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悦仙缘 紫袖暗香 > 第七章 人间道(4)

第七章 人间道(4)

小说:

悦仙缘

作者:

紫袖暗香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28

无论是在仙界还是人间,奇珍异宝都是众位女人、女仙乃至女神们趋之若鹜的单品,能免此俗者实在寥寥无几。可就是这少之又少的少数人,多半也并非真清高,实是为囊着中羞涩,有心无力罢了。

紫柒的娘亲玄青,贵为鸟族的帝后,身份尊贵。可偏生是个性情寡淡之人,万事不挂新、一切名利在她眼中都如那忘忧林中的浮云一般。

可即便是清高如玄青的女仙,也是难以免俗的。

紫柒犹记得,有一年娘亲做生辰,父亲凤朝阳不知为何竟浑忘了,没有准备任何的生辰贺礼。为此,娘亲足足一月有余没有同他讲过一言半语。

后来,还是父亲凤朝阳托嫁入海龙宫的妹妹寻了一对明珠,亲自为妻子打磨了一副耳坠子,此事才算作罢。

紫柒虽觉得娘亲未免有些小题大做,可仙者本就仙寿绵长,于这漫长一生而言,日日发生的都是寻常小事,若事事都不在乎,那这日子过得未免也忒没滋味了些。于是,她便也默默认同了母亲的任性。

自此之后,父亲便开启了讨母亲欢心的法门,每到了诸如生辰日、结亲日这种大日子,父亲总会如变戏法一般拿出各种奇珍异宝打磨的首饰、法器之类的,送给自己的爱妻以表心意,再无一次遗漏。

凤帝夫妇二人,一个送的用心,一个收的开心,并且乐此不疲,虽略显俗气了些,倒也算成就了一段神仙眷侣的恩爱佳话。

因从小受到娘亲的言传身教,紫柒对这些珠宝玉石也算略知一二,十分晓得敖顺今次拿出的那明珠不似俗物,故而只拿它当了几千两银子应急。

紫柒心里盘算着,待这汴京城的灾情结束,想必那时候老龙王的寿宴也就过了。届时,她便回忘忧林拿金叶子将这珠子赎回来,好还给敖顺。

话说,紫柒和敖顺俩人先跑了数家当铺当明珠,又去了酒肆买酒,等到找到客栈落脚时,天已然黑透了。

紫柒却没了睡意,她一边饮着甜甜的果酒,一边隐去父母的身份,徐徐向敖顺讲述起他们的往事来。

房间里安静极了,只有紫柒一个人的声音喁喁作响,在那月华洒满的暗夜中,与虫鸣之声交相呼应,倒显得分外好听。

“父亲最疼我娘亲了。”紫柒说罢,便仰起头来,一口饮尽了夜光杯中的甜酒,又有些留恋地舔了舔唇,眉宇之间颇有些艳羡之色。

看她脸颊上因为酒意染了三分霞光,清纯的脸蛋儿自是比平日里艳丽了不少,再加上她无意之中做出的撩拨之态,敖顺看着看着,只觉得喉间一紧,他怔怔问道:“柒柒你,也如你娘亲一般,在意那些俗物吗?”

他问这些,倒不是嫌弃她的俗气,只是急于打听她的喜好。你瞧,两人相识才不过数日,他已经在考虑,在往后的日子里,该如何讨取她的欢心了。

紫柒本不善饮,一杯果酒下肚,已有了三分醉意。

只见她以手托腮,一双星眸醉意迷蒙的雾色,她试着缕清自己的思绪,边想边道:“也不尽然是这样,只是有时候我会想,仙者的一生实在太过漫长,若身旁能有一人,如父亲宠着娘亲那般宠着我,想必也是极好的。”

“喔!”敖顺低低地应了一声,又将她空了的酒杯倒满。

过了良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饮着酒,望着月,听着窗外的虫鸣之声。

“那小顺你呢?你的父母感情可好?”紫柒闭目养了一会儿神,终究还是没有养出睡意,复又开了口。

敖顺瞧了她一眼,又神色淡漠地望向窗外,淡淡道:“谈不上什么好坏,父亲对娘亲也甚为宠爱。只是,即便他对我娘亲再好,我娘亲永远也只是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

紫柒听了他的话,忽然想起了自己姑母凤飞霞在龙宫的处境,一时间竟有些激愤起来,“你们水族当真是寡情,原本我以为只有龙族花心,原来就连水蛇一族,也是一般无二。”

敖顺却不知道她姑母嫁入龙宫一事,以为她只是同情自己母亲的处境,便道:“幸而母亲有了我,也算是有了指望。”说罢,又朝着紫柒望了望,定定道:“你且放心,我定不是那负心之人。”

“放心?”紫柒愣了愣,不知他所指的放心究竟是何意,仍愣愣地点了点头,道:“小顺是个善良的孩子,姐姐自然是放心的。”

说完,她还不忘揉揉他的头发,而后宠溺一笑,“睡吧,小顺,明日还要施粥呢!”

看身旁的敖顺没有动静,她卷起一床被子铺在了地上,笑道:“你放心,这床榻自然是留给小顺的。你既不愿意与我同塌而眠,我便睡在地上。”

紫柒自小也算是被娇惯着长大的,可是凤朝阳为了磨她的性子,倒也没少让她吃苦头。是以,如将就着睡在地上这种小事,她从不放在心上。

酒能催眠,再加上今日的种种折腾,几乎是一躺下,紫柒的瞌睡虫终于聚了上来。迷蒙之中,她似乎感觉到敖顺默默走向了她,便迷迷糊糊道:“小顺快去睡。娘亲说过,小孩子晚睡,可是会长不高的。若长不高,小心长大讨不到媳妇。”

讨不到媳妇?敖顺扯开薄唇笑了笑,他活了近万岁还未娶妻,却不是因长得太矮,只为他太过挑剔之故。

敖顺探过身子,在她眉心一点,施了个昏睡诀。确定她已经睡熟,便摇身一变,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模样。

月光下,敖顺一袭白袍加身,一席及腰的发没有任何束缚地披散在肩头,黑如流瀑。他的身形修长,面部又太过棱角分明,本该是个冷面公子。可此刻,他一双修长的眉眼间,却因着眼前的可人儿,流淌出浓浓的柔色,整个人竟变得温润起来。

敖顺弯下腰,仔细地将睡在地上的娇人儿抱在怀里,又轻轻地将她安置在了床铺上。静静瞧着她的睡颜,他修长的手在她的玉面轻抚着,沉声道:“小东西,并非是我不愿意。只可惜,现在还不是时候。”

虽不放心将紫柒一人留在凡间,然要彻底解决这件事,必须要弄清楚事情的始末。眼瞧着紫柒这丫头对那些凡人掏心掏肺地好,他也不得不回龙宫走一趟,问清楚这汴京城究竟为何遭了此灾祸,才好想法子彻底化解。

想到这里,敖顺没有多加停留,只在她发间留下轻轻一吻,柔声道:“等我回来。”便跃窗而出,不过须臾之间,已化为一条巨型白龙,扶云直上了。

若论腾空飞行,龙绝不在凤之下,只是那日修行被封,他才肯屈尊,被紫柒半驮着飞到人间。

此刻是子夜时分,汴京的长空隐约响彻一声龙啸,众人还没瞧清楚怎么回事,那尾白龙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