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每次女扮男装都成了白月光 南楼北望 > 无能为力姜公子

无能为力姜公子

小说:

每次女扮男装都成了白月光

作者:

南楼北望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9

其实,在八月份,当姜夫人将当前的局面告诉她之后,裴沐仔细想了好几天。

――她自己去宇文府,还是牺牲五姐?

肯定不能牺牲五姐。

她肯定要护住五姐,这件事根本不需要思考。宇文驰那种货色,怎么配得上五姐?而五姐又不擅长战斗,嫁过去了岂不是被人磋磨?

所以,只能是她自己。

但这不代表她乐意自己被磋磨,所以她想出了那个冒险的计划。实力是她最大的凭依。

唯一的问题就是兄长的态度。

姜夫人看准了她的心性,却并未摸清她的性格。裴沐并非那种傻乎乎的、一心想牺牲自己结果让至亲痛苦的人,她十分明白,哥哥不会愿意她离开,也不会乐意她将这种重要的事瞒着他,所以她一定会将这件事告诉哥哥。

可问题是……假如他知道了,逼急了他说不定真会把五姐扔出去。

裴沐很清楚,她哥哥真能干出来这事。

左右都是难题,让她很是冥思苦想了一番。

最后她决定,想要让哥哥别捣乱,首先就将事实告诉他,然后问问他有没有什么好法子。如果哥哥说没有,那她就想办法说服他,让他同意自己的计划。

不过,这还是不够保险。在裴沐的计划里,她自己要担上很大的风险,因此,以兄长的掌控欲,他极有可能一口回绝。

怎么办?

那就只能上杀手锏了。

裴沐决定万一真到了僵持的地步,她就设法让兄长对她失望至极、感情冷落。这样,他一气之下,就不会太管她了。

那怎么样让他失望?

她便想起来,哥哥曾说过,他生平最讨厌被人欺骗。恰好,裴沐就是那个骗了他很多年的亲近之人。

如果这样还不够让他生气……

那她还有最后一招――她就直说,她喜欢哥哥。这种丧心病狂、骇人听闻的**背德之事,任谁知道了都会大为震惊。

他多半会觉得她很不要脸、很扭曲,而后即刻离她远远的。

当时,裴沐下了决心之后,就苦中作乐地想这大约说明她果真极有战斗天赋,就连喜欢一个人,竟都能当成刀剑使出去。

她生性乐观,如此想定之后,很快就释然了。

当她想起哥哥,她心里的小泡泡还是会一个接一个地冒,但是它们都不再激动,也不再忽上忽下、忽快忽慢。

她仍然思慕兄长,可与之前不同,她已经没有空闲再想入非非。而今形式凶险,有太多事情比个人情爱更重要。

这些前后的思绪起伏、心情波澜……

在那个秋雨天的吻之后,裴沐也都老老实实对哥哥说了。她实在是个实诚的弟弟……啊不,妹妹。

可以想见地,姜公子不大高兴。他一想到,原来“弟弟”也曾为他羞涩忐忑,并不止他自己为她心思起伏、夜梦婉转,他就恨不得抓着她使劲摇几下,让她赶快把那样的状态找回来,最好天天对着他羞涩微笑,再来主动亲亲他。

姜公子很不甘心。

他们并肩坐在床榻上,看窗外雨雾弥漫,也染得室内清幽。他们的手交叠在一起,比摇曳的烛火更温暖。

“那你怎么又什么都同我说了?”他终于能如愿以偿地扣住她的手,一根一根地握住,像将她整个人握在手心,却还是觉得不够,于是继续盘问她的所思所想。

姜公子侧头看她,面上似笑非笑,问“阿沐不是想着,若我不能解决这些事,又不肯赞同你冒险,才要同我说实话?”

裴沐知道他在逼问,却禁不住发笑,和气地说“我就是觉得,哥哥对我仁至义尽,我如果再瞒着哥哥,实在太不是人了。”

姜公子立即哼了一声,带着几分怒气“你也知道?”

裴沐还想再哄哄他,却见他靠过来,又在她脸颊上轻轻一啄。他亲完了,也并不离开,那薄薄的、灼热的呼吸涌过来,清冷动听的声音也涌过来。

他低声说“你要是早同我说了,我何必忍到今天?你这傻子……”

他一下一下啄她的面颊,像是一次细密的领地巡行。裴沐被他亲得耳朵发热,也很想回亲他一下,但她才略转过头,就被他吻了过来。

“哥哥……”

他轻笑一声“还叫哥哥?不过,若阿沐愿意,也无妨。作为闺中情趣,也颇让人心动。”

裴沐有点惊讶,轻声感叹“哥哥你……你居然是这种人。要是让别人知道姜大公子的这一面,肯定惊掉下巴。”

她不期然想到,自己那些同伴是如何推崇兄长,还说他光风霁月……真是被骗了。

姜公子握住她的手,在唇边一吻,淡淡道“别人如何想,与我何关?只要阿沐欢喜,我便心安。”

他身形清瘦,苍白的面容总是带着淡淡病气,眉眼里的矜傲却半点不损。裴沐过去总是觉得他柔弱,现在……

现在,她还是觉得哥哥很柔弱。这么风一吹就倒,万一被人盯上了,他的魂术又能支撑多久?

她担心起来“五姐进宫给太子当老师,固然是好事,可宇文家会善罢甘休?哥哥你这番动作,是不是将自己暴露了?万一他们……”

姜公子本想说什么,神色一动,临出口的话却生生改了意思。

他眼睫一垂,便天然带出一点病人特有的柔弱,语气还是清淡矜持,不叫人觉察异样“为了阿沐,我便是损伤一些,也无碍。”

“这怎么行?”

果然,裴沐大为紧张。她握住姜公子的手,像个炽热真诚的小太阳,诚挚许诺“哥哥别怕,我会保护你。今天开始,一直到宇文恺被拉下马,我一定寸步不离哥哥,哪里都不去,真要有什么事,我舍命也护你!”

她还是习惯性叫“哥哥”。

出于某种不可为外人道的、有些卑鄙的心思,姜公子并没有出口纠正,反而静静听着自己心跳,感受着那点背德的窃喜。

他微微地、温柔地笑起来,正好也趁这个垂眸的片刻,按下面上流露的阴郁的满足。

“嗯,哥哥知道你的心意。”他堂而皇之地、故意地使用了这个称呼,声音柔和得过分,“阿沐就暂且与哥哥在一起,哪里都别去,有什么事都听我安排,可好?”

裴沐虽然没明白来由,但她脖颈上的毫毛又立了立。她心里想,哥哥肯定又犯小毛病了,唉,他这有点阴森的性格,大概也只有她受得了。

她心安理得地给自己戴了顶高帽,接着很开朗地答应了“嗯,我都听哥哥的。”

“不过,”她又想起来一件事,立即犹豫一下,“哥哥,我想再去看看三姐。虽说‘祸不及出嫁女’,可宇文恺一点规矩都不讲,我怕万一……”

姜公子漫不经心道“我会着人送封信给三妹。她只要老实待在家里,哪里都别去,熬过三个月,便无须再担心。”

三个月……

裴沐试探着问“哥哥有什么安排?”

“安排太复杂了,说出来口干。你都听我的就行。”姜公子漫不经心,随口说道,“总归不会出差错。”

――不会出差错。

裴沐心里其实还是有点不安,但她决定相信哥哥。哥哥对朝堂的事了解远胜于她,还能不声不响弄来皇帝手谕,敢断言宇文恺三个月后就风光不再,她如果非要犟,岂不给他添乱?

裴沐思索了几遍,最后认定,听哥哥的话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她听了。

很快,姜滟云接了旨意,去宫里给太子当老师。她本人对此很高兴,因为这样一来,她连汪家也不必嫁,虽然宫里肯定束缚多些,但也总算能让她发挥所长。要知道,她除了绣花织布,书也读得很不错,也的确在广识会增长了不少见闻。

临走前,她还高高兴兴来拥抱了裴沐,又小声跟她说,姜夫人实在不开心,或许有时会忍不住讽刺裴沐一二,请她千万不要与她母亲计较。

裴沐轻笑道“行啦,夫人也是想为你好,只是你也有自己的想法。五姐,进宫多保重。”

另一头,给三姐姜潋云的信也送了过去。不止是姜公子的信,还有家主和姜夫人的。他们都不傻,也知道出嫁的女儿说不定会被盯上,也都千叮万嘱,让她不要出门。

姜潋云很快回信,说听家里人的。

裴沐总算放下些心。

整个八月到九月,她乖乖地待在姜公子身边。除了她修炼、姜公子单独议事的时间之外,他们成日里都腻在一起。

大多数时候,他们相处和过去差不多,总是一个哼哼着耍小脾气、要她哄,一个面上无奈、其实心甘情愿地哄他。

但他们还多了很多其他时候。有时他们只是静静地待在一个屋子里,各自做自己的事,也都很安心;还有些时候,他们说话,说着说着,就开始说些奇奇怪怪的、不像他们自己的傻话。

姜公子丝毫不在意让人看见他们亲昵,裴沐却有所顾虑。她心里挂念着五姐,不想闹出什么事,让别人说姜家门风不正,连累五姐在宫中受气。

姜公子知道后大为吃醋,指责她只喜欢五姐,不喜欢他。

他还乱发脾气,抱着一个小枕头,愤怒地使劲捶“姜沐云,你是不是念念不忘五妹,我只是她的代替?你……咳咳咳……”

裴沐怜爱地看着他,心想就他那点子小力气,也就能捶捶小枕头,如果换个大的,他指不定都捶不动。

她淡定地给他拍背、喂水,又解释说“五姐对我的确很重要。”

如果一个人生气就能让自己鼓起来,那姜公子此时可能已经鼓成了太阳那么圆。

他气鼓鼓地盯着她。

裴沐依旧淡定“哥哥,我同你说过,要不是五姐帮我,我小时候过不了府里那一关。我记得那一年特别冷,可是之前的农田收成又不好,南北还在打仗,哪里都是苛捐杂税,所以养母才卖了我。”

她回忆着,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一年的风雪。那时她还小,空有灵力、毫无技法,在雪里缩在养母怀里,两个人一起瑟瑟发抖。

“后来……因为五姐帮忙,我在府里留下了,养母也得了一笔钱和粮,熬过了那个冬天。”裴沐露出追忆之色,“我记得,那时候我很想她,天天扒着门缝往外看,想着她会不会回来接我,或者哪怕看看我。”

“我没有等到她回来,却看见街上冻死的孩童。有几个我在府里见过,有几个我曾在街上见过,他们都是被人伢子领着,去各府里卖的。许是资质不好,没被选上,就被大人丢了罢。”

裴沐深吸口气“你看,哥哥,若不是五姐,我也会是那些冻死在街上的人之一……”

姜公子听着,渐渐消了怒色。他握住她的手,低声说“若我那时便知道……罢了,你要顾虑五妹,便顾虑去罢。”

日子平稳地度过。

琅琊城里,各方相安无事。宇文家什么动作也没有,就仿佛那场恶意的求亲并未发生。

但这样的平静,反而让人有些疑心。

到了九月下旬时,便发生了姜潋云的事。

明明千叮咛、万嘱咐,要她不要出门,为何她还与夫婿一同去城外赏枫?这个问题,姜家人怎么也想不明白。

姜月章连夜派人去查,隔了一日便得回消息。

“……说是余家的幼子贪玩,背着家人跑了出去,结果被路过的野修劫了,朝余家要赎金。余家其他几个公子都日日上朝,唯有一个余六公子无事,他们家就叫余六公子夫妇前去赎人。”

他的幕僚垂着头,一板一眼,平淡地回报。

“我们再去查探,那野修已经消失了。但现场发现了一些痕迹,应是军中功法留下的,不是普通野修。”

“宇文恺……一定是宇文恺!”

姜家家主气得胡须颤颤,思及长女乖巧,心痛不已,一时落泪难言。

姜夫人更是直接昏过去了。

姜滟云得知这件惨事,匆匆与太子告了假,奔回家中,确认噩耗后也是瘫倒在地。姜家家主打起精神,将她一通骂,说她这样跑回来实在危险。

“已经没了个三娘,要是你也,你也……我的三娘啊!”

一家人哭成一团。

唯独姜公子冷眼看着,心里只觉得他们既吵又蠢,那姜潋云也是不听劝的,真可谓自己找死,就是没得带累他的阿沐伤心。

裴沐站在一旁,垂头不言。

等姜夫人醒来,一看了她,就冲上来一顿怒骂。她不仅骂裴沐,也骂姜公子。

――母亲,不要这样,这不关大哥和阿沐的事……

姜滟云戴着白绒花,也是双目含泪、满脸憔悴,却还极力拉着母亲。

姜夫人却因悲痛太过,陡然焕发了奇大无比的力量,让她幼女也险些拉不住。她尖声冲裴沐嚷嚷

“……你们都没有心,没有心!一个身为大哥,却不先护着亲的妹妹,心心念念就护着个外人,一个家奴!你们……!”

姜公子坐在高背椅上。他是满堂吵闹里,唯一一个坐得稳当的人,此时手里捧一盏清水,慢条斯理喝着。

听了姜夫人的怒骂,他本是眼也不抬,却在她骂出“家奴”二字时,他抬手便将玉盏给用力一砸。

――当啷!

好清脆的一响!

玉盏摔得粉碎,也惊得姜夫人那双去推搡裴沐的手,不由自主跳了跳。

“三妹的事,怪谁?”姜月章轻咳两声,语速缓慢,语气却冰冷,像要将人冻僵,“先怪她自己。难不成我们没告诫过她,让她务必不要出门?”

姜夫人被他声音一冻,勉强找回一点神智,立即就尖声辩白“我的潋云有什么法子!那是余家最宠爱的幼子,被人绑了,夫家要她去,她哪能不去?还不都是你们――要是姜沐云肯去了宇文府里,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都是……”

姜公子讥笑一声“都是?我瞧着,都是因为你生了三妹,却又教她事事听夫家的话,才教成这拘泥又天真的‘贤良’性子,才有今日!”

姜夫人浑身一震!

她呆呆半晌,掩面痛哭。

姜滟云扶着她,低低劝慰。

姜家家主觉得长子说得太过、太不分长幼尊卑,便勉强喝道“月章,你都说些什么!快向你母亲道歉!”

姜公子闻言,便垂首望着地面,淡淡道“母亲黄泉有知,恕孩儿还不能一命呜呼,去下头跟您问好。”

姜家家主差点被气个倒仰。

姜公子却不再搭理他们,只侧头对那个心尖尖上的人招手,还说“阿沐,他们伤心得失了智,莫要理。三妹的事,同你没有半分关系,真要计较,五妹不也没嫁人,高高兴兴去了宫里?”

他对着裴沐说话,语气柔和极了,但那话里话外对旁人的漠然,却也明显极了。

不远处,姜滟云因他那冷漠的意思而浑身一颤,怔怔看来。她喃喃道“是我不好么?”

竟就失了神。

裴沐注意到了。

她收回目光,先走到姜公子身旁,握了他的手,并弯下腰,柔声道“哥哥,谢谢你维护我。我……我自己知道,我心里也并不认为自己有错。这世上,哪有谁该替谁遭罪的?”

姜公子正要表达一下自己对这回答的满意,却还没来得及矜持一笑,便见她收了手,又扭头去看姜滟云。

“所以,哥哥,这事也实在不能怪五姐。”裴沐平静地说,“要怪,只能怪那不择手段、穷凶极恶之徒。没有受了害的人,却要相互怨怼的道理。”

她声音略抬高了。

姜滟云听见了,姜夫人也听见了。

她们彼此握紧了手,与她对视着。姜夫人依旧没能摆脱那悲痛欲绝带来的迁怒,而姜滟云则是始终怔怔,面上带着难解的愧疚。

这会儿,居然还是姜家家主先反应过来。

他立即往这里走了几步,急道“沐云,你要做什么?你不能冲动,凭你一个人是断断杀不了宇文恺的……!”

裴沐说“我能。”

一时间,四周安静如死。

姜公子笑容未起,阴郁便生。他沉眉不悦,加重语气“阿沐!”

然而,姜公子不高兴了,姜夫人却反而被他的不悦之言给唤醒了。这披头散发的贵妇往这边走了两步,又倏然停住,两只熬红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裴沐。

“果真?”她问,“你能杀了宇文恺――你要去杀了宇文恺?”

姜家家主看得心惊胆战,连声道“不要轻率,不要轻率!”

在场的女人们,却没一个理他。

在场的男人……也没有。

姜公子在拍桌子“阿沐,过来!”

裴沐却背对他,认真对姜夫人答了四个字“我能,我要。”

姜滟云紧紧攥着母亲的手臂,攥得那昂贵的绫罗皱出难看却真实的纹路。她与裴沐目光相接,多年来的默契,让她忽然明白了什么。

“阿沐,你要……”她盯着弟弟――不,妹妹。

裴沐微微点头“嗯。”

家主有点生气“你们打什么哑谜?!”

姜公子其实也没听明白,但他聪明绝顶、心中有无数计谋,稍稍一想,便明白过来。

想通之后,他神色更是难看“阿沐,我让你回来。”

这是真生气了。

裴沐回过头“哥哥……”

姜月章冷冷瞧她,再缓缓起身“哥哥是怎么同你说的,你又是怎么答应的?我让你听话,你难不成答应我的,就能不作数?你说恩义都欠了我,难道也不还了?”

他又看向姜夫人,讽刺道“夫人,这小混账连答应我的话都能不算,你还指望她遵守对你的诺言?”

姜夫人盯他一眼,没吭声,又去看裴沐。

显然,她根本不信姜公子。她只顾看裴沐。

家里谁不是相处多年,谁还不知道谁了?

姜公子焦躁起来。

“阿沐!”他语气变得凌厉许多,眉毛深深蹙起,“我不是说了,不需要等多久,便可以……”

“哥哥,我自然是要还你恩义的,但我想要按着自己的想法来还。”裴沐平静道,“离你说的时间还有两个月。第一个月里,三姐就没了,剩下两个月,还会发生什么?不说别人,连你也不是绝对安全。我不想再等了。”

“这回宇文贼能诱出三姐,下回焉知会做出何等事?谁没有自己的弱点?那一万军队就在城外驻扎,他们要做点什么都很容易。”

姜公子沉默了。他恨不得将这不听话的姑娘打晕了,拖回去,藏起来,不到期满就不准她醒。

可惜他做不到。

他只能盯着她,心里本能地算计起来,能不能早一些,如何……

裴沐坦然接受他的怒视。

姜公子的眼睛已经好了许多,不再如以往一般空洞、朦胧,于是那锐利的神光变得更加锐利,像能化为两只尖尖的小箭,愤怒地将她浑身上下戳个遍。

小箭……

她失笑了。就哥哥这柔弱的身板,真给他几支箭,他也不能将她身上扎出个洞,除非她自己愿意。

这么凶巴巴又无可奈何地瞪着她,反而显得兄长很可爱。

半晌,姜公子一拂衣袖。

“好了,我知道了,我来安排!”他恼怒不已,大步过来,一把将心上人拉着,死死扣住她的手,“但是,你们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他盯着家主。

家主一脸莫名其妙,还有点无辜。

只见姜公子面无表情,严肃说道“事成之后,我要娶亲,就娶阿沐,这一生就娶她一个人。答应了,我就做,不答应,我总有法子摁住她,不让她折腾!”.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