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悦仙缘 紫袖暗香 > 第一章 雏凤生

第一章 雏凤生

小说:

悦仙缘

作者:

紫袖暗香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28

谷雨日,春盛时。朝阳初上,万物滋长。

梧桐殿内,凤朝阳与他的帝后玄青正不错眼儿地盯着置于暖账内的软蒲草团子猛瞧,仿若那蒲草团子是何稀世珍宝一般。

只可惜,那团蒲草上既没有什么珍奇,亦没有甚异宝。

有且只有,一颗巴掌大,紫莹莹、软糯糯的蛋,正堪堪立于那蒲草之上。要说这个蛋,除了比寻常鸡蛋大一些,颜色别致一些,亦实在瞧不出有何特别之处。不知它何究竟德何能,缘何能得到司掌鸟族的凤帝如此青睐?

许是瞧累了,玄青决定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只见她伸了个懒腰,踱步来到床畔,半靠在软垫上,娇声道:“是否是夫君掐算错了日子?你我二人从今日子时便开始盯着这凤蛋,怎的还不见我儿化生?”

凤阳摆了摆手,双眼却一丝一毫都不曾离开那蛋,只听他缓缓道:“娘子莫急,且再等等。”

虽瞧着玄青那一副慵懒的做派,倒委实不像是着急的样子,但凤朝阳仍适时地给予了她安慰。

想他在这红尘之中摸爬滚打了数万载,这红尘中事,很难有**的。况他又与这玄青做了近万年的夫妻,是以将她的脾气摸了个通透。何时该进,何时该退,处处都合着她的心思来。人都道凤帝惧内,其实,他只是习惯宠着她罢了。

还记得初次相见时,她不过是一只刚刚得道的玄鸟。只是那一身紫色羽毛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分外耀眼。他几乎是一眼便认定了她——玄青,将会是唯一的帝后人选。

凤鸟是最忠烈的鸟儿,是以在与玄青一处后,他的眼里、心里便只有她一人。可奈何,这玄青虽美,却是一只不生蛋的鸟儿,两人结为夫妻近万年,却始终无所出。

每每想到此处,他都要偷偷地伤感一番,凤鸟虽为上古神鸟,寿与天齐,可仙寿终有尽时。待他羽化之后,他凤鸟一族,怕是要后继无人了。

等了万年,盼了万年,这玄青终于在百年前怀上了一枚凤蛋。奈何这玄青的身子终究娇弱,不适宜怀胎,一不小心,这蛋竟然早产了。

无奈,夫妇二人只得将这早产的凤蛋置于暖阁中,日日夜夜地放在羽翼下暖着,就这样过战战兢兢地过了百年,终于等到了今日,雏凤要破壳的日子。

往事心酸,凤朝阳温润的脸上竟然有了泪意。他怕玄青笑他,是以抬起长袖略挡了挡,擦了擦已然滚在了眼角的泪珠,嘴里嘟囔道:“真是个磨人的小家伙儿。”

凤帝一语未了,忘忧林的晴空之上竟突然响起一阵春雷,哐啷啷一声巨响,结结实实地将他惊了一跳。

“看来今年的谷雨又要下雨了。”凤朝阳定了定神,修长的身形已挪到了窗边,只见他边关窗边道:“谷雨日落雨倒是寻常,只是这雷过于不寻常了些,不知可否有何大事将要发生。夫人也累了大半夜了,可想用点儿什么,为夫先去吩咐他们去备着。若是这雨不停,倒不便出门了。”

没有得到回应,凤阳以为玄青累极睡着了,刚思忖着是否要唤醒她。只听见他那万事不挂心的夫人突然惊声喊道:“夫君,快过来,它,它动了。”

“什么动了?”凤阳转过身来,边打着哈欠边问。一夜不曾合眼,他也着实有些困倦,就连灵台也不复清明起来。

玄青早已从软塌上站起身来,她一手捂着红唇一手指着不远处的蒲草团子,道:“是凤蛋,是凤蛋在动。”

凤朝阳听了,三步并作两步奔于蒲草之侧。之后,垂首,瞬也不瞬地盯着那蒲草之上的凤蛋,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

那凤蛋倒也知道给老爹面子,像是为了回应他一般,又在那软蒲草团子上滚了一滚。这一滚不要紧,用力却有些过猛,竟差点儿滚落在地。

幸在凤朝阳一心皆在他的宝贝蛋上,忙眼疾手快地将它捧在手上,免去了它险些要粉身碎骨的危机。

凤朝阳将宝贝凤蛋小心翼翼地捧在掌间,只觉得它比平日里更加温热许多。伴着又一声雷声响起,他掌间的凤蛋竟隐隐发出紫金色的光芒,转瞬之间,一只满身紫金色软羽的雏凤已然破壳而出。

只见那雏凤在梧桐殿内盘旋了少许时候,便破窗而出,翱翔于忘忧林的长空之上。

“嘿,小家伙,外面可是在下雨呢!”凤阳说着,已化出真身,腾空追了上去。

果然雷雨未歇,雏凤在雨中飞了不过一瞬,周身的软羽便被淋湿了。她啾啾地叫着,似乎在抱怨着什么。

见状,凤阳忙迎了上去,展开金色的翅膀,将它护了个周全。耐心道:“都说了在下雨,快随为父回去吧!”

凤朝阳将雏凤抱在怀里,在长空之上打了个转,便回了梧桐殿。

那玄青虽比他略沉得住气些,却也强不到哪儿去,此刻已侯在殿门口。瞧他二人羽翼尽湿,忙拿出丝巾递了过去。

凤朝阳化成人形,接过丝帕,顾不上自己,却先爱怜地给怀中的幼子擦拭。

只见怀中的雏凤此刻已化成了小人儿,白白胖胖,软软糯糯的,虽刚出壳,却已似凡人一两岁孩童的模样。她周身只着一件紫金色的肚兜,那兜儿上绣着的,却是凰之花的图案。

凤之草为雄,凰之花为雌。

“原来是个女娃娃。”凤朝阳笑着,将爱女举过头顶转了三圈,只听那娃儿亦是笑着回应他。凤朝阳只觉得那声音甜美至极,胜却这世间任何声音。

“阿嚏……”许是因为一出生便淋了雨,着了凉,只听怀里的小娃儿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她准是着了凉,刚刚化生,如何受得住春日里的冷雨。”玄青接过女儿,便将她放抱进了内殿,放在了早已备好的暖被中。

那小娃儿在被子中滚做一团儿,嘻嘻一笑,软软地喊了一声爹,叫了一声娘。

凤朝阳和玄青相视一笑,等了万年,他们终于有女儿了。

再看殿外,不知何时,风已住,雨已停。阳光暖暖地照在忘忧林的长空之上,更有一挂彩虹挂在了天边。各色飞鸟将梧桐殿团团围住,争相鸣唱,共贺凤帝喜得爱女。

“夫君,为我们的女儿取个名字吧!”玄青将女儿搂在怀中,眉宇间疲惫不再,早已被浓浓的喜悦取代。

凤朝阳望了望天边的彩虹,又望了望女儿,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道:“紫柒,凤紫柒!”

“紫柒,不知这柒从何来?”玄青皱了皱柳眉,觉得丈夫对女儿的名字未免太不慎重了些。

凤朝阳解释道:“我们的女儿降生,虽有风雨,但也有暖阳,更有这雨后彩虹来相贺。雨后彩虹,乃是逢凶化吉祥之兆。你瞧她周身紫羽,紫色乃是彩虹之中的第柒色。就唤她紫柒,不好吗?”

玄青这才勉强点了点头。

紫柒,凤紫柒!

雏凤生,凤鸟一族总算是后继有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