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启夫微安 >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117、第一百一十七章

小说: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作者:

启夫微安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7

晋凌云人刚到未央宫, 便被飞过来的一个杯子砸在了脑袋上。

这种事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她当下也不敢动,将自己顶着巴掌的半边脸面相白皇后再直挺挺地就跪下去。原以为白皇后至少会关心一句, 谁知她问也不问,直接让她去殿外跪着:“不跪满一个时辰不准起身!芍药你给吾盯着她,胆敢起身,就再加一个时辰!”

晋凌云惊呆了, 这个天儿让她去廊下跪着?这是想冻死她麽!

“母后!”晋凌云慌了, 她瞪大了眼睛不解地看向白皇后, “儿臣到底做错了什么,您要如此罚儿臣?”

白皇后如今看到她便饭烦,话都懒得跟她多说。冷冷一哼,径自拂袖而去:“既然不知错,那便跪到知错!看着她, 不跪足时辰, 谁也不准让她起来!”

她的背影消失在大殿之中,晋凌云是真的慌了。往日白皇后还会气急败坏地与她说道理,如今连道理都不说了, 这是何意?她忙起身追上去, 想抓白皇后的衣袖:“母后!母后儿臣知道错了。儿臣不该肆意妄为, 当街强抢男子,是儿臣做错了!母后您别走啊, 为何不说话?”

然而她还未抓到白皇后的袖子便已经被兰心拦下, 兰心木着一张脸, 冷冷道:“公主,请。”

晋凌云眼睁睁看着白皇后头也不回进内殿,冷冷瞪了一眼兰心, 就是不走。

“公主您别逼奴婢动手,”兰心无动于衷,“娘娘的吩咐,还请您自觉。”

“你疯了吗?”自觉?这大雪纷飞的天气让她跪到廊下去?晋凌云会去才怪,“母后正在气头上,说的话能当真?本宫的身子骨如何金贵,这样的天气,你们是想冻死本宫?”

“公主请。”

晋凌云白了她一眼,转身就要走。

兰心立即上前拦住。不仅兰心,未央宫的宫侍们全部站出来,挡在了晋凌云的面前。

晋凌云惊呆了。眨了眨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往日她虽然也多次被自己母后罚,但只要母后一不在,仆从们都是会偷偷放她一马的。看着今日铁面无私的这些人,她怒了:“让开!”

场面再一次僵持住。

晋凌云只觉得莫名其妙,她不过是抓了个好看的书生,居然惹出这么多乱子。正准备动手,就看到关嬷嬷从门外进来。晋凌云眼睛一亮,当下便想向关嬷嬷撒娇,企图让关嬷嬷去劝一劝白皇后。然而关嬷嬷看到她的一眼眉头先蹙起来:“娘娘吩咐了,为何还不动手?”

兰心梅香几个是懂武的,关嬷嬷一声令下,立即上手将晋凌云给押了下去。

晋凌云别看着飞扬跋扈,舞鞭弄剑,其实手无缚鸡之力。挣扎不开,被兰心押着就给跪在了殿外。

此时天色已晚,门外早已黑沉一片。寒风夹杂了暴雪,廊下的灯笼被吹得东倒西歪。晋凌云在膝盖碰到冰凉得地面瞬间,脸色就铁青了。她愤怒地喊叫,叱骂踢踹这些宫侍。然而她的那点力气根本撼动不了兰心,只能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起不来身:“放开本宫!让你们放开本宫!”

“老奴奉劝殿下还是老老实实跪着吧。”关嬷嬷看着到此时还不知错的晋凌云,只觉得可笑,“若是能消娘娘的怒火,或许还能挽救。”

“挽救?”晋凌云根本停不进去,“本宫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就看你们的项上人头可还能挽救!”

她这一声话喊出来,关嬷嬷闭嘴了。一言不发地凝视了她许久,转身离开。

晋凌云就是再迟钝也感觉出不对,不止是不对,而是根本不正常。不仅仅晋凌钺对她的态度变了,未央宫上下对她也变了味道。她不清楚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晋凌云敏锐地意识到变化。膝盖上传来的冰凉触感冻得她下肢麻木,晋凌云左思右想,只想到一件事——该不会盛成珏的死被发现了?

她越想越觉得是,除了盛成珏的死能造成这么大的转变,还能有别的原因?

晋凌云开始感觉到害怕了。若是当真是盛成珏的死被人捅出去,那么,她不死也得脱成皮。

关于这一点,晋凌云还是很有自觉的。南阳王不是普通的朝臣,那是掌握着大历四十万兵力的异姓王。南阳王若是追究,武德帝也护不住她。若非知晓事情的严重性,当初一剑刺死盛成珏的时候,她不会下意识地杀光了所有在场之人,瞒下这件事。

可为何会捅出去呢?谁捅出去的?为何她一点动静都没听说?

越想越害怕,晋凌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内殿里,白皇后立在窗前看着满天的风雪,心口一口恶气还是没有出出来。关嬷嬷一脸担忧地立在她身后,想上前将窗户关了。但见皇后娘娘看得出神,又不敢打搅:“娘娘,徐公子已经回去了。老奴亲眼看着她将姑爷放回去,您就莫生气了。”

“莫生气?”白皇后都气笑了,“往日不知便罢了。如今吾的亲生女儿,不能相认就算了。亏得吾还一直想着,她对此事一无所知,只要她能安分守己,吾便克制住只剩不要怨恨她。可她是如何对吾的?她在吾的眼皮子底下欺辱毓娘,你说吾如何咽的下这一口气?她到底凭什么!”

关嬷嬷喉咙一哽,心里也酸涩的厉害。可不是,金枝玉叶的真公主被个冒牌货骑在头上欺辱。

“那娘娘您这般怄气,除了气坏了身子,还能怎么办?”关嬷嬷都替白皇后苦。她们主子母女俩这一生过得可太苦了。若非娘娘当初心血来潮下金陵,这件事怕是要永远尘封到土里。

是,确实除了气坏身子,别无它用。

但道理谁都懂,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就在白皇后恨不得回到过去,弄死当初换孩子的白清欢,殿外匆匆跑进来一个宫侍。那宫侍也不是旁人,正是上回替白彭毅递消息的小太监。此时小太监匆匆过来,迎头就撞上正在廊下看着晋凌云的兰心。

晋凌云陷入自己的猜测中无法自拔,并未留心到。兰心给了宫婢一个眼神,亲自领着小太监去旁边问话。

在得知小太监是过来送东西的,兰心也没说什么,将人领进了内殿。

白皇后吐出一口气,转过身。

小太监噗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呈上来一枚玉佩:“禀告娘娘,送信的人说递来一句话。说是娘娘所言之事,他必肝脑涂地,奉陪到底。”

白皇后憋了这么久的一口气,因为这一句话,瞬间散了:“好!”

她快步上前,接过关嬷嬷递过来的玉佩,脸上的晦涩散去,双目终于明亮起来。

关嬷嬷与兰心面面相觑,心可算是放下了。关嬷嬷看了一眼兰心,兰心扶起小太监,亲自将人送出宫。临走之时,往他的怀里塞了一个很大的荷包:“做得好!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一听这话,眼睛蹭地就亮起来:“奴婢名唤陆源。”

“陆源,名字不错,”兰心替他理了理衣领,浅浅的勾了一下嘴角,“往后只要递来未央宫的话,切记不要外传。娘娘是个慈和仁厚之人,替娘娘做事,少不了你的好处。”

陆源一听这话,麻溜地往地上一跪。朝着未央宫的方向,干脆地就磕了三个响头。他也不必兰心扶,磕完头就爬起来,兴奋地道:“奴婢谢谢娘娘的赏识。兰心姐姐,别看奴婢年纪不大,但奴婢做事你放心,甚少出差错。若是有那一天,奴婢就是自绝也不会坏娘娘的事儿。”

兰心笑眯眯地摸了摸他脑袋,目送他离开。

与此同时,徐宴已经回到了国公府。灯火剧烈摇晃,苏家灯火通明。所有的事情不必徐宴说,苏家上下都知晓了整件事。苏恒苏楠修安抚地拍拍徐宴的肩,就让他回了。怕苏毓多想,让徐宴自己解释。徐宴此时端坐在苏毓的面前,盯着这一张平和的脸,心里涌起一股一股的浪潮。

头一次,他是如此的渴望权势。

“回来就好,”苏毓清楚徐宴心里的感受。她看着阴沉了许多的徐宴,有些不知该如何安慰。都说这个社会尚美,有美貌便等于有了某种意义上的豁免权。但徐宴的这一幅天生的好皮相,为他带来的便利不多,更多的是数不清的麻烦,“若是实在难受,找机会报复回去便是。”

轻飘飘的一句话,把徐宴给说笑了:“报复?”

“嗯,”苏毓歪了歪脑袋,“不能报复?”

“当然可以。”徐宴身上阴沉的气息瞬间一扫而空,“为何不可?当然可以报复。”

苏毓也笑了:“既然可以报复,那你还阴沉什么?”

弱肉强食这种东西,无论哪一个社会都会存在。现代社会上不可避免,在这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就更惺忪平常。像他们这种尚未有功名在身的普通人,哪怕徐宴聪明绝顶,那亦一样。这就是赤.裸.裸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可逃避也必须承认的事实。

苏毓笑得十分的无辜:“宴哥儿,有一句话叫做,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是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徐宴看着苏毓第一次暴露了眼中的野心,他直勾勾地盯着,就是要让苏毓看到。他笑得淡淡的,“有的帐记着,咱们慢慢算。”

苏毓也没觉得古怪,笑得更欢:“那,用点吃食吧。”

作者有话要说:三更更!!感谢在2020-11-21 23:00:16~2020-11-22 01:23: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梨子小姐姐 12瓶;碎碎念⊙﹏⊙ 10瓶;凝溪夜、小酒 5瓶;水岸 3瓶;竹马识君初、半生 2瓶;苍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