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桃花村村长 > 6. 姐姐太爱我了怎么办

6. 姐姐太爱我了怎么办

小说:

[娱乐圈]快穿回来后我回错世界了

作者:

桃花村村长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07

晚上有vlive直播。

但blackpink的直播从来不随便开,她们得先和橘里对好台本。

比如这次,开直播是为了应对前阵子被黑粉抓到的不和实证,安抚粉丝情绪。

每当这时其他三人都会找借口躲开,以避免和橘里有过多接触。

所以,这桩苦差事往往都会落到金智秀手里。

不是她躲不掉,而是她作为队内大姐,操得是队长和当爹的心。没人愿意干累活的时候,至少她得站出来。

她先是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不管橘里怎么反讽或故意不配合只为让她难做,她都不能生气。再是进行自我催眠,一切都是为了组合,她是最棒的!

金智秀怀里抱着电脑,她站在橘里房间门口紧闭双眼深呼吸,在吐气的时候睁开眼推门进去。

橘里吃完中饭就回自己房间了。

记忆空白的情况下想要扮演好女团的角色可不容易,凌晨做得笔记只能暂时应对和成员之间的相处。要想长长久久的混下去,橘里总结出两点。一是尽可能地收集这具身体的信息。天无绝人之路,虽然没有记忆,但是网上有足够多的信息可以帮助她塑造人物形象。二是如何当好一名女团成员。对于第二点,当务之急是得把歌和舞练会。

整个下午她都开着视频,一个人偷摸在房间里跳舞,嘴巴大张着无声唱歌,力求动静最小化。

看到这一幕的金智秀几乎是在开门的瞬间迅速关门。门“嘭”地一声被用力合上,实木质门板险些撞上她的鼻梁。

“抱歉抱歉,我忘记敲门了。”金智秀隔着一道门急忙道歉。

她紧紧抓着门把手,心绪起伏不定。有忘记敲门随意闯入别人房间的不安,有窥探到橘里秘密的心虚,但更多的是惊讶和复杂。在没有行程不用去公司的时候,橘里竟在房间里练习她们上半年回归的舞蹈。

论综合实力,橘里居于队内中间位置,vocal、dance和rap均衡发展。但主唱有朴彩英,舞担有Lisa,rap又没有Jennie有气场。相比较之下,她就好像缺了一点什么。

毋庸置疑的是,橘里虽和她们不和,但对自己一直都有很高的要求。所以公司即便是知道她们的问题,但只要还没到影响组合前途的地步,都不会选择让橘里**。

她只是想不到,橘里休息在家时也在练习。

金智秀沉默地在橘里的邀请下进入她的房间,橘里沉默地请她在唯一的椅子上坐下。

柔软的枕头垫在屁股底下,可橘里如坐针毡,她害怕金智秀此刻的缄默是出于她糟糕的舞蹈。

她盘腿坐在床上,低头捏捏小腿的肌肉,悄悄叹气。她有精神力,能很快记住舞蹈动作。然而,身体的力量始终不够,做出的动作带着滞涩感。

她,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橘里小心翼翼地将视线从小腿移到金智秀身上,对视的刹那又慌乱移开。

心乱得很。

没有074陪伴时的孤独感在没有被刻意遗忘时在心底滋延蔓长。这里很好,吃得好睡得香,还有长得好看的小姐姐,可没有074在旁指导她,她真的能做好吗?

她其实也是有一点点担心的。

“你,”金智秀感觉喉咙有些干涩,她顿了一下,认真地看着橘里,仿佛第一次正视她一般认真打量,“你做得很好。”

橘里的模样可以称得上狼狈。人像是被从水中捞出来的一般,裸/露在外的肌肤表层都覆着一层亮晶晶的汗渍,豆大的汗珠顺着两鬓的长发不间断滑落,一颗颗掉落到床单上,晕出一个深色的小圈。

听到她的表扬,橘里暗下的眼一下子就亮了:“欧尼是真的嘛?我真的做得很好嘛?”她前倾身子,靠近金智秀。像等不及指令就要吃零食的月熊。一个急于得到肯定,一个急于得到零食,从向前凑的动作上来讲,好像并无区别。

金智秀竟觉得这样的橘里有点可爱。

不知道是被自己这一念头吓到,还是对橘里的亲近感到无所适从。她微微后仰拉开和橘里的距离,本该用在月熊身上的指令脱口而出:“坐下。”

“噢。”脱离枕头的屁股又重新落下,橘里开心地坐回去。就算后面的提问没有得到金智秀的正面回答,也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似乎想掩饰莫名其妙的心理,金智秀清了清嗓子赶紧跳过这茬,她打开笔记本电脑放到橘里面前:“晚上的vlive直播,我跟你讲讲要干些什么。”

被她严肃的神情影响,橘里挺直腰板,正襟危坐。

“这次和每个成员都要有互动,特别是和Jennie。”金智秀在说到“Jennie”时加重语气,她打开那条被黑粉编辑过的视频放大给橘里看,“这种话拜托千万别再说,也请做好表情管理。”她用上“拜托”和“请”,可见有多无奈。

上次的vlive直播是在《真正的男人》录制前。成员们为即将入伍的两人践行,在餐厅内边吃饭边和粉丝闲聊。

Jennie照常吃两口就不动了,粉丝问她为什么吃那么少,她说是因为要身材管理。

橘里看不清视频里那人的五官和表情,但听到她“噗嗤”一声笑了,用戏谑的口气说道:“啊,因为Jennie欧尼是易胖体质。”

这话换成在座的其他人,Jennie都会当作是帮她解释的玩笑话处理。可从橘里口中说出就不一样了,分明是嘲讽,她脸上的笑意险些维持不住。虽最后用软绵绵的责备糊弄过去,但餐桌上那几秒钟快要凝固的气氛做不了假。

橘里看到了视频底下粉丝们的回击。

说是让黑粉们别再无中生有了,橘里只是帮Jennie一起解释罢了,大家不说话是因为有新菜端上来了。

原来是黑粉剪出来的视频啊,橘里颇为忿忿不平。同时,她对身体的前主人感到很失望。

唉,怎么可以说一个女孩子胖呢?!橘里不赞同地摇摇脑袋。

真的是一点都不懂得讨女孩子的欢心,白白辜负了Jennie欧尼对她的照顾。

不过,她就不一样了,她不会让Jennie欧尼的爱落空的!

金智秀得到了橘里郑重其事的承诺。

有橘里的配合,金智秀很快就把直播流程和注意事项讲完了。她合上电脑,本想直接离开,但这房间的地板对她的拖鞋有一股莫名的吸力,困住了她离开的脚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顺从内心,迟疑地看向橘里:“你,那个,还好吧?”

“嗯?”橘里发出一声鼻音,她仰着头迷茫地眨眨早已消肿的杏眼。

金智秀一低头就撞进她清澈的眼眸里,那里清晰地映出一个小小的智秀。橘里乖巧地望着她,就好像满心满眼都只有她一样。

橘里伸出食指戳戳她,力量很轻,只够让金智秀回神。

“欧尼你说什么还好吧?”

“嗯?噢。”她想起来她要问什么了,上午橘里突然捧着手机出来告诉她们她分手了。橘里的情绪挺稳定的,但还是会让她们有些在意,“分手的事,还好吧?”

当然啦!

橘里在心里欢呼雀跃。

“我还好,不用担心我。”她半阂眼,三分失意三分自嘲十二分暗爽。

“噢,那就好,都会过去的。”金智秀干巴巴地安慰道。

*

早早地吃过晚饭,橘里洗了个澡,换了身休闲的便服,坐在沙发上等金智秀开vlive直播。

金智秀用支架把手机固定在茶几上,她回头冲Jennie比了个隐秘的“ok”,等Jennie露出放松的表情后她才点开app。

这次直播在官咖上有通知,金智秀刚点开就涌进不少粉丝。

第一次和粉丝接触,还隔着屏幕,橘里感到挺新奇。

起初为了保险起见她决定按兵不动,成员们say“hi”,她就say“hi”。金智秀说“大家好久不见了”,她就点头。Jennie在说自己近况的时候,她就认真听,在适当的时候做反应。

例如,wow~天呐!真的嘛?太棒啦!好厉害哦。

有粉丝问橘里,录制《真正的男人》很辛苦吧?

左下角留言滚动太快,橘里没注意。

Jennie看到后斜着身子,手挽上橘里的胳膊主动cue她:“军队怎么样?能听得懂教官们说得话吗?用到前辈们给的经验了吗?”

橘里一个不慎被她拉入怀里,脸颊不小心碰到了她的胸部。瞬间鼻翼间充斥着少女清甜的体香,接触的肌肤轰得一下烧起来了,橘里害羞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这个欧尼怎...怎么可以这样!她脑袋晕晕乎乎的,小声地回复Jennie:“很开心,都能听懂。”

“昂,开心得都想留在那里了。”Lisa搭话,“彩英去接才跟着回来。哟罗本,你们差点只能看到四个人的blackpink了。”

朴彩英举手插入这段对话,认证Lisa话中的真实性:“我去接了,接的时候孩子在往回走呢。”她俩一唱一和,就像是在跟粉丝告橘里状似的。

屏幕上一大片留言都是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粉丝。

也不是Lisa和朴彩英非要拿这段说事。而是日常生活中橘里和她们的互动太少,每次五人直播都要绞尽脑汁想素材,这次难得有基于现实基础的内容又能宣传节目,何乐不为。

橘里张口阿巴阿巴欲辩解,Lisa和朴彩英并排坐在沙发上给予她辩解的时间,橘里没坚持几秒就败下阵来。

唉,还不是没搞清楚状况一时激动惹的祸。

于是她只得吞了这口黄莲静静看Lisa演。

Lisa没多提别的,就只是惟妙惟肖地在镜头前学橘里揪起袖子...

Lisa穿了件短袖,没有那么长的袖管,她眼明手快地抓起茶几上的纸巾,学着橘里可怜巴巴的样子抹掉眼下莫须有的眼泪,故意用搞怪的声音道:“呜呜呜——我不会跟你走的。”

橘里把五味杂陈都写在了脸上。

那怎么可能是她?!

直到她看到满屏的“kkkkk”才恍然悟出Lisa的良苦用心。

诶咦——就算是为了直播这种表演也太夸张了啦。

她毫不自知地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