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叶猗 > 142、第142章

142、第142章

小说: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作者:

叶猗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2

("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

天空星。

城市里已经彻底陷入了混乱,
每条街道上都血流遍地,污染者的尸体随处可见。

秦梧从一辆破破烂烂的翼车里跳出来。

酒店门口的地毯已然被血染成黑红色,四处都弥漫着腥臭气息。

一头彩毛的青年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不由加快速度穿过大门走进正厅里。

这附近还有零星几只污染者上蹿下跳,然而它们好像都错估了他的位置,径直从他身边冲了出去。

秦梧爬了十几层楼,
穿过走廊时,忽然停下了脚步。

虚空能量波动太过强烈会让信号紊乱,然而这种影响似乎也是断断续续的。

此刻,
走廊墙壁上的屏幕本来正在闪烁,
却忽然连上了某个频道。

里面浮现出的画面足以令任何一个联邦人震惊。

那是一间布满了精密仪器的实验室,
镜头转动,越过一面合金玻璃墙,拍到了一个奇怪的房间。

那个房间里摆着十数个拘禁舱,里面赫然是一个个鳞片色彩各异的污染者。

它们都有着巨大的头颅,细瘦的肢体,密密麻麻的鱼眼来回转动,偶尔还会张开嘴,
露出参差不齐的锋利尖牙。

这些污染者似乎都被药物影响,正处于一种比较安静的状态。

镜头再一转,墙上还有着天堂集团的徽标。

秦梧长叹一声。

他已经大致猜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了。

趁这个难得的机会,他赶紧看看光脑里的信息。

谁知没几秒钟,
旁边一个房间的门忽然向两侧打开。

秦梧回过头去。

那房间里的人并没有立刻走出来,似乎是被另一个人拦住了。

“该死的天堂集团,该死的海文!”

站在门口的男人咒骂着,“他们竟然用、用那些东西的血——”

他一边说着一边干呕起来。

旁边的女人也骂了几声,“我们省吃俭用,
把所有的钱都拿去买药,小樾、我的小樾,他不会被感染病毒的吧?”

“不可能!”

男人激动地大叫道:“还没有人因为药剂被感染,小樾更不可能,我要出去找他——”

“别去,外面全都是虚空生物,我们在这里等着就行,他一定会来的!”

房间的自动门再次合拢了。

秦梧站在外面,自始至终没发出任何声音。

过了一小会儿,走廊另一边的某个房间里传来巨响。

紧接着墙壁轰然垮塌,空中弥散着烟尘,有个高大健壮的褐发男人从里面走出来。

秦梧靠在墙上,和那人对视了一眼。

他们俩长着极为相似的脸,身高也完全相同,只是他比对方瘦削一些。

再加上色泽迥异的头发,乍一看仿佛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你弄坏的那个房间里有人。”

秦梧抬了抬眼。

“他们还活着。”

秦樾漫不经心地说:“你呢?上次口口声声说断绝关系的人不是你吗?”

他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间,那里面住着他们的父母。

秦梧嗤笑一声,“是啊,所以我要在他们面前杀了他们心爱的好儿子,再看看他们的反应。”

话音落下,那个坍塌的房间里再次走出来一个青年人,“秦樾,你动作真慢——”

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秦梧挑了挑眉,“顾凯?”

顾凯微微眯起眼睛,看向旁边的秦樾,“他果然在这里,还真让你说着了。”

秦樾傲慢地扯了扯嘴角,并不多说。

秦梧看了看他们两个,算是明白了,“所以你在这里——只是因为你想堵我,并不是想要救你爸妈?”

他的视线又落在顾凯的脸上,“甚至没有勇气和我单挑,还带了个不能契合虚空能量的废物?”

顾凯总归是个年轻人,没有他的叔叔姑姑们那样的城府,闻言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秦梧,你死到临头——”

这边隔音效果不错,他们的对话也没被谁听见。

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外面遍地污染者,即使刚才那一声巨响,也没人敢冒然开门。

秦梧的心情却变得糟糕起来。

他和秦樾完全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能力,然而说到底也差不了很多,在真正死战之前,胜负并不是一目了然的。

但再加上一个顾凯,顾家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段不提,仅仅是相同水平的一打二,这就很让人吃不消了。

“……学长?”

走廊转角处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有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见到三个男人在废墟前对峙,似乎还有些错愕。

“学长,你和他们约在这里决斗吗?”

那人奇怪地问道。

秦梧顿时知道这人认识自己,多半是星舰大学的学生,对方还一直盯着自己的头发。

秦梧不耐烦地挥挥手:“你几年级?别来掺和我的事。”

另外两个战争学院的人对视一眼,倒是没说什么。

他们对那个星舰大学的学生毫无印象,而且看样子像是个低年级——

苏璎也只有一个罢了。

大部分二年级的水平就那样,能力值充其量一百五十点,战斗经验也少得可怜。

他们也有些高手的自尊心。

因为要杀人并非公平决斗才选择二打一,但对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除非对方执意来送死,否则他们也不会拦着她离开。

当然,他们也不怕她到处乱说,毕竟天空星现在乱成一团,谁都有可能暴毙在虚空生物的攻击里。

即使她四处宣扬是他们杀的秦梧——别说她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即使能,又有几个人会信她的话呢。

“我是二年级。”

那个年轻人笑了笑,“其实我不想掺和你的事,学长,但是这里有狂怒氏族的人,让我感觉不太舒服。”

秦樾和顾凯顿时色变。

秦梧反倒是挑了挑眉,“你叫什么名字?”

“颜菲。”

年轻人笑眯眯地回答。

……

虚空。

神殿核心废墟上。

这个位面里的最强者们,正在同一个世界里对峙。

“好吧,如果是这样,那很多事情就说得通了。”

苏璎下意识串连起自己穿越的因果,虽然还有一些细节不甚明了。

看来那所谓的原著也不是真的书,颜菲让她误以为是小说罢了。

这倒是没关系,她还可以去找正主问清楚。

毕竟“原著”里颜菲因为某件事背叛林河被杀了。

虽然暂时不清楚这是不是雅菲利亚预知到的内容,但林河早就死了,颜菲如今还活得好好的。

苏璎:“雅菲利亚变成人类——”

升入二年级后,她没再关注过颜菲。

然而一年级那会儿,颜菲的能力值和成绩差不多处于中上水平。

基本上也是不怎么惹眼的。

不过作为噬骸者主宰,她肯定也受到世界规则的辖制,所以不可能展现出真正的力量。

再说,狂怒氏族的人还注视着那个宇宙。

她若是表现得很出色,万一被哪个主宰看中,岂不是很容易暴露身份?

苏璎:“为什么要在林河身边?因为他是被宇宙意志选中的人?”

弗瑞微微颔首。

他知道这一切,一是因为刚刚与伪装成阿特洛波斯的徐安雅进行了交流,二是因为他的能力本就与时间有关。

阿特洛波斯作为监视者,对很多事都了如指掌,甚至掌握了一些蛛丝马迹,开始怀疑雅菲利亚和颜菲的关系。

——是的,阿特洛波斯早就知道苏璎是个异世界来的人,早在后者出现时就感应到了。

然而对于日常穿梭不同宇宙的噬骸者而言,这实在不算什么新鲜事。

再加上狂怒之王也在另一个宇宙,所以阿特洛波斯也不急着汇报,反而开始推断是谁将她召唤过来的。

——颜菲后来避免和苏璎接触,也是怕被他们发现,可惜的是,阿特洛波斯还是通过逐一排查的方式,发现了颜菲身上的异常。

在狂怒之王回到虚空之前,阿特洛波斯已经有了结论,可惜那时候她急着招揽霍翩翩和徐安雅,没法立刻回到王庭。

然后她再没能回来。

苏璎:“既然你早就知道林河是被选中的人,那你肯定让人盯着他吧,雅菲利亚在他身边,不怕暴露自己吗?”

“宇宙意志选中他,是为了让他毁灭狂怒氏族。”

他淡淡地说道:“这是雅菲利亚期待的,所以她会帮他。”

然而在那段“原著”里,狂怒氏族是被解决了,他们俩却还是闹翻了。

因为林河发现颜菲是噬骸者?还是颜菲利用他一波之后又想把他杀了?

苏璎:“你并不是早就知道这一切的吧。”

“我刚刚返回虚空。”

他这回答等同于肯定了她的说法,“阿特洛波斯负责监视那个宇宙,这一切都是她发现的。”

徐安雅继承了阿特洛波斯的一切,又想找机会偷袭乃至杀死他,就干脆将这些货真价实的记忆拿了出来。

然后趁他在读取记忆的瞬间动手。

她自然知道他的世界一旦开启就无法被杀死,她只是在赌能在那之前得手罢了。

“……你们想要杀光联邦人类。”

苏璎沉思了几秒钟,“这与以太水晶有关吗。”

“以太水晶的能量是永存的。”

狂怒之王冷冷地说:“即使水晶已经不复存在,但杀死所有人类之后,我们依然能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所以水晶只是能量的载体?现在载体变成了人类?

如果人类都死了,能量依然可以回收?

苏璎:“那是忧愁氏族的东西。”

“但是忧愁氏族只剩下你们了。”

红发男人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个冷酷的微笑,“你很快会在痛苦中消亡,雅菲利亚也逃不过这样的命运。”

果然,他们想要毁灭人类,也只是利益驱使罢了。

苏璎完全不感到意外。

下一秒,狂怒之王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苏璎不闪不避地站在原地,任由对方触碰到她的手臂。

弗瑞的能力是操控时间,借着这短暂的触控,就可以让对方的身躯崩溃消散。

可惜的是,能力尚未生效,他触摸到苏璎皮肤的手指反而被吞噬了。

“你的身体——”

狂怒之王若有所思地抬起头,“这是你具现出来的。”

“是啊,我的身体早就被毁掉了。”

苏璎淡定地说道:“现在只是虚空能量造出的空壳,所以你能怎么办呢。”

“是啊,我也不能杀死你了。”

弗瑞冷冷地盯着她,眼中似乎隐隐有怒气酝酿。

“雅菲利亚选中了你,只是因为你恰巧是她欣赏的那一类人,但在我看来,你像她一样懦弱和自私,这就是你的方法,你毁掉了我们氏族千万年的成果。

然而你还想杀死几千亿人类呢。

不过,即使她说出来,他也不会认为这有什么问题。

苏璎懒得理他,“有本事打我啊。”

弗瑞反倒开始后退。

他伸手在空中画出一个诡秘的三角叠圆圈的符咒。

紫色的符文在空中闪闪发光。

随着那光芒越来越浓烈耀眼,周遭的一切都开始扭曲,向内部塌陷而来。

苏璎试图移动,却发现自己被困在原地动弹不得。

“?”

事实上,早在被拉进空间的时候,苏璎就开始尝试用虚空能量毁掉这里,然而至今也无果。

她扯了一堆有的没的,也是想趁这时间看看能否击破这个世界。

“我没法杀死你,但你会停留在时空的漩涡里。”

狂怒之王低声说道:“然后永远迷失,陷入沉眠之中,和死亡无异。”

“……”

苏璎依然被束缚在方寸之地。

她尝试着用虚空能量突破这个区域,几次都毫无进展。

过了几秒钟,苏璎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虚空能量吞噬的是实体物质。

而这种程度的世界里,困住她的恐怕不是有形的物质——可能是所谓概念操控下生成的力量。

那如果从这个角度说,她的能力本身其实也是一种从概念上生效的力量。

虚空能量所触及的一切物质都会湮灭。

——只要符合物质的定义,这个概念就会生效。

假如要将其扩展的话,那就要将对这个目标的束缚彻底解除。

这个想法升起时,她感觉身上似乎溢出了某种力量,就像是什么东西被抽取出来一般。

“你刚才说,如果杀死你,宇宙意志就会注意到我?”

苏璎问道:“我不这么觉得,毕竟杀死林河的那几个人,还活得好好的。”

“林河只是它选中的工具罢了,一个坏了可以找另一个。”

弗瑞好整以暇地说道:“我是它的敌人。”

苏璎微微摇头。

在狂怒之王震惊的视线里,她周身有源源不断的紫色光辉涌动而出。

点线面。

虚空能量迅速凝聚成利刃。

“我忽然想好我的世界应当是什么样的了。”

或许是因为人类的灵魂无法像噬骸者一样轻松与身体分离,除非是精神类能力者,其余的人很难直接感应到自己的精神力量。

在虚空之眼里重塑身体的期间,苏璎第一次清晰地感应到了自己的灵魂。

以及与灵魂伴生的各种力量。

精神力就是其中之一。

或许算不上强,但只要自己足够专注,就能完完全全感应到这种力量。

所谓的世界,其实就是在自己的能力基础上,用精神力构建一个独立的空间,在空间内改写概念。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难的是感应到操纵精神力本身,但是对于灵肉分离的噬骸者而言,这就是基操了。

“你看。”

苏璎神情轻松地竖起左手食指,在双目间轻轻一晃。

“我眼见之处——”

她琥珀色眸子里倒映着烟紫流霞,显得瑰丽而梦幻。

“皆可湮灭。”

她扬起右手,掌中扣住诡艳的鸢紫色长刃。

虚空能量如臂指使,跟从着意念的驱使,尺许长短的锋刃骤然拉长,化作一道长过百米、仿佛能斩猎苍穹的巨剑。

弗瑞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你的世界,你的力量,你的存在。”

巨刃竖劈而下。

整个空间疯狂地震动起来。

肉眼可见的一切都在崩塌陷落,绮丽的霞光变成一个个疯狂转动的漩涡。

整个世界里的虚空能量悉数被抽干,剩下一片枯槁死寂的灰色。

紧接着,辉煌的紫光如同海潮洪流般涤荡开来,淹没了空间里的一切。

“……”

同一时间,坐在神殿废墟上等着战况结果的人,也若有所感地抬起头。

天空中倏然浮现出一道恢弘浩荡的紫光,似乎将整个黯淡的苍穹都撕成两半。

它势不可挡地一路向前延伸,甚至横贯了整个虚空也不曾停歇。

徐安雅:“???”

她站起身来,下意识朝着紫光轰然而去的方向看去。

整个虚空似乎都出现了裂口,露出外面黑压压的舰队群,以及宛如巨型蜂巢般的太空建筑。

它比联邦最大的空堡还要雄伟巍峨,上下里外被分割出数千个空间和出入口,建造船坞层叠错落,密密麻麻的战舰往来穿梭。

其中甚至包括高等虫族的巢舰,那种如同城市般的巨大飞船,在这座建筑前也显得渺小无比。

虫族的摇篮。

它是一个传送装置。

据说能将虫族们传回它们的原宇宙,也能将虫族们在其他位面采集的各种能量输送回去。

当然,倘若发生了战争,这个东西也可以用来增援或者跑路。

徐安雅心里涌起一种不妙的预感。

下一秒,紫光不曾停歇。

“………………”

徐安雅面无表情地看着摇篮被一分为二。

数不清的虫族船舰逃命般从里面飞了出来,茫然地悬停在星空中。

徐安雅:“从没有噬骸者能做出这种事。”

过了几秒钟,旁边传来一道略显僵硬的声音。

“我不知道。”

苏璎的身影从空中浮现出来。

她有些懊恼地说:“我根本没看见,而且我沉浸在那种感觉里,忽然领悟了开世界的方法,我太兴奋了,你明白吧。”

徐安雅其实也明白,因为她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然而她觉得自己的理解并没什么卵用,“你应该把这话去和虫神说。”

谁知道,旁边的人竟然真的点了点头,“嗯,我待会儿去和他道歉。”

徐安雅:“……”

徐安雅:“???”

2("与人外邪神组队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