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海贼王]雷德.佛斯号的白狼 柚目有兮 > 第 141 章

第 141 章

小说:

[海贼王]雷德.佛斯号的白狼

作者:

柚目有兮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19

风暴比之前要小一些,雷德号在海上的行动变得自由许多,大船朝着远处的黑色轮廓缓缓驶去。

隔的近了,那艘船渐渐清晰起来,它比雷德号要大很多,船头是一个残破的女性雕像,船侧有一排黑漆漆的孔洞。

自里面伸出一根根的船桨,像一只张牙舞爪的蜈蚣伸着它的部足。

桅杆上的船帆早已经破烂不堪,撕碎的布条无力的随着狂风在空中飘荡,它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卧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诡异又神秘。

香克斯选了几个身手不错的水手,和亚卡莱斯一起上了小船。

几人没怎么费力就登上了船,脚踩着有些松松的木板,嘎吱作响。

甲板上一览无余,除了几个木桶外没有任何有用的东西。

“去船舱吧,两两一组,遇到情况立刻撤出来。”香克斯稍稍严肃了脸,自上船后,他就不太自在,像是有人在暗中注视着他们。

亚卡莱斯听到香克斯的询问,也静站着感受了片刻,片刻后他摇摇头,“我没感受到什么,这艘船很安静。”

“是嘛,应该是我多想了。”香克斯晃了晃脑袋,和亚卡莱斯下到了船舱第一层。

过去的浆船一般是两层,一层住人,一层是活动船桨的地方,三层船舱的浆船在那个时代已经是巨无霸的存在了。

香克斯的目的很明确——船长室,这艘船的秘密,在船长室寻找应该是最靠谱的。

“你有没有觉得奇怪。”他看向身侧的白狼。

“没有人。”

“对,这么大的船,光是船桨就需要十几个海贼推动,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都不可能这么干净。”

“弃船吗?”亚卡莱斯问道:“也许他们坐上其它船离开了。”

“不可能,任何一个海贼都不可能抛弃他们的海贼船,即使是最危机的时候。”香克斯斩钉截铁的否定,“就算换了新船,也会按照传统将这艘船火葬的。”

亚卡莱斯没有再说话,一切只有到船长室才有答案。

船长室的门大敞着,正对着一张桌子和书架,此时书架上的书已经全都洒在了地上,书页湿透贴在木地板,另一侧有一个吊床,也断掉了。

“找找船长日志吧。”香克斯走到书桌旁,开始在那堆书里面搜那种手写的日志本。

他相信这么大的一艘船,其船长一定是一个负责的人,那么船长日志一定会在这里。

亚卡莱斯没有去帮忙,他从一进入船长室就看到了地面上,画着一个蓝色的图案。

虽然年代久远部分已经抹去,但也有部分保留了下来,那是一个圆形的大型魔法阵,纹饰复杂。

亚卡莱斯没有研究过魔法阵,不知道这个阵想要召唤的是谁,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会突然出现魔法阵。

香克斯倒是收获了不少东西,整整三本手写的日志,一本是物资补给记录,一本是船长日志,另一本……

古代文字吗?香克斯皱起眉,牵扯到古代文字的东西背后都隐藏着无数秘密和危险,他翻了几页,觉得这个文字漂亮的像是在画画一样。

唔……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啊!”他突然想到为什么觉得似曾相识了,之前亚卡莱斯在他脸颊上写名字的时候,那个字也漂亮的像是符号一样。

“怎么了?”正巧这时,亚卡莱斯听到了他刚才的动静,抬脚走了过来。

“这个字你认识吗?”香克斯将日志转了个方向。

亚卡莱斯拿起看了看,随后照着上面的字念了出来,“我爱你……”

“哎?!”

他淡淡看了脸涨红的香克斯一眼,借着念道:“伟大的水之女神,奥尼菲尔。”

“我将一片赤诚之心交于您,和您兑换波涛的青睐。”

“我将满腹炽热爱意交于您,和您兑换海浪的偏爱。”

“您是这无垠大海上永恒的领导者……”亚卡莱斯停止了毫无感情的朗诵,最后解释道:“一本歌颂水之女神的诗集。”

“唔……所以这是你们世界的东西?”香克斯摸着下巴,还想再问什么,却听到了来自下面一层的惊呼声。

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冲了下去。

结果是虚惊一场,只是其中一个海贼一觉踩空在脆弱的地板上摔到了下面一层。

“船长,厨房我们看过了,里面还有腌制的熏肉和一些腐烂的水果,不存在食物匮乏的情况。”

“老大,宿舍我们也去过,里面没人,床铺上的被子有的叠好,有的很乱,但都不是匆忙留下的。”

“第三层我们也没看到尸体,不过储藏室里发现了很多金银器还有珠宝,另外还有这样的金币。”海贼将手里拿着的一枚样品递给香克斯。

后者接过后看了一眼便又递给了亚卡莱斯,“行了,把金银器搬回船上,我们离开这里。”

他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待的越久似乎就越能发现亚卡莱斯那个世界的痕迹,白狼不属于这个世界——他一直耿耿于怀。

这金币上的印子是大陆通用币,上面是一个简约的五芒星,最基本的魔法阵。

亚卡莱斯刚到这的时候,带了好多箱子,不过现在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再次回到甲板,风暴已经停了,这场诡异的说来就来的暴风雨似乎就是为了给他们送几箱子金银器的。

香克斯回头看了看越来越远,即将变成一个黑点的浆船,他直觉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目送着他们离开。

但一向警惕敏感的亚卡莱斯却没有丝毫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