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桃花村村长 > 荒岛求生记5

荒岛求生记5

小说: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作者:

桃花村村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07

Day-2

下午的时候,金炳万提议让族员们潜水捕鱼。

“昨天我下去看过了,东侧水深但鱼多,运气好还能捡到大王贝。”他的食指指向巨岩后面的那片区域,“想下水的可以去那边试试。”

康男带着李承协、姜涩琪和橘里去海岛的东面,金炳万等人根据节目组的提示深入林中寻找“传说”。

电视屏幕上出现的海底世界是迷人,可真要亲自涉足,姜涩琪生了退意。脚蹼随着前涌的海浪一同后退。

她原是不会水的,出发前一个月找了专业的教练,特意学了游泳和潜水。

新手和初学者或多或少对水都有恐惧感。尤其是当脚触碰不到底、手也抓不到任何东西时,慌乱和害怕造成了双倍的心理压力。

“比泳池深水区的深度要深些,2米多,3米不到。”橘里放松身体,任由波浪将身体推到岸边。

那挺深的。

姜涩琪回想那个用来练习的池子。很难说当时的大胆是因为她掌握了这种运动还是有教练在身侧。

“会有危险吗?”她问橘里,“我该注意些什么?”

“欧尼其实都会。不要紧张。”橘里从水里爬起来,甩着脚蹼“啪嗒啪嗒”走向姜涩琪。

她把潜水镜上推,抹了把脸:“欧尼担心的话,我会陪在欧尼身边。不适应或者体力不支的时候,往海面指一下,我带欧尼上来。”

其实潜水更该考虑的是如何让自己沉下去。

但姜涩琪的问题显然在于她没有安全感。

“带上来?”她重复着橘里的话。

“嗯。欧尼要不要试试看,下去,然后我带你上来。”橘里看着她,“试过之后你再做决定。”

阳光洒落,挂在橘里身上的水珠闪着金色的光亮。

姜涩琪的双眼从橘里的脸滑到她的细胳膊细腿上。

作为女团成员,橘里的身材无疑是符合大众审美的。上镜胖三分的原理在她身上并不存在,她本人比屏幕上显现的还要瘦些。

橘里看上去比她小了一号。

“我挺重的。”姜涩琪自曝道。

橘里笑了一下:“欧尼可以相信我的。”

知难而退不是姜涩琪的风格,况且橘里都这样说了。

她抬起脚蹼往海里走去。

海水轻柔地包裹住全身,视野所及之处一片碧绿。海底的世界很干净,姜涩琪甚至能看清潜水镜前一晃而过的橘色小鱼身上的鳞片。

橘里就离她一臂宽的距离。

姜涩琪感觉自己有些缺氧,于是她对橘里“是否要上去”的手势微微点头。

腰瞬间被一只手臂箍住,姜涩琪下意识地绷紧身体。

橘里拍了拍她耸起的肩膀。

姜涩琪尽量放松自己的身体,减轻橘里的负担。

肌肤相贴之处能清晰感受到蕴含在橘里体内的肌肉张力,她有些惊诧,不由向橘里望去。

身体快速上升,水纹划过脸侧。潜水镜模糊和缩小了视野范围,她只粗略地瞥到橘里线条流畅的下颚线。来不及细看,她就离水面那道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腰侧的手下移到胯部,臂弯拖住臀部。橘里突然矮了她半身,用手臂的力量加速带着她冲破水的束缚。

哗啦。

姜涩琪急切地摘下呼吸管,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最后那一下,让她体会到了一些玩水的乐趣。

橘里拦着她的腰没有松开,等她又做了几个深而缓慢的呼气后才问道:“欧尼还好吗?”

“呐!”姜涩琪还喘着气,但这并不妨碍她表露激动的情绪,往日里总显得懵懵的眼兴奋地睁大,“我看到了一条橘色的小鱼!特别像你!小小的,非常可爱,完全!”

她伸手比划出那条鱼的大小。

没把橘里的爆发力考虑在内,以至于被落下的海底跟拍VJ刚露出头就听到姜涩琪的形容。

你像鱼。

就算是突出了“可爱”,但被说成像鱼,总会让人失礼地联想到几位真的像鱼的gagman。那几位的长相就算是在gagman中也一言难尽。

如果非要用动物来形容人“可爱”的话,他比较能接受狗狗和猫咪。

对于比喻是否有失妥当这件事,VJ当真思索了一番。

姜涩琪问道:“如果抓到鱼,可以带回去养吗?”

VJ又认真思索了片刻,还没想好说辞,就听橘里把姜涩琪劝退了。

她抠门得很:“空运回去要花很多钱吧。欧尼可以省下钱回首尔买一鱼缸的鱼了。”

“那倒也是。”

VJ的脑回路彻底被带偏,他开始计算空运费可以用多少条鱼来画上等号。

姜涩琪之后又在没有橘里的情况下尝试了一次,等她适应后,两人开始在互相能看得见的地方分开行动。

橘里发现了大王贝,隐在一群珊瑚礁石之间,有她两个手掌那么大。她把鱼叉别到腰间,潜到大王贝正上方,伸手去掰。

表壳的滑腻触感让她多次脱手,难以找到发力点。

橘里上去换了口气,这回她改掰为前后晃动。

她力气大,没晃几下,大王贝就脱离了栖身之地。

软泥沙扩散,视线变得浑浊,光芒在缝隙中一闪而逝,像是为了引起她的注意一般。

橘里没有错过那道微光。她等不及泥沙沉淀,试着用精神力探寻。

精神力覆盖的地方四散着星星点点的白光,差点闪晕橘里。

手指在礁石间抠抠索索,VJ集中精神,以为她有重大发现。

镜头切换,VJ小心地靠近,生怕打乱橘里的计划,惊扰了猎物。

柔软的指腹抵抗着坚硬的礁石,橘里插入裂缝,强行掰开。在珠子落入手中后,立马浮出水面。

这是一颗鱼眼大小的灰蓝珠子,颜色几近透明。

橘里举起珠子对着阳光仔细感受。

据书籍记载,能在精神力的感知下发出白光的,只有蓝星白金岛的星石。这种石头形似玻璃珠子,越深的蓝代表其中蕴含的能量越多,主要起到修补精神力的作用。像橘里手里这颗,顶多有助眠效果,能快速消除疲劳。

可是这种可以蕴养精神力的星石怎么会出现在地球上?

在她百分百确认手里的石头原是蓝星特产的情况下,这点令她颇为困惑。

因为精神力残缺的事,她曾翻遍所有相关书籍。解决方案很简单,常年佩戴星石即可。但问题是,白金岛在百年前从蓝星神秘消失,连带着星石一起。

VJ出声打断她的思绪:“橘里xi找到了什么东西?”

从乱麻中找出的那根线头被人打落,正确答案要浮不浮,最终归于沉寂。等橘里再想找回方才分析问题的状态时,她的脑子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想法。

只得暂且放弃。

她伸出手,把石头展现在水下摄像机的镜头前。

“是颗玻璃珠子啊。”VJ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失望。

就算是灰蓝色的星石,那也是好东西,见者有份。

橘里把摊开的手心凑到VJ面前:“很漂亮吧,可以当海岛的纪念品带回去。这颗送给您。”

玻璃珠子十分透亮,表面圆润光滑不像是自然产物。VJ猜测是哪位探险家下海时遗失的饰品,被橘里捡到。

还是喜欢亮晶晶的漂亮珠子的年纪吗?

不管是否有需求,能成为被分享的那一方也会心生愉悦。

VJ看了眼橘里,笑道:“橘里xi收着吧。给我的话,可能还没带回家就找不到了。”

橘里试着推销:“做成手链、项链吊坠都会很好看的。”

“我不怎么戴这些饰品。”VJ委婉拒绝。在他们组,戴饰品上岗跟乱扔钱并无两样。

橘里作罢,她收好星石。又下水寻了几颗,无一例外,都是灰蓝色。照它们散发的白光强度来看,这一片都是灰蓝色无疑了。

地平线上,夕阳渐渐落下,橘红自远处蔓延而来,染得湛蓝色的海都成了红色。

橘里失落地往岸上走。

康男、李承协和姜涩琪拎着各自的战利品站在岸边看日落。

见到橘里背光的身影,姜涩琪第一时间举起手高兴地挥了挥:“橘里!这边!”等橘里走近,她把她拉到身侧,手自然地挽上她的胳膊。

“这里真的好美。”她痴迷地望着夕阳,感叹道。

余晖斜照上她的脸颊,本就耐看的五官仿佛泛着柔和的金光,透着股朦胧美。

橘里盯着她的侧脸发呆。

她虽早就接受了无法看清自己外貌的现实,但燃起希望后再遭打击仍会失望,可这点消极的情绪在看到姜涩琪后突然就不足为提了。

欧尼好美啊。

姜涩琪望着夕阳,她望着姜涩琪。

“我们来玩理想型世界杯吧。”久久无言的抒情气氛令康男嘴痒,“应该有很多观众想知道涩琪和橘里的理想型吧。”

“理想型世界杯是什么?”橘里问道。

橘里不知道游戏玩法,姜涩琪为她做了示范,每轮在两位男艺人中选择较喜欢的一位,最终的选择即为世界杯冠军。

姜涩琪在苏志燮和孔刘之间选择了孔刘。她尽量避开康男给的男爱豆选项,选择了一位年龄偏大、国民好感度高的男演员。

理想型的问题,就该挑一个没有可能性的人,才不会出错。

可到了橘里这儿,李承协和李周宪一路战胜其他男艺人,留到最后。

姜涩琪看了眼瞎起哄的康男,心里起了几分恼意。这欧巴怎么回事?看热闹不嫌事大吗?又不是室内综艺,把人逼得发窘才有笑点。

她想了套通用的说辞。“哇,太狡猾了吧。是看承协欧巴在这才这样选吗?那选了孔刘前辈的我算什么?”像这样的话总能插科打诨过去。

再不济,承协欧巴也不会让场面变尴尬。

想到李承协的为人,姜涩琪有了点底。

被姜涩琪寄予厚望的李承协此刻心神紧绷。

他以为白橘里在机场见面时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就已表明了态度。

爱意无法被掩盖,眼神更骗不了人。所以他看得出白橘里和李周宪没有关系了,也看得出白橘里对他与常人无异。

这样很好,短暂的交集过后该回归各自的日常。

他以为他用一年时间做到了心无波澜。可“李承协”三个字一次次从白橘里口中说出时,平静的湖面被砸下一颗颗石子,荡起阵阵涟漪。

明知道他于白橘里而言,是共同录制节目的同行,偏又生出杂七杂八的念头。

他不知道他在紧张些什么。是因为有了一个期望的结果,而这个结果拿捏在别人手里?他为什么要在意这个结果?有什么好在意的。

越是强迫自己不去在意,越是不受控制地想知道橘里的答案。

李承协和李周宪。

想到李周宪,他忽然有些烦躁。

那小子...

迎面而来的风吹乱了他的头发,一绺稍长的刘海被吹到眼睛里去,扎得他眼疼。

他心不在焉地往旁边拨了拨。

等待让时间变成以帧为单位,每一秒都被拉长。

李承协。他听见了橘里的回答。

有什么东西尘埃落定的同时心也变乱了。

“承协欧巴。”橘里叫了他一声。

她的右手握拳,伸在半空中。

前两日没什么特别的称呼,此时听来有些不同,莫名让他心脏漏了一拍。

李承协感觉喉咙发干,他轻咳一声,在橘里的示意下伸出手。

摊在橘里拳头下方的手指瘦长挺直,骨节分明。他弹钢琴,因此从不留指甲,干干净净地剪到指尖的位置。

他的手实在生得好看,惹得橘里多瞧了几眼。

被她瞧得发慌,他也垂眼。

掌心干燥,没什么脏东西。

星石就在这时带着暖暖的潮意滚落到李承协的手里,从指根滑到掌心。

在它要继续下滑前,李承协急急地收拢五指,以防它掉到别处。

接连在VJ和康男那儿被拒,让橘里的口才得到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她开门见山地对李承协道:“欧巴,这是能带来幸运的星石!你别看它长得像玻璃珠子,但质地很坚硬,可以用来镶嵌在手链或者...”

这看上去用力砸一下就会破碎的珠子...

姜涩琪听她越说越离谱,跟上门推销的保险人员似的。干巴巴地朝李承协笑笑,忙拉了下橘里的衣袖:“别说了。”

见她乖乖地“噢”一声就住了嘴,李承协抿唇,嘴角向上翘出点弧度。

他清了清嗓子,欲盖弥彰地压住那抹笑,正色道:“嗯,谢谢。”攥紧珠子,放进口袋。

好像,还是会有点在意。

他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