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悦仙缘 紫袖暗香 > 第十章 人间道(7)

第十章 人间道(7)

小说:

悦仙缘

作者:

紫袖暗香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28

紫柒换好衣裙,想到此刻敖顺还等在门外,便一边用丝巾擦拭着长发,一边开了门。

果然瞧见敖顺正杵在门外,乌发和白衣均被淋湿了半边,脸颊上两朵绯红的云霞犹在,一双丹凤眼却半眯着望向远方,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委实不像是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神情。

因怕他着了凉,紫柒无暇多想。“小顺,过来!”她软软地唤了他一声,瞧他回过神来,方又向着他招了招手,道:“快过来,你方才也淋了雨,不要站在风口里发呆。”

敖顺本有些不好意思面对他,此刻瞧她衣衫整洁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便不再扭捏,慢吞吞地踱回房间。

紫柒此刻已将自己的头发擦得半干,瞧敖顺的长发犹在滴水,便捞起另一方干帕子替他擦拭起头发来。

敖顺感受着她柔软的双手在自己的发间游走,满足地叹了口气,也不说话,索性一边闭目养神,一边享受她的服务。

窗外风雨未停,雨滴敲打在地面上的叮咚之声,更衬得房间内一室静谧。

突然,一阵凉风破窗而入,敖顺感觉鼻尖儿一痒,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紫柒又在他的头顶上揉了两把,嘟囔道:“谁叫你方才如小大人一般逞强,定要将你的外袍与我披着。此刻怎么样,着凉了吧!”

敖顺揉了揉鼻子,漫不经心道:“不将外袍给你,难道要让大家欣赏你的曼妙身段?”

紫柒俏脸儿一红,骂道:“你真是坏透了,小顺!”说着,便将帕子兜头仍在他的面上,以手遮面,逃也似的飞出房门,边跑边喊道:“我去打些开水来,好让你泡一泡,去去寒气。”

被骂的敖顺却会心一笑,难得看到她在自己面前害羞。看来,她终于将他视为一名男仙,而非没有性别的小童了。

紫柒在店小二的帮助下,很快便张罗来了沐浴所需的一应物件,而后,不知又从何处搬来一架屏风,在方桌旁边摆好,将小小的房间分割成两个小小的世界。

敖顺看她搬了一张木椅坐在屏风前面便没了动作,想要故意逗逗她,便问:“难道柒柒你,不帮我洗澡吗?”

紫柒闻言,脸上的两朵红云烧得更甚,却不肯在这小童面前丢了颜面,硬撑着回道:“你若需要帮手,我再将那小二唤来,如何?”说着便要起身去叫人。

敖顺见状,忙道:“不必劳动小二哥了,我一个人也是可以的。”

紫柒少不得点了点他的脑门,娇声笑道:“快去吧!”

热水蒸腾,熏染了一室的水汽缭绕,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凤凰花香。

紫柒被那水雾蒸腾地有些睁不开眼,忍不住靠着那屏风打了个哈欠。因为敖顺自进了浴桶之后便再没发出任何声响,紫柒担心是那水汽将他在水中晕过去而呛到水,因软着嗓子问道:“小顺,你在听吗?方才就想问问你,你这几日究竟去了哪里?”

敖顺咕噜一声从水中探出脑袋,用小手拂了拂面上的水珠,淡淡道:“回去向母亲报了个平安。”

敖顺是龙,怎会怕水?如若他知道紫柒此番是因为担心他被水呛到而没话找话,怕是又会将她笑话了去。

紫柒听闻他的话,回想起当日自己将他带来凡间时的不管不顾,多少有些内疚,便道:“其实,你既恢复了记忆,理应回到你母亲身边才是。只要留一张字条给我即可,又何必吧儿吧儿地跑回来呢?”

敖顺闻言,哗啦一下从浴桶中站起身来,他先用毛巾擦干自己,又穿妥长袍,方从屏风中走了出来,目光灼灼地望向紫柒,低低道:“我不放心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紫柒干笑了两声,不自觉地脸又烧得热了起来。她兀自觉得十分丢脸,自己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撩拨到害羞。

为了挽回几分颜面,她理了理衣袖,装作满不在乎道:“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可是活了将近两千岁的仙鸟,于那些凡人而言,我老的都可以做他们祖宗了。”

“是吗?”敖顺老神在在地问道,配上他此刻那一副童稚的嗓音,着实有些气人。

紫柒心中有些恼他,又觉得同一个小孩子置气未免有失一只成年仙鸟的体面,因而只是将一床被子在塌下铺好,气鼓鼓地躺了上去,“今日你淋了雨,便早些歇了吧!”

敖顺却气定神闲地踱步至窗前,打开了窗户,淡淡道:“可是时间还早,柒柒难道不想看看这雨后的汴京吗?”

果然,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已经住了,虽日已西斜,却还是将半天天空照的红彤彤的。因着今日本是晴天,故而,雨后的天边出现了一挂彩虹。这死气沉沉地汴京城,在那彩虹的斑斓色彩的映衬下,竟多了几分活气。

紫柒不愿意多话,便闷声道:“我困了,你自己看便好。”

知道她只是在害羞,敖顺便不再邀请她,只一个人靠在窗前呼吸雨后的空气,他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竟然出了彩虹,虽不如在仙界瞧得真切,倒还有几分美感。”

“彩虹?”紫柒闻言,便一骨碌从床榻上爬了起来,欣欣然道:“我最喜欢彩虹了。”

敖顺暗自好笑,刚还在赌气呢,一听闻有彩虹便又好了,着实是小孩子心性。

眨眼功夫,她已经挤到窗前,纤纤玉手指着天边那道七彩霞光,道:“娘亲说,我出生的时候,忘忧林中便有彩虹。”

紫柒不自觉地靠近,她因身高的缘故,此刻犹如将敖顺揽在怀中一般。她说着话,敖顺感觉到她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他半湿的发上,痒痒的。

敖顺不敢乱动,怕身后的少女意识到此刻他身体的僵硬。只听他压抑着声音问道:“柒柒,等我们回到仙界,我还能去寻你吗?”

“那是自然,我们是姐弟,也是朋友,当然可以相互拜访。”少女郎朗回到,对着窗外的晴空展颜一笑,那绝美的容颜,比那七彩霞光更要美上几分。

敖顺心里又高兴又难过,以往,她一向将她视为小童,只配做她的弟弟。今日,她终于认他为友了,虽然只是朋友而已。

“可是,我要到哪里去寻你?”他再问。

“自然是忘忧林!”少女不假思索地说道,那声音叮咚作响,如雨后清泉一般好听。

忘忧忘忧,敖顺心下感慨,果真是好名字。若得此佳人相伴一世,他便真的可以一生忘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