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桃花村村长 > 5. 我以为我是平平无奇的伪装小天才

5. 我以为我是平平无奇的伪装小天才

小说: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作者:

桃花村村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07

橘里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耳朵紧贴门缝,右手收拢握住门把手。

门外有悉悉索索的声响,柔软的棉拖“塔塔塔”地拖在木地板上,有人在外面说“早上好”。

橘里深呼吸一口气,脑海里回顾自己整理好的笔记。

对外?冷都女、清纯人设,舞台上girl cush。

她自问自答着。

队内?对Jisoo欧尼,可以像亲姐姐那样随意相处。对Jennie欧尼,不能太随意,得听她话。对彩英,攻、A、男友力。对Lisa,有些误会没解开的至亲。

有了这些资料在手,她一定会很快融入角色,融入这个大家庭的!

橘里打开门,自信地踏出第一步。

Jennie一早去公司准备solo事宜不在宿舍,金智秀还没起床。客厅里Lisa在为家里的宠物们准备早点,朴彩英在厨房把一片片面包放进吐司机烘烤。

美好的早晨从打招呼开始。

她肿着眼冲Lisa亮出瓷白的八颗牙齿:“早,Lisa!”

眯起的眼看着像金鱼,Lisa盯着她凸出的眼部数秒,微微点头轻声说“早!”

她蹲在狗盆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棕色博美犬的背部。虽说是她先向欧尼们提议要缓和关系,但也怕真心再次被辜负。就照智秀欧尼说得做吧,先观察一阵子。

厨房里,橘里喊了声“呀!”。

吓得朴彩英和Lisa都愣在原地。

橘里向来这样,看不惯或不耐的时候就会对她们大呼小叫,欧尼们在的时候还算收敛,同龄人面前她霸道的很。

Lisa心里涩涩的,她又错了么?明明那两天不是这样的,还是说她的改变只是因为有外人和摄像机的存在?

她起身想去厨房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至少她和朴彩英站在统一战线时,橘里奈何不了她们。

转身就见橘里心疼地握住朴彩英的手,眼缝里流露出的疼惜和责备令人动容,她轻柔地吹掉朴彩英手指上的面包屑,拿干净的厨房抹布帮她擦干净。

接着就用十年前韩剧男主角油腻腻的说话腔调说道:“呀!烫坏了手该怎么办?我这颗为你跳动的心脏都快要窒息了。”

Lisa:.......

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橘里边嘟囔着“吃饭不能着急,以后这些活让她干就行了” ,边把朴彩英赶到一旁。重新烤了两片表面微黄的吐司出来。她刮了一勺酸甜的草莓酱,细致地涂抹在吐司上。

放置了一会儿才递给候在旁边的朴彩英,她抬起肿胀的眼皮宠溺道:“吃吧。”

朴彩英咬着温度刚刚好的吐司,眼神和Lisa在半空交汇。她站在橘里背后,不明所以地朝Lisa摇摇头。然后她又注意到橘里穿了她当初买给每位成员的睡衣,这身衣服只在团综和vlive直播时才会被橘里拿出来。

朴彩英惊诧地指了指橘里的睡衣,无声呼唤Lisa“快看”,最后她把食指放在太阳穴那里转了好几圈。

但不得不说橘里烤得吐司很好吃,即便是抹上草莓酱还保留着焦脆的口感。一口咬下去,脆脆的声音,面包的香气,在舌尖绽放草莓的酸甜,朴彩英和橘里两人解决了一整袋吐司。

橘里还用冰箱里剩下的紫薯做了紫薯泥牛奶吐司,想着智秀欧尼还没吃过东西,朴彩英才不舍地浅尝即止。

紫薯泥吐司确实好吃。Lisa想帮她一把,于是让她端上果汁拿给智秀欧尼。

金智秀的房间在朴彩英旁边。橘里拖着托盘,不轻不重地敲门:“智秀欧尼你醒了嘛?我可以进来嘛?”

虽做足了功课,但橘里有些微的紧张。毕竟是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的人,丝毫不对劲都会让人察觉到端倪。她开始后悔昨天睡得太死了,不然至少可以见一面试探试探这位欧尼。

不过这位欧尼的性格很好,她只要按照笔记上记录的那样行动就肯定不会露出马脚。

没事的橘里,刚刚对彩英不是做得很好嘛!你可以的!

她鼓励自己,又敲了三声。

屋里传来疲惫的呻/吟和哀嚎,最后化为一道饱含着无可奈何的长长叹息:“进来吧。”

金智秀的房间和她差不多大,不过家具摆设不尽相同。

橘里刚进门,一个白色的物体就往她腿上撞,撕咬着她的裤脚管把她往门外拉,喉咙里不停发出意为警告的“呜呜”声。

唉,有谁能抵抗住狗子们的致命吸引呢。

温热小巧的身躯贴着裸露在外的脚背,毛绒绒的软毛不时扫过光滑的肌肤...这可人的模样,橘里的心都要融化掉了。

“月熊,过来。”金智秀从床上爬起来,她似乎还没适合屋内突然亮起的灯光,精致的五官皱巴巴地揪在一起。她一手抓揉着乱糟糟的长发,一手拍拍床。

月熊不听不听。它咬着橘里裤子,疯狂甩动身躯。

金智秀又唤它一声。它依旧咬得起劲。

橘里没办法,只好一脚垫到它柔软的腹部,脚背利用巧劲使力。

狗子腾空而起,在空中有一瞬间的滞留。它不吠了,它被橘里的右手托着夹在胳肢窝下,再轻柔地放到金智秀身边。

狗脸震惊。

揉眼的金智秀没看到这一幕,她把月熊放到里侧防止它再去针对橘里。

“怎么了?”她问,“vlive直播不是定在晚上吗?”

她抓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显示才九点半。

“欧尼我们做了早餐。”橘里举起托盘,“欧尼我放在你的梳妆台上了。”

“噢~辛苦了~”她带着浓浓的鼻音,软软地拖着长调,撒娇似地表扬了...

橘里!!

她这才看清来人,整个人都清醒了!

她下意识地寻找房间、门口、橘里身上...任何可能藏匿录影设备的地方。

找寻无果,只有两颗上下交叠的脑袋,扒着门框观察屋内的情况。

朴彩英点点自己的脑袋,不等她转手指,金智秀就神色古怪地不住点头。放在平时,橘里哪会进她房间,还送早餐?任谁告诉她橘里有一天会亲自准备早餐,亲密地叫她起床,她都会嗤之以鼻。

可现在,无法想象的一幕真的在她房间里上演,她惊到了,连橘里表情扭曲的撒娇都没注意。

她心神恍惚:“噢噢,今天没行程不去约会吗?”

“约会?”橘里站在她面前困惑地反问。

啊。

金智秀懊恼地攥紧被罩,她怎么把这事给说出来了。

橘里交了新男友的事,公司上下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当然不是橘里告诉她的,而是她无意中撞见了。偷瞄了几眼,确定橘里和另一位当事人的身份后她就赶紧溜之大吉。

橘里瞒得很好。

在告诉经纪人让组合关系更加恶劣和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之间,金智秀选择后者。

“不是有男朋友了么?不去约会嘛?”她硬着头皮继续说。与其被橘里否认,然后抓住把柄反击,还不如直接表明自己已经知道她偷偷谈恋爱的事。

唉,她怎么在这个时候说出来了,金智秀一脸悔意。她瘫坐在床上,等橘里发作。

如果橘里发脾气,那她一定会掀开被子,下床质问她“谈恋爱为什么不上报公司,难道忘记上次的后果了吗?”。

她偷瞥橘里,橘里强装镇定,坦然地回视,清澈干净的眼睛像是在诉说“清白”。金智秀都快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或者两人只是关系好到可以牵手的异性朋友。

金智秀不知道的是,平静外表下橘里内心早就起了滔天巨浪,自责的情绪几乎把她淹没。

她竟然忘记翻手机了!作为艺人,暴露在网上的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都隐秘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比如聊天软件。

唉,完美的职业生涯遭遇滑铁卢。

不过橘里没有让自己陷入这种情绪过久,她飞快地动起脑筋。

是说已经分手了然后回房后找到“男朋友”提分手圆谎,还是说吵架了今天就不出门了?

啊哈,她想到了!

她为自己的机智欣喜不已,脸上却不得不露出悲痛欲绝的表情,含糊其辞道:“今天不出了。”

谈恋爱哪有不反反复复分手和吵架的,这句话还为她留了无数退路,她可真是个机灵鬼呢!

果真,金智秀不再追问,表示自己想再休息一会儿并感谢了她的早餐。

橘里扬起笑脸,顶着肿泡眼傻乎乎乐呵:“这是我应该做的!欧尼喜欢的话以后每天都给欧尼做。”

金智秀慌忙摆手,直说“不用不用”。

橘里贴心地为她关上门。

金智秀松了口气,一手捞过月熊抱在怀里,感受着它小小心脏的跳动。

今天的橘里,果然和彩英说得一样奇怪。

*

橘里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

她的队员们长得好看,人还善良,没有比天天和她们呆在一起更幸福的事了吧。她兴奋地倒在床上滚了一圈,往反方向再滚一圈。

哦,对了,男朋友。

她爬起来,在枕头底下找到手机,指纹解锁。

翻找到黄底黑色皮泡的图案点入,没有费太多时间她就找到了“男朋友”。

那条提分手的对话框映入眼帘。

【分手吧,是的,对你已经没有感觉了。】

【不要纠缠,我觉得很累。】

分手的信息没有被回复,看时间是这具身体在入伍前发生的事了。以往的聊天内容被删得干干净净,橘里翻来翻去就这两条。

橘里的心突突地跳,越跳越快。她紧紧捏着手机,手心冒出细细密密的冷汗。

她激动地在聊天框打上【好的】,不小心顺带上的感叹号被她删掉。

发送。

未读消息很快显示为已读,对方再没有回复什么内容,她退出界面把手机扔到一边。整个人以“大”字型舒服地躺在床上,开心地抑制不住嘴角的笑容。

连“男朋友”的事都解决了,所有事都在顺利发展,橘里感到一身轻松。

她要赶紧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智秀欧尼和她的好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