,可能尾巴跟狐狸是两个物种这句话是真的。

在楼停自以为自己很吓人的瞪他的时候,挨揍的六条尾巴在六个不同的方向缠住了他的手。

其中一条尾巴还讨好的在他掌心蹭蹭,然后横在了他的手中。

对此,那个自以为自己呲牙凶狠的小『奶』狐狸,根本不知道尾巴在他震慑对方的时候已经出卖了自己。

贺云舟以为没事了,便想抱着他回楼上。

但是小狐狸好像还在生气的样子,把脸扭到一边不理他。

贺云舟见状,只得先停下脚步哄『奶』狐。

“生气了?”

“……”

贺云舟在他侧脸上轻轻亲一下,态度良好的说:“我错了,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吧。”

楼停眼睛转了转,这个动作看起来应该是很机敏的那种,但因为楼停被酒精影响,所有动作放慢速度,包括这个也是。

所以看起来就有点憨憨的。

贺云舟想笑。

但是又不敢笑。

喝醉了酒的小『奶』狐特别小心眼。

哪怕是尾巴都已经蹭蹭的缠上了他的手臂,表面依旧『奶』里『奶』气的不理他。

听到贺云舟的道歉,楼停懒得开口,便环着男人的脖子上前,贺云舟见状也把他往高托起。

楼停轻轻地在贺云舟脸上亲一下,然后笑着低头靠在他肩膀上,不动了。

这是……原谅的意思?

看着那微微颤抖的尾巴尖,贺云舟感觉自己应该是没有猜错。

终于是把撒娇的小『奶』狐搞定,贺云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怅然若失。

在他印象里,这好像是楼停第一次喝酒。

喝酒并不会导致失忆,也就是说,明天一觉醒来,楼停对于自己喝醉以后的记忆半点不忘,可能没有被他注意到的尾巴会忽视掉,但其他的事……

楼停一件也不会忘。

那下次他要怎么样才能让楼停喝酒呢?

按照楼停的『性』子,知道自己喝完酒以后会变成这样,只怕是不管他说什么,都不会再碰酒。

就在贺云舟抱着楼停往楼上走的时候,怀里的人伸手戳了戳他的脸。

楼停见对方不理自己,便自顾自的闹他。

贺云舟双手拖着他,单手怕他坐着不舒服,也就腾不出手去制止在自己脸上玩闹的手。

楼停见他不动,笑着在肩膀上蹭蹭,然后继续戳他。

贺云舟脚步稳健,一路走到了房间门口。

正准备开门,突然外面响起了烟花爆开的声音。

在他怀里玩闹的小『奶』狐顿时愣住。

‘砰、砰、砰’

窜至半空中的烟花炸开,站在二楼仍然能感觉到在一楼窗户那边传来的光亮。

再加上声音,吓得小狐狸头顶的耳朵都趴在了头上,他动了动想跑,但又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迟钝的大脑在惊吓过度的时候无法思考,楼停索『性』把耳朵往男人怀里一贴,自欺欺人的躲在他怀里。

贺云舟发现楼停怕烟花以后,赶忙打开门,进去卧室直接按下门口全屋控制装置,隔音系统和窗帘一起安排上。

有了隔音系统,外面再怎么大的声音也传不进来。

小狐狸敏感的察觉到声音不见了。

但是却十分谨慎的没有直接抬起耳朵。

贺云舟把人放在床上,用手轻轻地拨开他的耳朵。

薄薄的有一层细密的绒『毛』,有点软。

贺云舟发现,喝醉酒的楼停很容易被吓到。

可能也是兽形的耳朵相较于人形对声音会更加敏感。

原本就很大的声音乘几倍升高再炸到耳朵里。

会很难受。

被烟花声吓到的小狐狸尾巴也不晃了。

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贺云舟忙活。

换睡裤的时候,楼停特别不配合。

酒醉的人得靠哄,贺云舟也没有硬来的意思,干脆蹲下,跟楼停讲道理:“睡觉要穿睡衣,你这身衣服都是火锅味,你想带着一身火锅味睡觉吗?”

火锅的味道是会沾在衣服上的,哪怕是这会没发觉,等一会睡觉的时候,睡的晕晕乎乎一股子辣油味窜到鼻子里,那多难受。

楼停想了想,抬起攥着腰带的手。

“嗯,这才乖……唔!”

哄人的话没说完,楼停一掌捂在他的脸上。

贺云舟:“……”

这倒霉孩子。

醉酒以后该发生的哪点旖旎的事半点没有,反而被小『奶』狐折腾的够呛。

贺云舟把他的手拿下来,楼停想抽手,贺云舟不让,还当着他的面,特别嚣张的把手拉到嘴边咬了一口。

“嗯……!”楼停又拽了一下,贺云舟顺势松手。

楼停低头看着自己手上那明显的牙齿印,眼圈一红。

贺云舟先下手为强,当即道歉:“错了。”

楼停干脆不理他。

贺云舟无奈,想着醉成这样,要不先下去给他煮碗醒酒汤。

能不能醒酒不一定,但至少明天酒醒以后不会头疼。

结果他刚转身,就听楼停说:“你……”

贺云舟回头一看,刚才还坐着的楼停已经站起来了。

贺云舟说:“怎么起来了?我去给你弄点醒酒汤,马上就好,你在这等我会。”

好不容易把人哄上来的,可不能再下去。

贺云舟说:“很快的,几分钟就好。”

楼停不理会,但听贺云舟话里的意思,好像是要下楼。

楼停想了想,抬手环住对方的腰身。

不让走的意思十分明显。

贺云舟见状,也歇了下去给他煮醒酒汤的想法。

只能先把楼停哄睡着了再说别的。

贺云舟想了想说:“那我不下去,咱们先换衣服好吗?”

“……嗯。”

楼停自己换的慢,贺云舟帮他换好裤子,抬头楼停正跟上衣扣子较劲。

倒是没有错位,扣上了一半,那认真的表情仿佛是在做什么精密仪器,十分谨慎。

贺云舟帮他把剩下的一半扣上。

楼停看着一排的扣子,也没说话,慢悠悠的打了个哈切。

贺云舟说:“好了,睡觉吧。”

掀开被子,楼停自己躺进去。

他躺的有些靠贺云舟这边。

但他记得自己是睡在另一侧的。

而且,他这样睡,贺云舟就没地方了。

这样想着,楼停缓慢的往旁边移动。

贺云舟正在换衣服,没注意到楼停在做什么。

等他换好衣服抬头一看,楼停已经把自己挪到另一边去了。

见贺云舟站在床边没有要上来的意思,楼停把手伸出被子,拍了拍身侧的空位。

有些话不言而喻。

贺云舟被他给逗笑了,躺上去搂着小狐狸哄他睡觉。

但自己却半点睡意都没有。

贺云舟闭上眼睛假寐,等楼停的呼吸逐渐趋于平稳,熟睡以后,他又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怀里的小狐狸,没着急起来,而是等了一会,确认他是睡着了以后,才起身下楼把醒酒汤煮上,里面可能加了些『药』材,注的时候身上也不免沾了些味道,回去的时候便悄悄去浴室冲澡。

刚打开淋浴,就发现好像有什么奇怪的声音夹杂在水声里面,但是关上水,仔细一听又没了。

就在贺云舟便没再理会,继续冲澡。

‘哗啦哗啦哗啦’

不对。

那个声音还在。

浴室的门左右都是特殊防水材质,唯有中间那一条大概几厘米宽度的零星水晶玻璃层是能看见外面的虚影。

此刻贺云舟扭头,就见完全化为兽形的小狐狸后腿撑着站起来,两只前爪正在努力地挠门。

贺云舟:“……”

这个画面我好像在网上养猫家庭里看见过。

狐狸也这样吗?

” target=”_bnk”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