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桃花村村长 > 荒岛求生记2

荒岛求生记2

小说: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作者:

桃花村村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07

是身体残留的记忆吗?

橘里站在登机口附近的饮水机旁,手捧吸管杯出神地想着那句莫名说出口的话。

精神力海仍是漆黑一片,也没能拥有任何其他的记忆。那么,唯一能用作解释的是,这句话对“她”而言十分深刻。在遇到某些诱导因素时,会被触发。

室内干燥,李周宪洗完手从兜里摸出一支护手霜,挤出膏霜从手背开始涂抹。

一出门就撞见了在厕所门口发愣的橘里。

该不会在这儿守他吧?

这种可能性令他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他就知道提分手后橘里没纠缠是为了等今天!他放心太早了。

唉,他一定是被邀请前踩了屎才这么倒霉,在节目里碰到难缠的前女友。

暗叹倒霉的同时,他撑开眼皮拿出舞台上独属rapper的冷傲。

橘里站的位置是从厕所到登机口的必经之路,他只得一步一步走向她。

起初都很好,他被打歌舞台上的橘里吸引,综艺节目里加到好友。和她聊天很有趣,于是他主动追求。可真的在一起后,才发现瑰丽夺目的皮囊之下隐着暴躁易怒的灵魂。每次约会都以不欢而散收场,时间久了,见她成了煎熬。

李周宪提过两次分手,某次见面后和橘里去军队前。第一次没成功,所以第二次他说了重话。

他靠近橘里,本该当作陌生人一般错身离去。可他又领教过橘里情绪失控时歇斯底里的模样,他不想搞砸一档难得的国民综艺,脚步在片刻的犹豫中放缓。

橘里以为他也要喝水,后退一小步。一般这样做,来人就明白了,客气点的会点头微笑感谢她予以方便。

“离我远点。”他说。他没做好表情管理,脸上还剩一半未褪尽的冷傲。

他比她高了10cm,身高上的差距使得橘里在看他时不得不小幅度仰起头。

就算不客气点的也不能这么说话吧。

居高临下的傲慢让橘里震惊极了,不熟悉的同行不该客客气气的吗??难道是她走神听错了?

她不敢相信地眨眨眼:“你说什么??”

把脑子里模拟的场景对话说出口,李周宪恨不得立马用双手把嘴巴封印住。可在橘里面前他还得维持前男友桀骜不驯的形象,只好稍缓语气硬着头皮继续:“我是说,和我保持距离。”

这时候他记起她外国人的身份,生怕她不理解,又道:“我们俩需要保持距离。”

“懂吗?”不见她有反应,他就往寻死的悬崖边上又踏出一步。

懂吗??!!

她看上去像是不机灵,还是听不懂韩语??

橘里觉得自己有被冒犯到。

火一下子往头顶上冲。她学着Jennie的样子,双手合抱在胸前,抬眼横他。然后用比他冷傲了一万倍的表情回道:“噢。那也请不要对我用半语。”

说完她扭头就走。

莫名其妙,真是“哼!”。

不要用半语=我们不熟

我们不熟。

不熟。

李周宪立在厕所门前,心中涌出百般滋味,敢情是他上赶着被羞辱了。

他灰溜溜地回到李承协右边,隔了一个座位坐下。

李承协瞧他步伐仓促,下意识望了眼他身后。后面只走过几位手拿机票的乘客。

“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才怪。不知道是因为室内安逸的环境让他放松警惕,还是因为李承协长了张令人有倾诉欲望的脸。李周宪改了主意,他挪动屁股,坐到李承协右侧。肩挨肩,膝盖靠着膝盖。

李承协别扭地往左侧移了移,虽没拉开多少距离,但好歹有心理作用。

哪知他动,李周宪也动,把他逼得退无可退。李承协只好放任他的靠近,听他讲话。

“hiong,是这样的。刚刚我有个亲故跟我说,他在街上碰到前女友了。”李周宪清清嗓子。

话说一半,他跟小偷似的张望四周以防橘里突然出现。看到橘里、姜涩琪和工作人员们坐在一起聊天,他才放心。

生怕会被听见,他还刻意压低了嗓音:“但他的前女友让他别用半语。”

他看着李承协,李承协也看着他,四眼相对。

等了两秒李承协才反应过来他的倾诉已经结束。

“嗯,有什么不对吗?”李承协眉毛微挑,反问道。

“就是...”李周宪纠结地张开五指动了动手,做着李承协看不懂的手势,“就是...”就是了很久他都没“就是”个什么出来,他抬头“求救”似地看着李承协,期望这位哥能读懂他的心。

“就是你亲故觉得好歹交往过,说这种话太冷漠太伤自尊心?”李承协替他把话说完。

这位亲故说得不会就是他自己吧?

李承协狐疑地注视李周宪真情实感的脸,脸上仿佛用洗不掉的黑色加粗记号笔写满了#对##是我##李周宪#。

见李承协能理解他的意思,李周宪激动了,他连连点头。心里头突然升起一股对这哥的崇拜,感觉他好像电话热线里的知心哥哥。

所以,白橘里和李周宪分手了?

念头晃过,他半阖眼睑目光下垂,瞬间又把念头抛开。

又不管他的事,他不吃回头草。

“是你的亲故先搭话还是前女友先找上来的?”李承协又问。

那句话听起来没头没脑的,总感觉缺了一段。

“我——”李周宪差点就说漏了嘴,一个“我”字突兀地拖长了半截音调,“的亲故先搭话的。”

好险,他额头紧张地冒出冷汗,因身体瘫软他顺着椅背下滑了一小段。

本舒服靠着椅背的李承协却突然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问了个不相干的问题:“上网的时候有没有看到过这句话?”

“呐?”李周宪毫无头绪。

“合格的前任,”他话音顿了顿,定定地看着李周宪茫然的脸庞,略微下搭的眼尾渗出冷意,“就该像死了一样。”

所以,安静地躺尸吧,青少年。

*

虽然李承协的话让他挺难受的,但的确是这个理。橘里什么都没做,他就赶上去说什么离他远点的晦气话。

被李承协一说,他觉得他非但不占理,形象垃圾,人还坏。

李周宪太沮丧了,唉,幸亏他机灵,知道用“亲故”指代。

办理值机的欧尼把节目组的位置安排在经济舱的前三排。

空客A330的座位排布是左右各二座,中间四座。族员们占了其中一排,把靠右的舒适二座让给两个女孩子。

被懊恼压得抬不起头的李周宪从大家挑剩的位置中选了个离橘里最远的。

位置就变成了,窗,橘里,姜涩琪,过道,李承协,李周宪和其他族员。

航班提供两餐,享受过中饭,拉上遮光板,关掉电源,机舱内陷入昏暗。大多数人选择闭目养神,如果能顺利入眠就最好不过了,一睁眼就到目的地的感觉不要太棒!

身边的人都睡了。李承协睡不着,长时间蜷缩在位置和位置当中的逼仄空间,那条摘除了半月板的腿开始隐隐作痛。他把腿往过道伸展,试图缓解腿部的酸胀。

看到有人远远走来时,他小心地把腿收回。

“厕所门好像坏了,我在洗手的时候有人把门拉开来,吓死人了。”

“是不是忘记锁了?”

“怎么可能,一进去我就把门锁了。”

“会不会是锁坏了?去跟乘务员说一声吧。”

两个女生扶着椅背从他身边慢慢经过,小声对话。

待她们走过,李承协又伸出腿,俯身捏了捏大腿和小腿连接处的肌肉。他的腿很不舒服,这让他整个人都不得劲。

他认真地按摩着,余光内闯入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她大约是没想到有人占了大半个过道,从里边出来时差点到撞到李承协的脑袋。

李承协急忙直起身给她让出位置。

发丝擦过柔软的卫衣布料,李承协抬头看到她揉着眼睛,半梦半醒地朝他嘟囔了句“承协欧巴”,然后半眯着眼慢慢吞吞地走向机舱后侧的厕所。

仿若釜山行里的少女丧尸。

厕所?

李承协回头看着她前进的方向,猛地忆起那两个女生的对话,想要叫住橘里已经来不及了。

右边的姜涩琪缩在座位里,头朝内睡得昏天暗地,方才橘里出来她也纹丝不动。

他推推左边的李周宪。

李周宪发出轻鼾,睡得还要死。他更用力地推推他。

“嗯?”

“厕所门坏了。”

“嗯。”李周宪眼睛都不睁一下,胡乱点头。

“白橘里去上厕所了。”

“哦。”李承协的话在他耳边旋绕一周,被他抵挡在外。他翻了个身,拉着蓝色薄毯盖过肩膀,背对李承协。

“......”

李承协叹了口气。

换成是别人,他至少也会提醒一声。

他这么告诉自己,然后起身。

走了两步又折回来,食指和中指夹住没来得及被乘务员收走的纸杯边缘捏到手里,才大步往机舱后头走。

他手握纸杯,站在最后排,半边身子斜靠面板稳住身形,静静等待。

他是看着橘里进去的,也听到了门锁落下时清脆的“咔哒”声,只是本该提示他人的标志没有任何反应,门外也没有亮出“有人”的红标。

不知道那两个女生是否已经把情况告诉乘务员。

有人过来问他是不是“排队上厕所”时,他就轻声应“是”,顺便提醒一句门的故障。

来人多会选择离开。

过了一会儿,飞机厕所特有的、强烈的吸力响起,声音大到足够令他准备好一切。

橘里还是迷迷朦朦的样子,看上去只比刚才清醒了一分。她的五官紧紧揪在一起,抬头眯眼瞧着他,长而翘的睫毛小幅度颤动不停。

“承协欧巴?”

“嗯。”他举起手里的空杯,装作恰巧偶遇的样子,侧身让她先过,“我去倒杯水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