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骄纵成瘾 银八 > 第 67 章

第 67 章

小说:

骄纵成瘾

作者:

银八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0-11-27

正式卸任沈氏集团工作的第一天, 沈惜霜原本是打算睡到日晒三竿的,但周柏元一走,她却躺在床上反复没有任何睡意。

今天是周二, 周柏元还要正常上班。他现在是个大忙人, 一个人恨不能□□三个人来用。

早上七点三十分, 周柏元准时起床, 洗漱完毕准备出门的时候走过来亲了亲沈惜霜的唇。

沈惜霜的生物钟早也形成一种固定的模式,在周柏元起床的时候, 她也已经醒了。但想着, 今天要放纵自己一回,所以闭上眼睛继续努力睡觉。这一切都被周柏元这一吻给打破了。

沈惜霜睁开眼, 双手勾住周柏元的脖颈。

周柏元笑着俯身坐在床上, 双手撑在沈惜霜枕头两侧, 好像是怕吵醒她似的说:“乖乖, 你继续睡, 我去上班了。”

沈惜霜突然就有点舍不得周柏元走,耍赖似的不放开。

周柏元也没催,就顺势低头又在她的唇上亲了好几下。沈惜霜笑着躲开, 睡意算是全无。

两个人继续腻歪了一会儿, 沈惜霜估摸着时间不早,便催促周柏元:“好啦,你快去上班了。”

反倒是周柏元来了兴致,又侧身上了床。

沈惜霜睡觉时穿的是吊带的睡裙,里面真空。刚才和周柏元打闹的时候不免走露了些, 看得他浑身不太爽利。

周柏元看起来倒是很淡定的:“上班什么班,上你比较重要。”

于是一大清早的,又顺道做了某项运动。

等周柏元再次从床上起来, 已经是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看起来很满足。

沈惜霜窝在床上,整张脸颊都是粉扑扑的,暗骂周柏元。

周柏元站在床边伸手扣衬衣扣子,又忍不住俯身过来再亲亲沈惜霜的额头:“别再勾我了成吗?”

沈惜霜一脸无语,干脆把被子拉起来盖住自己的头顶。

后来周柏元倒是真的走了,沈惜霜却半点睡意都没了。

没了睡意,沈惜霜索性也不赖在床上。

沈惜霜起床,打算为这家做点什么事情。但环顾了一圈,似乎没有什么可以让她做的。家里有固定的阿姨来打扫卫生,要不然一些琐事周柏元都是亲自动手。

周柏元真是妥妥的一个上得厅堂又下得厨房,和他在一起的沈惜霜现在好像更加丧失了作为一个人的某些本能。

早上周柏元给小小周喂了猫粮,也铲了猫屎,这会儿小小周正窝在窗户旁边晒太阳。

应该说,这个时候的小小周应该是大大周了。几个月的时间,小家伙从一只小奶猫到现在这副慵懒傲视群雄的样子,长得又白又胖的。

沈惜霜撸了一会儿小小周,忍不住问它:“喂,你平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都干什么呀?”

回应沈惜霜的,是小小周伸了个懒腰,换个姿势继续睡觉,那模样又高傲又呆萌。

周柏元有一次无意见和沈惜霜说过,他选择小小周是因为觉得小小周和沈惜霜像。外表以第一眼看着很高冷,但偶尔又很呆萌,接触起来又萌又可爱。

忙碌的生活突然就这么停顿下来,沈惜霜还挺不习惯的。主要是,无所事事。

家里里里外外逛了一圈,沈惜霜到了浴室,想想现在唯一能够折腾的就是她自己了,于是顺便就洗了个澡。当然,洗澡的时候就要习惯性忽略自己身上被周柏元吻的七七八八的吻痕。

早上一通折腾下来,沈惜霜身上又新增几处红色的印记。她生得白,吻痕这种东西一开始鲜红,到后面淡化,总之,前前后后需要将近一个月才能完全消退。

一开始沈惜霜还不习惯,到现在早已经见怪不怪。

周柏元这个家伙有时候没轻没重的。

洗完澡,一套护肤流程完成,这样已经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沈惜霜看看时间,也才不过十点一刻。

平时十点,沈惜霜已经在繁忙地处理工作,十点前后是工作最忙的时候。

这会儿,沈惜霜发现自己又没什么事情可以做了。

吹完头发,沈惜霜又躺回了床上。但翻来覆去的总觉得浑身上下不自在,于是又起床。家里再逛一圈,沈惜霜坐在梳妆台前开始化妆。

想起之前有一次让化妆师尝试的造型还不错,便想着自己也试着画一画。

半个小时后,沈惜霜化完了妆,自觉还挺满意,便臭美地自拍一张发给周柏元。

周柏元收到沈惜霜的自拍照时正在开会,面前是一堆公司的元老,一个个正襟危坐。

今天的会议主题还挺严肃,主要是有关于股东利润分红的问题,唾沫横飞。

周柏元单手支着自己的下巴,看了眼沈惜霜发来的自拍照,不自觉露出一抹笑容。

周柏元:【又勾我?】

沈惜霜:【别胡思乱想。】

周柏元:【过分了。】

周柏元:【不让老子乱想,又乱发照片?】

沈惜霜:【我乱发什么照片了!】

沈惜霜:【我就发个自拍照!】

周柏元:【那你现在穿的什么?】

沈惜霜:【吊带睡裙呀。】

周柏元:【这不就是了。】

沈惜霜:【?】

沈惜霜:【这都什么跟什么?】

周柏元:【想歪了。】

沈惜霜:【……】

沈惜霜:【你好好上班吧!】

周柏元:【听说你中午要给我送便当?】

沈惜霜:【……谁说的?】

周柏元:【你昨晚说的。】

沈惜霜:【我只是说说而已……】

周柏元:【不管,我当真了。】

沈惜霜:【周柏元……】

周柏元:【我要好好上班了。】

周柏元:【中午等你的爱心便当了。】

什么叫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沈惜霜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昨晚沈惜霜心血来潮要做晚餐,当时倒是兴致高昂的,但在自己的手指头被油溅到了之后,她就发现做饭这件事情居然还存在着生命危险!

不过,昨晚沈惜霜还夸下海口,表示今天中午可以给周柏元送爱心便当。

沈惜霜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也可以尝试着做一下。

家里基础的食材都有,她打开手机app上的食谱,非常有计划目标地挑选中午要做的菜。

白灼大虾、可乐鸡翅、番茄肥牛酸汤,外加红薯米饭。

沈惜霜觉得这几道菜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自己应该可以轻松做出来。于是便撸起袖子,穿上围裙开干!

大概是沈惜霜在厨房里叮叮咚咚的声音吸引到了小小周,就连小小周也过来趴在料理台上看着沈惜霜。

沈惜霜朝小小周扬扬眉,一脸势在必得地说:“我今天中午一定能做出来非常美味的爱心便当,到时候分你吃一个鸡翅。”

小小周“喵”了一声,倒真的像是在回应沈惜霜似的。

可第一道番茄肥牛酸汤就让沈惜霜尝试到了什么叫做厨房的险恶。

沈惜霜在动手切番茄的时候,手指头就被菜刀给切出了一个口子,鲜血瞬间涌出来。

沈惜霜倒是挺淡定的,连忙把自己受伤的手指放在清水里冲洗,再找到创可贴贴起来。

别说,这么一道口子还挺疼的。

很快,一个创可贴就被鲜血给染红了。

沈惜霜快速止了血,等到手指头不再流血的时候,又继续刚才没做完的菜。这次她小心谨慎了许多,翘着受伤的手指头一道一道地切西红柿,很快完成任务。

好在中午选择的几道菜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换言之也不需要怎么用到菜刀。

左右开弓,沈惜霜一边又开始准备用电饭煲压米饭。可这个时候她又发现一个问题,这电饭煲该怎么用来着……

于是花了几分钟,沈惜霜熟读说明书,独立完成了煮饭的工作。

接下来,煮虾,煎鸡翅。

沈惜霜虽然第一次做这些,但看起来倒是有模有样的。她一边看着视频里的博主如何做菜,自己这边同步,每一个环节和细节都没有落下。连一旁的小小周都认真看着,没有离开。

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沈惜霜才终于把要做的几道菜都忙活完。她自己都先尝试了一下,味道可以说很满意了。

对于自己第一次亲手下厨做的饭菜,沈惜霜自己还挺满意的。

最后她找到了便当盒,精致摆盘。一份爱心午餐算是完美完成。

中午十二点整,沈惜霜准时将车停在周氏集团的地下停车场。

她拿出手机给周柏元拨打电话,让他下来。

周柏元却说自己手头上还在忙:“乖乖,你上来。”

沈惜霜不肯:“你下来。”

这个问题就跟两个人,谁在上,谁在下一样。

要在床上,周柏元自然什么姿势都依着沈惜霜的,但这会儿却意外执着。

沈惜霜也不妥协:“你不下来,我就回去了。”

周柏元只能跑到地下停车场来。

他们一对光明正大的情侣,总搞得像是小三似的,见面都要偷偷摸摸的。

到了停车场,周柏元找到沈惜霜的那辆车,坐进副驾驶。

沈惜霜今天的妆容特别显年轻,整个还未出社会的女大学生似的。见到周柏元上车,她立马献宝似的把自己手上的便当递给周柏元。

周柏元笑着接过,同时眼尖看到沈惜霜手指头上的创可贴。他拧起眉,倒是在乎手上便当里的饭菜了,一把抓住沈惜霜的手,问她:“受伤了?”

沈惜霜一脸无所谓:“就破了个小口子。”

“我看看。”周柏元说着就要撕开沈惜霜手上贴好的创可贴。

沈惜霜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眼睁睁看着自己手指头上的创可贴被周柏元给撕开。

看到沈惜霜手指头上的伤口,周柏元的脸色更不好看了。

“做菜弄伤的?”周柏元问。

沈惜霜点头,顺便装装可怜:“是啊,切番茄的时候不小心切到手指呢,还流了好多好多的血。”

周柏元闻言,心里一抽一抽的紧着,当下就决定:“好了,以后不让你再做饭了。”

他突然就很自责,本来只是想要逗逗她的,没想到还让她把自己给弄伤了。

这伤口其实很深,估计流了不少的血。

周柏元抓着沈惜霜的手,忍不住心疼地放在自己的唇边啄吻了几口,“都是我不好。”

沈惜霜却笑:“哎呀,这点小伤口算什么。你快尝尝我做的饭,看看好不好吃。”

她把手抽回去,把创口贴重新给粘贴回去,完全不当一回事。

周柏元却不放心:“我去楼上拿医药箱下来,再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沈惜霜无语,轻吼:“真的没事!你快吃!”

周柏元被她这么一吼,立马老实地打开便当盒。

尚且不论沈惜霜这便当的水平如何,光是她这点心意,就让周柏元感动得一塌糊涂。

“先喝汤,这汤里可是有的血汗。”沈惜霜开玩笑说。

周柏元听话地喝了口汤,酸酸的带着牛肉的香味,特别开胃。

也不知为何,这口汤竟然还让他有点感动。

“很棒。”周柏元说。

沈惜霜大受鼓舞,连忙说:“那你尝尝这个鸡翅,味道特别甜美。还有这个虾,我都剥好了。”

周柏元却放下自己手上的便当,认真地对沈惜霜说:“怎么办,我现在好想亲你。”

真的会情不自禁,想要抱着她一通吻。

明明早上才恩爱过,却好像怎么都不够似的。

沈惜霜:“……”

她一把捂住周柏元的嘴巴,严肃命令他:“赶快吃!”

周柏元勾着唇,伸过来左手牵着沈惜霜的手,自己单手吃饭。

沈惜霜笑他:“你这样怎么吃啊?”

周柏元问她:“你中午吃的什么?”

沈惜霜闻言哎呀了一声,“我忘了给自己准备了。”

她光顾着□□心便当爱心便当,是真的把自己的给忘了。

周柏元无奈看着她,问:“要不要一起吃?”

“那你等下不够的。”

“不会。”

说着周柏元就开始亲手喂沈惜霜。

两个人坐在车上享用同一个便当,这感觉到还挺不赖的。

沈惜霜吃一口,周柏元吃一口,很快一个便当就见了底。

最后沈惜霜还不忘夸自己一句:“看来我在厨艺方面是有天赋的!”

周柏元一脸宠溺地勾了勾沈惜霜的鼻子:“简直是天赋异禀。”

正所谓半暖思那个啥,这会儿周柏元又开始情不自禁起来,他的手指头先是勾了勾沈惜霜的脖子,又忍不住轻轻掐了一把她的脸颊,最后指腹轻轻摩挲着沈惜霜的嘴唇。

沈惜霜唇上的口红都掉光了,但原本的唇色粉粉嫩嫩的,看起来特别诱人。

周柏元这次也不再询问她的意见,俯身过去直接掠夺。

沈惜霜一开始还挣扎,顾忌着这里是在周氏集团的停车场,但很快就被周柏元那勾人的吻技给征服得晕头转向的。

周柏元这个人,好像随时随地就能有感觉。

沈惜霜尚且存有的一丝理智连忙喊他:“周柏元,不要了。”

周柏元停下来的同时,伸手擦拭掉沈惜霜唇上留下来的水光,一脸歉意。

“晚上要加班吗?”沈惜霜转移他的注意力。

周柏元单手勾着沈惜霜的脖颈,几乎将她按在自己的怀里,额头蹭着她的额头。

“你想要我加班吗?”他反问。

沈惜霜轻哼:“你加你的班呗,我可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

并不是。

但说起来,周柏元这几天也是真的忙,加班是无法避免的。

周柏元蹭了蹭沈惜霜的鼻尖,问她:“你下午打算去忙什么?”

沈惜霜说:“逛街呀,做脸呀,很多事情。”

周柏元笑:“好。”

他说着突然从兜里拿出一张卡,递给沈惜霜。

沈惜霜不解:“这个干什么?”

周柏元说:“想买什么只要刷这里面的钱就可以。”

沈惜霜也不扭捏,接过这张卡,问周柏元:“你有多少钱呀?随便我刷都可以?”

“可以。”他一脸自信。

不过,沈惜霜是真的不缺钱。

这些年沈惜霜自己工作也攒了不少钱,其实都没有什么可以花的地方。她对什么奢侈品的追求不高,偶尔逛街,真用不到什么钱。

周柏元现在的身家是多少,沈惜霜也在意。以前沈惜霜只是以为周柏元家里是有点小钱,现在算是清楚,周柏元以后的身家是无法估量的。

*****

两人腻腻歪歪一直到周氏集团下午上班的点,周柏元依依不舍地拉着沈惜霜又是一通乱吻。

“要不,我下午不上班了。”周柏元说。

沈惜霜连忙拒绝:“我可不想背负狐狸精的骂名。”

周柏元笑,又拉起沈惜霜的手看了眼。他始终还是担心她手上的伤口。

正好,这会儿沈惜霜手指头的创可贴没有了粘性。

周柏元一脸严肃:“乖,你等我,我去楼上拿个创可贴好吗?”

沈惜霜点点头:“好吧。”

等周柏元上楼的时候,沈惜霜看着自己手指头的那个伤口发了一会儿呆。想想还是觉得挺神奇的,从前的她真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因为一个男人洗手作羹汤,还把自己给弄伤了。

这是要是让席悦知道,怕是要好好说她一阵。

正想着,席悦大小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简直是心有灵犀。

沈惜霜接起电话,语气不错。

那头席悦一听,说:“哎呦,心情不错嘛。”

沈惜霜说:“可不是呢。怎么?你找我?”

席悦:“你今天可成了无业游民呢,怎么?还躺在床上睡吗?”

沈惜霜笑:“你想多了。”

可那头的席悦可才刚起床,“沈惜霜,你不是吧,不上班也起那么早?”

沈惜霜说:“我睡得早,所以没有赖床的习惯。”

席悦:“好吧,那你现在在哪儿?”

沈惜霜反问席悦:“你想约我就直说。”

“哈哈哈。”席悦笑得开心,“你果然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我们下午去逛街吧!”

沈惜霜无奈:“你除了逛街还会干什么?”

席悦说:“逛街不仅能够当做一门运动,还能增加我的创作灵感。”

沈惜霜:“你不是还没起床?”

“起床不就是两分钟的事情嘛,你等着。对了,你真要说起来,我最近发现了一个主题餐厅。”席悦说。

沈惜霜问:“什么主题餐厅?”

“就是,那家餐厅里面全部都是一米八五的小鲜肉帅哥服务员的主题餐厅!最近火得一塌糊涂!”

席悦说这话的时候,周柏元也已经从楼上下来。

周柏元还挺夸张的,提了一整个医药箱下来。下来的路上刚好碰上上班的员工,一个个见他提着医药箱不免多问一句怎么了。

他这阵仗看起来有点大张旗鼓的感觉,还丝毫不避嫌地解释:“我女朋友受伤了。”

于是,整个下午周氏集团办公司里都是女孩子无声的尖叫:太!子!爷!的!女!朋!友!来!公!司!了!

周柏元推开车门进来,也没注意沈惜霜正在讲电话,直接抓过她的左手看了眼她的伤口。

沈惜霜看一眼正低头给自己处理伤口的周柏元,对那头的席悦说:“嗯,我知道了,先这样说吧。”

席悦说:“什么先这样说啊?我手机上有照片,要不要发给看看,真的,都长得很帅的!还可以伸手摸他们的腹肌呢!你说劲爆不劲爆?”

车里空间小,即便没有开免提,但安安静静的环境里,周柏元还是将席悦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的。

沈惜霜对上周柏元那狡黠的目光,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心虚。总感觉自己这会儿要背着他去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席悦还在那头继续说:“不开玩笑的哦,可不比你家周柏元差的哦。”

沈惜霜这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挂断电话再说。

周柏元朝沈惜霜微微扬眉,语气带着笑意:“很劲爆?”

沈惜霜解释:“席悦说的是一家主题餐厅!”

“什么主题餐厅还能摸腹肌?”

这怎么听都很不正经。

沈惜霜摇头:“我不知道,别听她瞎说。”

周柏元慢条斯理地给沈惜霜手指上的伤口处理完,再给她贴上新的创口贴。继而,他抓着她手上的手指放在自己的腹肌上。

“家里的八块腹肌还不够你摸的?”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