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臣领旨 求之不得 > 107、第107章 巡察使

107、第107章 巡察使

小说:

臣领旨

作者:

求之不得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1-10-23

("臣领旨");

第107章巡察使

翌日晨间醒来,
许娇隐约听到衣裳摩挲的窸窣声。

许娇微微睁眼,睡眼惺忪里,见是宋卿源起身,
准备更衣早朝。

“吵醒你了?”他其实已经轻声。

许娇迷迷糊糊摇头。

他温和道,
“再睡会儿,我去沐浴更衣。”

许娇颔首,
而后继续蜷在被窝里,枕着自己的右手入睡。

看她阖眸继续睡了,
宋卿源唇畔微微勾了勾。

这里是他寝殿,她没有不习惯就好。

宋卿源吻上他额间。

……

后殿有水声传来,许娇又醒了一次。

只是太困,
又翻了身继续睡了过去。

宋卿源从后殿出来的时候,见许娇已经起了,青丝斜堆在肩头,指尖淡淡揉了揉睡眸,
一幅没有睡醒的模样。

“起来做什么?”他揽她在怀中,
唇畔落在她脸颊处。

许娇秀眸惺忪,呵欠道,
“你不是要早朝了吗?”

她在殿中,大监和小田子怎么好入内给他更衣?

她之前不是没在他寝殿留宿过,
但那时候他一直卧病在床,
精神也不怎么好,偶尔才会去早朝,
但眼下不同。

之前许娇住得远,起得更早,早就练就了半睡半醒穿衣洗漱吃饭的神技,当下,
宋卿源忍不住好笑,“阿娇。”

许娇回神,才发现自己方才断片了,但还是将龙袍给宋卿源基本穿好了。

神乎其技……

宋卿源笑道,“去睡吧,剩下的朕让大监弄。”

许娇颔首。

她转身,宋卿源从身后揽紧她。

许骄转眸看他,“抱抱龙……”

他蹭了蹭她颈后,“朕让大监留下来陪你,有事唤大监,朕早朝完就回来。”

许娇轻嗯一声。

见她重新在龙塌上躺好,睁眼看他,又唤了声,“卿源……”

她很少这么唤他。

“你早点回来。”她轻声。

“好。”宋卿源这才转身。

等宋卿源撩起帘栊,出了内殿,大监同小田子已经在前殿中等候了,“陛下。”

宋卿源温声道,“大监,你留下,让小田子同朕去。”

大监倏然会意,相爷在,陛下是怕相爷一人在寝殿不习惯,他陪着相爷好些。

等天子离开,大监又朝身侧的内侍官道,“去趟陋室,同岑夫人说一声,陛下隔几日要离京去苍月朔城会盟,留许小姐在宫中商议事情,请岑夫人不必担心,再替许小姐取几身衣裳来。”

内侍官应好。

大监才又朝另一人嘱咐,“让御膳房做咸菜瘦肉粥送来。”

“是。”另一个内侍官应声去做。

等这些都吩咐妥当,大监才又笑了笑,觉得一切仿佛回到了早前,也慢慢恢复了正轨,大监再欢喜不过。

……

刚上龙撵,宋卿源唤了声小田子。

“陛下。”小田子拱手。

宋卿源吩咐道,“告诉沈凌一声,朕有事同他商议,让他下了早朝后来明和殿见朕。”

“是。”小田子应声。

宋卿源想了想,又补充,“还有老师。”

小田子应好。

宋卿源想起大监前日说起许娇在苑中磕瓜子的模样,是不能让她闲着了……

宋卿源淡淡笑了笑。

***

早朝上,工部先奏报,西南工事进展顺利,前两月曾遇工事阻挠,也在驻军和朝中巡察使的抚恤后,重新开始启动,预计首期工事会在明年三月完工,延迟约在两月左右。

几年前,西南驻军在魏帆率领下,成功收编西南蛮族,并入南顺。

当时许娇就拍板定下过西南工事。

如今三年多四年过去,西南工事的首期终于要完工。

西南工事首期完工,会大大缩短西南同南顺国中其他地方往来的时间。

但在去年年关前,因为部分冲突,西南工事遭遇了当地百姓的阻挠,朝中便专门安排了巡察使安抚当地百姓。

如今整个工期重新恢复正轨,只预计延迟两月,都在当初既定的宽裕时间内。

此事沈凌亲自在看,包括巡察使的安排,也是沈凌亲自点名,所以事情解决还算迅速,并未造成大范围的影响。

工部之后,是兵部奏报。

西关一役后,西边驻军批量都在变动。

西关一变动,各地的驻军都要跟着变动,各地驻军的比例,数量都会跟着做相应调整。

这些都是兵部在统筹。

早朝上兵部不会谈及细节,只会奏报大致进展,还有需要的支持,以及常见的兵部与户部互撕大戏。

每年年中前,刑部会对律令做修正,四月正好进入到尾声阶段……

宋卿源逐一听着。

他不在朝中这几月,积压了不少事。

这几年沈凌虽然已经能独当一面,但是相比许娇,火候和老练都还欠缺。

许娇同他默契,不少事情许娇自己就敢拍板,朝中有人反对,许娇也会据理力争,于朝中而言,许娇自带压迫感,许娇连郭家都敢动,换作沈凌便缺些底气。

沈凌还需要更多时间……

等刑部奏报完,沈凌入了殿中,“启禀陛下,七八月,南顺各处将进入汛期,朝中已拟定巡查工作,这是各地巡察使名册,请陛下过目。”

小田子从沈凌手中接过,双手递呈给天子。

宋卿源简单翻阅。

每年七八月都是汛期,所以三月便会启动巡查工作。

三月是各地自查,上报;四月起,巡察使会去往各地巡视,以便五月前结束两轮巡查,确保汛期前所有工作到位。

宋卿源目光在梁城上稍作停留。

……

今日早朝的时间不短,各处积压的事情都陆续提上日程。

早朝结束之后,邵德水正好与沈凌行至一处,边说话边往内宫门处去,身后,小田子快步撵上,“沈相,邵大人,请二位大人留步。”

邵德水和沈凌相继驻足,转身朝小田子看过来。

小田子拱手,恭敬道,“沈相,邵大人,陛下请二人大人去明和殿,陛下宣见。”

邵德水和沈凌对视一眼,都心知肚明,才下早朝天子便宣见,多半是同这两日的事情相关。

邵德水猜想是朔城会盟,沈凌猜想是巡查启动之事。

两人一面说话,一面往明和殿去。

等到明和殿外,小田子驻足,“两位大人稍后。”

沈凌虽是相位,但邵德水资历老,又是帝师,两人在殿外等候时,都想陛下会先见邵德水,而后再见沈凌,但等小田子出来,却是朝他二人同时说起,“沈相,邵大人,陛下请二位大人一道入内。”

沈凌和邵德水四目相视,眸间都有些许意外。

入了明和殿,邵德水和沈凌拱手,“陛下。”

宋卿源看了他们二人一眼,轻嗯一声,继而放下手中的笔。

邵德水和沈凌都抬眸看向眼前的天子。

宋卿源先朝沈凌道,“沈卿,昨日收到苍月东宫书函,邀朕七月底在朔城会盟,此事昨日朕与老师已经商议过一回,今日早朝没让老师提起。”

沈凌意外,会盟?这个时候?

沈凌不得不想,“这个时候邀约会盟,难道是因为滨江八城和长风之事?”

如今朝中沈凌多主内,邵德水多主外,不似许娇在的时候,内外之事皆很清楚……

宋卿源也朝沈凌道,“老师昨日同朕提起此事,也都觉得有不解之处,昨晚朕寻人商讨过,思来想去,觉得这次会盟应当是冲着巴尔去的,不好在书函中明说。”

巴尔?

邵德水也很快反应过来,不由捋了捋胡须,“巴尔的确是有新可汗继任……”

早前目光都放在长风变天和滨江八城骚乱的事情上,全然忽略了巴尔,但其实苍月真正应当想解决的棘手问题应当是巴尔,而不是长风,南顺和东陵……

若是为了巴尔,苍月大费周章便说得过去了。

邵德水心中似忽然豁然开朗,早前怎么没想到的!

沈凌也才回过神来,如果是因为巴尔的原因,苍月邀约会盟,这一招棋便走得极其精妙……

宋卿源从龙案前起身,“这一趟会盟,朕必须要去,有巴尔和东陵在,会盟的时间不会短,回来怕是要九月初了。老师,这趟你同朕一道去,沈卿,国中的事要继续交由你照看。”

邵德水和沈凌都应道,“臣领旨。”

宋卿源行至沈凌跟前,“国中旁的事,朕倒不担心,七八月是汛期,巡查的事情不能耽误了。”

“微臣明白。”沈凌也知晓巡察之事是重中之重。

邵德水问,“陛下是准备中秋宴后动身离京?”

宋卿源摇头,“不了,这次朕想提前出发,正好借会盟的机会,趁会盟之前去一趟滨江八城。会盟上,东陵一定会挑事,会盟前朕去一趟滨江八城,可以避免不少麻烦,也正好趁会盟的时候,断了东陵的念想。”

邵德水和沈凌会意。

宋卿源又道,“朕会让宋昭回京。”

沈凌知晓天子是让他有事同宋昭商议。

宋卿源又道,“朕会让楼明亮继续留在滨江八城做安抚。魏帆同宋昭一道回京。”

恩威并施,这一番骚乱彻底打压之后,魏帆暂时离开滨江八城利大于弊。

宋卿源朝邵德水道,“辛苦老师筹备,暂定五日后离京。”

最后,宋卿源又留了沈凌,“沈卿,你留下,朕还有事同你说。”

邵德水先行退了出去,宋卿源将早朝时沈凌呈上的奏本从桌案上拾了起来,“各地巡察使的名册朕看过了。”

沈凌接过,也知晓天子不会无缘无故提起这句。

一定是有调整。

沈凌一面翻开奏本,一面听天子道,“去梁城的人,朕换了,你看一眼。”

沈凌一眼见到梁城附近的名字被天子用朱砂标注了出来,沈凌愣住……许娇?

这是……

见沈凌僵住,宋卿源并不意外,继续道,“许娇是许侍郎的女儿,十余年前,许侍郎在梁城水患时过世,为了疏散百姓,自己死在洪峰中,当地百姓对许侍郎是有敬意在的。朕让许娇做巡察使去一趟梁城,正好可以安抚民心……”

的确是,沈凌心中清楚,但许娇去,和之前相爷去还不一样。

相爷是许侍郎的女儿,但许娇是许侍郎的女儿。

沈凌迟疑,“陛下想让许小姐以什么名义去梁城?”

天子才下了诏书。

许娇是天子的未婚妻,未来的中宫。

若是以中宫的名义出巡还太早了些,也不妥……

沈凌的迟疑里,见天子转眸看向他,温和笑道,“就以巡察使的名义。”

巡察使?

巡察使除了巡查水利工程,汛期准备,也要安抚民心,确认当地百姓是否有难言之处未能上达,许娇去确实合适。

但沈凌提醒,“许小姐是女子……”

沈凌没说妥与不妥,只是南顺确实没有女官先例。

沈凌一时猜不到天子是权宜之计,想为日后许娇入主中宫多添一分民间的颂德,还是天子真想在南顺朝中开辟女官先例……

宋卿源转眸看向他,“沈卿听过岑清吗?”

沈凌短暂出神,而后应道,“略有耳闻。”

宋卿源在殿中踱步,“岑清做过苍月朝郡郡守,朝郡旱灾之后,东宫对朝郡郡守的人选斟酌再三,最后选了岑清,岑清担任后,勤于政事,深得当地百姓爱戴,百姓也对这位女郡守亲厚。朝郡的烂摊子,早前一直是东宫在盯着,自岑清赴任后,朝郡慢慢从灾后重建,到恢复常态。岑清后来也做了国子监司业,祭酒,兼任过工部侍郎……”

到此处,沈凌心中已经差不多猜到天子的意思。

天子让许娇出任巡察使,恐怕不是权宜之计,也不是为了让日后的中宫多一份民间颂德,是真的动了效仿苍月,在南顺设立女官的念头。

而且,巡察使握有的权力很大,不是文书一类的官职,而是确确实实的要职!

可以调动当地官员与驻军……

由此可见,天子此番萌生的在南顺设立女官的念头,并不是想想而已,恐怕是深思熟虑已久,最后挑了巡察使这样的官职。

天子要设立女官之事,势在必行。

沈凌本身对女官并不排斥,但苍月已经有成熟的体制,可以选贤任能。

但在南顺,此处尚且是一片空白之地,除非天子强势干预,否则很难能推行得下去;而一旦中途暂停,就会退回原点。

天子心中清楚,所以,巡察使一事只是开始,天子也只是拿梁城巡察之事当作契机。许娇的身份特殊,不仅是未来的中宫,还是相爷的妹妹,许侍郎的女儿……

许娇遇到的阻力会最少。

天子是在为日后朝中设置女官铺路……

思绪间,沈凌果真听天子继续,“有些官职,未必不能女子做。朕是觉得,南顺朝中当有女官了。”

沈凌与他四目相视。

宋卿源声音温和,却掷地有声,“朕要许娇做朝中第一个女官。”

***

寝殿外,大监见天子同沈相一道,大监迎了上去,“陛下,沈相。”

沈凌颔首。

“阿娇在吗?”宋卿源刚问完,便听内殿中的声音传来,“许小猫~许小骄~再跳上来,我就把你们两个扔出去,信不信?”

大监尴尬笑了笑。

眼下,倒也不用他在回话了。

此处是天子寝殿,许娇在,沈凌自觉低头。

宋卿源朝大监道,“告诉阿娇一声,朕唤了沈凌来。”

大监应声去做。

……

大监入内时,许娇正趴在小榻上看书,一手托腮撑着,目光落在书册上,另一只手握着逗猫棒,许小骄和许小猫轮流挠着逗猫棒玩,她专心看书。

忽得,许小猫蹿到她背上。

她背上一沉,一不留神,掌心没撑住自己,脑袋扑了下去。

刚抬起头,许小骄也蹿到她身上,再度将她压趴下。

方才就是这样,许骄才叫嚣着要将它们两个扔出去,眼下又来……

大监上前,“相爷,沈相来了,同陛下一处,就在前殿中,陛下请相爷去一趟。”

许娇愣住,让她见沈凌?

下一秒,许娇再度被许小猫和许小骄按了头。

大监奈何。

……

等许娇从内殿出来,沈凌远远看了一眼,便颔首致意。

宋卿源转眸看她。

许娇见沈凌低着头,便瞪大眼睛看着宋卿源,用口型道,“做什么?”

她不知道他把沈凌叫来做什么。

宋卿源笑了笑,唤了声,“小田子。”

小田子上前,将圣旨双手呈上,宋卿源塞到许娇手中。

许娇缓缓碾开,稍许就愣住——巡察使?她?

许娇忽然想起昨晚,宋卿源同她说,八月是爹的忌日,爹死在梁城,让她大婚前,带娘亲去趟梁城祭拜爹爹……

她没想到,他说的去梁城是这个意思。

当年爹就是去梁城的巡察使……

——
他是让她,继续做完爹没做完的事。

许娇双眸渐渐湿润,他知晓这件事对她的意义,无可比拟。

与她而言,让她以巡察使的身份去梁城完成爹的遗愿,远比旁的更可贵……

宋卿源上前,指尖拂过她眼角,温声笑道,“别哭了,南顺第一个女官,别给朕丢人。”

如果不是沈凌在,她眼下一定像胶皮糖一样黏着他……

宋卿源又替她擦了擦眼角,再同沈凌道,“沈凌,梁城的事,你同许娇说一声。”

沈凌清楚,天子想让许娇这一趟稳妥,所以要他单独同许娇交待细致。沈凌抬眸,但在见到许娇的时候,整个人愣住……

像相爷,又不像……

但沈凌心中的震撼是有的,他说不上哪里像,又说不上哪里不像,整个人罕见得怔在原处。

宋卿源入了内殿,前殿中就剩了许娇和沈凌。

虽然天子和许娇都没有说旁的,但是沈凌心中隐约有察觉,而且同许娇说起的越多,这种觉察越明显。

梁城工事说完,沈凌转眸看她。

许娇先前明显是认真在听,才会在听完后,眉头微微蹙了蹙,指尖指着水利工事的一处问道,“那若是汛期提前,这处工事还未完工会怎么办?”

只有许相在,才会这么问。

梁城工事异常复杂,没有人会听一次便知晓其中的问题。

整个朝中,对梁城工事如此熟悉的,还能一眼看出问题,一针见血的人,只有许相……

沈凌其实已经可以断定——许娇,就是许相……

难怪他觉得像!

难怪天子这么信赖,能放心将巡察使一职交给一个女子!也难怪,天子后宫空置,却忽然要取许相的妹妹……

在庆州的时候,许相就同天子一处!

天子身边的也一直是许相!

沈凌仿佛忽然想明白了所有事情……

沈凌也不戳穿,而是耐性得将梁城巡察的细致之处说完,“汛期提前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工事基本已经都完工了,六月就会全部完成。除非在完成前遇到百年不遇的洪峰,否则按当初的设计,只要六月完成了,七八月的洪峰也能抵挡,或是分流泄洪。”

许娇颔首,“我明白了。”

风险是有,但相比这种万分之一的风险,工部选取了最稳妥的做法。

沈凌看她。

无论是她环臂,点头,还是口中的语气,虽然声音变了,模样变了,但是许相无疑……

许娇抬头,沈凌低头下去,“若有不清楚之处,可再问我。”

许娇应好。

***

许娇回内殿的时候,宋卿源在看折子。

见她入内,宋卿源抬眸看了她一眼,“怎么样?”

许娇点头,“沈凌大致同我说过了,我也让大监帮忙,找人去翰林院和政事堂取了梁城的资料,这几日提前看看。”

许娇上前,在他身侧落座,似是心中有事。

宋卿源看她,“怎么了?”

许娇道,“我觉得,沈凌认出来了。”

宋卿源笑,“沈凌和长平一样,对你熟悉,时间久了怎么都会发现,这次去梁城巡察,诸事都要同沈凌对接,沈凌迟早都会知道。”

许娇看他,“女官的事,你同沈凌说起了?”

宋卿源轻“嗯”一声,“在南顺,谁做第一个女官做都会遇到阻力,光是沈凌这一关都难过,他即便不会刁难,也会慎重评估。只有你,沈凌会全然支持。所以,梁城的巡察使,你做最合适。”

许娇靠在他肩头,“抱抱龙。”

宋卿源笑道,“去梁城别胡来,别让朕成昏君了。”

许娇忍不住笑。

宋卿源又道,“我这一趟去朔城时间有些长,你去梁城时注意安全,我让大监同你一道去,诸事也好有人周全,我也放心。”

许娇迟疑,“那你身边怎么办?”

“小田子跟着就是,会盟的事,我心中有数,倒是你。”宋卿源看她,“这一回好好听大监的话,别让朕担心了。朕在苍月,不能那么容易赶回来了。”

许娇揽紧他,叹道,“哪里容易了?不是一个月都没好好阖眼?”

宋卿源放下折子,“那这次,就让朕在苍月好好安心。”

许娇颔首。

……

晚些,大监果真领了人拿了两大摞东西入内。

宋卿源看他,大监笑道,相爷要的~

许娇应当是前一段闲完了,眼下忽然有了正事做,便一头扎进堆积如山的资料里不肯出来。

他许久没见许骄这幅模样了。

她是有很多坏习惯,比如熬夜,比如专注的时候,桌面上有多少东西她都会吃完,但架不住她认真……

宋卿源没扰她。

认真时候的许娇很好看,他亦喜欢。

***

翌日早朝,天子下旨,朝中在巡察使的名册中听到了许娇两个字。

【我的天!早前这么年,头一回出现幻觉!】

【许娇?巡察使?女官?!】

【南顺还有另一个许娇吗?】

【看来梁城位置特殊,许娇是许侍郎的女儿,又是未来的中宫,是代天子巡视吧,陛下这是摆明了要安抚民心啊~】

【巡察使可是不小的官职,天子的意义应当不是安抚民心这么简单,难不成,南顺也要有女官了?这之前一丝风声都没有啊……】

【瞧沈相模样,应当是同天子商议过了,此事想要稳妥,又不捅娄子,怕是只有沈相亲自跟去了吧……】

【陛下怕不是魔怔了,把相爷的妹妹当相爷用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哦豁,相爷回来了,,,


2("臣领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