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桃花村村长 > 荒岛求生记6

荒岛求生记6

小说: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作者:

桃花村村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07

Day-3&4&5

暴风雨来得突然,前一秒还艳阳高照,下一秒黑压压的乌云就席卷而来,遮天蔽日。

散在海岛四处的族员们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活,听从向导们的建议匆匆忙忙往木屋赶。

闪电划过半边黑沉沉的天幕,海岛在顷刻之间被照得通亮。雷声紧随其后,震得耳朵嗡嗡作响。

豆大的雨点密密麻麻地砸落,打在身上又冷又疼。

回到木屋时,橘里全身湿透。湿冷的雨水覆在温热的皮肤上,渐渐吸走体表的温度。

即使换了干净的衣服,坐在离火堆最近的地方取暖,也让橘里冷得发颤。

大风大雨的环境,简陋木屋的防御能力约等于零。雨水乘着风无孔不入,族员们穿着雨衣躲在屋檐下,围绕火堆而坐。既能取暖,也能看护火焰不被熄灭。

“这雨一时半会儿不会停。”金炳万添了根枯木。

他转头望向屋外,除了雨幕还是雨幕。这场风雨将能见度瞬间降到只有数十米,连那块具有代表性的巨岩都仿佛一同陷入黑暗,只能遥遥辨出轮廓。

“今天吃点东西就早些休息吧。”所幸今天是海岛上的第四夜,明天中午就能离开。而他们在雨落下前找到了勉强果腹的吃食。

姜涩琪喝了崔贤锡递来的鱼汤,她捏着滚烫的饭盒边缘吹了两口。呼噜噜一口热汤下肚,暖意从胃部散开,虽然比起遭受的寒意来说作用甚微,但聊胜于无。

“昨天找到海岛的传说了吗?”她问道。第二天没找到,第三天根据节目组的提示,四人再次出发,回来后神神秘秘的,也不肯说找到了什么。

饭盒被放到橘里手中。

汤的温度源源不断地透过金属传递到冰冷的手心。橘里贪恋它带来的温暖,可肉味顺着白气直冲鼻腔,刺激着她不适的胃部。

她快速把饭盒转手给李周宪。

“你不喝吗?”那边金炳万讲起所谓的“海岛传说”,李周宪凑近了小声问她。

“不喝。”橘里脑袋昏昏沉沉的,整个人都打不起精神。

金炳万讲,海岛传说指的是本土探险家用岛上几处美景和民间传闻联想出的一个神话故事。

无论是风景还是怪闻,都为拉古娜岛蒙上神秘色彩。

金炳万和金峻铉一个说,一个补充解释。橘里起初还能听进去几句,慢慢的思绪就放空了,眼皮忍不住下耷。

外界的声音成了强效催眠曲,但恍惚中她还记着自己在录节目,在眼睛快要闭上前努力撑大疲劳的眼眶。

坚持不到一分钟,眼睛的缝隙又开始变小。

聊天的声音忽然断在了金峻铉那里,他指了指头点个不停的橘里,笑弯了眼。

抱膝安静打瞌睡的橘里和前几日的活力满满造成了反差,金炳万调侃道:“连我们橘里也累了。”昨晚的随机舞蹈环节,还要用Redvelvet的编舞和李周宪争个高下,今天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

橘里对自己的名字十分敏感。她猛地抬起头,杏眼睁圆,双眼皮显出四层。

她强装清醒,还严肃地“嗯”了声作为应和,自以为不漏痕迹地参与进对话。

像极了上课和困意顽强斗争的学生,短暂的回神还要看一眼黑板上的内容,装作自己一直在听的样子,点点头。

众人失笑。

*

【橘里,我们该走了。】

走?去哪里?

【别再那么傻了,被人骗了还以为人家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她才不傻呢!

被说傻,橘里都有些生气了,她气急败坏地让074赶紧出来。

074始终没有现身说法。

零碎的画面快速闪动,每幅画面上都有不同的人浮现。有时是个高大的男人,有时是名优雅的女士...但大多数时候是看不清面容的女生。

从婴儿到成年。

梦长得没有止境,一个圈套着另一个圈。橘里跟着走完这段影像,又被立马带入下一段场景。

这会儿她变成了梦境的主人公,没有自主意识地成为黑白哑剧的一员。她不清楚自己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但切身体会着角色的痛苦和绝望。

负面情绪占据了她的全部身心,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于是,梦里的她顺从地随着梦境主人公的意愿一道放弃抵抗,

就在将要沉沦之际,橘里感到额头处有凉意滲入。意识陡然清明,为了脱离梦境主人公的束缚,她开始拼命挣扎。

李承协把手从橘里的额头拿开。

橘里发烧了。

脸颊泛着异常的红晕,呼吸沉重急促。本有些舒展的眉头在李承协把手拿开后又难受地皱紧。

李承协起身去叫金炳万。

金炳万觉浅,听到脚步声就睁开了眼。他撑着上半身从地上坐起:“怎么了?睡不着?”

“橘里发烧了,我该去叫队医过来还是把她送去节目组的营地?”李承协指着身后,嗓音依旧平稳低沉。但皱得比橘里还紧的眉出卖了他的情绪。

她烧得很厉害,手摸上去是滚烫的温度。

一听有人生病,金炳万就坐不住了:“得把她带到营地,这里环境太差。”

风雨是在半夜停的。

屋内潮得根本无法让他们躺下,只得依靠木板坐着睡觉。正常人都觉得艰难,不可能让病人也将就。

“嗯,炳万hiong,麻烦你帮一下忙。”他背对橘里,单膝跪地。右手抓住橘里的手腕,在金炳万的帮助下把橘里背起。

他们轻手轻脚地离开,没有惊扰别人。

雨后的海岛浓雾弥漫,金炳万走在前面打手电为他们照明,李承协托住橘里的腿弯,在软软的沙滩上一步步走得极稳。

“还行吧?累吗?需要我替换一会儿吗?”走几步路,金炳万就回头问一下他的情况,

李承协托着身体下滑的橘里往上颠了颠:“没事,她很轻。”

“大概是淋雨淋得。”金炳万说,“一般的情况队医都能处理。如果严重的话,做好应急措施,工作人员会马上联系陆地上的船只过来。”

“嗯,先看看情况。这个点,队医...”

毫无征兆的,橘里下垂的手臂忽然收拢,身子紧贴他的背部,连脸也转了方向埋到李承协的颈窝。

背后的人冷得打了个哆嗦,然后他就感觉颈侧被她烧得发烫的脸轻轻蹭了蹭。

细腻温热的肌肤猝不及防地贴上敏感脆弱的脖劲,李承协呼吸微滞,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橘里又蹭了两下找到最暖和的位置,才窝在那儿安分下来。

“队医怎么了?”金炳万走了两步没听见下文,才发现李承协没有跟上。

手电筒的光亮沿着沙滩上留下的脚印一路照到李承协的脚底。

“没什么。”他不自在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糊成一团浆的脑子想不起方才要说得是什么话。

*

39.1。

随队队医给橘里吃了退烧药,贴上退热贴。

队医对金炳万和刚刚从睡袋中爬起来的PD道:“早上能退烧就是好的,录制是肯定不能参加了。”

手表上的时间已是海岛生存第五日的凌晨2点,离生存结束还剩下10个小时。

PD沉吟片刻:“我明白了,等族员们起床后补录一个视频,交代橘里xi生病的事由。”说完,他伸手拍拍金炳万的肩,“对了,hiong,你到我们那儿来一下,有事想和你商量。”

“承协xi是在这等炳万hiong一起还是?”

“我等炳万hiong一起,外面有雾看不太清。”说是这样说,他飞快瞥了眼缩在睡袋里的橘里。

PD点点头,和金炳万并排走出队医帐篷。

“承协xi。”队医拎着医药箱走到他面前,“有位工作人员在回收摄像机的时候脚受伤了,我过去看看。你随便找个位置坐就行。”

“额...好。”

不大的帐篷一下子空了下来。

帐篷太矮,李承协站不直,他想找把钓鱼凳,舒服地坐一会儿。

刚要走开,裤脚就被一股力拉住。

他低头,看见橘里紧闭双眼,满脸痛苦之色,嘴唇轻轻动着像是在说什么话。

离开的脚步顿住,他靠近她,蹲下。

“不要...”

“不要走。”她缓缓地睁开眼,眼睛微微发红含着水汽。

她重复念叨着“不要走”,得不到李承协的回应她竟嘴巴一瘪,抽抽噎噎地小声哭起来。

金豆豆不要钱似的溢出眼眶,顺着眼尾滑落。

李承协慌了,忙轻声应允道:“好好好,我不走我不走。”

高大的个子滑稽地挤在睡袋旁狭窄的空间里,他放缓了声音,低沉的声线仿佛天生就是用来哄小孩的:“我不走,就在这里。”

哪知橘里呜咽得更厉害了,她就近抓住他的手,眼泪汪汪地哽咽着:“卡...卡...卡机嘛。”

他想把手抽出来,橘里抓得很紧,他没抽动。真要用力,又怕伤到她。

他专注地盯着落在她手里的右手,忽地想起那颗灰蓝色的珠子和理想型世界杯,一时间有些失神。

会不会...其实是种暗示?

还未等他有所分析,橘里就拉了拉他。

他迁就地俯下身,侧耳认真听。

“卡机嘛。”

不会...是要复合吧?否则明明都醒过来了,还一直拉着他喊“别走”。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承协陷入纠结。

接着,愣神的他就听清了从橘里口中吐出的后面三个字...

阿,伯,叽!

她睁大眼委屈巴巴地冲他喊道。

不要走。

阿爸!

“......”

这活他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