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 余书乔 > 第九十章

第九十章

小说:

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

作者:

余书乔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9

陆夭夭睡过去的时候, 她的床铺散发出莹莹黑光,黑光如同有意识般,在上空旋转几周, 奔向床榻上的小人儿, 眼看就要进入她的神识中。

床榻边陡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黑雾凝实的瞬间,他随手一挥,床上的黑光瞬间消失。

来人一袭红衣, 俊美的五官张扬, 极具侵略性,他垂眸看向床上的小崽子时,目光柔和下来。

他俯身将小崽子抱起。

似乎感受到熟悉的安心气息,陆夭夭紧皱的小眉毛舒展,她的小手往前抓了抓,抓住衣襟,玉白的小脸依恋的蹭了蹭, “爹爹……”

陆清予的心柔软下来。

小崽子……

他迈步往外走, 房门无风自开, 他抱着小崽子走出房门。

一袭白衣的姚九霄站在院子,面若寒霜的看他。

在陆夭夭触动断屏群山结界的时候, 陆清予和姚九霄第一时间便感应到。

陆清予一直不悦的心情瞬间转晴。

他的小崽子回家了。

陆清予想到自己留下的讯息, 心中得意不已,他藏得这么好,姚九霄绝对发现不了, 待小崽子触动看到讯息, 很快就会来魔界。

他这会儿再也忍不住,想看看小崽子。

他得确保万无一失。

陆清予打开影石, 就看到小崽子哭着找他和姚九霄的样子。

小崽子哭得稀里哗啦,陆清予看得心抽了抽,差点没控制住出现去小崽子面前。

然后他看到,一个雄性抱起了他的小崽子安慰,而小崽子明显对他也很依赖。

陆清予的表情裂了。

这谁?

恐怖的气势一下没控制住,宫殿内的灯珠和桌椅直接被掀飞,布幔翻飞鼓动,宫殿外廊的魔卫感受到这气息,忍不住腿软跪了下来,瑟瑟发抖。

陆清予哪还坐得住?

什么让小崽子选择让小崽子来魔界什么心魔誓,全被他抛在脑后。

他的小崽子为什么跟个雄性这么亲密?陆清予有了自己的小崽子要被抢走的危机感。

陆清予一挥云袖,瞬间消失在魔宫。

而姚九霄也忍不住想看看小崽子。

三年的时光不长,他平时闭关皆以十年几十年计算,但落在小崽子身上,这时光又变得很漫长。

姚九霄不会去干扰小崽子的选择,他就想隐在暗处望一眼。

随后他发现,不止他来了,陆清予也来了,而看这架势,是想把小崽子带走?

姚九霄微微蹙眉,“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发过誓,会让夭夭自己选择。”姚九霄沉声道,“你要毁诺吗?”

“区区心魔誓算什么?”陆清予狂妄道,“待本尊站在天之巅,什么也不是。”

姚九霄的脸色沉下来。

陆清予冷笑,“本尊还护不住一个小崽子?”

放手让她成长可以,但必须得在他的眼皮底下,只要她的小崽子高兴,将来毁了魔界也可以。

姚九霄无话可说,他在看到小崽子哭的刹那,也心软了,他哪里舍得让小崽子伤心难过?

他们当初立下这个心魔誓,无非是他们已经不适合再一起养小崽子。

小崽子掉入时间裂缝是分开的契机。

三界因他们两个消失而动荡,姚九霄需要在归元宗坐镇,陆清予也需要震慑魔界。

小崽子也不适合一直待在如此单纯的环境里,不利于心境成长。

无论是他还是陆清予,都不会对对方妥协,最终选择权他们决定交给小崽子,看她选择是去魔界还是修真界。

因而他们发了心魔誓。

只不过再多的想法,在看到小崽子因找不到他们而哭得伤心欲绝的时候,他们钢铁般的意志受到极大的挑战,一开始的念头动摇了。

如果陆清予没有出现,恐怕带小崽子离开的,是姚九霄了。

但现实是,从陆清予先他一步将小崽子抱起,他就输了。

姚九霄深深看他一眼。

陆清予哼笑。

在榻上打坐的沈长渊感觉到不对,他蓦地睁开眼,身影一晃,瞬间出了屋子,就看到院子里对峙的两人。

他们不约而同望过来,一个冷冰冰,一个笑呵呵,但表面之下,皆是捉摸不透的审视,让沈长渊一瞬间头皮发麻。

强大的神识压过来,沈长渊神色不动,他腰板挺直,恭敬的行礼,“晚辈沈长渊,见过两位前辈。”

沈长渊哪能认不出来,他对小崽子的长相每一分毫都记得清清楚楚。

眼前这两位,长相都和幼崽相似……应该说幼崽像他们,恐怕他们就是幼崽口中经常提起的父亲和爹爹了。

陆清予微微眯眼,笑容减淡,化为毫不掩饰的杀气。

浓郁的杀气化为无形的利刃,四面八方朝沈长渊刺去,带起一阵狂风。

沈长渊垂眸,仿佛没有觉察到一般,一动不动。

利刃在贴近肌肤的瞬间停下,惊起一层细细的绒毛。

“倒是有些胆量。”陆清予收回杀气。

“小崽子劳你照顾了。”

--

陆清予犀利的目光扫一遍,看出这是一只堕半魔的神兽。

元启大陆已有万年没有神兽血脉,这头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是晚辈的荣幸。”沈长渊提起陆夭夭,眉眼不自觉柔和,他看向被男人抱着睡得十分香甜的小崽子,“是夭夭照顾的晚辈。”

如果没有幼崽,他恐怕还待在地渊里,不见天日,日复一日被地渊的恶劣环境磨去意志。

陆清予的眼神一冷,让他的小崽子照顾?

陆清予这会儿不着急离开,他抱着小崽子回了屋子,坐在椅子上。

姚九霄也走了进来,看向沈长渊的目光凉飕飕。

“坐,来跟本尊说说,小崽子这些年是怎么过的。”陆清予轻轻拍拍幼崽,让她睡得更香甜。

背上汗湿浸了一大块,沈长渊面上仍恭敬,他坐在下首,声线清凉,仍带着一丝恭敬:“是。”这是幼崽的双亲,他愿以晚辈之礼相待。

沈长渊组织了下语言,接着开始讲述在地渊的经历。

他没有特别详细,将他们寻找出路的那段时间简略带过,重点讲统一地渊之后的日子。

这一讲便是到下半夜,沈长渊看向一直抱着幼崽不撒手的陆清予,“前辈是想将夭夭带去魔界吗?”

陆清予若有所思的眼神顿时凌厉,“你知道我是谁?”

沈长渊的声音不卑不亢,“若晚辈没有猜错 前辈便是魔界尊主,这位便是人族道尊了。”

沈长渊曾经直面过妖王,他们的神识远不如眼前这两位的强大,让哪怕是如今修为的自己仍显得弱小。

看到他们的那一刻,沈长渊的心中升起一个念头,魔尊赤加罗,道尊姚衡无。

传闻中魔尊喜好红衣,而能在魔尊面前不落下风的,只有人族道尊。

沈长渊从未见过元启大陆唯二的大乘期,但仅一照面,就认了出来。

他曾经想过幼崽的身份,以为幼崽是人族道尊关系亲近之人的后代,万万没想到,幼崽竟然是魔界尊主和人族道尊共同的幼崽。

理清这个关系后,沈长渊难得的,露出恍惚的神色,这个真相让他一时消化不能。

不是说魔尊和道尊是生死仇敌吗?

怎么会……

陆清予哼笑,“倒不算太笨。”

他抱着小崽子站起身,俯视沈长渊,“小崽子是本尊的珍宝,魔界的小公主,不是谁都可以觊觎。”

沈长渊意外魔尊竟如此警告他,不过也理解,他信誓旦旦,“晚辈把夭夭当后辈对待,绝无觊觎之心。”

沈长渊曾经想认夭夭做干女儿,抚养她长大,后来没能成,但心里是将幼崽当成唯一亲近之人照顾,同魔尊一样是老父亲心态。

前段时间听夭夭说梦见雄性了都能让他吃醋,他特别理解魔尊的心态。

但想到幼崽找到双亲,他们就不再是相依为命,心中又酸又涩,沈长渊生出想将幼崽抢过来的念头。

“如此最好。”

陆清予抱着陆夭夭准备离开,沈长渊沉默跟上。

陆清予回头,“小崽子如今有本尊照顾。”言下之意便是,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沈长渊垂眸,“晚辈承诺过,会一直保护夭夭。”

“就凭你?”陆清予扫他一眼,“这么点修为,想保护我的小崽子?笑话。”

沈长渊沉默片刻,坚定道:“不出百年,晚辈定修至大乘期。”

陆清予嗤笑,抱着小崽子瞬间消失在沈长渊和姚九霄面前。

姚九霄一直沉默着,他的目光落在小崽子身上,直到陆清予抱着小崽离开,仍没有任何动作。

他了解,这个状态的陆清予极为危险,若自己去争抢,他将会无所顾忌。

姚九霄敛眸,终究退让了。

沈长渊站在院子里吹着夜风,他望着魔尊抱着幼崽离开的方向,不自觉握紧拳头,骤然和幼崽分开,他心里不舍,但在幼崽的亲人面前,他连争取的资格都没有。

幼崽的双亲是元启大陆最厉害的两位,整个元启她可以横着走。

哪怕走丢,也有无数的法宝护着她。

他生出野望,他也想成为幼崽的底气。

他现在什么都不是……

沈长渊的视线转移,落在妖界某个方向上。

陆夭夭恋恋不舍的从香甜的美梦中醒过来。

梦中她找到了父亲和爹爹,加上圆圆哥哥这位新成员,一家四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她笑得停不下来。

然而一睁开眼,看到陌生的床幔,陆夭夭懵了一瞬,这是哪里?她又掉到奇奇怪怪的地方去了?

“圆圆哥哥……”

陆夭夭刚喊出声,不悦的声音响起,“小崽子喊谁呢?”

陆夭夭眨眨眼,她一扭头,看到床边站着熟悉的身影。

陆清予一直等着小崽子看到他后惊喜的尖叫,等着她扑上来的时候抱一抱,结果等了半天,仍一副呆呆傻傻的小模样。

他伸出手,指腹戳一戳陆夭夭的小胖脸,不满的说道:“看到爹爹就这反应?”

陆夭夭傻愣愣的眼眸聚神,一层层亮起,她蓦地扑过去,“爹爹啊!!” w ,请牢记:,,,.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