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小王子是万人迷 [娱乐圈bts] 875杯冰糖水 > 10 dream

10 dream

小说:

小王子是万人迷 [娱乐圈bts]

作者:

875杯冰糖水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6

【I promise ya we on】

时间不等人,转眼就快到朴致旻的生日了。但在朴致旻生日前一天,成员们还需要参加打歌活动。

旻旻早有心理准备,按时排练按时休息,在待机室还带了蜂蜜和姜给大家泡驱寒饮料。倒是金泰涥瞅瞅行程表,抱着林悯佑开始假哭。

“呜呜呜,以后我每年的生日是不是都要在后台过啦?wuli佑佑和我好可怜呀~”

泰泰在爱中长大,是个浪漫感性的孩子。过生日对他和旻旻来说都是蛮重要的事情,互送礼物也是朴致旻去年带来的习惯。不过朴致旻心理更成熟一点,更能接受生日需要在行程的夹缝里庆祝的事实。

因为生日当天对林悯佑及家人都没有好回忆,小王子以前都是在圣诞节吃蛋糕收礼物的,直到旻旻到来才越来越有仪式感。林悯佑虽然并不觉得遗憾,但很能共情,抱着泰泰安抚地轻轻拍背。

小孩眼神温柔,软乎乎地安慰小哥哥:“生日愿望不会失效的~ 去年泰泰哥的生日愿望就超灵,今年也一样!大家在生日当天一定会心想事成哦。还有礼物和蛋糕,咱们撒撒娇也许还有生日特权喔~ 别伤心啦。”

“内!”

金泰涥也只是求抱抱和假哭,并没有真的很伤心。泰泰蹭蹭佑佑的头发,松手站好时又变成了开朗跳脱的大可爱。

趁亲故和弟弟演小剧场的时间,朴致旻已经倒好了热水和蜂蜜姜茶。田征国端着水杯一个个放到哥哥们的化妆桌前,最后捧着两杯姜茶嘶哈嘶哈地端到自己和林悯佑桌前。

“征国儿傻乎乎的。” 郑晧锡嘴上吐槽田征国杯子还烫着就急着端,手里却塞给弟弟一块儿凉毛巾缓解被烫到的刺痛感。在爱豆待机室里,冰敷袋和毛巾什么的特别好找,皓锡哥总能看顾到这些细节。

田征国这孩子早以前还内向害羞得很,现在恃宠而骄越来越皮,被照顾还不消停。听见自己被说傻,胜负欲强大的黄金果立马抓着凉毛巾去糊郑晧锡的脖子,惩罚皓锡哥“口出狂言”。郑晧锡也乐意陪自己的三号玩具一起玩闹,甩着毛巾在狭小的空间里跟果果玩追逐战。

“哎一古,你们都不累的吗?” 金楠俊撇开歌词本,无奈地吐槽道。

金泰涥虎了吧唧地怼金楠俊:“因为楠俊哥上年纪啦~”

郑晧锡听见,跑到金泰涥旁边用毛巾糊了他一脖子,凶巴巴地逗金泰涥说:“呀小子!金楠俊上年纪的话我算什么?9495只差一年啊傻瓜泰泰。”

9293的两个哥哥对视一眼,默不作声地远离战场。97两小只也在看戏,笑眯眯地看金泰涥作死。

玩闹了没一会儿,大家就都消停下来专心做造型准备舞台了。林悯佑的造型比较简单,只需要给头发补下色。小孩眼尾两颗酒红泪痣足够引人注目,不需要再画蛇添足。其他人则需要在妆造上下点功夫,尽量多制造些记忆点。

从化妆桌前解放后,林悯佑就捧着蜂蜜姜茶窝在待机室的沙发里看哥哥们化妆。门后贴着BTS标签的箱子突然引起了他的注意力,小孩仰起头问经纪人世真哥:“那个箱子里是什么呀?大家造型都快做完了还没有打开。”

“是电视台送来的一些帽子围巾玩偶。说是台里有些防弹的粉丝,知道明天是致旻生日才送给大家的。” 见小孩不安地皱皱眉,世真哥解释道:“平时我们也不会收,今天是不好推脱嘛。我知道你对电视台很警惕和反感,所以已经让保镖用金属探测器查过啦。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

“这样啊......谢谢世真哥。”

听到亲故的语气还是闷闷的,田征国插了句话:“佑佑不用总是这么敏感啦~ 这样心里会有很多负担不是吗?应该真的是粉丝送的,据说明天还会有致旻哥的广告屏生日应援呢。”

林悯佑知道田征国是为自己着想,但还是忍不住反驳:“阿尼(不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再说啦,佑佑超级聪明观察力一绝,才不会有负担呢~”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过度敏感到杯弓蛇影,林悯佑还是起身拆开了箱子,打算翻翻有用的拍个礼物认证照。

这个箱子有林悯佑膝盖这么高,装满了手织的围巾手套毛线帽等等。正好现在天气降温,成员们的舞台服又不御寒,林悯佑翻出八条围巾,打算跟哥哥们一起戴上保暖和拍照。

这些围巾都织的挺漂亮,有几条还缀着纽扣、流苏和小毛球等装饰物。朴致旻喜欢条纹和装饰品,林悯佑就挑了一条缀着黑白相间流苏、整体偏灰色调的围巾给朴致旻亲手戴上。

“莫呀,围巾上还有系扣子的地方呢。设计得又漂亮又方便,简直是致旻哥的取向狙击呀~” 林悯佑一边碎碎念一边摸着小扣子,结果被扎到了手。

“嘶——” 朴致旻眼尖地看到小血珠,握住小孩的手不让他动了。“哦莫!扣子里是藏针了吗?阿西!佑佑带凝血因子没?”

大家顾不上造型,全都一窝蜂涌到林悯佑旁边看伤势。小孩晃晃顶着个小血珠的食指,含住受伤的手模模糊糊地说话:“没事啦,只是被扎了下而已。我血友病程度很轻,只是不太好止血又不是止不住。这种程度不用打凝血因子,过一会儿就会自行止血啦。”

林悯佑用闲着的一只手按住朴致旻的肩膀,说道:“倒是你,不许动啦,快把围巾取下来看看有没有别的猫腻。”

保镖早就问询赶来了,怕划到朴致旻脖子,小心地取下围巾查看。里面在缀纽扣的三个地方都藏了针,所幸没生锈也没有毒。由于纽扣托也是金属材质,探测器之前查出来有金属也没被保镖在意,谁知道会闹出这种危险的意外。

林悯佑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没把这件事放心上。哥哥们倒全都特别后怕,刚刚才对林悯佑说出那种话的田征国更是难过得不行。

人心险恶的事实在此,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显得有些苍白。林悯佑抿抿唇,打算同样用事实安慰哥哥们。因为伤口本来就只有个针孔,再加上唾液有消毒疗伤的作用,没一会儿就不冒小血珠了。

小孩把几乎愈合的手指伸到田征国面前给他看,温声安慰道:“你看!没事啦~ 平时警惕一点确实能保护自己免受很多伤哦,因为咱们出色的安保,他们费尽心思地暗算也只能弄出点不痛不痒的伤口。我猜他们的目的应该是搞垮成员们的心理吧,这招好损......不过呢,只要咱们不怕不在意,就一点影响都没有喽。”

林悯佑搂着田征国的胳膊开始撒娇耍宝:“我受了好难治的伤——再完一点发现,就要自动愈合啦!”

田征国被小孩的神态逗笑,总算不再阴云密布地板着脸。林悯佑紧紧地抱着他,安抚突然直面黑暗的亲故。小王子跟站在田征国背后的闵允其对视一眼,无奈地笑笑,在成员们包围的环境里软下表情。

「对不起呀,果果,让你过早地长大」

但我们知世故而不世故,内心住着童话希望和梦想,到死都是花样年华。

——————

“查到是谁藏得针了吗?最主要是背后受谁指使。”

林悯佑坐在恩多安对面,握着拳冷声问道。

恩多安看着因为造型和神色而显得特别清冷高傲的小王子,心疼得一边给人暖手手顺毛摸头发,一边有条有理地汇报。

林悯佑边听边点头,在管家先生的顺毛下又变得软乎乎,但语意依旧很狠厉:“以前没真正伤害到我们也就算了,现在居然敢开始算计我们的安全......恩多安呀,他们不留情,咱们也不必留手啦。犯法或恶心人的黑料多少查多少,拿着直接威胁他们上头的财阀。”

【我们会在大道上走很远,你去过你的独木桥吧】

【I promise ya we on.】

————————

作话:(对不起,考虑了好几天还是在这里发上来了)

唉,这些天为写文,花了太多时间,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了......(放心!绝对不会断更的)就是家里因为疫情,今年挺困难的。我之前不是特别在意,家里也说让我安心学习就行。但最近听见妈妈跟正在出差的爸爸打电话,直面经济问题心情特别复杂。

我正在上大一,成绩均分95+还可以,不打游戏不看番所有的休闲时间都交给了防弹(这也是我更文的底气,毕竟阿米要像防弹一样活得漂亮)。但是现在因为家庭原因,我可能要去兼职啦......成绩绝对不能掉,我平时就几乎没其他的娱乐时间,为了兼职只能砍掉吸弹和更文的时间qwq。

对我来说,写文时间就像沉浸在温暖美好的乌托邦,是件超级享受的事情。绝对不坑文,但是更新频率就不敢保证了。所以我想跟大家商量一件事情......(对手指)

我现在有两个选择:

1. 去兼职,两~三天在晋江免费更一章(最近晋江不给防弹同人入V了,明明就不是防弹的错,生气气)

2. 换平台到爱发电知识变现,由人美心善爱防弹爱佑佑的米姐们赞助日更(全文每月¥5)。目标是每月¥500+,只要能养活自己不给爸妈添负担就好,这样我就可以安心日更和加更啦。

大家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去爱发电支持下我吗?(爱发电搜“875杯冰糖水”就可以找到我啦~)好想一直码字吸弹吸佑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