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桃花村村长 > 荒岛求生记3

荒岛求生记3

小说: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作者:

桃花村村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07

Day-1

首尔比马尔代夫快4个小时,航班在当地时间晚上十点抵达。

他们的最终目的地是马尔代夫邻国海域的珊瑚岛。这个赤道附近的小国在地图上是一个扁扁的椭圆形,领土不大,连国家的名字都比地图上显示的面积要长出一截。

仁川没有直飞的航班,需在马累机场转机。到达该国后再由当地向导送他们前往那个原生态岛屿。

在港口边上的酒店休整一晚,翌日早晨一行人换上户外探险的专业服装,坐上驶往拉古娜岛的船。

“当地人称这座珊瑚环礁为月湾。”随行翻译紧抓着船体上的护栏,另一只手指着远处的海岛,用指尖水平划出四分之一圆。

族员们顺着他的指向眺望,视野内隐隐能看到些异于海水的其他颜色。

“从航拍镜头的角度看,大大小小的岛屿组成一轮新月的形状。”他放下手,在船体再次向上颠簸时敏捷地反手抓住护栏。有所防备的族员和工作人员们也不免在颠簸中前后左右地晃动,唯有他和几名向导稳稳地站立于甲板之上。

见此他笑了笑,顺手扶住一位站不住脚的VJ,待他们都找到了平衡点后才又徐徐开口:“较大的岛屿都由国家开发成旅游项目或出售给集团、私人。岛屿的景致都很美,其中拉古娜岛尤甚。”

《Lonely Planet》用“探险家的乐园”、“人间天堂”、“上帝之吻”等词来盛赞它。

那为什么它至今仍然是一座未被开发的原生态岛屿?

《金炳万的丛林法则》可不是让他们来度假的,节目的宗旨是探险和生存。

翻译的话渐渐引起船上所有人的注意。

“是国家对这座岛屿的保护?”金炳万问道。毕竟,这么优美的自然环境,因商业用途而遭到破坏就太可惜了。

“并不是。”他摇摇头,再次望向远方,“实际上,早在08年金融危机时,拉古娜就被高价拍卖给一家旅游投资开发集团。”

“然而,奇怪的是,”他收回视线落到神色紧张的李周宪身上,话锋急转直下,声音在湿咸的海风中变得悠远绵长,“在开发期间集团屡屡遭遇怪事,虽没人员伤亡,但经济受到不小的损失。”

“项目停滞不前,资金被套牢。在周转困难的时候,集团不得不将拉古娜转卖。”

说到这,他半晌都没开口。众人当他想卖个关子,知趣地等了小会儿,才由金峻铉开口问道:“那之后呢?”

“之后,所有经手的集团都经历了相似的事情。拉古娜岛的诅咒一传十十传百,即便它有极大的投资价值,大家也对它敬而远之了。不过,前段时间拉古娜被一个富商买下,节目录制结束后这里就会被封闭起来。”

他瞟了眼李周宪那只捏紧栏杆、指关节泛白的手,安抚的话姗姗来迟:“只要不作商业开发,单独上岛探险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言罢,他耸耸肩,很轻描淡写的样子,还抽空对李周宪眨了个俏皮的wink。

有前面大段的怪事传闻在前,他说得再轻松也无法让李周宪受惊的脆弱心脏平复下来。

李周宪怕得都想趴在栏杆上吐了,恶心的酸味从胃部反流,顺着食道涌上喉咙。

有种被腐蚀的灼热感。

他紧紧闭上嘴巴,咽了口口水,用力深呼气。

“你晕船?”李承协转头看他,从他苍白的脸色瞧出不对劲。

他又咽了口口水,待酸气被压下去些,才道:“不是,胃有点难受。”

“喝口水?”

李承协反手伸手后背拿出包中的矿泉水,拧开瓶盖。他抬头看了眼,视野内的那座岛屿愈来愈清晰:“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

“嗯。”李周宪灌了一大口水,含在嘴里慢慢吞下。

他们俩谁都没注意听PD说得话。

PD说,本期录制的主题,是寻找海岛神秘的传说。

橘里不知道海岛神秘的传说是什么,但她知道这座岛对她而言有些古怪。

她在船上时,精神力刚延伸到沙滩就无法再前移半分,像是被一股无形的防护罩抵挡在外。而防水徒步鞋踩上柔细白沙的瞬间,她也失去了对精神力的感知。

这个岛,有点意思。

*

金炳万在植被生长茂盛的山丘和沙滩的交界处找到一个四面漏风的简陋木屋框架,依照屋顶树叶的腐烂程度来看,应该是上一支探险队伍留下的。

右前方的沙滩上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可以挡风,背靠山丘,离海边有一段距离。

是个安家的好地段。

巡视一圈,他当即有了决定:“康男和涩琪延着沙滩探探地形,顺便看看能捡什么东西回来。贤锡hiong带忙内们去后面的丛林,天黑前最好能找到足够的食物。”

“峻铉和承协帮我一起修房子。”

忙内们是指橘里和李周宪。

崔贤锡拿上节目组提供的**,橘里从包里扒拉出一只网兜固定在腰间。这不算完,李周宪就见她几乎把整只右手都伸进了包里,然后凶残地拎出一把带皮套的斧头。

她动了动手腕,斧头就在她手里灵活地转了一圈。

李周宪看着她,感到自己的胃部又开始泛酸了。

橘里没看到他奇奇怪怪的表情,她只觉得拿上斧头的自己宛若一名女战士,简直酷毙了!她脚下生风,轻快地跟在崔贤锡的身后走进丛林。

树木生得茂密,层层叠叠的树叶把海岛上**烈的紫外线滤去大半,造就了林间阴暗潮湿的环境。

脚踩在湿软的泥土上,留下一个个纹路分明的脚印。李周宪坠在最后,越深入丛林,他内心的不安越是强烈,翻译的话如鬼魅一般缠绕在他耳边。

可惜他的知心哥哥不在身边,没人能懂李周宪的心。

崔贤锡作为主厨,脑子里存储了大量的植物图鉴。

这颗粗壮叶柄下埋着可食用的薯芋类作物,那些长在树上的绿色果子其实是柑橘属作物,他什么都知道。

“如果我们能抓到鱼,我就可以给你们做柠檬煎鱼。挑一颗酸点的,挤出汁水,抹到鱼肉划线处。腌制一会再下油锅。”

橘里被他嘴中描述的美味彻底迷住了,赶紧踮起脚尖去够她头顶上的果子,想要多摘几颗给主厨nim当调料用。有一颗果子生得高些,她往前踏出一步,踮起脚尖时受力点不稳,于是又小碎步往前挪了几厘米...

咔嚓。

听到轻微响动的李周宪愣在原地。

啪!

清脆的声音在静谧的林间分外突出,就像他崩断的神经。

“诅咒怪事传闻”变成了一只浑身冒黑气的饿狼,在李周宪后头紧追不舍。

他发出急促又惊恐的叫声,慌乱无措地抓住眼前唯一能看得见的“稻草”。速度之快、身法之敏捷,如同一只被踩到尾巴的灰**小兔。

“你干嘛?”橘里低头看着自己被扒住的手臂,又看看猫腰苟在自己身侧企图掩住身形的李周宪,满目不解。

不是要保持距离吗?这是要干嘛呢??

她甩了甩手臂,六分力道竟都没能甩开他。

“怎么了?”蹲在地上扒土的崔贤锡一下子起身,三步并做两步来到两人身边。他抬手用胳膊挪了挪遮住视线的帽檐,担忧道,“发生什么事了?”

野生丛林可不是闹着玩的,蚊虫毒蛇都危险的很。

橘里同崔贤锡想到了一处。甩开在机场时的不快,正了正脸色,严肃道:“你没事吧?”

被人拥挤在中间给李周宪带来了极大的安全感,他松开橘里的手臂,仍是惊魂未定的模样:“刚刚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被他放开,橘里**半步,自觉站离他:“什么声音?”

咔嚓。

啪。

枯枝再次在橘里脚下碰裂。

两人同时低头往向那根被二次踩断的树枝,又同时抬头,无语对视数秒。

橘里面无表情:不会,是这个,声音吧?

李周宪无辜地努力眨动肿肿的眼睛:好像,是这个。

“......”

接下来的寻找食物之旅,李周宪不断刷新橘里对他胆小程度的认知。

在惊吓过度中他把什么敬不敬语的完全留在了昨日。

“橘里橘里橘里橘里!!”他连声呼唤着橘里。橘里脚步不停,他的呼唤绝不停止。

唉。

橘里疲惫地叹了口气,往日里坚强的肩膀变得无力,她转身走到李周宪面前:“又怎么了?”

他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像只被黄色符咒定住的僵尸,只剩下灵活的眼珠子在转动:“快帮我看看,我脖子里好像进**毛虫了。”他急切往右边看去,示意他口中的“**毛虫”是掉在右侧了。

橘里从他的帽子上拿下一片长了绒毛的树叶。她用食指和大拇指捏着根茎举到他面前,看着他不语。

李周宪晒笑着,恭敬得用双手接过那片长得像苏子叶的绿叶。

他望着橘里挥舞斧头的背影,感叹油然而生。橘里,变成了一个可以让人依靠的女孩子了呀。

幸运的是,他们找到一串香蕉。这种没熟的青蕉,带皮放在炭火上烤过一段时间会变得和熟土豆一样软糯。就算康男和姜涩琪什么一无所获,他们也能勉强填饱肚子了。

崔贤锡拎着橘里的网兜,李周宪抱着一串香蕉,橘里一个口袋揣了一只大木瓜沿着来路往回走。

“橘里。”李周宪突然叫住走在他前面的橘里。

“我眼睛里进东西了QAQ。”他狗腿又小心翼翼地拍拍橘里的肩膀。

橘里麻木了。

崔贤锡看着她生无可恋的表情忍俊不禁,主动接了这活,和橘里一块走到李周宪身边。

李周宪紧闭的那只眼在异物的刺激下涌出泪水。

“你张开我看看。”崔贤锡放下网兜,凑近李周宪。

李周宪的眼睛剧烈颤动着,张开一条缝又因为不适迅速闭上。

“对,你多眨几下,让它跟眼泪一起流出来。”

李周宪听话地眨眼,好像是起了效果,但眼里还是有异物感,崔贤锡瞧了又瞧没发现什么东西。

“橘里,你帮他看看。”他让出位置。

李周宪本身就是单眼皮,有些狭长的小眼睛。正常睁眼也跟人家眯着眼睛似的。

“你睁大点。”橘里努力地从他肿肿的眼皮底下找到他的眼球。

李周宪使劲撑开眼皮,橘里也跟着他使劲,杏眼瞪得圆圆的。可也没多大用处,她从那条缝隙里什么都没看出来。

“你眯着眼睛干吗?!”看着他没多大变化的眼睛,眼泪又不停地掉下来,橘里急了。

李周宪也急了:“我睁大了!”

橘里都快急得不行了:“睁大了怎么就这么点!?”恨不得替他睁。

眼睛:......有被冒犯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