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筱瞬一 > 选项006

选项006

小说: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作者:

筱瞬一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10

如果这是真实的世界,还是先把这些杂七杂八的关系斩断了再说吧。

感情的羁绊是很麻烦的事情,这会影响到你平静的生活,你也并不想后半生在鸡飞狗跳中渡过。并且在这样的感情羁绊下,你也并不认为自己可以活的长久。

但你仔细思索了一番,发现攻略人物数目至多让你难以下手。

而你现有的能力仅仅只剩「常态消减」。

所谓常态消减,是发动时能选择性地使「以你为圆心,二百米范围内的人」的情绪或异能力削弱一定百分数,人数不限,但数目越多降幅就越低。

——非常适合劝架。

(甚至包括性.欲,发动时可以让人瞬间萎掉(bu))

唯一能幸免于‘难’的只有太宰治。

但拥有这样非进攻型异能的‘你’还是进入了港口Mafia,并且成为了中原中也的直属部下。

一是因为异能力与太宰治「人间失格」的相似性,二是因为‘你’在「调停谈判」方面拥有着天资与才能,规避了不少无意义的武装冲突。

——这里的‘你’并非真正的‘你’,而是游戏中的那个被设定好的角色。这些事件对你而言也不过是一笔带过的故事背景,你对此几·乎·没有印象。

说是「几乎」,是因为在朦朦胧胧之间,也会产生某种‘真实经历过’的错觉。但实际上,这几行字不过是屏幕上一闪而过的前置剧情罢了。

总而言之,游戏设定者的随手一笔和你的精心攻略,将你置于现在这样的尴尬境地。——果然,脚踩n条船还不翻果然是游戏里才有的事情吧。

虽然心里这样想,但你还是简单整理了一下思路,定下了大致的行动与生存准则。

*

回到座位时,太宰治正百无聊赖地趴在桌面上玩叠星星。金色磨砂质感的长纸条在阳光下闪着微弱的光,颀长白皙的手指重复着折叠的动作,少年蜷曲的指节分明,用力时还透出点清粉,而手边放着的草莓沙冰肉眼可见少了三分之一。

听到你的脚步声,太宰治转头露出一个笑,晃了晃手中的半成品星星:“都叠了六个了,我还想等叠够七个就去找你呢~”

虽然但是,你居然从太宰治的语气里听出了……遗憾?

你并不想和太宰治深入讨论他遗憾的内容,只是坐回吧台椅上,佯做神色倦怠:“我……”首先要稳住太宰治,并尽早结束这场与太宰治的约会。

太宰治是所有人中最难搞的那一个——从任何意义上来说,尤其是眼前这个还是三个宰中最黑最屑的那只黑时宰。

“这还是我的初吻呢——”太宰治打断了你的话,托腮望着你,手指轻点着自己尚未褪红的唇,笑意暧昧,“月酱打算怎么负责?”

「施压与逼迫」

你敏感察觉到太宰治周身气场传来的讯息。

这种气场讯息,无论是在审问还是谈判中都十分好用,但倘若放在与暧昧对象的约会场合里,就极为不妥了。

但你知道太宰治并不会在乎手段是什么,或者说……他根本不会考虑这一点。虽然游戏界面上,太宰治的攻略指数达到了100%,但你非常明白‘你’和他的地位并不是平等的。

起码对于太宰治来说,这个100%仅仅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游戏中简单程序的设定并不能作为真实存在的人的衡量标准。

『爱情,首先是一种本能,要么生下来就会,要么永远都不会。』[1]你和太宰治在这一方面倒有着出奇的相似点,你不‘会’爱,而他不‘会’爱。

缺乏这种本能的人,或许能懂得腰部以下的肉.体之爱,却终其一生难以触及腰部以上的心灵之爱。

因此哪怕是一分一毫的心动,也会产生「百分百」般的感情吧,因为或许这就已经是全部。

面对太宰治笑盈盈的压迫,你只是回以浅淡的笑意,反问道:“是要我成为太宰先生的「所有物」吗?”

你的用词非常刺耳,你也相信太宰治能明白你想要传达的意思。

太宰治并没有因此而不悦,但也没有反驳你的用词,将最后一颗星星捏鼓后抬眼与你对视:“那月酱愿不愿意呢~?”

你继续酝酿倦怠的神色,轻声答:“当然不愿意。”

“喔~不愿意呀。”他一扫手,桌面上的七颗星星就落入他的掌心,他俯身凑近你,那张尚带有稚气的面庞上一片天真烂漫,“那——你想成为我的什么。”

“那其实,我更想问问小·软·糖你呢?”无论是游戏里还是现在,你和太宰治的关系都极微妙,身临其境时就更加明显了,“我能成为你的什么?”

——这是太宰治无法回答的问题。

你之于他到底是什么,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果然,太宰治没有接下你的话。那如秋日落叶般的鸢色眸,依旧是沉淀着无可救药般的浑沌。

「我能成为你的什么?!」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少女沙哑的声线,你下意识偏头去看,却被一股真实的眩晕感席卷了大脑。

眼前的场景模糊朦胧起来,却又骤然清晰。但已不是甜品店里浪漫的装潢,然而阴晦、幽暗,唯一的亮色则是那位常出现在你梦中的樱色少女。

——少女的眸里噙满泪水,绝望与痛苦交织着,但恍惚之间又觉得她在笑。那被**凌虐过的樱色眸子深处,似乎映着一个男人踉跄而来的狼狈身影,但却又像是在千里之外。

那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带着诡异的笑意。

「答案是——我能成为你的梦魇,成为你永远无法终结的轮回。」

下一瞬,一声枪响震耳欲聋,你的眼前扩散开一片赤色。

*

“月酱~没事吧~”太宰治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眼前的赤色慢慢褪去,眼前的景色由绿转为常态,玻璃窗外的人群熙熙攘攘。

而嘴里是弥漫着草莓味的甜意。

你动了动舌尖,发现自己正含着一根草莓棒棒糖。考虑到自己对面是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的太宰治,你并没有意外,偏头看向外面:“发生了什么?”

“诶?我还以为你要问问这颗糖呢。”太宰治露出一副‘月酱好不解风情’的模样,随后不在意般说,“就发生了银行枪击劫持案嘛,有什么好关注的。”他顿了顿,支着脸说,“反倒是你,生病了吗?”

你点点头:“的确有点不舒服。”

你的目光依旧落在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上,嗅到事件的记者正试图挤到包围圈的内部。

刚才在你耳边的枪声,是叠加枪声。

一个近在耳边的枪声,是幻觉带来的。还有一个是街道外传来的,应该就是劫持案犯射击威慑产生的。

虽然现实生活中的你几乎没有接触过**一类的东西,但此时本·能·或者被训练过一样,听见枪声就分辨出了**的种类,甚至大致型号。

——幻觉里的枪声是非常便于携带的S&W M36 Chiefs Special,一种小而便于携带的特种左轮手.枪带来的,而劫持犯手握的则是□□M93R式冲锋手.枪。

……冲锋手.枪?

你觉得有些怪异。

你转回头看向神色探索的太宰治,头痛使你的声音有些虚浮:“太宰,现在警察厅的制式配枪是什么?我忽然记不太清了。”

“哦呀,约会的时候问这种事情也太扫兴了吧。”太宰扬眉,伸手扶住你,“新南部M60转动手.枪吧?……真的不要休息一会儿吗?”

你摇了摇头:“没事。”

你明白怪异出自何处了。

银行**犯使用的**通常是□□,或者偷盗而来的、警察的制式配枪。而犯人现在使用的**,显然已经不是正常银行**犯的首选了。

**银行,预谋的是行动方法,而工具品种则会尽量求易。使用的目的也是威慑而非**。

再换个角度来说,既然能搞到暗网的真实**,又为何大张旗鼓地**?这无异于牛刀杀鸡。

当然,你并不排除有讲究的银行**犯,或者恰好拥有某种特殊**。但是,在持续强烈的头痛中,你隐约想起了一件事。

两天前,由‘你’出面交涉,达成了于今日的一场情报交易,地点即被定在这条街的中心银行。

港口Mafia的情报员由特别行动队护送,在进入安全的银行区域后,除普通民众外,银行内仅·仅·只有交易双方两人。

那么可以合理推测,这场**行动,目的并不浅显,而很有可能只是借着**金钱名义的情报夺取行动。

“月酱是发现什么奇怪之处了吗?”太宰治看着窗外,佯做委屈地喃喃,“……真扫兴啊,明明是休假日吧?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呢?”

你观察现状后,选择:(内涵危险选项,慎)

1.因为不知道交易的情报资料是什么,是否会牵连到自己,所以决定出去解决案件,亲自回收资料。

2.虽然事件和你相关,但并不是你的环节,身体又实在难受,在店里静观发展。但无可避免要继续接触太宰治。

3.事件关系到港口Mafia机密资料,暗示太宰治出面解决。既可以拉开距离,又能解决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