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筱瞬一 > 选项007

选项007

小说: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作者:

筱瞬一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10

「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

说真的,都不重要。有这个时间,你更乐意去画一幅写生或者学一首新曲。不香吗?

香。

但现在却要被迫营业。

如果现在一脚蹬掉太宰治,晚上他就能来撬开你家房门让你体验一把‘玩弄’他的代价。

别问,问就是曾经玩游戏的时候,出于好奇心在太宰治百分百状态时点了「解除暧昧关系」。

——这根本不是梦女游戏,这叫里番:)

虽然但是,你并不想迎来什么里番发展,因为很有可能会发生连·锁·反·应。……别问,问就是****。

现在重中之重还是考虑如何处理当前的事件。

那份交易来的资料下一步要经由你处理再汇报,如果被他人劫走,恐怕会生事端,直觉告诉你并不能放任不管,但同时也不方便出去亲自处理。

你把目光放在了太宰治身上。

……他应该很擅长吧,顺带可以借机降一降他那见鬼的好感度。

既然是游戏选项点起来的虚·假·好感度,你觉得完全可以通过一系列操作让它自然地掉到底。

然后被太宰治一脚蹬掉。渣男痴女虐恋情深剧本总比□□里番剧本来得要好。

毕竟前者你完全感觉不到,至于后者……

咳。

“的确遇到麻烦事了呢,是和我相关的部分,我得出去解决。”你佯装要起身,但支着身子的手腕一软,身体轻轻晃了一下。

你并非刻意演戏,只是任由身体的不舒适操控自己,不做抵抗。这样的真假掺半是最难判别真伪的,太宰治平时也惯用这一套。

不过你并不会以为太宰治会表现欲极强地冲出去帮你解决,因为在前一分钟,你才拒绝了他的暗示。

想要从他身上得到点什么,就必须要被拿走点什么。

趁人之危什么的,太宰治最会了呢。

那么合理推测,他应该会主动抛出暗示条件,并且这个条件应该会很变态,包括但不限于**、**或者**。如果你选择与他交涉,大概3-4个回合后,就会达成一个太宰治血赚你血赔,但和那些马赛克相比却显得非常纯良的条件。

……钓鱼呢?

遗憾的是,你并不是鱼。

一定意义上,太宰治才是那条毫不自知且自信满满的鱼,还是已经上钩的,你唯一烦恼的是如果把钩子从他嘴里取出来。

——在数根鱼线缠到一起、鱼打架把你拽下水之前。

游戏害人。

珍爱生命,远离游戏。

(确信)

你明明只是一个平平无奇高中生,面对告白从来都是明确且礼貌地婉拒的,为什么非得面对这些死亡修罗场不可。

不过面对既定事实时,你也并没有什么‘接受无能’之类的感觉,反正在哪生活都没有区别,只不过这个世界格外刺激一点。

所以,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等他开条件,一个是在他开条件前、主动以划分选项选区来隐形迫使他主动前去。

前者血赔,后者会加上奇怪的正面buff。

于是你选择……

“拜托了小软糖~能帮我一下吗?”

伸手轻轻触碰他的食指,略低头、抬眼、再加上往左8度的魔法角度和因为含着糖果而略微含糊的声音。

另·辟·蹊·径,做作合集。

——和你的友人学的。

按照你友人的说法,现实生活中遇到这种白莲花,是想要把ta头打掉的。

现在头掉不掉不知道,反正暧昧对象从港黑恶之花变成娇弱菟丝花,好感值一定会掉。

虽然在处理人际事务方面你一向不会出错,但对于情感方面的事情却毫无经验,友人们经常与你分享恋爱上的琐事,这成为你唯一的现实恋爱认知来源。

毕竟你玩的游戏,充斥着ntr、**、**要素,极尽刺激之事,你自然不会把它们和现实混淆。

总之,面对你的完美白莲复刻,太宰治愣住了。

显然,你ooc了。

并且,好感掉了。

最显而易见的表现就是,太宰治迅速收回了自己被触碰到的手。

下一步,应该在你的预料之中——

太宰治抬起收回的那只手。

但却以一种你完全没有预料到的轨迹——塞(误)进了自己的嘴里。

‘塞’这个字或许有点黄.暴,但如果用‘含’的话就会非常涩情了。

或许说,用‘咬’字更为合适,不拆开念的那一种。

他用边侧的牙齿轻轻咬住指尖,隐约看到嫩色的舌尖扫过被触碰过的侧面,他笑盈盈着,发音含糊地说:“再叫一声来听听?月酱~”

心情似乎异常好的样子。

你:……

……?

啊这?

「你不对劲,太宰治。」

这一part,轮到你愣了一下。

太宰治的暗示来得猝不及防,还是带颜色的。

虽然你很不想分析,但无论是喂食棒棒糖还是现在这个涩情动作,潜意识里都是在性.暗示。——或许他自己本身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恋爱的感觉是dokidoki,不要直接过渡到bokiboki啊!

看到你的表情,太宰治并没有感到意外,他终止了那个影响他说话的动作,轻笑一声:“所以说果然是骗我的么。”他顿了顿,“我乐意相信啊,所以再来一遍吧,再来一遍,我就满足你哦。”

哦,绝了。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再来一遍什么**,满足**呢。

结果只是想听一遍白莲开麦。

……喜欢的话可以提供录音循环播放服务哦。

「太宰治,不愧是你呢,不走寻常路,够变态。」

好吧,理智分析。

所以说,果然是因为奇妙的男性成就感吧?

“厉害女人的「さしすせそ」——ささすがー(不愧是你诶)、ししらなかったー(从来不知道耶);すすごいー(好厉害呀);せセンスいいですねー(品味好棒哦);そそうなんだー(原来如此啊)”[1]

《千层套路》诚不欺你。

这种下至几岁上至暮年的男人都无法逃离的廉价成就感魔咒,居然同样适用于太宰治呢。

平庸起来了呢,太宰先生。

……可问题在于,你想要的发展不是这样啊?

你不满足他,会有一种下饵的感觉,让太宰治咬钩更紧了。

满足他的话……不,你完全不想满足他不知道从哪就冒出来的奇怪性.癖。

于是你准备以中庸之道棒读。

“真难得啊~”在你开口前,他抬手抚向你的面颊,又将你垂下的发别至耳后,“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到你这样的神情吧——”

他的声音微沉,连同那纯良的笑都变得诡谲起来:“脆弱、无助、只需要我。”

你觉得自己似乎是没跟上剧情发展。

……这什么病娇剧本?我妻宰治?

「我愿把我一头粉毛赠予你,黑发配不上你倾情出演的病娇」

所以你现在到底应该暴起出去自力更生,还是该顺着太宰治的话说下去?

无解。以太宰治现在这个状态,怎么都能给开上高速公路。

彳亍口巴。

你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的能力是否仅仅是「常态消减」。怎么看都像是移动r18,你愿称之为——「常态增欲、偶尔消减」。

:),真就里番。

太宰治得寸进尺,和你达到了一偏头就能接吻的距离,说话时温热的气息洒在你的耳根,像是魔鬼的引诱:“依赖我啊,完完全全地依赖我,我什么……”

“我真的很不舒服。”你躲了一下,语气也冷淡起来,准备支起身子,“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自己去就行了。”

太宰治目光闪烁了一下。

“好哦,我·帮·你。”

*

身体的不舒适渐渐消失,且太宰治没提要求就主动去干活了,这让你有些轻松,只是支着头观察外面的情况。

手机之一振动了一下,你掏出来发现是芥川龙之介发来的消息。

不得不说,今天接到的所有电话和短信中,芥川龙之介算是最会选时机的。

『芥川:到你学校门口了』

你看着芥川龙之介的陈述句陷入思考。

……?难道穿来之前,和他有约吗?

不合理,谁约会定地点在校门口啊?

你斟酌了一下,回复:『啊——我现在不在学校。』

『芥川:?』

『芥川:抱歉,在下忘了今天是周末。』

你刚打了几个字,芥川龙之介的消息又发了进来。

『芥川:你在哪?在下送过去。[彩照]』

小图看起来似乎是一盒六个的大福,但当你点开大图、看到商品品牌时,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

——?!

芥川龙之介也来过这家甜品店?什么时候的事?

你准备套一下话:『谢谢,怎么忽然想起买这个?今天特意去买的吗?太麻烦了。』

『芥川:……不是你说想吃吗?』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芥川龙之介的困惑。

但这着实不是你的锅,因为这剧情你是真的不知道。

『芥川:紧急召令,抱歉失陪。东西寄放在学校门口的便利店里了,记得取。』

『芥川:没时间的话,发地址给我,在下完成任务后送过去。』

看到地址二字,你才想起你似乎不知道‘你’家住在哪。

……不重要,总会找到的。

你刚打了两个字,还没发送,余光就瞥见太宰治正准备推甜品店的门,你收了手机趴在桌子上假装休息,等听到太宰治的脚步声后才偏偏头看他。

一袋档案放在你眼前。

太宰治没什么表情,且出乎意料之外地没有说废话,单刀直入主题:“这只是半份资料,对方为了怕我们欺诈,另一半藏在了xx电影院的地下车库,要去吗?”

你选择:

1.去电影院

2.直接回家

3.去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