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桃花村村长 > 荒岛求生记4

荒岛求生记4

小说: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作者:

桃花村村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07

Day-2

两顿并作一顿是这档节目的常态。晚上十一点吃正餐的时候,橘里如愿以偿地享用到了崔贤锡主厨描述的柠檬煎鱼。

金炳万下海捉到的比目鱼肉嫩不腻,经柠檬和少许咸盐简单腌制后,用清冽的酸甜丰富了口感。橘里太喜欢了,睡着了嘴巴还蠕动两下,仿佛嘴里还有未吃完的食物。

木屋框架的上方、后侧和左右两侧被一层又一层的芭蕉叶覆盖,为族员们挡去不少海风。

拉古娜岛的深夜有着自然形成的助眠amsr。

当挂下黑幕,人类进入梦乡,白天躲藏在海岛各处的生命体都开始出动了。昆虫鸣叫,草茎折断的声音,海风穿透林间带动枝干颤动...

夜色之下,海浪“哗哗”冲上细软的沙滩,有的留下白色泡沫后又缓缓退去。有的撞上那块巨大岩石,被击碎成晶莹的水花向四处渐开。

煮饭用的枯木仍没烧尽,乌黑的炭火下亮着隐隐灭灭的红光,间或发出轻微的爆裂声。

海岛上的昼夜温差并不大,有了火堆的加持,就算身下只垫了几片叶子,也能睡个暖烘烘的好觉。

橘里以婴儿蜷缩的姿势紧挨着姜涩琪,她从未有过这样美好的睡眠体验。大概也只有在她是一团小精神体、置身于母体之内时才体会过这种舒适和安心感。

意识陷入黑暗后不久,不知从海岛哪个方位飘来的、肉眼无法看见的莹光晃晃悠悠地停驻在橘里身上。它们试探着在她身上跳跃两下,在第三下时齐齐透过衣服,没入体内。

墨色斑点被闯入的莹光不断吞噬。直到橘里那片漆黑的精神力海慢慢转为深蓝,萤火虫大小的光芒才聚拢成白白软软的球状,披上深蓝的外衣藏匿起来。

橘里。

有什么声音在呼唤她的名字。

橘里。

那道声音把“Gyul”和“Ri”两个字拖得极长,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橘里。

梦里出现李周宪的脸。

他的嘴一张一合,没有声音。但从嘴形来看,分明是在叫橘里的名字。

李周宪竟然做梦都不肯放过她!

白日饱受折磨的橘里惊醒了,这回她真真切切听到了声音。

那人压低了嗓音。

挤压肺部产生的气流音像是前来索命的恶鬼:“橘——里——”

饶是橘里这样的强心脏也被身侧鬼鬼祟祟的黑影吓到了。

炭火已灭,最大的光源是头顶的月亮和璀璨繁星。这不足以让橘里看清黑影的五官,只模模糊糊通过身形判断是名男性。

她有防身手段,倒没有产生恐慌的情绪。但074说了,女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她假装未醒,屏住呼吸翻了个身面朝黑影。待黑影再次蹲在地上接近她时,她猛地睁开眼睛。

“橘——”喊了一半的名字卡在喉咙里,黑影受惊般倒吸一口冷气,“嗬!”

他吓得跌坐在白沙上,一手后撑,一手压住剧烈起伏的胸膛。

吓人的那个反倒被吓得不清。

“周宪欧巴?”橘里笃定道。不用看脸,看这架势就知道是谁了。

白天在李周宪为自己不当的言论道歉后,两人达成了和解。约定好要在节目里和谐共处,顺便整理了称呼。

李周宪从地上爬起来,比比屋外,示意橘里出去说话。

“我...我想上厕所。”他吞吞吐吐地开口,一副羞于启齿的模样。

橘里“哦”了声。不懂他上厕所为什么要向她汇报。

“你...”他低下头,脚尖把白沙往前推了推,鞋头覆上一小撮沙子,“能不能陪我去?”

橘里盯着他的头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你只要远远的地方站着就好了。”他急急地补充道。

“不,我是女孩子,你是男孩子。”橘里干脆地拒绝,“你怎么不找承协欧巴?”

“这...这...”李周宪抿起唇角,两颊露出浅浅的酒窝,有几分难为情的意思,“这多不好意思呀。”

“......”

橘里:“你难道对被你吓醒的我没有一点点不好意思吗???”

“嗨~”其实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只不过在好说话的橘里和才刚认识的李承协之间,他选择在熟人面前把脸丢光。但求人帮忙不能这么说话,得委婉地表达“你是我第一个想到的人”这种重视的感觉。

面对橘里还是有点放不开,他颇为扭捏道:“不是说要像亲故那样相处吗?有困难的时候当然会先想到亲故。”

撇开心里对橘里先入为主的偏见,这一天相处下来还挺愉快的。嘴上嫌弃,但该帮的橘里都会帮,不知不觉中让单独出来务工的李周宪感受到了如成员般的关照。

他无意,她也无意。脱离了那段不快的感情,单纯以亲故相交时意外地发现了对方身上的诸多闪光点。

橘里变了很多。对此,他几乎感叹了一天。

亲故?

emm...

李周宪的脸和Lisa的脸渐渐重合到一起。

她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李周宪他,不会也是和她闹别扭、急待修复关系的闺蜜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橘里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目前来看,她和他的关系有三种可能性。一,不熟的同行。二,通讯录里的前男友。三,异性闺蜜。

李周宪不像是那种自命不凡的中二爱豆,不会无缘无故说出“保持距离”这种招人厌的话,可以排除第一种可能性。

前男友?

呵,怎么可能。

一起看恐怖片时,男朋友小鸟依人地躲在她怀里瑟瑟发抖的画面想想都令她感到呼吸困难。

她对自己产生的幼稚想法持以轻蔑态度,马上排除第二种可能性。

有位名人说过,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况,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橘里看向李周宪的眼神顿时起了微妙的变化。

她复杂地望向他充满期待的双眼。

一想到李周宪极有可能是“她”留下的债,橘里就忍不住叹气。

这个世界真的太难了,她没想到女孩子肩上的压力会这样大。在外面不仅要保护自己,还要保护好男孩子。

唉。

“走吧,我陪你去找承协欧巴。”橘里认命地晃晃脑袋,招呼李周宪跟上。

*

李承协在三更半夜惨遭双倍惊吓。

“你说什么??”他皱巴着脸,睡眼惺忪地抓了抓睡成鸟窝的头发,觉得自己睡糊涂了。

现在他的面前站着他的前女友和前女友的疑似前男友,而他的前女友正拜托他陪同她的疑似前男友去上厕所??

不管是复杂的关系还是事件本身,都很玄幻。

他一定是在做梦。

李承协闭上眼,深呼吸一口。

自沙滩的方向吹来一阵冷风,激得他裸/露在外的脖子起了层细密的鸡皮疙瘩,他抬手摸摸后脖劲。

嗯,一定是在做梦。

“承协欧巴。”橘里的声音戳破了包裹梦境的泡沫,把李承协拉回现实。

“切拜~”她双手合十举到额头,垂头卑微恳求。

她橘里,真的为这段友谊付出太多太多了。

见李周宪还傻愣愣地站着,她轻轻踢了这不成器的家伙的后脚跟。

李周宪这点眼色还是有的,学着她的样子,可怜巴巴道:“切拜~hiong~”

李承协睁开眼,对上李周宪冲他眨巴个不停的笑眼。

“......”

这tm竟然不是梦!

*

第二天依然是个好天气,碧海蓝天,时不时吹来裹挟着咸味的海风,吹散了几分燥意。

除了过分强烈的紫外线外,一切都很美好。

临近中午饭点,族员们陆陆续续起床。

姜涩琪坐在叶子上发懵,柔软的沙滩睡得她腰酸背痛。

橘里翻找出两人的洗簌用品,向她伸手:“涩琪欧尼。”

她拉住橘里的手借力起身:“睡得好吗?”边问边张大嘴打了个哈欠,眼角沁出些湿意。

“呐!欧尼呢?”

虽然中途被叫醒,但橘里睡得很好,她精神十足地回应道。

谁会不喜欢单纯活泼又好看的女孩子呢。姜涩琪被她的笑容感染,人也清醒了些:“就是有点腰酸,别的都好。”

稍作整理,两人准备去节目组那儿领取两瓶纯净水。

节目组的帐篷设在一个较为隐蔽的角落。从木屋一眼就能望到,走路过去的话得用上三、四分钟。

两人遇到起床后活动关节的金炳万和崔贤锡,走到一半又远远看到小跑过来的李周宪。

他怀里抱着三瓶水,脸上洋溢着比阳光更灿烂的笑容。他跑到两人面前,垫了垫怀里的水:“一起刷牙吧。”

半夜叨扰橘里和李承协,李周宪心里挺不好意思的,想着总得要回报些什么。

他想到了取水,来回跑一趟挺累的,他顺手拿上他们的也算帮上小忙了。可惜承协hiong已经洗簌完了,不然也可以一起。

一起,刷牙。

听完李周宪的话,橘里的瞳孔开始地震了,八级。

每个国家的女生表达友谊的方式都不同。

在中国是“去不去上厕所?”

而韩国是...

“一起刷牙吗?”

橘里的脑子被“刷牙”这两个字给刷屏了。

“橘里?”姜涩琪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怎么了?”

“嗯?噢!没什么。我们刷牙去吧。”

这下她能百分百确定了。李周宪,绝对是和她闹别扭的异性闺蜜。

那她对他的态度有些过分了,心里头还嫌弃过他。

橘里看着李周宪的背影,涌起对亲故的愧疚。她以后会好好对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