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桃花村村长 > 荒岛求生记

荒岛求生记

小说: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作者:

桃花村村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07

出发前一晚,首尔淅淅沥沥下了整夜的雨,气温骤降。

橘里穿上欧尼们给她新买的卡其色无帽笑脸卫衣,外面裹了件宽松的黑色羊羔绒外套。

仁川飞马尔代夫需要八小时左右,为了舒适度她穿了条和外套同色的束脚运动裤,配上一双黑色老爹鞋,完成今日黑黑的机场时尚。

cody欧尼给她画了淡妆,决定不拿她一身黑的时尚说事了。毕竟时尚的完成度靠脸,橘里这张脸套上黑色垃圾袋她也能吹上几句“这垃圾袋是L家下季主打元素”。

出发当日的天是铁灰色的,大片大片乌云低低地压在头顶,平添几分抑郁。

保姆车停在机场下客点,橘里刚开门,人行道对面的人群就冲着她举起单反。

她还没见过这阵仗呢,和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打过招呼后,新奇地盯着他们猛瞧。

“是记者和站姐,不用担心,公司都关照过的。”经纪人从后备箱把她的行李箱拎出来。

站姐?橘里默默记下这个陌生但又觉得熟悉的名字。

“在岛上好好表现,不要受伤,要安全回来哦。fighting!”

“呐!”橘里背上背包,和他挥挥手道别。

经纪人都快走出橘里的视线了,想了又想还是不放心。《真男》有Lisa作伴,RM有公司staff跟着,去海岛什么照应都没有。还没孩子的经纪人提前体验了一会当爹的心情,他走回来再次叮嘱道:“不要觉得孤单,和欧尼欧巴前辈们好好相处,很快就能回国了。”

橘里的一身黑,在天气的映衬下,就像是周身都笼罩着一股孤单阴郁的气息。

经纪人愈发心忧了,无法轻易挪开脚步。

“呐。”橘里再次挥手,“拜拜~”

她拉着行李箱转身通过人群没入自动门,头也没回一下,只留下一个无情的背影。

比约定好的时间早到了十五分钟,橘里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前往值机柜台附近的集合地等待其他参演嘉宾。

有个高个子的男生比她到的更早,两人客气地互相问好,行完点到即止的礼仪后站在相距四五步远的地方各自等人。

看起来两人都是认生的类型?

当初邀请嘉宾前可没特意整理一份关于性格的资料。想着未来要在岛上共处5天4夜,郑智慧作家有意挑起话题:“橘里xi和承协xi是第一次见?”

李承协闻言瞥了橘里一眼,发现她也看了过来。

单眼皮、眼睛不大,鼻梁高挺,嘴唇...

还没等她看清,他就抿了抿淡色的唇,用低低沉沉的声音道:“是第一次见。”他朝郑智慧作家的方向腼腆地笑了下,像是在避开橘里的视线,又像只是为了好好回答提问者的问题。

但橘里得到了一个信息,她恍然意识到自己露骨的视线或许造成了对方的不适,忙收回目光。

她回忆了一遍网上的物料,确定两人没有任何交集,点头道:“是第一次见呢。”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郑智慧作家看着立在不远处安静等待的李承协,又看看很快和送机粉丝寒暄起来的橘里,脑中跳出“避嫌”两个字。如果是这样,她隐隐能理解李承协的立场。一个上升势头正猛,一个名不见经传。不管是从“蹭热度”还是“性别”的角度来看,在对方的粉丝面前都该保持距离才是。

幸好,很快来了其他人。队内剩下一名女生是RedVelvet的姜涩琪。

她一来就开朗地和橘里打招呼:“你好呀,橘里xi。”

轻快欣喜的语气像一束灿烂温暖的阳光落到了橘里的心房上,烘得她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她挨着姜涩琪,磕磕巴巴地回应:“你...你好。涩琪前...前辈。”

橘里知道姜涩琪,是因为在练习室的时候练过RedVelvet的编舞。

她没想到MV中风格冷硬的女生走出手机屏幕可以这样令橘怦然心动。这一刻她忘记了金智秀,忘记了Jennie,忘记了朴彩英,也忘记了Lisa,眼里只剩下姜涩琪一人。

姜涩琪靠近橘里,右手掩唇,像是要说什么悄悄话。

橘里比姜涩琪高大半个头。她凑近时,橘里微微偏头配合她的动作。

“可以叫欧尼的~”

温热的气息顺着半拢右手尽数喷洒在橘里的耳蜗上。耳边残留着她满是笑意的尾音,那声轻笑在耳道不断盘旋,然后轻轻碰触脆弱的耳膜。

橘里直觉脑袋里有什么东西轰得一声炸开。一抹粉色自耳廓直直往脖劲蔓延开来,没多久粉色逐渐加深,红的仿佛能滴出鲜血。

她肤白,无论是生气还是害羞,都特别上脸。

快门声和白光闪过的频率变快,橘里听到有人扑哧一笑。

“噗。”

“橘里xi很热嘛?”

橘里寻声望去,发出笑声和问她话的是一个打扮干练的女生。她一手握住单反机身,一手扶住长长的镜头,脸上满是收敛不住的揶揄。

“嗯?”橘里微微张大好看的杏眼,眼里的迷茫过了几秒才褪去。她“噢!”了声,下意识地抬手捏捏自己滚烫的耳朵,又贴上脸颊,诚实道:“是有点热。”

听到如此老实的回答,女生又忍不住笑出声。

“呀~”姜涩琪神情无奈地望了她一眼,“不要欺负小朋友啦。”

“好啦好啦知道啦。”

橘里没注意她们的对话。她正低头和卡住外套布料的拉链作斗争,企图散去衣服内存储的热意。

等她拉开拉链,姜涩琪和站姐的对话也结束了。

女生见她卫衣上的涂鸦十分好看,举起单反,挑角度抓拍了一张。

拍到足够的生图,她放下单反,向姜涩琪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入境那天见啦!涩琪fighting!”

“呐,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哦。”

小小的插曲没有影响节目的正式进展。

本次参与丛法录制的人员共八名。除开金炳万,有一位固定嘉宾康男,一位gagman金峻铉,一位韩国明星主厨崔贤锡和四名idol。

和前来送机的粉丝道别后。他们走团体通道办理值机,摄影设备加上所有人的行李,光托运都要花上十来分钟。

“四位是认识的关系吗?”等待时,金炳万好奇道。他和另外三位私交不错,但对idol们的印象就真的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

涩琪除外,他的女儿是她的狂热粉丝。

“和橘里xi,周宪xi在打歌舞台碰到过。和承协...”姜涩琪顿了下,似乎在思考一个合适的名词作为后缀。她望着李承协迟疑且不确定地加上“欧巴”两字。

她大概在纠结以第一次见面的关系是否能用“欧巴”这样亲近的称呼。

李承协含笑点了点头:“嗯,我92年生的。”他认同了姜涩琪对他的称呼,用出生年份来接话茬就好像她的犹豫只是因为不知道他的年龄一般。

姜涩琪放轻松了,展颜流畅地解释:“和承协欧巴是第一次见。”

橘里对圈内人际关系的认识全靠物料。她和这位叫李周宪的男生...除了打歌舞台,好像在...

李周宪眯眼望了她一望,先她一步道:“在后台见过承协hiong。和橘里xi一起参演过《一周的偶像》,不过因为后面没有联系了,所以没能熟悉起来。嗯。”从他的描述来看,其实是微不足道的交情。

噢,对对对。

橘里想起来了,“她”曾和李周宪同框出现在综艺节目里,除此之外应该没有交集了。

陌生的同行们,金炳万一句话总结。不过没事,五天录制下来,他保管他们产生革命友谊。

男生去帮忙搬运最后的大件行李,姜涩琪带着橘里走到队伍后侧闲聊,她们帮不上忙也就不站在那里碍手脚了。

“橘里xi是芬兰籍?”姜涩琪回想起取机票时,参杂在墨绿色中那抹红色,上面有“finland”字样。

“嗯。”橘里把放回宝蓝色斜挎小包中的护照拿给她看。

往上细数已经有五代了。“她”的长辈里有华裔,有韩裔,还有芬兰当地人。所以“她”的肤色要比身边的人白一个色度,约莫是继承了曾曾祖父的基因。

得到允许的姜涩琪新奇地翻开她的护照首页,照片上的女孩子和现在的橘里并无多少区别。硬要玩一把“大家来找茬”的话...姜涩琪抬眼端详橘里精致的五官。

橘里在她的注视下弯起眼眸。笑容使她整张脸瞬间生动起来,令人心生喜爱。

“是...”拍照的时候是在和谁生气吗?她想问。

照片上的女孩眼神空洞冷漠。

还是说这是芬兰那边证件照的共性?把人照得过分板正。单单一张照片,就透着“生人勿近”的气势。

“嗯?”橘里眉头一耸,眼带询问之意,好奇她欲言又止的原因。

还在互相说敬语的时候,问这种问题也太失礼了。姜涩琪及时咽下快要说出口的问题,话锋一转,提到橘里的出生年月:“橘里xi是平安夜出生的啊。”

“芬兰是圣诞老人的故乡吧?”她问道。

关于圣诞老人最开始的传说就在芬兰。

“嗯。”橘里点头,她看着护照上的那串数字,死般寂静的精神力海忽然起了丝难以察觉的波动,一句话不经大脑脱口而出,“爸爸妈妈说,我是圣诞老人带给他们的礼物。”

姜涩琪觉得好浪漫。

但橘里却怔愣了。

“她”很少在公众面前提起父母和家人的事,因此橘里只了解到“她”基本的家庭信息。那没有记忆传承的她,为什么会说出“她”和父母之间私密的对话?

难道是身体残留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