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伏波 捂脸大笑 > 第148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148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

小说:

伏波

作者:

捂脸大笑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01

当听到那声巨响时, 林默猛然抓住了自己的裙摆。这是约定的信号,帮主动手了!

毫不迟疑, 她跳下了马车, 对守在车边的人道:“快些准备!”

听到号令,所有人都动了起来。有两人快步走到路边,掀开了盖在水渠上的石板,另外一个则走到了路口, 摇摇张望,充当哨探。林默掌心都是汗水, 手上动作却不慢,直接抽掉了马车后的隔板,取出了一叠衣物。

都是演练过无数遍的事情,须臾就做完了, 林默不由抬起头,看向巷口。这里是一条背巷, 勉强能容纳一辆马车通行,左右都是院墙,再走几步还有个岔路口, 算是闹市中罕见的隐蔽处。这是帮主选定的接头地点,也是掩护众人脱身的去处。

现在唯一要担心的, 就是他们能不能顺利脱身了。林默只觉心跳的越来越快, 额头都渗出了汗水。帮主英明神武, 自然不会有事, 可若是敌人太多, 或是追的太紧呢?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身体都微微颤了起来,林默忍不住跺了跺脚,想要压住恐惧。之前说的时限是一刻钟,要是超过了,他们就要先行撤离,可千万别出问题啊!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变得极其漫长,让人心神不宁,林默忍不住再次低头看向漏刻,突然,守在巷口的哨探轻轻吹了个哨音,林默一下就抬起了头,人回来了!

下一刻,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就见十来个衣着各异的人冲进了小巷。

“帮主!”林默忍不住低低叫出了声,就见伏波冲了她微一点头,闪身进了车厢。

林默立刻拉上了竹帘,替她遮掩住身形。其他人则飞快脱掉身上衣物,露出下面统一的灰褐色衣衫,一看就是家丁奴仆的打扮。那些沾染了血污,蹭上了泥土的衣裳被守在一旁的人团成一团,扔进了沟渠里,再把石板挪回原位。

只是几个呼吸间,所有人都面貌一新,林默赶忙递上沾湿的帕子,让他们挨个擦手擦脸。湿巾一抹,遮盖肤色的颜料就被擦去,露出原本有些发黑的面庞。这在汀州城里可不少见,毕竟是临河的大城,哪家商贾不养几个敢拼敢杀的船工?

几个受了伤的,则被塞进了马车的隔层里,里面地方不大,但是垫着的棉花可不少,还放了香料,足够遮掩血迹。

车帘挑起,已经换上衣裙的伏波对众人道:“清扫痕迹,立刻离开。”

众人应诺,相互检查一番,又用灰土遮了遮血痕,这才驱动马车转上大道。虽说现在时辰有些晚了,但还不到闭城门的时候,大户人家出行带几个护卫,旁人真是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林默也上了车,麻利的取出妆盒,撑起铜镜。马车有些摇晃,伏波的手却十分稳,干脆利落的扑粉描眉,不多时,镜中人就从个面容微黑的小子,变成了肤白唇红的少妇。

见她恢复了女子装扮,林默才松了口气,这下应该没事了……

谁料还没等她放松下来,前面车夫就低声示警:“夫人,有一队人马追上来了!”

林默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又绷紧了身体,伏波却二话不说,靠在窗边挑起了车帘,同时低声道:“向马车靠拢,作出防备姿态,别太过了!”

有她的指点,一队人立刻聚的紧了些,摆出了警惕神色。其实何止是他们,街上走动的车辆、行人全都被长鲸帮的人马惊动了,一个个大惊失色,惶恐莫名,不知这群持着刀剑的凶人想做什么。

长鲸帮带队的头目却不在乎这些人的目光,沿着依稀能见的痕迹飞速向前,他们可是遵从军师的命令出来拿人的,怎能无功而返?

当然,在经过那辆护卫森严的马车时,那小头目还是习惯性的扫了一眼的,就见车帘掀开,一个用团扇遮住了半边脸的妇人畏惧的朝这边望来。这怕是哪家的女眷,关紧时刻他们当然不会徒生事端,于是停也不停,与那辆马车擦肩而过。

见人走了,伏波才放下车帘,对前面车夫道:“加快速度。”

一声令下,像是受了惊一般,马车匆匆离开了这个是非地。

只是前后脚的工夫,长鲸帮的人就到了那处小巷。

“头儿,血迹不见了!”有人高声叫道。

那小头目喝到:“去那边的岔路口看看,还有附近这两家,查查门牌!”

人总不会突然消失,不是翻墙进了院子,就是沿着另一条道退走了。可惜这边不是长鲸帮的地头,没法破门搜查,只能把门牌看清楚了,回头禀告给军师。

大队立刻一分为二,继续搜寻,结果片刻后,两边同样无功而返。那小头目眉头都挤成了“川”字,难不成那群刺客还真插翅飞了不成?

正迟疑是要继续找下去,还是回去复命领罚,就见远处一股浓烟窜了起来。他心头一紧,不好,这是哪里起火了!

不再犹豫,他高声道:“先回去保护军师!”

要是军师有个好歹,他怕不是要被大当家扒了皮挂在船头,这种时候,肯定还是保人要紧啊!

另一边,孙元让也正沿着预订的路线撤退。之前雷声炸响时,陆氏的人马有那么一丝慌乱,露出了破绽,他趁机带人围了上去,几轮手|*屏蔽的关键字*齐射,再加一通乱刀,直接取了陆公子的小命。为了撤退,也为了陷害叶氏,他留了一部分死士断后,自己则先走了一步。

隐藏行迹可是孙元让的拿手本事,不大会儿工夫就甩掉了所有尾巴,不过这还是次要,做下这么场大案,如何出城才是关键。好在有方天喜和赤旗帮的人在,应该不会出太大问题。

只花了一刻多钟,孙元让就来到了约好的地方,那是一间客栈的别院,位置可不算偏僻。走到门前三长两短敲了两遍,院门“吱呀”一声就开了,一群人快步而入。

“方先生!”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凉凳上的老者,孙元让顿时放下了心,然而下一刻,他也看到了院中准备好的车辆,这是准备转移落脚点?

见到了自己名义上的“主公”,方天喜神色也放缓了些,开口便问:“陆氏那位已经除了吗?”

“死的不能再死。”孙元让答的干脆。

“队里可还有伤重的?”方天喜又问道。

“都留下断后了。”孙元让可没把抛弃同伴当回事,心腹不就是这种时候用的吗?

方天喜舒了口气:“那快些换衣服吧,咱们要撤了。”

孙元让不由一惊:“这么急?会不会无法出城?”

这都要关城门了,万一走不掉可怎么办?

方天喜却呵呵一笑:“放心,退路早就安排好了。”

正此时,一股黑烟冲天而起,方天喜立刻抬头望去,喜道:“成了!”

这是在城中放火了?孙元让还没想明白,就听外面有人叫道:“蓑衣贼打进来啊!快逃啊!”

这一嗓子可谓石破惊天,把院子里一群蓑衣贼都吓住了,有人连刀都抽了出来,方天喜却摆了摆手:“是咱们的人,快去换衣裳!”

这下孙元让彻底明白了过来,不论烧的是什么地方,有人搅水,必然引起大乱。而若是陆氏的店铺都被烧了,死一个公子恐怕还真没法立刻抽掉人手查找,趁着这档口,可不就是出城的最佳时机?

不再迟疑,孙元让飞快脱下衣衫,换上了灰褐色的麻衣,转眼就成了家丁打扮。

随着那一嗓子,陆陆续续又有人撤回,正是方才去放火的。孙元让这才知晓,烧的不只是陆氏的店铺,而是一条街都被引燃了,不知多少高门的铺面火起,难怪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正因此,孙元让又放心了几分,汀州城必然要乱了,他们算是没有白来。

眼瞅着临近的客舍都乱了起来,院门再次被推了开来,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前。

方天喜长长舒了口气,也站了起来:“人回来了,该走了。”

这是伏帮主回来了?来这边却没见到正主,孙元让心底就有猜测,现在看到方天喜的表现,更是心如明镜。不论是袭杀叶氏,还是纵火造谣,赤旗帮可算尽了全力,一个大帮帮主能亲自援手,这份情他是要领的。

毫不迟疑,孙元让走上前来,拱手道:“多亏伏帮主出手相助,若有我能做的,帮主只管开口。”

车帘挑起,里面人笑着应道:“孙兄何必客气,若无你策应,吾等也不能顺当得手……”

然而这番客套话,孙元让却是一个字都没听清,他双目圆睁,几乎失态的看向车中人。本身就极善伪装,孙元让也能轻轻松松分辨出不同人的声音。然而音色不变,说话的却不是他熟悉的俊美少年,而是一个颇为明艳的美妇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下一刻,孙元让突然反应了过来,面露愧色:“此番委屈贤弟了!”

还能是什么?肯定是为了出逃,假作女子啊!人家都这么尽心尽力了,不知恩哪能行?在感动之余,孙元让还有些隐隐的佩服,不亏是少年人,假作女子都能如此逼真!

伏波微一挑眉,看向一旁捋着胡须看戏的老头,这家伙没透露自己的真身?她原本以为方天喜会直接对孙元让说明,因而也没避讳,谁料他还藏了这么一招。不过如此也好,省得废话。

伏波一笑:“还请孙兄跟着后车,咱们该走了。”

这可不是闲谈的时候,孙元让毫不迟疑,低头含胸,跟着货车向外走去。这么一支五六十人的队伍,轻轻松松混在了争相逃难的人群中,朝着城门而去。

还在找"伏波"免费小说?

百度直接搜索: "" 看小说很简单!

(www..com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