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筱瞬一 > 5. 选项005

5. 选项005

小说: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作者:

筱瞬一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10

你思考了仅仅两秒钟,就决定一视同仁全部按掉,回以短信。

——又不是当面,且没人逼你接电话,你大可不必给自己找麻烦。

现在当务之急是理清自己的思路。

江户川乱步说:“真实有些时候是虚幻,虚幻有些时候反倒才是真实。”

基于他在《文豪野犬》中bug一样的存在,他说的话必然是包含着信息量的。

结合你的处境来看,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你以为的游戏世界是真实世界,而你生活了二十年的真实世界才是虚无的幻想。

听起来很荒谬。

毕竟你在现实世界实打实生活了二十年,而这个世界不过是手游的世界,是你闲暇时间的消遣品罢了。

可诡异的是,你的确在这个世界感受到了「真实感」。何为真实……就是你居然感受到了「情绪」,虽然这种情绪飘忽到几乎难以察觉,但还是带给你一种真切活着的感觉。

实际上,在「现实世界」里,无论是喜怒哀乐还是爱恨贪痴,你从来没有感觉到过。

但偶尔也会做梦、梦见自己,却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像是观看电影一般。

在虚幻的梦境中,樱色的少女在梦中奔跑、哭泣,也有打闹、欢笑,是正常人该有的模样。

少女曾陷入至死不渝的爱恋,将千纸鹤折了上千,任写着心思的花灯顺水飘流。

也曾与某个看不清的人在星空下漫步,在烟火下接吻,勾指许下最不切实际的誓言。[1]

那分明是你的脸,但却和你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多种的人生。

梦醒了,所有的悸动都会荡然无存。

尽管毫无人类的情绪,但你却依旧是一个「合格的人类」,或许正因为没有感性的部分,你扮演的一切角色都不会有差错。

但也曾有友人忽然莫名其妙地对你说:“有时候,感觉你和太宰治《人间失格》的主人公大庭叶藏很像。”

你只是笑笑,认真地反驳:“并不一样呢。”

比起大庭叶藏,你并不厌恶、恐惧人类,也对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厌倦感,反倒很认真地在活下去呢。

虽然理想并不伟大,但还是的确存在着。

也并不打算依赖谁活下去。

但这样的评价只出现过一次,对于你来说,接收到最多的评价其实是:“小月是非常热爱生活的女孩呢。”

家境优渥的你从不需要考虑金钱方面的难题。再加上并不伟大的理想不需要你花费时间去谋划,所以你有着极大的空间去‘热爱生活’。

乐器、绘画、甜品和插花等。

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曾滑过你的指间。

明明内心空无一片,但却意外得可以静下心来做一些事。在家呆一整天也不会无聊,清淡的花色下,古典的音符与香甜的热气交互出现。在不慎沾染了颜料的纱帘扬起间,你目睹阳光从南窗迁徙到西窗,再看漫天星辰或听潇潇雨落。

是个「合格的人类」,很自然地热爱着生活,对此你也并没有丝毫不满。

反倒是在这个世界出现的、细若游丝的「情绪」,让你有些不知所措。

你甚至蓦地冒出一个想法来:如果真实的世界就必须面对喜怒哀乐爱恨情仇,那生活在虚假的世界未尝不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虽然从未体验过,但你能感觉到,你并·不·愿·意·接受。[2]

「所以……」

你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左部胸腔,那里的器官正有力地跳动着。

「——那就空着吧。」

无论在哪个世界,并不会有任何区别。区别仅仅在于,在这个世界,你要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方式。

手中的手机微微震动了一下,你的思绪被打断,垂眼发现是童磨回复了消息。

『童磨:哎呀,那真是遗憾。还想着你今天放假,我也正好档期空闲,所以专门买了草莓沙冰,想约小月出来呢。』

还没等你回复,手机又震了一下:『童磨:东西落在吧台回去取了一下,结果遇见了奇怪的家伙,感觉他莫名对我有敌意诶!总不会是黑粉认出我了吧(*^ー^)』

你打字的动作一顿。

那个「奇怪的家伙」绝对是太宰治,而太宰治对童磨有敌意?往好了想,是单纯讨厌这个她曾经表示过喜爱之情的明星,但往坏了想……

你曾经看到过一条段子,大致意思如下。

『给女性的六条恋爱建议:

1.找个能让你笑的男人,

2.找个工作稳定的男人,

3.找个会做家务的男人,

4.找个诚实可靠的男人,

5.找个和你在性方面能契合的男人,

6.不要让他们五个人见面。』[3]

其他都是小问题,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在于——坚决不能让都自以为胜券在握的情敌见面,以任何理由都不可以。

正当你思考如果是最糟糕的情况应该怎么处理时,外面忽然传来两声女孩子的尖叫,于此同时,童磨第三条消息发了过来:『童磨:他果然认出我了——怎么说呢,这种人一定很招人讨厌吧 (=^▽^=),情况有点麻烦,我先回家了,只能和小月改天再约了。』

……看样子是太宰治掀了童磨的马甲。

虽然不能确定太宰治通过和童磨的交涉能获取什么信息,但好歹两个人算是分开了——逐个应对总比当场劈叉来得轻松。

你措辞妥当地回复了童磨的消息后,另一部手机也震动了一下。

『费佳:好的,知道了。』

仅仅是简短的一句话,反倒比童磨的三段更棘手。

你是在挂掉电话后秒回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消息的,他必然会在第一时间看到。但他回复的时间却晚于童磨,消息的长度也和时长不匹配。

那么他未回复消息的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心思你揣度不明白,索性将他暂且搁置,把思绪拉回到之前的问题上。

——你在这个世界,究竟要怎么生活下去?

思考片刻后,你决定:(主线不变,但支线有区别~)

1.如果这是真实的世界,那还是把关系都斩断了比较好。(降低好感路线)

2.游戏里只打出了一种结局,或者可以试试另一种?况且就算在这里死亡了,或许就可以回到你原本的世界了。(成年人,全都要。)

3.既然是恋爱系的游戏,或许找一个人体验一下也未尝不可。(三千弱水取一瓢)

[1][2]火·葬·场·要素察觉(暗示)葬谁?反正不是葬女主,作者女主控。

(提醒,是有主线剧情的QwQ,选择一般情况下影响支线,有死亡选项出现时会预警,并且有存档。)

[3]改编自网络,权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