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悦仙缘 紫袖暗香 > 第二十四章 槛外仙(9)

第二十四章 槛外仙(9)

小说:

悦仙缘

作者:

紫袖暗香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28

敖顺苦思了一夜,也没有理出个头绪。天海相接之处刚泛起一抹秋霜白,他便劈开八尺高的晨浪,离开龙宫,堪堪来到了东海的沙岸上。

朝阳初上,暖黄色的光晕将雪白的沙岸渲染地蒙上了一丝暖色。晨曦之中,早有一黑一红两道身影立在那里,正是今日要离开的龙宫的敖翔和凤飞霞。

敖顺忙向前去施了一礼,郎朗道:“二哥、二嫂,晨安。得知二位今日要赶路,小弟特来相送。”

敖翔扯唇一笑,道:“九弟有心了。不过,你二哥此去,不过是赎罪,你又何须如此麻烦?”

敖顺拱了拱手,道:“二哥此言差矣,送别不过是为了表别之意,无关其他。何况,我们是血脉相连的至亲骨肉,小弟理当相送。”

“至亲骨肉?”他与这位九弟向来不亲近,不想到了这种时候,念及骨肉亲情的却只有他一人。敖翔低哼了一声,又道:“也对,也只有这种时候才知道究竟哪个是至亲骨肉。”

敖顺知道他的一番话别有所指,也不点破,只从袖口拿出一块冰透的寒玉,递给敖翔道:“此乃小弟生辰时,父王所赠的千年冰玉,留着也无甚用处。昨夜偶然翻了出来,二哥此番带了去,怕倒是能派上些用处。”

敖翔只将那玉收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谢了。”他不愿在此多加逗留,便转身对凤飞霞道:“走吧!”

凤飞霞点点头,朝着敖顺福了福身道:“多谢九弟相送,就此别过了。”可一双美丽的凤目却望向解忧河的方向,目光却满是期待和不舍。

“若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敖翔冷冷地抛下这句话,便欲转身。

闻言,凤飞霞只好收了期待,追随着敖翔而去。这一次,她定是伤透了兄长的心,兄长才不愿再来见她这一面。

敖顺望了望兄嫂二人的背影,有些伤感地朝着解忧河的方向望了望,刚想回龙宫,却不料,瞧见了袅袅而来的三只仙鸟。

“二哥、二嫂,且等一等,凤后她们怕是到了!”敖顺赶紧喊道,一颗心因为莫名的激动怦怦直跳。

敖翔和凤飞霞应声止了步,三人的目光齐齐望向由远而近的三只仙鸟。

那打头的,带着凤冠的玄鸟,是凤后玄青。她身后另一只体型较大的玄鸟,凤飞霞也未曾见过。飞在最后的那只,周身紫金色凤羽的凤鸟,却是她的侄女紫柒无疑。

“柒柒,柒柒也来了。”凤飞霞激动地说着,一双美目又滚出热泪来。虽然兄长没来,但是能在此时此地看到嫂嫂和侄女,她已经非常安慰了。

柒柒,竟然是柒柒。闻言,敖顺只觉灵台一震,内心再也难以平静,他甚至有些紧张,待会儿要怎样开口和她说第一句话。

他瞬也不瞬地盯着那只年轻的玄鸟,待它落地、化形,出现在敖顺眼前的却是一身紫色衣袍的翩翩美公子。

错了,难道是二嫂看错了?他正要转身问个究竟,却见凤飞霞将那紫凤化成的少女搂在了怀中,颇有些感慨地说道:“柒柒,你都长得这般大了。”

他定定望去,那窈窕的身段,那如花的容颜,正是他日夜思念的那只小玄鸟。轰隆一声,困扰他多时的迷雾终于在那一刻散开。

原来,两人初见时,隐瞒身份的不止他一个。敖顺不是水蛇,而是龙族的九殿下。而她,柒柒,也并非是寻常玄鸟,乃是凤鸟一族的帝姬。

那一刻,他心中闪过一丝欢欣,黑白分明的狭长眼眸之中光彩流转,明媚了一岸的晨光。

他终于,知道了她是谁。

就在敖顺怔忪之际,众人已相互见了礼。听到兄长的轻咳之声,方才让敖顺回过神来,匆匆向玄青施了一礼,道:“敖顺见过凤后。”

玄青了然一笑,点了点头,道:“九殿下不必多礼。后又指了指一旁的紫柒和玄德道:“这是小女紫柒和小侄玄德。紫柒、玄德,还不快见过九殿下?”

紫柒和玄德依言向敖顺问了安。

敖顺静静望向眼前的少女,她望向她的眼神是陌生而疏离的,她,果然没能认出他。

“柒柒你,不认得我?”敖顺定定问出这句话,眼中难掩神伤。

紫柒微微一愣,心道,这位九殿下好生奇怪,虽然他长了自己一辈,可此次是二人第一次见面,怎可直呼她的小名?又细细地将他瞧了瞧,只觉得他眉目可亲,却着实未曾谋过面,便道:“九殿下说笑了,柒柒从未来过东海,自然未见过九殿下。”

敖顺苦笑了一下,道:“也对,原是我唐突了。只是不知,前些日子在凡间的种种,紫柒殿下可还记得?”

紫柒以为他是想要表功劳,想提一提他曾在凡间救过自己一事,便对着她弯了弯红唇,笑道:“自然记得。听娘亲提起,九殿下还在凡间救过紫柒,虽然紫柒当时昏迷没了意识,却不敢忘记九殿下当日的救命之恩。”

说着,又对着他郑重施了一礼。

救命之恩?敖顺苦笑了一下,原来,凡间的种种只有他一人记得。原来,他与她之间除了礼貌和疏离,再无其他。

听着二人你来我往的一番对话,凤飞霞明白了个大概,她拍了拍紫柒的手,道:“想不到柒柒和九弟还有这番过往。依我看,既然大家都是一家人,称呼上倒不必如此客气,你俩殿下来殿下去的,我听着都累。九弟你虽然只长了柒柒几千岁,好歹是她的长辈,便跟着我唤她柒柒便可。至于柒柒你,少不得要喊他一声九叔了。”

“九叔?”被凤飞霞点名的二人同时一震,这亲认得,实在突然了一些。

对于凤飞霞的一番纠正,玄青倒是颇为满意,她道:“飞霞提醒得对,这长幼尊卑的礼法不可废。柒柒,还不见过九叔?”

母亲之命大过天,紫柒无法,只得垂首喊道:“九叔!”

那声音如清泉般叮咚,只是,入了敖顺的耳,却觉颇为酸涩。

敖顺逼迫自己生生扯出一抹笑,道:“柒柒不必客气,不知在凡间的伤可大好了?”

紫柒规规矩矩道:“回九叔的话,已无大碍。”

敖顺默默点头,道:“那便好。”

九叔,九叔,凤后可真是高明,这一声九叔,便是要切断他对柒柒的所有念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