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神玉传贰 彩笔道沧桑 > 第一百二十三回 月饼情缘(三十二)

第一百二十三回 月饼情缘(三十二)

小说:

神玉传贰

作者:

彩笔道沧桑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0-09-08

践道筑心历路行,参佛修慧跨月迎。宏江风雷震碧穹,关山雾云隐金星。惑胸疑设阵千法,困身迷布途万荆。栋雕通天高如峰,陵宫穿地深似林。推研乾理人宿命,究探坤论物奥因。求证索尘何去从?解悟勘世往来经。

寰孕女豪兴育杰,晨耀金辉圣笑芒。殊艳碧翠保神州,奇葩俊才护芸英。玉女贤仁遍慈济,春华蜕胎屹仙灵。皓洁雍容品上极,广洒朝露四方庆。娥眉德义漫善施,蔻年绝俗抗灾病。丽质高雅秀中智,浩富赤光九宫温。

今人怀效古尊榜,驱邪存正艳阳晴。阅文熟典妙笔论,千秋功颂伟绩吟。

夕阳的余晖透过薄薄的窗纱,照射进乾锦殿,更加衬映出正卧于龙榻上,那双目紧闭,满脸青黄消瘦,面容憔悴少年天子的病态,而所有的御医与内侍皆身形颤抖,手忙脚乱而不知该如何是好?

谢美霞目不转睛,细细打量着春南少皇,原来这个玩世不恭而荒废朝政,平日里只知吃喝玩乐,在百姓眼中一无是处的庸君,长的竟是如此气宇轩昂,仪表堂堂,虽被满身的病容所遮,但依然不失气度。

若言生老病死为红尘之难,那么天降疫灾便是凡世之劫。人的一生不仅得经历正常的行育,还得重重的磨炼考验惊恐的冲刺,能突破者方为赢家。

恰在此刻,只见皇帝全身颤抖哆嗦与冷汗泠泠,紧皱双眉,明眸里再也隐藏不住那珍贵的泪花,竟缓缓地从眼角悲伤而流,此刻竟是神慌意乱,好似众人却不识他内心之苦,而且更为奇怪的是,嘴中不停地念叨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语言,也好像并非是被病魔所缠而伤。

身旁之人见此怪状,亦惊亦震,不解皇上到底何故如此?而且嘴中到底在说什么?莫非要喝水?莫非要食物?还是……皆是一头雾水,不得而知。

美霞见状后,竟仿似明白皇帝之意,急速上前,立于龙榻前,念叨道:

“倾聆君相诉,定心凝神固。

耳闻细思福,融胸知彼赋。

皇上定是有话要说,只要用心去倾听,用心去体会,自然能感悟到他所言之意。”

众人皆不解,甚感忧虑与迷茫。

虽说昏迷中的皇帝口齿不清,话语支支吾吾,而且说的也只有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可谁知美霞竟全听明白了,皇帝心中有悲,平日不敢痛诉,皇帝心中有泪,往常不敢痛哭,而往往人在昏迷中发出的情绪才是最真实的,没有丝毫的掩盖,没想到皇帝也有烦恼,今日竟将郁结于心的怨气皆一吐而尽。

谁知此刻的美霞竟会为之而动容,也对春南少皇的看法有了极大的改变,从不解转化为了怜悯,从愤伤改变为了同情。

而她却是个耳聪目明之人,皇帝所述虽不清不楚,但她心中却为皇帝组织了他所言之意曰:

“儿心如疮百孔生,今有数言不吐不为快,忆往昔,父平四海掌乾坤,身撑外殿理国政。母治内宫握凤印,体持后庭定内规,儿学经纶博古传,国安家喜乐融心。怎奈父胸焦悴身无暇,母辛代父尽天职,警教臣儿尊兄敬弟恭,手足至亲不可忘;苦代师育理教,训示臣儿忠义德仁胸中镌,爱民待物腹撑船,笑迎巨涛面从容,惊暴难洗心间刻,昔年教诲铭记胸,何故今母逆言行?

曾记儿时几多欢,承欢父膝母肩下,乐于弟兄逐闹行,今父龙驾薨,普天同悲哀,民容愁态生,忧怨儿无用,只醉于木雕,未能将业担,谁解儿心苦?

观今之局势,风云雷雨屹天穹,人皇帝裔贬地楼,母为风亦为雷,天后印掌万疆,人皇玺空成文,独断行扰朝纲,牝鸡晨垂帘听,不顾儿心伤感。威侯为云亦为雨,手握雄兵天家骑,目傲群雄进帝都,轻蔑跋扈朝视朕,胸内无将天子尊,翻手为云覆手雨,儿为木儡壁上雕,被驱长架金殿立,时感悲泪满腹倾。

宫苑深海虎狼窝,殿楼金辉丑恶卧,千算万算费心划,你算他来我算你,身累心累神更累,手足无亲骨肉残,杀兄弑父绵不绝,宫侍更为蝼蚁命,多少冤魂宿宫墙?多少哀怨埋青冢?多少血泪凝山河?

宫似监笼身似囚,心若愁云体若雾。今之悔以龙裔体,宿命困身锁魂灵,祈化霓虹腾壁垒,惜怜潜龙固圈牢。谁解朕胸似绞痛?弥音凄奏身凉楚。悲泪倾思挥千行,哀伤涌恋洒春廷。

烦心皆源自于金权,忧恼皆出因于名利,平常心以待会突觉神清气爽,儿不羡荣华耀朝日,儿不慕功业垂青史,诡诈风云瞬息变,豪丽荣耀即化烟,只盼如民得享天伦乐,阖家相聚畅抒情。

儿心万思慈母容,贤亲失而难复得,口声称之为儿好,口声念之代儿行,岂不知儿受庇护难自长,唯有身力体行方成熟。该放手时且放手,该弃权时应弃权,还乾复新日月灿,还天归清风云淡。”

没想到他是个既可怜又善良之人,可叹却生于帝皇之家,作为争权夺利下的牺牲品,此生也许将会成为历史的悲剧人物,虽为这世间的淘汰者,但却终成这个朝代的永念者,好比昙花虽转眼即逝,而他却能永埋于这辉煌时代的长河中,无论是哭是笑,是恼是愁,是怨是恨,都将以平和的心态,昂扬俯视着时代的兴衰,历史的成败。谁愿成圣?他成圣,谁愿入狱,他入狱。

而随波逐浪,后浪推前浪,时势造英雄,英雄亦造时势,江山代有智才出,时代终将会造就雄才伟略的豪杰,好似这世间什么都缺,最不缺的便是无奈的可怜人。

此时此刻,谢美霞的双眼通红,为他而感伤,不惧疫菌,而紧紧的靠近龙榻,竟怅然而落泪,不论皇帝能否听到,竟情真意切的安慰道:

“蜡滴烛中泣,明眸悲凝惜。点鲜闪光溢,循而金盘洗。微细汇聚齐,复成终石璧。今逢灾疫病,目若烛中滴,胸心倾熬煎,体容面青黄,身缠悲痛苦,凄伤难祈度,严冬催暴蹄,循而周复期,身若蜡滴铸,终成新石烛,乌阴放晴日,春暖生盎迎。

皇上,请您定要振作,如今心悲伤双泪流,就好似周而复始滴蜡的烛光般,请你想想,石蜡若滴完,便可再利用而来重铸为有用之物,同样的人若今日悲伤流,累上千万滴泪水,待到他日便也可重塑崭新的人生。

皇君若猎户,疫灾似豺虎。

腾跃冲身奔,吸血食肉湖。

猎人身坚刚,北风呼不倒。

定志周旋斗,拉弓射兽虎。

邪不胜正理,天明转瞬顾。

再者你将自己当成斩怪除兽的猎户,只要内心坚定,天下无有任何困难是挺不过去的。”

可说也奇怪,皇帝似乎能感应到一个清脆悦耳,又满怀慈悲怜悯之音在他耳畔响起,好似遇到了知音人,竟瞬间面容轻松了很多。

可惜天不遂人愿,这恶灾并未因为染病人数超多而终止,反而更是连连添加,更没想到连司膳房的数位女官也同样患病,而且萧淑英掌膳也同样身患重疾,卧病不起,当美霞得知此事后,也是无比的痛心,虽说萧掌膳对她严厉以待,似乎从不将她看在眼中,但美霞能体会掌膳的良苦用心,她既为母亦为师,母女心亲无间,师徒情深似海,可如今她竟……

而太医们并未查明病因,怕处方有误,到时反而弄巧成拙,吓得手脚发软,根本无法施针与开药。

若疫病还是无法得到控制,恐怕后宫真会成为葬场,美霞心中更是忧虑不已,心想如今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愿爹娘保佑苍生能度过此劫。

而紧随其后,她便手紧握着一本绿色且厚重的册子,而封面之上印着四个大字“谢家药谱”。这本药谱乃是融入了父亲毕生的心血,里面也皆记载着疑难怪症的解方,母亲说得对,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是正物亦是邪物,就看如何使用?可叹当初霞儿太过冲动,差点就毁了它,幸亏母亲提点了女儿,今日正好派上大用场。

“风兴云现暴雷惊,恶灾怪疫吼啸临。内宫静静心心悲,外殿惶惶人人危。御医恐态身无策,一筹莫展体难行。霞儿不忍生灵炭,今启谢典寻救方。愿父在天佑苍生,妙记浮现灵解成。”

美霞仰望天空,深深地祈祷着父母亲能保佑她找到救命之法。而她满怀期待之情的即刻翻开了此物:“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里面竟……竟空无一字,不可能啊,爹爹的谢谱原本妙笔赛花经上品,何故今日成空文”?

美霞双目甚感震惊,疑惑与迷茫,众人皆认为这本经典早已不复存在,绝无被盗的可能,而她翻来覆去,里面确实空无一字,天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