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二分之一不死[无限] 西瓜炒肉 > 死亡校舍(17)

死亡校舍(17)

小说:

二分之一不死[无限]

作者:

西瓜炒肉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0-27

李清等人此刻正忙着应对突如其来的情况, 这些人缠斗在一起,谁也没有马上发现拐角处还藏着个主导了这一切的燕危。

燕危扫了一眼情况便收回目光,从信息面板地储存栏中拿出几张湿纸巾, 细细地擦着早上上课写写画画沾上的些许脏污——还得再等会。

档案室门口,看守档案室的npc学生仍然在低着头玩着魔方, 月芒已经和启明星、破镰、还有晏明光他们缠斗在了一起。

李清手中弯刀一转, 挡住了一个启明星玩家的攻势,破口大骂道:“你们破镰这样不守信用, 就不怕楼内世界的玩家看投影看到你们难看的吃相吗!?”

他似乎当真是气急了, 说着就扔出了一个一次性的攻击道具,将面前破镰的人炸出了一道伤口。

楼是禁止玩家自相残杀的,像这种线索的争斗, 玩家们会打在一起, 但又不能伤及性命, 所以玩家经常采用的方法就是用打不死人的方法打伤对手。只要让对手暂时没有战斗能力就行, 至于没了战斗能力之后会不会被鬼怪杀死……这甚至是很多玩家乐意看到的结果。

李清这个手法,显然是下了死手的。

破镰那玩家愣了一下, 看一眼自己的伤口,显然是没想到“演戏”的李清会这么认真。这人面色一沉,本来还带着些保守的打法顿时一变,打得毫无保留。

虽然破镰的玩家已经明说了倒戈, 启明星的领头人还是有些困惑, 但这局面对他们来说似乎是好的,本来他们也要对付月芒,有破镰倒戈再好不过。而且大家已经缠斗在了一起,也只能拎起武器就打。

至于专门只打月芒的晏明光林缜等人,除了月芒的玩家, 就更是没人管了——破镰和启明星本来就和晏明光他们没有过节。

如此一来,只有四个人的月芒不过片刻间便处于弱势。

林缜按照燕危的安排,一支支黑箭从后方直逼李清身上各处,鱼飞舟和周甜盯着月芒的人出手,晏明光看似手中长鞭舞动,实则在不经意间不断地靠近燕危躲藏的方向。

几刻的功夫,月芒还剩下的四个玩家身上或多或少都挂了彩。

李清的额头都在打斗中受了伤,鲜血自额头上滑落,为他本就阴柔的脸添了几分阴狠。他手中弯刀一个没拿稳,瞬间被对手打到了远处。

破镰的人一惊。

他们之前因为下意识就默认了燕危早就是月芒的人,而且被利益稍微冲淡了些许的理智,这才会没有怀疑这个所谓“李清的计划”的真假。可是这不过一会的时间,李清显然是在动真格的,他们哪里还会察觉不到不对劲?

有人惊诧李清没有按照“计划”离开,道:“你怎么还不走!?”

李清气笑了:“你以为把我们赶走了,启明星和晏明光他们会让你们吃到什么好处?蠢货!!”

“李哥!”月芒其中一名玩家赶忙扶住他,“我们要不撤吧?我们根本不可能是他们那么多人的对手啊。”

此时,晏明光已经完全从楼梯的这一边到了燕危所在的另一边,林缜三人也在燕危的指挥下无声地往后退了退。

李清狞笑一声,阴测测道:“现在大家都知道,谁的线索领先,谁最有可能拿到传奇道具。既然你们想让我拿不到,不如大家都拿不到。”

他右手一动,掌心摊开,那掉落在地的弯刀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上,瞬间放出耀眼的光。

启明星的玩家都被这个举动弄得一愣,破镰的玩家大惊失色:“你要自爆道具?李清你是疯子吗?自爆道具会重伤我们,你自己也会重伤!”

这个弯刀道具虽然肯定比不上传奇道具,但好歹也是个颇为稀有的道具,在场也都不是什么高层玩家。一旦自爆,波及到的人必然重伤。

“我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话音未落,李清立刻抛出了弯刀,耀眼的光芒拉出一道长弧。

燕危转身,快步走出了拐角处,用感知力快速对晏明光他们说:【就是现在!】

与此同时,破镰的玩家喊道:“不是你偷偷告诉我们让我们暂时和启明星还有yan合作的!?你——”

弯刀骤然在他们当中爆开。

晏明光墨瞳轻动,这一次进楼以后得到的技能——短距离群体瞬移——被他开启,刚走来的燕危连带着早就退后的林缜等人在这一瞬间一同消失。在消失前的那一刻,鱼飞舟拿着匕首,用力划破了自己的手臂,带出了他技能所带的防护。

——他们居然顷刻间出现在了刷卡的地方。

鱼飞舟的防护将他们五人完全笼罩,晏明光揽着燕危,动作利落地拿出校卡直接刷起了刷卡器!

弯刀道具爆开,破镰本来为了演戏,就一直和月芒靠的最近,此刻破镰和月芒几人都被炸的弹飞出去,撞到栏杆上抑或是另一边的墙上。鲜血横飞,李清更是首当其冲,内脏都被震荡的狠,猛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有一个玩家甚至被炸到了阶梯旁,一个没站稳,就着阶梯滚落到下一层。这人还没来得及重新站起来,地板上突然伸出了一双鬼手,猛地掐住他的咽喉——滚落楼梯触发了死亡!

片刻功夫,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响,鬼手缓缓缩回了地面。这人的头耷拉下来,死前的一刻仍然是不可置信地瞪着双眼。

档案室前,启明星几个靠的近的玩家也多少受了伤。

燕危等人虽然离得颇远,但撑着防护的鱼飞舟也脸色骤白,显然消耗不浅。

在档案室值班、玩着魔方的npc学生总算抬起了头,看向迅速刷卡的晏明光等人。

这一切早就在燕危的预料之中,晏明光用最快地速度把五人的学生卡都刷完,拉着燕危就往档案室里走。启明星的玩家损耗最小,第一时间发现这边的异常,立刻刷卡跟了上去。

可他们刚跟进去三个人,第四个人要刷卡的时候,刚冲上前,便骤然撞到了一块硬木板。

——那居然是档案室的门。

方才的档案室明明开着门,门口还坐着个npc学生,摆着刷校卡的机器。可是此刻,档案室却是突然的大门紧锁。

这个档案室居然一次只能进入八个人。

启明星的几个玩家知道这次算是失手了,领头的十分果决,知道档案室没有希望,最重要的是利用时间寻找别的线索。他看了一眼重伤的月芒和破镰玩家,头也没回,毫不留恋地带着启明星的玩家迅速离开。

没过几分钟,早就收到消息赶过来的剩下的破镰玩家到了现场,立刻带走了破镰重伤的人。

唯独月芒的人还在关了的档案室门口。李清方才怒意上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全身上下都裂开了伤口,浑身浴血。

过了好半晌,他才颤颤巍巍地扶着栏杆站了起来。

回想起方才道具自爆的那一刻突然出现的燕危,李清骤然明白了什么。

他粗重地喘着气,咬牙恨道:“燕、危。”

另外几名月芒成员也缓缓爬了起来。

他这幅样子,平常对他又惧又怕的月芒成员完全没了敬畏,没好气道:“李清,你和破镰有什么勾当,要这样连累我们?”

“你胆子肥了这样和我说话?”李清怒道,“我和破镰什么都没说,他们倒打一耙,你们蠢到这都看不出来吗?你没看到最后破镰和我们都没进去吗!?”

这话一出,月芒剩下三人中伤势最轻的一个人直接走上前揪起了李清的衣领。

“那破镰为什么要这么干?谁知道是不是你不顾我们死活,私底下和破镰甚至是启明星谈好了,私吞好处?”

李清被扯的整个人往前带了一下,嘴角鲜血流出,浑身都鲜血淋漓。

他是月芒捧着的种子玩家,何时这样狼狈过?此刻被手下蹬鼻子上脸,他用尽力气抬手将人推倒在地,喝道:“质疑我?我看你是在找死!我们都是月芒的人,我害你们干什么?”

这人本就受伤,被李清这么一推,猛然跌倒在地发出痛呼。

有人脱口而出:“你又不是没有害过,越文星他们怎么死的,我们都看得出来!”

李清此刻已经完全没有心思遮掩他那副虚伪的面皮,他面容狰狞,望着这几个蠢货就打算破口大骂。可在听到“越文星”的这三个字的时候,他动作一顿,神情一僵,缓缓地睁大了眼睛。

他明白了!

他终于明白了!

从一开始,昨天晚上的那张铃铛网,燕危就利用了他的处事风格,在他和他们月芒其他成员之间留下了一个隐患。

或许破镰也被耍了。

这本该是一个很容易看清的局,可就是因为这一个隐患,导致他们互相不信任,根本看不破其中的离间。

那个他们一开始一直以为是个拖后腿的累赘、跟在yan身边废物的青年,其实才是不断引起楼内玩家注意、不断打破副本记录的新人玩家yan。

从他自以为是地带着燕危进这个流动本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一举一动和可能的决定就被燕危完完全全地料中,并且不费吹灰之力地利用他们。他以为自己聪明,实际上从头到尾都在为他人做嫁衣,将一切所得拱手奉上。

从头到尾,燕危根本……算无遗策。

李清苍凉虚弱地笑了一声,正打算和其他人说清楚燕危的计策,从长计议,一股凉风骤然从走廊上刮过。

李清脖颈后侧一凉,阴森飘渺的声音突然从后方传入他的耳中。

“……你怎么能推同学呢?”

“……你怎么能推同学呢?”

“……你怎么能推同学呢?……”

这道重复的声音就在耳侧,有什么东西站在了他的身后,冰凉的感觉覆盖而来。

——走廊上推搡居然也是一种死亡触发!!

可他已经失去了基本的战斗能力,根本无从抵抗,连转过头去看的能力都没有了。

窒息的感觉顿时淹没了李清,有什么冰凉的东西掐住他的咽喉,按着他的头颅。

他努力地开着口,含糊不清而又断断续续地说:“……不要、不要……嗬……低估燕——”

“咔嚓——”

他的身体无力地瘫倒在了地上。

-

赌楼区。

死亡校舍的赌楼投影前,除了玄鸟之外,其他组织的玩家最终还是不敢赌林情的决心,在月芒最先立场之后,也纷纷离开了现场。

就连在最外围观看投影不参与争斗的独狼玩家们,都在林情的要求之下,被驱赶了个干干净净。

现在,只有玄鸟的玩家还在这里了。

林情仍然神色不变,面容看不出喜怒,只是看着投影。

“您不回去吗?”身旁的人问,“我记得您说过,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只是过来清个场就离开。”

林情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投影,浅浅地笑了一下,说:“我改变主意了。”

他没有多说,手下的人也不敢多问,只好站在一旁无声地陪着林情继续看。

投影上,其他几个月芒玩家的视角画面同时出现了李清被身后的苍白鬼怪杀死的一幕。

画面里,李清费尽力气说出了生前的最后一句话:“……不要、不要……嗬……低估燕——”

林情的双眸闪过了一丝笑意。他喃喃自语般脱口而出:“……你这种人,连低估他的资格都没有。”

-

副本内。

燕危和晏明光第一时间冲进了档案室,可眼前却不是从外面看去的密密麻麻的柜架,而是天旋地转间,一切景象都变了个样。

眼前根本不是堆满了文件的档案室,而是一个看不清边界的操场!

光线很暗,像是那种带着些许月光的夜色,隐隐约约照出这个操场的模样。它和晨曦高中的操场一模一样,可却不算大,边界甚至是模糊的,像是一个编造出来的空间。

而这种空间气息的熟悉感……

和鬼手空间一样。

燕危和晏明光刚一站稳,林缜、鱼飞舟还有周甜也相继出现,随之而来的还有三个启明星的玩家,一共八个人。

八个玩家都出现之后,一阵血腥气猛烈传来,本来还十分空旷的操场之上,一颗有一颗带着血的头颅在周围出现。它们的脖颈根部有的都还连着血管,脸庞苍白带血,双眼全都睁大突出,却全是眼白。

晏明光顿时将燕危掩在身后,手中长鞭蓄势待发。

可这些头颅却没有第一时间攻击他们,其中一个方向的头颅甚至缓缓让开了一条道路。

昏暗和血腥中,穿着校服、手上拿着一个魔方的学生缓步从那条路上朝他们走来——是那个值班的学生。这个学生看上去在迈着双腿往前走,实际上双腿根本没有任何波动,只是平移一般地朝他们靠近。

而在越来越靠近的时候,这个学生的脸突然变得苍白无比,双眼同这些头颅一样,只剩下瘆人的眼白。

阴森森的笑声骤然响起。

这个学生——不,是这个东西笑着说:“要进档案室的呀……要先陪我玩个游戏哦。”

“玩赢了就让你们进去。”

“玩输了……就死吧。”

作者有话要说:  评论区掉落20个红包~

=======

感谢在2020-10-15 16:56:15~2020-10-16 18:26: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莫里、不见、昼日危机、熊雪秋、森之黑山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言啾啾 20瓶;qiuqiuwang、cheese、清欢、蓂荚 10瓶;张小哥 9瓶;是个取名费的吃货 6瓶;路人丁、为你明灯三千 5瓶;离鬼 4瓶;江弥鹤 3瓶;皮哈 2瓶;小栖、白桃、凌、本心jw、豆豆不爱吃肉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