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筱瞬一 > 2. 选项002

2. 选项002

小说: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作者:

筱瞬一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10

翻车关头不要紧,关键要有淡然处之的勇气。

只要足够淡定,就算翻车,也有白莲盛开的机会。

虽然对于太宰治通常不太奏效。

因为他比你还能莲,且是正宗黑心莲,一旦盛开就是字面意义上的穿.心.莲。

但你决定赌一把。

运气好了是齐木楠雄,运气不好也有应急方案。

毕竟如果是真人体验的话,机动性的确大了很多。

“抱歉哦,接个电话。”你拨开太宰治环绕在腰间的手,从他的腿面上离开,背对着窗外掏出了手机,另一只手状若不经意地拨弄着别在下衣角上的胸针。

目光落在屏幕上,

幸运之神并没有眷顾你,但也不算太差。

是「中原中也」。

按照游戏结束后时间线的延续,中原中也此时应该在南方的某一座城市出差。因为他为港口黑手党建设勤勤恳恳,所以你们之间的交流基本集中在晚上,这样白天通话的情景并不常出现。

因此绝对不能挂断。

挂断中原中也会以为你出了什么事,进而派人找你,万一某个眼线看到你和太宰治在一起黏黏糊糊……嗯,老实人疯起来的话是有够呛的。

虽然中原中也体术很好,但你不太想真人上阵体验一番。

总之,这游戏非常梦女,设定超涩的。一不留神就会走上高速公路。

“谁啊?”太宰治察觉到你的犹豫不决,含笑支着头,再没有做出别的举动,“是在我面前不方便接听吗~?”

敏感的男人:)

“怎么会?只是……”你轻轻叹了一口气,露出一副「现状很难处理」的纠结表情。

“麻烦事么。”太宰治的态度正经了一秒,然后又软塌塌趴在桌面上,抬眼看她,“有什么麻烦事交给我就好了哦,我会替你处理好的。难道月酱到现在还不信任我吗?”

“是上司呢,现在打电话来,应该是有什么任务要布置给我吧。”你偏头垂眼与他对视,语气遗憾而略带委屈,“实在不太想破坏这美好的一天啊。”

「极善伪装」,这是你的「天性」,就像是出生前就和「某人」学会了的一般。

在现实世界里,你并没有真真切切「生活」的感觉,反而就像是在角色扮演——为了安稳美好的生活。

反而来到游戏世界后,你倒有了一种诡异的「生活」感。虽然这里依旧是充满欺诈与伪装的。

“上司?中原中也么?”太宰治嘴角的笑意消失不见,“明明是休假日呢——”

“是啊,可真麻烦。”你轻声抱怨着接起了电话。

中原中也是个极其知礼的人,无论是电话还是现实,如果你不主动撩拨,他是绝不会说出什么亲密话、做出什么亲蜜举动的。

“月?这么晚才接起来?”中原中也语调有点快,像是有些着急似的,“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你语调正常地回答,余光看见太宰治正向你靠来,措辞更加客气了,“中原君白天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就正好有空。”中原中也顿了一下,“……想你了,就打电话来了,不过你今天似乎心情不好?”

……草。

什么情况?

这还是那个被逼着说句「想你」,耳朵就会红三轮的家伙吗?ooc了啊中原君。

你瞥向太宰治,发现他似乎并没有听见这句话,于是略松了一口气,回答:“没有心情不好哦……”

你身体一僵,连接下来要说的话都忘了。

因为你察觉到了某人的极度越矩行为。

太宰治正用虎牙轻咬着你的耳垂,见你的声音卡壳,甚至又故意舔了一下,重了几分的呼吸洒在你的耳畔,画面直往r18飙。

你瞥眼去看他,只见他笑得眉眼弯弯,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

你放弃威胁太宰治,决定先搞定中原中也:“抱歉啊,我这边有点事情,等会儿回拨可以吗?”

中原中也并没有料到你在听到「想你了」这样的话后,不但一点反应也没有,还试图挂电话,他追问:“……为什么这么客气?你旁边有谁?”

“唔……”事情难办了。

太宰治直起腰离开你的耳畔,伸手抚向你的下巴,微微用力使你和他对视,他笑盈盈地用口型说道:「男.朋.友」

你做出努力辩识的样子,然后像是失败一样有点沮丧,对着电话答道:“是……是朋友,我们在外面,的确不太方便接电话呢,抱歉,中原君。”

太宰治的笑容一敛殆尽,环在你腰间的手微一用力就把你带进他怀里,将你半压在桌面上俯身欲.吻。

你下意识偏开头,这一吻只触到了你的脸颊,但动作的声音依旧传到了中原中也的耳朵里。

“怎么了?!月,你那边……”

“没事。”面对深得当面ntr精髓而不知的太宰治,你决定两害相逢取其轻,“非常抱歉,这里的确不太方便接电话……”

你在玩游戏时曾想过,太宰治简直是当情人的最佳选择。

因为如果太宰治是正宫,无论是谁ntr他都必然会被发现,而当太宰治ntr别人时,如果他不想,那就绝对不会被发现,甚至还可以玩点刺激的(误)。

电话那头的中原中也沉默了两秒:“知道了,等你有空了打给我,我下午的时间会空出来。”

太宰对你的反应十分不满,伸手去拿你的手机:“蛞蝓……”但在他发声前一秒,通话已经被你摁断了。

“哦?挂了?”太宰治看着手机的锁屏页面,语气淡淡的,“下午的时间会空出来?呵……”

你比较担心在他手里的那部手机,会被太宰治看出端倪。

——拥有两部手机的人有鬼,那么拥有三部一模一样手机的人呢?

“他叫你……「月」啊?”他将你准备顺手拿回手机的手摁在桌面上,“这么亲近么?作为直属上司,这样是不是有失体统呀。”

既然听到了最开始的「月」,那就说明那句「想你了」也被听到了。

你垂眼避免与他视线交织,一边像是有点不安地玩弄着衣摆上的胸针:“其实,中原先生让我很困扰……”

太宰治略眯眼,摁着你的手也不自觉收紧:“那只蛞蝓……”你手腕吃痛想要挣脱,但却被他牢牢按住,语气危险,“那你呢,你对他只.感.到.了.困.扰.吗?”

对此,你的回答是:

1.像是感到被怀疑而委屈,强装着冷静,但声音却难免露出了委屈:“太宰治,你今天很过分。”

2.撇开头赌气似的说:“我们也没有确立任何关系啊,那作为连直属上司都不是的太宰先生,行为难道不是更失体统吗?”

3.抬眼与太宰治对视:“我不想聊他……这明明是只属于我和太宰先生的时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