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筱瞬一 > 选项008

选项008

小说:

[综]将梦女游戏玩出生存难度RPG

作者:

筱瞬一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7-10

电影院的地下车库。

这简直是在侮辱你的智商。

但是,既然太宰治抛出了这个询问,说明他应该有把握你会答应。

甚至有可能是明知是陷阱,还会答应。

所以可以先应下,之后再随机应变。

“好。”你点头应下,垂眼看向那袋文件,那是加密文件袋,太宰治的手正压在上面。

他从离开到回来不过七分钟,按照文件袋的厚度,资料至少在五十页,如果他要翻阅,估计得用量子力学阅读法(bu)。

所以,太宰治应该还没来得及看里面的资料。

应该,吧。

“也是,月酱很聪明,省的我浪费时间啦。”太宰治的轻笑声从头顶方向传来,他手指微微一动,资料就滑向你,堪堪碰触到你的指尖:“所以,这半份给你带回来了,密码是****,要怎么谢谢我。”

你抬眼看他,发现他的笑意有些暧昧。这种暧昧……传达出来的讯息即是‘我知道了些什么,但我不告诉你,你快猜呀’的欠揍感。

和你的视线相撞后,他的眸微闪了一下,那个暧昧的笑意却更甚了:“果然啊……有意思。”

你:……?

太宰治真的很不对劲,异常的不对劲。

虽然在此之前,你从未和他真实接触过,但多少觉得和他相处太过疲惫了。倒不是交涉方面的问题,而是从眼神到动作,他的欲.望都过于直白,以至于到了你开始困惑——「一定有某些地方出了什么问题」。

比如——太宰治是不是被人下药了。(bu)

正当你思忖时,太宰治忽然抬手捂住了你的眼睛。

对于这个剥夺感观play的游戏前兆,你下意识想躲开,可刚准备偏头时,太宰治轻飘飘的声音传来:“你今天的眼睛很好看。”

你:……

「……所以你就把它们捂住了。」

逻辑不错。

“准确说,从大概一个小时前,越来越……好·看。”他补充道,声音里裹挟着寓意不明的笑意,“明明应该什么都没有改变吧?……只是一瞬间。”

“的确什么都没有改变啊。”你回答。

“喔,的确呢,我的意思是……月酱真是越来越迷人了呢。”他以一种极为轻浮的语气应声,然后放下了那只捂住你眼睛的手,上扬的尾音似乎显示出他不错的心情,“我去趟卫生间哦~”

你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后,拿起了那袋文件,观察周围环境后,散开「常态消减」异能场,输入密码后抽出那一叠纸大概4-5cm的长度,以便确认资料属实。

资料的页码标在左上角。

放在最上面的那一页,页码是23。

果然,前22页是被「某个人」拿走放在了电影院地下车库里么。

你随手翻开第二页,却有些愣住。

这一页,并非24,而是1。

你继续往下翻,发现整整54页的文件,唯独这第23页被抽出来放在了最上面。

你抬眼望向卫生间的方向,虽然在这种开放场合阅读资料风险极大,但你思考了几秒后,再次确认环境后单独抽出了那排列第一的「第23页」。

“……管理,场内异能被限制使用,但此异能管理场从两年前,再无启用迹象。

4.2.3 内务省直辖异能特务科现任长官种田曾于16年前收养一女,除此之外别无家眷信息,此女疑进入过异能特务科「第七机构」,但权限名单内查无此人。

4.2.4 异能特务科……”

你明白了这一页被放在最上面的缘故。

——太宰治真的会量子力学阅读法。

但你表示:

「这段剧情我不知道,所以一定不是我。」

……当然,游戏未介绍的背景,不代表不存在,所以你不得不怀疑这段资料的指向性。

如果「你」真的是那位异能特务科长官的养女,那这已经不仅仅是里番(划掉)梦女游戏了,而是直接上升无间道。

但太宰治的目的是什么?

或许他想法挺多,但你暂且可以保证的是,太宰治起码目前不会把这个虚无的筹码扔掉。

你当然不会以为太宰治会因为暧昧恋人的关系,帮你处理干净这件事,反而,说他会直接把这种不确定的事情变成确凿的证据,以便彻底掌控你,还来得真实一点。

看着手中这份有些棘手的文件,你略一思索,将第23页插回22与24之间,最后复原了档案袋,放在手侧,收回异能场,端起那杯已经化了一半的草莓沙冰,吃了一勺。

夏日的味道在你的唇齿间弥漫开,你支着头看向窗外。

一个运动服男拉拉扯扯着一个女生,嘴里念叨着:“我想吃我想吃我想吃——日和!小日和!我想吃嘛!”

……怎么又一个神谷浩史?

以及,这游戏居然还综了《野良神》吗?这番有官配,没法嫖吧,而且也并没有关于「神明」的世界观设定出现。

骚扰女生的运动服男是夜斗,一位祸津神先生。

而被拉扯的女孩则是一歧日和,是有女主的番里难得风评不错的女主。

最后跟在二人后面的,则是夜斗的神器,梶裕贵(划掉)雪音。

三人在夜斗的任(撒)性(泼)下还是走进了甜品店。

你用勺子搅拌着杯子里的沙冰,刚准备移开目光时,夜斗却忽然把目光锁定在你身上,两三秒后冲到你面前:“月——?!”

你:?这完全没有过交集吧。

你抬头看向他:“我们……”

话还没说完,夜斗忽然捂住眼睛往后退了两步:“哇,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直视人这样的坏习惯啊!”

你:……

直视人的,坏习惯?

夜斗闭着眼抓了抓头发:“啊……忘了,你现在应该是,咳咳……”他睁开眼,但却避开了你的视线,目光一点点瞥向你,“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做个实验……你手腕伸出来一下?”

你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伸手了:“请问……”

夜斗飞快撇了你一眼:“要内侧的。”

你将手腕翻至内侧,白皙的肌肤上青色血管与纤细肌腱共绘,在日光下有一种诡异的病态美。

夜斗捂着眼的手指岔开一条缝,盯了三秒后又退了两步:“还是不行啊,而且你完全没有意识到吗?所以你以……你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意识到什么?”你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除了比在原世界的自己要白上一个度以外,并没有别的区别了。

夜斗又抓了抓头发:“这种事情我要怎么和你说嘛?”

「直视别人的坏习惯」

「手腕+怎么活到现在」

「这种事情不方便说」

再结合一下太宰治的行为神态。

……嗯,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和推测呢:)

“你可以直说。”你收回了手腕。

“总之——”夜斗闭着眼总结,“不要和别人直视,不要让别人看到你的手腕脚腕锁骨腰那种地方,记住就好了,可不会再有像夜斗sama我一样正直且不受影响的好男人了!”

你觉得自己的猜测可能有点准。

但……其实你不太想它准的。

……太狗屎了。

异能是「常态消减」,体质却有点奇奇怪怪的buff。

合起来,可以叫做……

jj的仰卧起坐吗??

“毕竟,我的全身心可都是……”夜斗忽然压低声音,“属于小日和的哟~”

你:“……喔,挺好的。”《野良神》月更漫画,没追到完结,你也不好祝福,万一立了flag那就坏人姻缘了。

“……不过你怎么,感觉一点都不幸福?”夜斗摩挲着下巴,“那种,熠熠生辉的快乐光芒不见了啊。”

“你是在说我吗?”你下意识想抬眼看他,但忍住了。

熠熠生辉的快乐光芒?

你脑海里忽然蹦出那个出现在你梦里数次的少女的容颜。

「那的确不是我。」你心想。

“对啊,唔,虽然明明是近几年的事情,怎么感觉……过了好多好多年呢?”夜斗敲了一下自己的头,“啊,不管多少年,你怎么完全变了样似的,感觉好陌生啊。”

你只是笑:“或许你认错人了。”

夜斗忽然哑然了一瞬,随后笑了一声:“或许是吧?不过,我们好歹曾经也算是朋友嘛,所以我完全尊重你的决定啦——”

他再次压低了声音,轻声且坚定地说:

“我也爱上了一个人类哦。”

.

.

.

“也?”

“诶诶?——啊,我是说……神爱世人哈哈哈,「也」就是,我都爱!”

神爱世人。

*

夜斗被雪音拉走了。

你支着头看趴在吧台上点单的三人,有点出神。

你想起《野良神》里那一话。

其中一镜的一歧日和,泪流满面。

「真傻啊,他明明是个祸津神,却爱上了人类。」

“想什么呢~”一只手在你眼前虚打了一个响指,然后顺势滑向你的下颌,微微上挑,使你抬头看向手的主人,“在看着别的男人发呆哦。”

你只是垂着眼,察觉到太宰治的手似乎是干的,终于有了一点表情——

“你洗手了吗。”

太宰治:……

“嘛,没洗又怎样嘛。”太宰治坐回椅子上,反倒躬身去找你的目光,笑盈盈说,“你嫌弃它脏?”

你:……

日,一颗恒星。

一语双关,国语学得不错。

大概是看到你一瞬的表情,太宰治笑得趴在桌子上,双肩轻轻颤抖着:“你不会信了吧?开玩笑的~当然洗了,只是用烘干机烘干了嘛,甩着水滴可不是绅士作为哦。”

哦,绅士太宰治。

可以。

穿西装就能叫绅士,那把内裤外穿就必然瞬间可以上天。

“嗯,讲文明的绅士先生,我们可以去取那剩余半份资料了吗?”在太宰治开口前,你先发制人,“我已经约好了车,可以直接搭乘过去。”

“嗯嗯~”太宰治丝毫不介意你的先斩后奏,反倒从怀里掏出一张单子,“既然都要去电影院,我们顺带看个电影吧?”

在你刚准备开口拒绝时,太宰治声音软了下来:“我还没在电影院看过电影呢。”

他把单子推给你,眼睛从一向的阴郁变得……有些亮晶晶的:“嘛,选一个?”

你选择:

1.青春疼痛片

2.理想励志片

3.悬疑推理片

4.不看片,要回去处理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