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悦仙缘 紫袖暗香 > 第三章 凤鸟鸣

第三章 凤鸟鸣

小说:

悦仙缘

作者:

紫袖暗香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28

凤舞九天,其鸣锵锵。

虽说凤朝阳亲口允了凤紫柒出林历练之事,但真正到了女儿要出门的时候,他却是左一个不放心,右一个不放心。堂堂鸟族之主,唠叨起来竟比女子更甚。若不是玄青从旁劝着,凤紫柒这趟历练恐怕又要泡汤了。

凤朝阳的眼泪让紫柒多少有些伤感,但她胸中满溢的,却是初获自由的欢欣。犹如困鸟出笼一般,满心欢喜。虽然困住她的不是一只笼子,而是容纳了一整个鸟族的忘忧林。

告别了爹娘与众位小友,凤紫柒长鸣一声,化身为凤,腾空而起,一身紫羽在晨光下更显风华。在忘忧林的长空盘旋了一阵,她便展翅飞出了忘忧林,这个生她养她的地方。

凤紫柒在出了忘忧林之后便收敛了凤翎,化成一只寻常玄鸟的模样。这也是她老爹再三嘱托的,说她的身份特殊,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以真身示人。紫柒虽然顽皮,然父命如山,她不敢不遵。

没了凤翎的加持,只靠着一双翅膀飞天,着实费了些气力。

日已渐中,初夏时分已有了些许酷暑之气。

约摸飞了一个多时辰,紫柒觉得有些口渴,便想找个地方落脚,稍事歇息。

可巧,解忧河上有一河心岛。远远望去,岛上绿意盎然,一片葱茏。岛上更有一棵巨树,一树凰花开得分外耀眼。

紫柒心道,这倒是个歇脚的好去处。

可是越是靠近那座河心岛,紫柒隐隐听闻似有低泣之声。难道是谁家的小鬼头逃家了,然后,受了欺负?

呜,别问她缘何知道这些,姑娘她不过是调皮捣蛋经验丰富,然后,好打个不平而已。

急于下去一探究竟,紫柒在那棵巨树上落脚时不免着慌了些。再加上那巨树枝繁叶茂的,枝丫上的水气竟未完全蒸腾。

于是乎,在她即将在树上站定的那一刻,她的鸟爪一滑,竟差点儿摔了。

紫柒忙化为人形,秀足在那巨树上轻点,腾空一翻,才勉强在地面上立住。

而此刻,她的对面正立着一位人类孩童七八岁模样的白衣小童。

这小童其实远比他瞧起来的模样年长不少。其名敖顺,本是东海龙王第九子,其母是如今龙宫中最为受宠的白蛇夫人。

因排行最末,这位九殿下的脾气秉性不似他前面八位兄长,他生性淡薄,对权利富贵没什么兴趣,一心只愿做一名闲散神仙罢了。

此番,他是得了父命,来降服一条在解忧河中作乱的巨*屏蔽的关键字*。

这解忧河原是水、鸟两族的分界,是个三不管地带。这巨*屏蔽的关键字*作乱,原不归龙宫来管,龙王是想为着两族亲厚之意,才命他来料理了那巨*屏蔽的关键字*。

他是一条修行了近万年的白龙,照常理来说,对付一条还不能化形的*屏蔽的关键字*蛇,原是手到擒来之事。

奈何那巨*屏蔽的关键字*狡猾,他又闲散惯了,甚少有实战经验。硬是在那巨*屏蔽的关键字*堪堪败落之际,沾染了它身上的毒液,法术被封,是以变成了这人类七八岁小童的模样。

想到一场胜负悬殊的对战,自己竟然占了下风,他不由得悲从中来,眼眶之中似有泪珠滚落,口中竟然发出呜咽之声。

他暗自惊讶,自己竟然连声音都回到了幼时,正想着如何运功排毒。突然,一抹紫色的倩影影从他头顶的巨树上飘然而下。

那是一双多么明媚俏丽的眼儿啊!正如这夏日里的阳光,灿烂又耀眼,镶嵌在一张美得无法形容的芙蓉娇靥上,精致的五官,如羊脂玉般白嫩的肌肤,清丽绝伦完美无瑕,令人光是瞧着便要沉醉了。

但是敖顺却没有醉,他只用一双疑惑的丹凤眼抬眸望着高上他一尺有余的少女,“你是谁?”他问,原本觉得自己的语气该是冷若冰霜,却无奈发出的却是软糯的娃娃音,倒显得多了三分可爱。

紫柒看到眼前的小童倒不觉得意外,对着他绽开一朵招牌式的甜笑,一双梨涡更显耀眼,“呜,我吗?我是忘忧林中一玄鸟。”她信口说道。

虽然欺瞒一个小娃儿不是她凤族的做派,可是她的身份不能泄露,她自然无法言明。而她的母亲恰是得道的玄鸟,她说自己是玄鸟,也不算欺瞒吧!

看着那小娃儿一双大眼儿瞬也不瞬地盯着自己,眼角尚有泪花,她忙问:“那你呢,你又是谁?为何会在此处?”

本来敖顺最担心的是,自己被*屏蔽的关键字*蛇所伤的糗事被这女娃娃看了去,听她如此一问,便知她应该不大知道自己的底细。因而也放下心来,“我?我是这解忧河中的一条水蛇。可是,可是我……”

他想为自己方才的垂泪找个理由,但他向来不太善于撒谎,一时间竟顿住了。

紫柒却以为他犹在伤心,忙掏出帕子替他拭泪,安慰道:“哎,你别哭,告诉姐姐,可是有人欺负你了?”

“姐姐?”闻言,敖顺有些抗拒地推开少女的手,又将她的身形细细打量了一遍。

瞧她的模样,不过人类十五、六岁少女的样子,眉眼间犹有几许青涩,该是一只刚刚成年的玄鸟,至多两千岁罢了,如何敢在他面前自称姐姐?

“可是我……”他刚想说自己可是已经九千多岁的高龄了,但听到自己童稚的奶音,觉得实在是缺乏说服力,忙又把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

“喂,你究竟要怎样?”紫柒的耐性快被他用光了。她不过是想替这个小鬼头报个不平,找出欺负他的凶手,怎料这个小家伙如此不配合,多少有些伤了她那爱管闲事的自尊。

“我,我只是迷路了。我,我忘了我是谁……”看眼前的少女好奇心太重,敖顺只得软下声来,继续扯谎,想要将她快快打发掉。

哎,他感觉自己的老脸快被丢光了。

“呜,这样啊!”看着眼前小娃儿一副泫然欲泣的可怜样儿,紫柒做人姐姐的心却瞬间膨胀起来,她将手中的丝帕往袖口掖了掖,便一把将他搂在怀中,柔声道:“别怕,别怕,姐姐虽是只鸟,却不会欺负你这条小蛇。跟我走吧,姐姐带你仗走天涯!”

敖顺感受到少女身上特有的柔软和馨香,一下子愣住了,竟然忘记了反抗。哦,天呢,这个丫头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听说他失忆了,不是应该快快跑路甩掉他这个麻烦吗?

如今她,她对他又搂又抱,究竟是何意?完了,他堂堂龙族九殿下的英名,今日全要被这个丫头给毁了。

要知道,敖顺作为龙族的九殿下,令人费解的不仅仅是他的生性淡薄,更是他的不近女色。要知道,他的父王,再加上八位王兄,个个都是妻妾成群的主儿。唯有他,在年近万岁的高龄,却依然孑然一身。

可是,可是,他,好像一点儿也不讨厌她的怀抱,她的味道。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欢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们走吧!”就在敖顺还沉浸在震惊之中时,紫柒已经牵住了他的手。

“去哪里?”他问,却没有挣开她的手。

“去人间啊!”少女笑道:“听说那里有各色美食,更有各种有意思的话本子瞧,本姑娘这就带你去开开眼界!”

“喔!”他答应着。虽知道父王的生辰在即,他私自跑到人间去多有不妥,可脚下却不自觉地追随着她的脚步。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声音有些闷闷的,却不是在气她,只是在同自己生闷气。

“柒柒。”她道,“你可以叫我柒柒姐姐。”

“柒柒。”他叫了一声。

“是柒柒姐姐啦!”她纠正道。

“柒柒,我叫大顺。”他又道。

“好吧,随你吧!”看他豆丁一般小小一个,脾气却如此执拗,紫柒不再纠正他,但做人姐姐的心却在继续作祟。

“小顺。”她喊道,擅自改了对他的称呼,感觉自己又占了上风,心中得意起来,嘴角泛起一个美丽的漩涡。

敖顺叹了口气,终于任命地闭了嘴。

碧色的解忧河上,睡莲朵朵绽放,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倒映在河水上,越走越远,就这样,走向漫漫红尘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