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悦仙缘 紫袖暗香 > 第四章 人间道(1)

第四章 人间道(1)

小说:

悦仙缘

作者:

紫袖暗香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4-28

随行带着一个不善飞行的小豆丁,凤紫柒的行程更加慢了下来,但她却似乎乐在其中,毫无在意他的拖累。

敖顺作为堂堂龙族的九殿下,被一个小她几千岁的小姑娘当作奶娃儿哄着,却鬼使神差地没有反抗,心甘情愿地陪着她到人间走这一趟。

有些事的发生,有些人的相遇,似乎冥冥之中自有缘法。或许,在他们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悠长的生命开启了不同的篇章。

紫柒带着敖顺这个拖油瓶到了一朝凡世——汴朝的京都时,已是掌灯时分。

“今日怕是看不成戏了。”紫柒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又顺手在敖顺粉嫩嫩的小脸上揉了两把,软声道:“今日你也累了,我们先找个地方歇脚,姐姐明日再带你出去玩儿,可好?”

敖顺瞪了紫柒一眼,有些不自在地推开她的魔掌,没有吭声,只勉强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要知道,他中了那巨**之毒后,还没来得及疗伤,便被她拖着来到这凡世之中。此刻,他最需要的不是休息,而是运功排毒,好快快恢复修行和容貌。

一大一小二人,一前一后进了不远处的悦来客栈。

店小二见虽多识广,但仍是被二人出众的容貌震惊到了,尤其是走在前面的紫衣少女,容貌卓然,轻盈脱俗,竟然让他不自觉地想到了天仙二字。

略愣了一下神儿,他很快缓了过来,忙客客气气地点头哈腰,“二位客官,敢问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紫柒自以为活了近两千岁,在这寿命不过百岁的人间,她完全可以平趟。

可眼下,她却遇到了拦路虎,这“打尖儿”,究竟是为何意?她咬了咬唇,不自觉地瞧了瞧身后的小人儿。

只听敖顺轻咳了咳,沉着地应道:“住店。”

紫柒听了,终于放弃了纠结,忙从善如流道:“是了,小二,要一间上房,再准备一桌上好的酒菜,送到房内。”

“一间?”敖顺绷着小脸,一脸严肃道:“柒柒你,是不是搞错了。”

紫柒对他嫣然一笑,一双星眸因为难掩困意,此刻布满水雾,更显得尤为可亲。“当然没有搞错,小顺你年纪尚小,不和我同住,万一又被人欺负了去,可怎么好?”她说得正气凌然,完全一副大姐姐的派头。

说完,她接过店小二手中的钥匙,道了声谢。又对敖顺道:“走吧,小顺。还愣在这里作什么,难道你不累吗?”

看着眼前明媚的少女,听着她如清泉般动听的嗓音,敖顺的内心再次挣扎起来。

欺瞒实非君子所为,可眼下,他又实在没办法说出实情,着实是进退两难。

“柒柒你,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吗?”纠结半晌,他只憋出了这句恫吓般的诘问,却因为奶声奶气的嗓音,没有半点威慑力。

听到他的话,紫柒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没有跟去,忙在楼梯处转身。

她颇有些好笑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尖儿,又指了指他的,笑道:“小顺,你未免太大惊小怪了些。在我们鸟,不是,在我们那里,像你这般大的人,可没有你这般少年老成,能说出什么男女有别的话来。”

说完,她又打了个哈欠,连语气也跟着变得轻飘飘起来,“快跟我走吧!”她道:“毛还没长全呢,知道什么是男女?”

敖顺气结地摇了摇头,只得任命地跟了上去。

他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原来自己遇到的,是一只不知世事艰险的——笨鸟。

因为赶了一天的路,中途都没有用膳,因此两人都饿了。

店小二张罗好饭菜之后,两人难得没有吵嘴,有志一同地攻击饭菜,不多时候,一桌膳食已经所剩无几。

看到敖顺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紫柒拿出她那绣满凰花的荷包来,将里面的金叶子全部倒出来,仔细地数了一数。

只听她口中默默念道:“想不到你这么小只,食量却这么大。还好,还好,出门的时候父亲塞给我不少金叶子,要不然,我该养不起你了。”说完,她默默看了他一眼。

又道:“不过,你且放宽心,虽然你能吃又不能干,我也不会嫌弃你的。我既带你到了这里,便会对你负责到底。”

“对我负责?”听了少女的低语,不知为何,敖顺只觉得自己那颗近万年不曾动过的心脏,竟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定是那莽毒在作祟,他不自在地拍了拍胸口,试图让那心跳缓下来。

紫柒却不曾注意到少年的反常,只道:“那是自然,总不能放着你不管吧!”说完,便去唤店小二打水来洗漱,顺便再拿些甜糕来给敖顺当零嘴儿。

敖顺没有跟去,他细细打量这间客房,注意到这房内唯有一张小塌,他开始头痛今晚要如何度过了。

看到店小二抬进来的橡木桶,敖顺惊得圆眼大睁,对着刚进门的紫柒道:“你要沐浴?”

紫柒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冲着店小二摆了摆手,等他们出去,方道:“是啊!飞了一天,身上怪不舒服的,不洗洗,怎么睡得着?”说着,便宽下了穿在外面的纱衣,准备沐浴。

瞧见少女因为只着内裙而露出的修长脖颈,敖顺不争气地老脸一红,忙夺门而出,边关紧房门边道:“我出去走走。”

龙王有九子,却无龙女。因此,敖顺在龙宫之中,接触最多的女性,便是他的庶母和兄嫂们,出于礼数,他自然不便与她们交往过密。再有就是,那些龙王和白蛇夫人企图塞给他做王妃的女子,只是那些人往往还未近身,便都被他打发掉了。

说起来,他活了近万年,竟还是第一次与母亲之外的女子如此亲密,牵手、拥抱、甚至是……

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有生以来的诸多个第一次,竟然都被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玄鸟占了去。他觉得自己一向清明的灵台此刻混沌无比。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今日这般反常,究竟是为何?

月色如水,将他小小的身影慢慢拉长。

他伸出手,看着自己肉嘟嘟的小手,突然间悟了。是了,一定是**的缘故。看来那巨**之毒,不仅能暂时地封印修为,还能乱人心智,他得尽快将毒素逼出来才行。

想到这里,他找了客栈院落中一僻静角落,静**下,开始调息打坐起来。

紫柒径自梳洗完毕,还不见敖顺回来,不免有些担心。她换好衣服,打开房门,轻声唤道:“小顺,你跑到哪里去了?”

敖顺正闭目调息,本不欲理她。可又恐她吵醒院中众人,于是匆匆收了吐纳,起身道:“我在这里。”

一灯如豆,光晕下的少女,比白日里更添了一分朦胧之美。

紫柒拍了拍床铺,打着哈欠道:“快来睡觉,这床铺虽比不上家里的大,但你那么小一只,占不了多大地方,我们挤一挤吧!”

敖顺皱眉望着已然斜卧在床铺间的少女,他冷声道:“柒柒你,对男人一向这般热情吗?”

话问出口,他便有些后悔了。对于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来说,这话未免太重了些。

久久没有听到紫柒的回答,他略走近了一步,想要开口道歉。

不想,听到的却是少女绵长的呼吸声。

原来凤紫柒实在是太累了,她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敖顺叹了口气,她还真是对他毫无防备之心。

盯着少女的睡颜,他自觉心又乱了,忙熄了油灯,找了个远离床榻的角落,席地而坐,继续调息打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