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咒术回战]有话直说的虎杖同学 水御野 > chapter 055.泳具选购

chapter 055.泳具选购

小说:

[咒术回战]有话直说的虎杖同学

作者:

水御野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1-14

WIN的旁边就是Apple Style,男女老少各种款式样样俱全,店内的男性也不在少数,门口就有两个男子高中生在陪他们的女朋友挑选泳衣,其中一个正一脸正气的举着粉红色的泳衣问“前辈!你觉得这个如何!”

诶?等等?那件好像不是泳衣啊......

伏黑惠默不作声的把头转过来,虽然在门口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跟着走了进来。理由很简单,伏黑惠也是刚刚才知道要去京都修学旅行的事情——他强烈怀疑是五条老师忘记了,所以理所当然的他也没有准备泳装。

狗卷棘倒是去年也参加过修学旅行,他拉了拉衣领,认真的举着一条短裤表示:“腌鱼子!”

这大概是要买新泳衣的意思吧。伏黑惠想。

“佑希你喜欢那种风格?”禅院真希拿着一套黑色的裙式连体泳衣看了看,又挂了回去。

虎杖佑希犹豫了一下,她东张西望似乎在找什么,突然眼睛亮起来,伸出手指向一边,兴高采烈的宣布:“那种!”

顺着虎杖佑希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那里挂着一套长袖长裤的连体鲨鱼皮泳衣,禅院真希和钉崎野蔷薇面无表情的把头转过来,“......你是要去参加奥林匹克吗?”

“很棒对吧!”完全没有从对方口中听出嘲讽的虎杖佑希笑着说,“V字槽可以减少水阻力,轻便结实!虽然会很紧,但是和它的性能比起来完全不是缺点!”

钉崎野蔷薇愤愤不平的说道:“在我听起来都是缺点!”然后她一字一顿的说:“修·学·旅·行!你知道这几个字怎么写吗!”

虎杖佑希恋恋不舍的收回了注视着鲨鱼皮的视线,委委屈屈的对了对手指:“真的不可以吗?我还蛮想要这个的。”

“不行!”钉崎野蔷薇果断拒绝,“你给我选正常点的款式。”

“可是钉崎你选的款式也不正常吧?”虎杖佑希看着对方拿着的V领泳衣,发出灵魂质疑:“不会觉得勒吗?”

“是这样吗?”钉崎野蔷薇皱着眉头,“可是电视上的城里人不都是这么穿的嘛?”

“你是看了什么奇怪的电视节目啊!”

“这边的风格有点太成熟了,”禅院真希望着一片几乎没有多少布料的三点式泳衣推了推眼镜,她偏头示意了一下旁边,“那边的比较可爱,我们过去看看吧。”禅院真希回头看两位男士,“你们要一起吗?”

伏黑惠黑着脸拒绝,“不用了,我和狗卷前辈就在门口那边等你们就好。”

“鲑鱼!”狗卷棘也点点头。

两名男性选泳衣没有那么多花样和款式,大概看了一下尺寸合适,材质合适,就干脆利落的连着泳镜、泳帽和游泳圈一起打包结账。

但是女孩子那边,需要选择的东西可就太多了。

首先是款式。

“当当当!”钉崎野蔷薇举着一套胸前系着蝴蝶结的黑色比基尼,下装是黑色的系带三角裤,“怎么样,很适合吧?”

“小蔷薇品味不错。”禅院真希点着头赞同道。

“那当然!”钉崎野蔷薇自信满满的用指尖蹭了蹭鼻子,“我可是把《RAY》《EDGE STYLE》刊刊熟读的女人!”

“超厉害!”粉**的小海豹啪啪鼓掌,“没想到钉崎你这么喜欢看书啊。”

钉崎野蔷薇皱着眉头:“我总觉得你在嘲讽我,但是我没有证据。”

“那是你的错觉。”虎杖佑希一脸无辜的摆摆手,“我没有说你读书少的意思啦。”

红色的井字从钉崎野蔷薇的头顶欢快的蹦出来:“你这不是说出来了吗!”

虎杖佑希吐了吐舌头,躲在禅院真希身后,抓着对方的袖子:“真希姐救命啊!”

“真希姐,你不要拦着我!”

“我没有拦着你,是佑希自己抓着我不放。”

“诶!好无情啊!真希姐!”

女孩子们打打闹闹玩的开心,男孩子这边情况则有点奇怪。

两个年轻的女孩借着问路的名义,走过来和伏黑、狗卷搭话,然后就开始熟络的打探两人的消息。

“小哥你们都是一个人吗?”女孩活泼的眨眨眼,“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搭个伴?”

“鲣鱼干。”狗卷棘摆摆手。

“鲣鱼干?”女孩重复了一下,她们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犹豫着推荐道,“隔壁有一家寿司店,他们家的鱼丸羹用了很高档的木鱼花哦。”

还是伏黑惠开口拒绝,“不用了,我们不是单独来的。”他指了指Apple Style,“同伴就在里面。”

“同伴一起也没关系,我们两个也在等人,”女孩笑呵呵的回答,“正好大家可以一起玩。”

买完东西就计划回学校,马上要修学旅行了,收拾东西,确定计划,还有找其他教职人员问具体情况。总之五条老师完全不靠谱,伏黑惠决定要提前问清楚,做好完全的准备才行。而且虎杖佑希的状态注定她不能到处乱跑,也不知道五条老师有没有找到解决方法。

“不用了。”伏黑惠一脸冷漠的拒绝。

大概是被伏黑惠和狗卷棘的颜值所迷惑,女孩完全没有因为对方的冷漠而退缩,继续出声邀请:“小哥不是新宿本地人吧?我们两个就是新宿人,可以给你们介绍需要好玩的东西哦。”

伏黑惠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的同伴先吐槽道:“你这种说法也太可疑了。”

“哈哈哈,”女孩子揪着自己的发尾,“我只是像邀请帅气的小哥哥一起玩啦,绝对没有打什么不好的主意哦。”

狗卷棘拉了拉衣领,“明太子......”这大概是可疑的意思。

女孩没不死心的还要继续邀请,这时店铺里由远及近传来熟悉的声音,“我的选择不是挺正常的嘛!你干嘛那么生气?”

“正常的10代年轻人会选择连体泳衣吗?你是什么上个世纪出来的老古董啊!”

“都说了是为了减少水阻!而且系带的泳衣如果在游泳的时候被冲跑了怎么办?”

“你少看点电视吧!为什么会被冲跑!你不会系得紧一些吗?”

“如果有人用刀片割开呢?”

“都说了你少看点电视!”

虎杖佑希和钉崎野蔷薇一路争执着走出来,看见正在被人搭讪的伏黑惠和狗卷棘还愣了一下,“诶?是熟人吗?”

“是不认识的人。”伏黑惠很冷漠的回答。

旁边的女孩被这句话打击到失色自闭。

伏黑惠问道:“都买好了? ”

“完全没有!”钉崎野蔷薇怒气冲冲的回答,她指着虎杖说,“这家伙要买连体式。”

两个男生对视一眼,完全不知道钉崎的愤怒点到底在哪,连体式泳衣有什么问题吗?普通的大众都会选择的样式吧?毕竟学生泳衣不都默认是这个款式吗?

“你们真的是高中生吗?”钉崎野蔷薇疑惑的问,“这种小学生级别的审美和常识是怎么回事?”

“所以说奇怪的其实是你。”虎杖佑希如此下了定论。

因为她们两个的到来而变得完全插不上话的陌生女孩,此刻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我也觉得连体式不太好。”在大家的注视下,女孩坚强的说出了自己的理由,“这位小姐姐的身材太好了,穿着连体式会崩的很紧。”她比划了一下,“而且会很热。”

“的确......”虎杖佑希皱着眉头,布料多的确可疑减少水阻让自己游得更快,但是现在可是夏天哦!高温危机!虽然海水还有一定的降温作用,但是从水里出来的时候,打湿的泳衣紧紧的贴在身体上,防水性和透气性二者不可兼得,一定会很热的吧?

“谢谢你!”虎杖佑希对着女孩露出灿烂的笑容,“的确连体式不太适合。”

女孩猛得捂住胸口,红着脸,“不......不客气。”

“所以说,你们两个出来找我们,只是为了这件事吗?”伏黑惠问。

钉崎野蔷薇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我们都说服不了对方,只能引进一个第三方帮忙解决了,你看现在第一个问题不是解决了吗?”她继续说,“那么,Quention Two!”她指着虎杖佑希,“请帮我说服这家伙,让她放弃那奇奇怪怪的配色。”

“奇奇怪怪的配色?”

“就是橱窗里那个。”钉崎野蔷薇捂着脸,“不行,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绝对不要和穿着这种东西的人一起出现在海边。”

橱窗里的人体模特身上套着一条紧身的分体泳衣,上下分开,都带着裙带一样的花边,这样看是不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它的颜色是如同打翻了调色盘一样,五彩缤纷,但凡你能想象到的颜色,它上面都有。

说起来,虎杖从一开始就很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呢......

伏黑惠想起了虎杖在街边上买的“2018”的眼镜,陷入了沉思。

“不好看吗?”虎杖佑希一脸无辜的问。

“你是靠什么能说出‘好看’这个词的啊!”

“鲑鱼鲑鱼。”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颜色嘛......”虎杖佑希委委屈屈的对了对手指,“超醒目的!”

“这也太醒目了!”

虎杖佑希自暴自弃的放弃了选择:“那你们说什么颜色比较好!”

看对方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伏黑惠犹豫着说:“......白色?”

“金枪鱼蛋黄酱。”这是狗卷棘的选择。

“小姐姐你穿什么颜色都会很好看!”这是陌生的女孩,“不过我私心推荐浅一些的红色!”

钉崎野蔷薇打量着虎杖佑希,跟着点了点头,并赞扬到:“你品味不错嘛。”

女孩自信满满的挺起腰,“我可是把《RAY》《EDGE STYLE》刊刊熟读的女人!”

钉崎野蔷薇眼睛亮了起来,她握住女孩的手,脸上写着大大的“达成共识”。

被完全取消了选择权的虎杖佑希只能跟在钉崎野蔷薇身后,看着她和刚认识的女孩一起把她当成换装人偶,最后选了一套粉白的两件式泳衣和一套纯白的裙式泳衣,塞进了虎杖佑希的购物筐里。

看她们两个回来,从泳具区闲逛的禅院真希也走了过来,“不错嘛,很适合佑希。”

“这两套都很合适,你就从中选一个吧。”

“我以为我已经完全被剥夺选择权了。”虎杖佑希拎着购物筐抱怨道。

“那就两个都买。”钉崎野蔷薇冷漠的回答。

“一件就好啦!”虎杖佑希看着两个风格不同,但也没太大差别的泳衣,“唔......那就选这件吧。”

她拿起粉白色的两件式挂回展台,“走吧?去选泳具。这个要听我的哦?”

钉崎野蔷薇摸了摸下巴,“你是喜欢白色的嘛?”

“粉色太多啦。”虎杖佑希吐槽,“头发都已经是粉色的了,就不要增加奇怪的同色要素了。”

虽然对虎杖佑希的审美和品味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但是对于运动器材的选购,她们还是很听从运动达人“西中之虎”的话。

虎杖佑希:别用这个羞耻的外号叫我!

“泳镜、泳帽、耳塞、鼻夹,”虎杖佑希掰着手指,“你们都会游泳吗?不会的话,还需要准备浮板和泳圈,不过一般的海边应该都可以租到,不准备也可以。”她用手指抵着下巴,“唔,呼吸管、脚蹼、手蹼也可以考虑准备,可以锻炼肺活量和增加大腿和隔壁的肌肉训练......”

“你再跟我念一次:修·学·旅·行,”钉崎野蔷薇一字一顿的重复,“不要满脑子都是训练。”

虎杖佑希幽幽的问:“你真的相信高专会带你去度过一次普通的旅行吗?”

钉崎野蔷薇猛得转头看向禅院真希,试图向前辈求证。

禅院真希额头流下一滴汗,她不自在的移开了视线,“反正,去年我们是有好好的玩过。”

“真的吗?”看到学姐的反应,钉崎野蔷薇也产生了疑心,“真的吗?前辈?”

“真的哦!”禅院真希干咳一声,“你不相信我吗?”

钉崎野蔷薇点点头,“我当然相信前辈!”她下一秒就转头对虎杖说道:“记得把呼吸管什么都加到购物篮里。”

虎杖佑希举起手放在额头前行礼:“了解!”

你这不是完全没信吗!

“泳镜的款式很多,我们去室外游泳的话,可以选择颜色比较深、而且防紫外线的类型;如果是近视也可以选择带度数的镜片。”虎杖佑希拿起一个黑色的泳镜,打开盒子,对着光照了照,然后凑近哈了一口气,“如果雾气快速消失,就证明它的镜片质量很好。”

在虎杖佑希说话的时候,镜片上的雾气很快就消失不见。

她一边抻了抻泳镜的橡皮条,一边继续说:“这里的弹性也很重要,然后是内镜的橡皮圈,吸附性比较强,柔软不宜脱落才是最好的。”

另外几个女孩都是一脸“学到了”的表情。

虎杖佑希放下了这个泳镜,用手指在自己眼睛周围画了一圈,“眼眶这里要和泳镜匹配,不然很容易进水,海水进入眼球很容易感染,所以密闭性也很重要。”

看着虎杖的动作,两个高专的学生露出了欲言又止的表情,在外人面前不方便开口,但是她们真的很在意,眼睑下那双属于宿傩的眼睛需不需要带眼镜啊。

如果她们真的问出来,虎杖佑希多半会爽朗的回答,“宿傩?诅咒又不会感染,管他干嘛。”

顺利的选好了泳具,为了以防五条悟突发奇想把他们丢到荒岛进行野外求生,虎杖佑希还额外准备了护腕型的小刀和防水的打火石。

那两个陌生的女孩也在虎杖佑希的感染下,买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泳具装备。

“谢谢你。”女孩认真的道谢。

“不用客气,游泳好处很多哦,你能游得开心,那就真是太好了。”虎杖佑希露出灿烂的笑容。

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又红了脸,她犹豫着,最后还是在同伴的催促下,“我叫五十铃!灯鹰大学附设初中的学生!”她抓住虎杖佑希的手,眼睛亮晶晶的问,“我可以要您的通讯方式吗?”

“诶?”虎杖佑希下意识去看伏黑惠,用眼神询问:作为诅咒的宿主,我和普通人联系是不是不太好啊?

伏黑惠摇了摇头,示意没关系。

虎杖佑希也的确不讨厌这个活波可爱的小姑娘,而且对方的味道也很香。所以她拿出手机,记下了对方的通讯方式,并编辑自己的姓名发了短信过去,并补充道:“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我念的是宗教学校,如果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可以考虑联系我。”

小姑娘眼睛亮晶晶存下了号码,“姐姐你的肌肉超漂亮!之后我们可以约着一起游泳吗!”

“没问题。”虎杖佑希点点头,“等假期的时候我们再联系吧。”

“好!”女孩元气满满的回答。

旁边的另一个小姑娘一直用欲言又止的眼神看着他们,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问:“刚才姐姐你说自己是宗教学校的吧?那么您认识会驱魔的人吗?”

虎杖佑希有些意外,其他几名咒术师也马上对视一眼,“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我和五十铃不是一个学校,我是浦见东的学生,”女孩惴惴不安的搓着自己手指,“其实从六月份开始,我们学校的OB就连续死亡,目前已经有三个人去世了,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居住在同一片公寓区。”

女孩脸上露出有点恐惧的表情,“每个人临死前都在打电话,说着‘为什么门打不开’,而且这不是第一次遇见门打不开的事情,听说第一个人是遇见了八次,然后第二个人是七次,第三个是六次。”

“我哥哥也是浦见东的毕业生,他最近给家里打电话抱怨说‘这栋公寓楼的感应门不好用啊,每天都打不开,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她抓着自己的手,“我担心哥哥是下一个受害者,所以如果你们认识会驱魔的人!请帮帮我!”

是咒灵干的吗?虎杖佑希用眼神询问。

伏黑惠皱着眉头,表情有点不善,他不留痕迹的点点头:大概率是。

作案的时间有一定间隔,但是间隔很短,大概是三级以上有智慧的类型。禅院真希也微微颔首。

“你留下你哥哥地址和你的联系方式,”钉崎野蔷薇递了纸笔过去,“我们会找人帮你尽快处理得。”

“谢谢您!”女孩连忙点点头,把地址和电话写在纸上,还给钉崎。

钉崎野蔷薇把纸叠好收进钱包里,“大概这两天就会有人去处理,如果出了什么紧急的事情,可以给她——”示意了一下虎杖,“发信息。”

女孩马上也存下了虎杖佑希的电话,“我知道了。”

-

两个女孩手拉着手走远之后,五名咒术师开始了自己的讨论。

“这么小心,应该是三级的咒灵吧?”禅院真希摸了摸下巴。

狗卷棘摇摇头,“腌高菜。”

“的确,这种会控制自己杀意的咒灵,搞不好等级会很高。”虎杖佑希说。

“等级高危害会更大吧?”钉崎野蔷薇提出反对意见,“最近三个月出现,一个月杀一个人,不是正好说明它实力很差,只能对一个人下手吗?”

“这种有周期性行为的咒灵很有可能是执念的产物,因而虽然受害者不会很对,但是危险性反而会很强。”伏黑惠表示自己赞同虎杖佑希的观点。

“怎么办?还没到回学校的时间?我们顺手去处理了?”钉崎野蔷薇问。

“先联系一下「窗」,如果有人先去处理了,就不需要我们。”伏黑惠拿出手机,拨通了伊地知洁高的电话,“喂?伊地知先生?是我,伏黑。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最近关于浦见东的事情......恩,我知道了。”

“伊地知先生怎么说?”

伏黑惠挂断电话,“已经有人去处理了,「窗」提供的残秽报告显示很有可能是三级或二级咒灵,已经派二级的咒术师去处理了。”

“那就好。”虎杖佑希点点头,“希望能在下一个受害者出现之前解决啊。”

-TBC-