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桃花村村长 > 1. 我以为我是女兵

1. 我以为我是女兵

小说: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作者:

桃花村村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07

夏日青春校园剧的伊始总收录着大片大片短促又冗长的蝉鸣声。

夏日韩综也有。

两者最鲜明的区别在于,前者也许会从远景慢慢朝清爽干净的主角拉近,后者则急切地将镜头往人的脸上怼。

涨红的脸、毛孔中渗透出的汗珠、紧贴额头早就不成型的刘海...VJ不忍放弃任何一帧画面,毕竟艺人的每一丝狼狈都有可能成为节目后期制作的最佳亮点。快要在空气中具象化的酸臭味都没能让敬业的工作者倒退一步。

怎么...突然有股若有似无的坏掉的葱味?

满是汗渍的手心捏紧摄像机,VJ迟疑地动了动鼻子。

没错,当他专注于自己的嗅觉时,那股味道更强烈了。

有的人喜欢抠完脚再把手指凑到鼻孔下,完成最后一道确认程序。有的人则喜欢把脚捧在怀里确认气味。

VJ是位直进派。

于是他猛地吸了口气。

呕。

一群孜然粒在参杂了汗液的油锅里蹦跶跳跃,而后又往锅里下了大把烂了根的小葱。

浓郁的狐臭味直击天灵盖,脑袋嗡嗡作响,意识在闷热的环境中竟变得有些恍惚,他险些站不住脚。

VJ放缓呼吸的节奏,他抬了抬眼皮,跃过摄像机小小的屏幕,看向距离自己最近的人,神色变得复杂莫名。

“250号教育生!”

“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你的战友会因为你被敌军击杀。你,要继续当逃兵吗?!”

山间无风。

炙热的日光穿透层层叠叠的榉树叶,将这片黄土晒出歪曲狰狞的裂缝。

橘里以面朝右的姿势趴在高台上。条木板上的倒刺随着呼吸频率一下一下的划拉着娇嫩细腻的皮肤,微微的刺痛和嘶哑的男性嗓音逐渐唤醒昏沉的头脑。

军靴碾碎脚底的黄土颗粒,一步一步靠近高台,黑帽上贴着古怪标志的教官扬起头,犀利的眼神在墨镜后凝成实质,直直地对上橘里湿润的双眸。

这里...

眼球上附着的异物感刺激着脆弱的表层,水汽瞬间在眼眶内弥漫开来。

橘里眨掉蒙在眼球上的水汽。

身着迷彩作战服的同僚们清晰地映入眼帘,隐在墨色钢盔下的是一张张饱含期待与鼓励的面容。

这里是军队?

橘里就着四肢着地的姿势迟钝地判断着现下的状况。

074?

她试着动用精神力呼喊一直以来陪伴在她身边的伙伴。

细小的蓝色电流状精神力涌入脑海深处,激起薄薄的波纹后,再不见踪影。本该如海般湛蓝的地方此刻漆黑一片,没有074特意设定的欢脱女声,储蓄精神力的地方寂静地令橘里发怵。

074?

她又试探着喊了一声。

“250号教育生!站起来告诉我!看看下面的队友!你要当逃兵吗?!”

橘里被这一声怒吼吓得打了个激灵,她下意识地遵循话里的指示。酸软的手臂支撑起上半身,膝盖向前移动。

她从地上爬了起来,扫了一眼四周。

这里像是某个被部队划为训练场所的深山老林,鼻尖充斥着泥土和绿色植物的清新草味。

她原是完成了最后一个收集能量的任务,睁眼应该看到的是交接的同事和身下躺着的营养舱。然后和074一块儿去部门办理退休手续,享受养老生活。

可现在的情况...反倒像是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没有这具身体的记忆,没有074关于任务的指示,橘里不免有些落差。但以往的经验让她快速镇定下来,至少精神力还在,就算现在那块地方跟染了色一样,好歹能用。

大概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心想。

现下不是可以让她静下心分析处境的时候。

结合从教官处接收到的仅有信息,迅速为自己代入了一个新人女兵的角色。

橘里每年都是部门的最佳员工,因为她总能演好每一个指派给她的角色。无论是黑心白莲还是茶艺大师,同事挑剩下的都会扔给她。074常埋怨橘里太好说话,净捡些吃力不讨好的任务。

但橘里不在意,她唯一的梦想就是退休后和074住乡间大别野,拿着退休金四处星际旅行,当条幸福的咸鱼。

橘里顺利进入女兵的角色。

教官粗粝的嗓音如同这烈阳般烧得橘里满腔热血直达沸点。

四周静地只余下大自然的声音,橘里瞳孔放大,血液加速流动。她大口吸气,本就晒得通红的脸颊又涌上一股血气。

“我橘里!为我的队友而战!为我的祖国和人民而战!!”充盈的力量随着精神力和身体的契合而缓缓流向四肢,橘里利落地从木台上爬起站好。她握紧拳头,目视远方,脖颈上青筋突起。

教官舔了舔起皮的双唇,墨镜后的眼明晃晃地传递着什么信息。

像是,这倒大可不必。

连坐在地下的艺人们闻言也愣了愣,不懂那个靠假装病痛躲过前几日训练的橘里作得又是哪门子妖。

“趴下,协助队友,现在实施!”教官不愧为教官,面对惊慌时的反应能力一流。

橘里虽不清楚要干什么,但她顺从地重新趴到高台边缘。

同组的队友们显然一直在等候命令,等看到橘里探出脑袋的一刻,就协力将一名队友用力往上推。

橘里一手牢牢把住条木板,一手伸得老长。

可就算这样,与队友的手指还差了好长一截。

橘里又往前挪了一段距离,上半身几近悬空。腰腹的肌肉支撑着她俯下身,贴着倾斜的木板。

两人的指尖要触不触。

“下面再抬高一些。”橘里吃力地说着,又往下探了探身体。

守在边上的红帽子助教一个箭步向前,站到橘里附近,作出保护性动作。

橘里的位置很危险。能够维持她继续待在高台上的只剩下腿部的肌肉,稍有不慎,就会以“倒栽葱”的姿势摔下去。高台有两米高,他们这种没有经过长期训练的人很容易受伤。

橘里的姿势还算稳定,黑帽子教官没有喊停。

这次,指尖终于相触。

只要下面的人稍稍倾斜身子把胳膊再往上递一些就能成功。

可Lisa临阵迟疑了。

那是橘里。

前一秒可以笑着伸手把她从练习室的地板上拉起来,下一秒就能在楼梯上推她一把,害她缺席考核的橘里。

橘里眼中的情感越是真切,Lisa越是害怕与之相反的结果发生。

橘里会满目惊慌地从楼梯上跑下来,着急地向她解释说是不小心绊了一脚,不是有意推她。甚至也是橘里大半夜地陪她打车去医院看腿。

这么好看的女孩子怎么会做坏事呢?

一路上Lisa都在安慰泪眼汪汪的橘里,告诉她没关系。也告诉舞蹈老师是自己不注意踏空了台阶。

可事实呢?她的善良被利用了而已。

Lisa仰头望着橘里。橘里上半身投下的阴影笼罩住她骤然变得冷淡的面庞。

“别怕,我会拉住你的。”橘里当她害怕,安抚道。

是啊。至少在摄像机面前橘里不会做什么小动作。

Lisa用上些力。

沁着汗水的指尖相触。橘里猛地又探出几厘米,整只手握住Lisa的手,使劲往上拉。

身体一点一点顺着木板移动,军靴离开队友们的支撑,唯一的受力点就在与橘里相握的手上。出于不信任,Lisa紧紧攥住那只手。

饶是这样,手心的汗水起到了反作用力,两只手不可避免的朝相反的方向移动。

感受到那股静悄悄散去的力量,Lisa死心地闭上眼,放弃了腿部的挣扎。

这里不高,她穿得也多。等会儿用背部着地,应该不会受很严重的伤。她幻想着一会儿自己该重点保护头还是保护腿。

想着想着,她不免有些想哭。她不想那么坚强了,她想妈妈了。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如期而至。

四周响起一片短促的惊呼,她只感到手腕一紧,等睁眼时,整个人已经被快速拎到了台上。

她跪爬起来,对上橘里带着怜惜的神情,她还用渣男的深情口吻安慰她。

“别怕,我把你拎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