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筱瞬一 > 4. 选项004

4. 选项004

小说: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作者:

筱瞬一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10

由于你刚才下意识的抬眼太过明显,想要糊弄太宰治?在梦里可能还来得快一点。

你想了想,自然地回答:“听到他提到草莓沙冰,想起我的同学告诉我,这里的草莓饮品都很好喝,所以也想试试看呢?”

“喔~这样啊?”太宰治支着头,鸢色的眼凝视着你,“那我请月酱吃沙冰好了?”

这句问句的语境很奇怪,像是被吞了下半句一样,而且他也没有一点想要去买的意思,你的直觉告诉你太宰治在下套,但现在你也不可能亲自过去。

你也学太宰治支头,微笑着回答:“好啊,我要……全糖。”

你的惯常口味是七分,但童磨刚才点了七分,所以你下意识避开了那个数字。

“全糖啊,唔……是的,月酱一向喜欢吃甜呢。”太宰治伸手微微勾起你的下巴,拇指搭在你的嘴角上,然后自嘴角慢慢摩挲到唇峰,“那~我请你吃沙冰,你请我吃什么呢?”

……洗手了吗就摸嘴?

你忍住想撇开头的欲望,仔细思考了太宰治这句话的潜台词。

……噫惹。

「吃你的右手去吧未成年。」

你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也知道绝对不可能这么说出口,一旦挑明了遭殃的必定是你,毕竟太宰治……是个上床就打出be的家伙:)

你思考了两秒,非常煞风景地一本正经说:“蟹肉罐头?”

明明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将二人间的暧昧推到一个近乎欲的境地,但却被一个「蟹肉罐头」搅黄了所有风情。

连太宰治都哽了一下,但他的状态显然比你想的更好,下一秒就软着声音说:“可是,世界上还是有比蟹肉罐头更美味的东西吧~”

你不为所动:“草莓沙冰?”

太宰治:(盯……)

“噗……”他轻笑出声,“逗你玩的啦,嘛~说句好听的?”

你:“……”

你不是不想说,而是完全没有词汇量。

你的反应莫名戳到了太宰治奇怪的笑点,他笑得快趴到桌子上了,直起身时眼角都带着点泪光,他挥挥手:“行了,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吧?你叫我一句……你说的,情趣时间的特称,好不好?”

……小软糖?

太宰治该不会真的因为游戏系统设定,而对「小·软·糖」有什么奇怪的偏好吧。

你决定满足他。

你偏偏头,尽量保持着亲昵的语调:“……小软糖?”

其实比起小软糖,你当时更想输入「跳跳糖」,但考虑到是暧昧的昵称,跳跳糖怎么想都过于沙雕了。

……可小软糖念出来,感觉嗓子都被甜腻糊住了。

太宰治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你几乎快看见他耷拉着的、快实质化的耳朵了,他语气委屈:“这也太敷衍了……”

你回想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哪里有?”难不成要你学习太宰治式一波三折的语气?

“就是有。”太宰治打定主意要耍赖,抚在你下巴上的指稍一用力,就把你往他的方向带了一下,“所以~月酱需要品尝一下小软糖的滋味来找找感觉吗?”

你和他现在的姿势有点奇怪。

因为要捡胸针,所以二人都蹲在桌子下,而太宰治的动作硬生生增加了一种……诡异的偷情感。

太宰治的暗示一次比一次明显,正在你考虑该如何应答时,一瞥眼看见太宰治隐藏在发丝下的,透着清透红意的耳尖。

……太宰治,你也有害羞的时候??

你这才想起来,太宰治实际上是个恋爱经历为零的未成年,在这一方面嫩得出水。只是因为他黑泥属性加成,看起来游刃有余罢了。

可就这红着耳朵调情的水平,在游戏里就已经推倒你三次了:)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让自己能离开童磨的视线范围。可行的选择就是支开太宰治去办事,而你借机去卫生间。

“小软糖~”你决定先搞定太宰治,“拜托帮我……”

太宰治的眼睛微微睁了一下,抚在你唇上的手搭在你肩上轻轻一推,随后俯身袭向你,下一瞬,他那因为冰镇柠檬汁而略冷的唇贴在了你的唇上。

他的手轻轻捏住你的脖颈,属于人类的温热气息经由唇齿流转在你和他之间。

你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有点摸不清状况,回过神时就已经背靠着玻璃窗接受着给予了。

太宰治单膝跪地俯身吻着你,生疏的技巧在首次亲昵里暴露无遗。但或许是因为他的本性,他的攻势极其具有占有欲,几乎像是要和你共同沉溺于窒息的深渊般。

毫无章法的吻与逐渐收紧的手指使你感到不适,你皱眉推开了他:“你……”

你的话卡在嗓子眼。——擦着他的面颊向前望去,童磨似乎正准备转头了。

幸好,太宰治并没有注意你,而是盯着自己不自觉捏在你脖颈处的手,他垂眼收回手,用拇指将自己唇角的津ye抹去,又一点点舔舐干净:“月酱……”

童磨是会吃人的。

……还会吃了你再和你快乐表白,超嗨的。

你计算好最合适的隐蔽角度,一手环住太宰治的脖颈,将他拉向你一手插.入太宰治的发丝中,主动迎了上去:“我都快断气了,小软糖是想和我殉情吗?”

虽然这个时候的太宰治还没有对殉情产生兴趣,但你已经来不及组织措辞了。

“……乐意至极。”

*

你成功逃脱到了卫生间。

——在半个小时后。

嗯,你也不敢相信你居然和太宰治在桌·子·底·下亲了半个小时,并且你还靠着人来人往的玻璃窗。

不过事态好歹算是缓和了下来。

童磨已经离开了甜品店,太宰治心情很好地去前台点草莓沙冰,而你也借口说去趟厕所,大家看起来都相安无事了。

你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抬头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熟悉的容颜,陌生的发色,以及……从未见过的神态。

因为来得太匆忙且事件频发,你几乎没有时间思考自己的真实处境。而现在的独处时间,正好可以用来思考。

——这是什么样的一个世界?

真实的,还是游戏中?

虽然你希望是后者,但种种迹象都表示这里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每个人有着自己的意志而非设定的程序。

而你……

到底又是什么人呢?

“小姐麻烦让一下喔。”有些软糯的少年音在你耳边响起。

唔,神谷浩史……不过不是齐木楠雄的声线和语速。

你偏头去看声源,是个披着棕褐色披风、带着侦探帽的……少年。

说是「少年」其实是有些奇怪的。因为眼前的男人应该已经二十一二了。——是武装侦探社的名侦探,江户川乱步。

在这个游戏中,《文豪野犬》的时间线在黑之时代,所以你和武装侦探社时期的人并没有交集。

“抱歉。”你点点头退了两步让出洗手台。

“小姐似乎有什么困惑的地方。”江户川乱步冲洗着自己的手,“以后的麻烦事应该还会有很多。唔……真实有些时候是虚幻,虚幻有些时候反倒才是真实呢。”

他擦了擦手,离开了洗手间,只留下一句:“后会有期。”

江户川乱步的话让你有些

虽然很玄学,但江户川乱步看破表象的推理能力几乎没有出过错,那么他所说的话,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呢?

你刚进入卫生间隔间准备安静思索时,两部手机同时振动了起来。

你:……:)

你将手机掏出来,一边是刚刚见过的童磨,一边好几天没有联络过的陀思妥耶夫斯基。

你选择:

1.接听陀思妥耶夫斯基,给童磨回短信。

2.接听童磨,给陀思妥耶夫斯基回短信。

3.全部按掉,都回短信,然后专注思考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