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悦仙缘 紫袖暗香 > 第十一章 人间道(8)

第十一章 人间道(8)

小说:

悦仙缘

作者:

紫袖暗香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28

一场期盼已久的雨在那日午后降临汴京城,虽不能解这城中百姓的燃煤之急,然却安抚了不少为这旱情焦灼的人心,比如紫柒。

瞧着窗外因为这场雨而灵动起来的凡尘世界,紫柒感觉整个人都轻快了不少。天边的那挂雨后彩虹,更是让她想起了仙界,想起了忘忧林。

也不知娘亲和父亲此刻有没有想念自己,紫柒叹了口气,真希望这灾荒快快过去。这样,她也就可以安心回家了。

“小顺,你小小年纪一个人出来,你娘亲她不担心你吗?”明明是自己想家了,紫柒却如是问着身旁的小童。

那小童狭长的眉眼略蹙了蹙,徐徐道:“我堂堂男子汉,出来历练本是分内之事,娘亲虽有些忧心,却不会阻拦。”

言罢,他细瞧了瞧紫柒的神色,笃定地问道:“说来我们已经在这凡尘流连多日,柒柒可是想家了?”

一下子被猜中了心思,紫柒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却不肯承认。只见她那垂着双髻的脑袋却摇得像个拨浪鼓,“没有,没有,谁想家了?好不容易出来,我才不要这么快就回去。再说,才在这凡间待了短短几日,算不得历练有成,我自然还不能回仙界。”

咕噜噜,她的话音刚落,肚子却又不争气地叫出声来。来这凡间好几日了,因赶上这里的灾荒,她不仅没有吃到舅舅口中所说的美食,还动辄忙得没时间吃饭。

今日便是,因灾民太多忙不过来,她只在晨起十分喝了一碗薄粥,连午饭都没吃。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皮,果然不比在仙界时圆润。

敖顺了然地笑笑,问她:“柒柒可有什么想吃的?”

紫柒吞了吞口水,用一双小手支棱着小脑袋,一一数道:“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还有……”

他只想问她此刻想吃什么,这丫头是在报菜名吗?敖顺听得实在有些头晕,不得不打断了她,“等一下,柒柒,你确定,自己能吃得下这么多吗?”

柒柒再吞吞口水,可怜兮兮道:“刚你没问时只是略有些饿,如今竟饿得有些想哭了。自来到这里,日日都是白粥和馒头,吃得我脑袋发晕。我虽是一只鸟儿,可我也不是吃素的呀!”

敖顺被她的可怜样儿逗得直想笑,可想着她贵为仙者,本不必同这汴京的灾民一同受苦,又有些心疼她。“那明珠换来的几千两银子,还不够你吃肉吗?”虽然知道她肯定是想将那些钱留给城中的灾民,他还是问了。

“当了你娘亲给你的明珠,是为了救这城中的灾民,却不是为了满足我的口腹之欲。”柒柒说得正义凛然,可她的一双圆眼却亮晶晶地望着她,仿佛他竟是她口中所说的美食一般。

“柒柒既想要做英雄,那,便只好委屈自己的肚子了。”敖顺故意不去同她对视,闲闲的一副爱莫能助的语气。

紫柒闻言,只好拿出帕子擦了擦口水,幽怨地望了他一眼,任命道:“那我去楼下喝粥了。”

敖顺实在受不住她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儿,叹了口气,甩了一句:“”等着!”便破窗而出,飞身去了。

“哎,小顺,你要去哪里?”紫柒追至窗口,哪里却还有敖顺的影子。

紫柒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一双明眸却死死地盯着窗外。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敖顺终于从窗间飞了回来。

瞧见他两手空空,紫柒眼中难掩的失望一闪而逝,她还以为……叹了口气,她问:“小顺,这人间不能使用仙术,你刚才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好生担心。”

那敖顺也不答话,只行至茶桌前,将说上的茶器一概收了,反手在桌上轻轻一点,原来空荡荡的桌子竟摆了满满一桌子各色美食。

“这是哪里来的?”紫柒惊讶道,身子却已非常诚实,已经不争气地挪到了桌边。

敖顺不自觉地弯了眉眼,笑道:“不是早就喊饿了,只瞧着它们做什么,还不快吃?”

那紫柒却只吞了吞口水,却不肯动筷子,“我虽饿了,却不能吃来历不明的东西。”虽说人穷志短,但底线她还是有的。

敖顺无奈地抚了抚额,只道:“罢了,告诉你也无妨。这城中有一财主,得的多是不义之财。这城中百姓那么多人吃不饱肚子,他却日日大鱼大肉。我方才,不过是将他的晚膳,挪到了你这里。”

紫柒向来瞧不上那些为富不仁之人,便道:“世间竟有这样的事。小顺,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也有满腔的正义感。如此说来,你这也算是劫富济贫了。”

“快吃吧!”敖顺点点头,将筷子递给了她。

紫柒接过筷子,犹有些不忍动箸,“那么多人饿着,我自己吃这么一大桌子菜,未免太奢侈了。”

敖顺叹了口气,用手指在红润的唇间嘘了嘘,道:“柒柒,你听好。你想要守护那些灾民,但我只想守护你。今日这些饭菜,是我特意寻来给你的,你若不吃,我便是尽数倒掉,也不给旁人吃。”

紫柒知他年纪虽小,却是说到做到的主儿,到嘴边上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忙道:“我吃,我吃,谁说不吃了?”言罢,便夹了一块肥美的羔羊肉放在嘴里,细细嚼了嚼,紫柒发出了满足的叹息。

紫柒一边吃着,一边招呼敖顺也同他一起用膳,“这饭菜太过丰盛,你我二人想来也吃不完,这烧鸡,便留给莫爷爷家的小孙子吧!”

敖顺翻了翻白眼,无奈道:“莫爷爷,又是谁?”

紫柒解释道:“莫爷爷是我来这里第二日便认识的老爷子,与我颇为投缘。他的独子战死了,儿媳改嫁了,只留下一个小孙子。莫爷爷和老伴都年过花甲了,却还要照顾年幼的小孙子,委实是有些可怜。原本老两口守着几亩薄田度日,虽然苦一些,倒还过得去,不想今年的春旱导致粮食绝收,莫爷爷便只好行乞了。自我开始施粥那日,莫爷爷便日日到那早市上等着派粥,这两日却没瞧见他。明日派完粥,我想到他家去瞧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敖顺依稀记得有这么一个人,却又记不太清楚那人的模样,只道:“好,那便依你。明日,我随你同去。”

他早就知道柒柒是最良善不过的,她愿意帮那些人,他便来帮她!凡人有句话叫爱屋及乌,看来这话倒不假。自遇到这只善良的玄鸟,他觉得自己也比往日里良善了许多。

紫柒点点头,冲着他嫣然一笑,嘴角荡起美丽的漩涡,“我就知道,小顺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